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重生之转身不爱你 > 第140章

第140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重生之转身不爱你最新章节!

    “那就随你便好了。”对胡玲,胡励的耐性已经耗尽。胡玲爱怎么闹,都随胡玲。只要胡玲没有企图破坏陆楷和唐曦的婚礼,胡励会睁只眼闭只眼的权当不知道。

    不是没有听出胡励话里的失望,但胡玲就是不甘心。也是以,她咬牙忍住了。她发誓,这是她最后一次任性,真的是最好一次了。

    比起胡玲的默默发誓,胡恬的处境更加糟糕。当然,这也怪不得旁人,只能说她自己咎由自取,自寻死路。

    胡恬手中握着陆澜的出轨证据,陆澜手里也有不少胡恬跟异性过于亲密的照片。当然,这些照片不是陆澜找人拍的,而是陆大伯母的杰作。

    换而言之,陆大伯母这是打算跟胡恬撕破脸,铁了心要将胡恬赶出陆家了!

    胡恬哭过,也闹过。然而这一次,连她爸都再也没办法帮她。正好应了蓝沁当初的警告,作死了自己!

    陆爷爷说过,他不会再管陆澜的事。陆大伯又忙着盘算他的那点股份,琢磨着能不能从陆靖手中讨到好处,更是无暇过问家中的事。所以陆家大伯母的阵仗固然很大,上头也没人压着她。

    此般一来,胡恬的日子就不那么好过了。面对突如其来的威胁和恐吓,纵使胡恬不乐意,也只得乖乖签下了离婚协议书。

    与此同时,徐菲雪终于如愿和陆澜领了结婚证,坐实了陆澜太太的位置。

    陆大伯母没想到,陆澜会在这个时候摆她一道。她花了那么多功夫才解决掉胡恬,绝对不是打算让徐菲雪坐收渔翁之利的!

    可徐菲雪偏偏就拿捏住了陆澜,以致于陆大伯母气在心头,差点一巴掌甩在陆澜脸上,让其清醒点。

    “你就真的那么爱这个女人?”陆大伯母已经不知道拿什么词语才形容徐菲雪。对徐菲雪,她只有一种感觉:深深的厌恶。

    “对!”斩钉截铁的回答,陆澜挺起胸膛,立在陆大伯母面前,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

    “那马舒娜呢?你不爱她了?不要她了?”真要算计起来,陆大伯母不可能一点法子也没有。只看她愿不愿意用来牵制陆澜罢了。

    “舒娜她不是走了吗?她……”显而易见,陆澜的神色登时就变了。他妈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马舒娜的下落,他妈知道?

    “怎么?看你这模样,似乎也不是忘了她?我还当你是真心爱她,本来打算撮合你俩。现在看来,反而是我多事了。”陆大伯母在说谎。在今天之前,她绝对没有撮合马舒娜和陆澜的意思。但是比起徐菲雪,她更乐意马舒娜做她的儿媳妇。

    至少多年以前,她让马舒娜离开,马舒娜就听话的走了。多年之后,在知晓陆澜结婚之后,马舒娜真的不再纠缠,辞职离开。

    不像徐菲雪,就跟甩不掉的狗皮膏药,一而再的对她阳奉阴违,背地里跟她对着干,使劲的撺掇陆澜不听从她的安排和吩咐……

    两相比较,陆大伯母自然是更中意马舒娜的。至少她管得住马舒娜,也能成功将马舒娜捏在手心里。

    “妈,舒娜在哪里?你知道是不是?赶紧告诉我啊!我要去找她!”丝毫没有犹豫的,陆澜抓着陆大伯母的手,急声说道。

    “哦?你真要去找她?那徐菲雪怎么办?你不是刚跟这个女人结婚,还让她怀了你的孩子?”讽刺的指了指没有关紧的房间门,陆大伯母敢保证,徐菲雪此刻就躲在里面偷听!

    “我……”一遇上马舒娜的事,陆澜就极为容易失去理智。待到陆大伯母提醒,他才反应过来。迟疑的看向房间,面上现出几分纠结。

    “我不管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也不管你心中到底哪个女人才是最重要的。反正你现下已经跟里面那个女人结了婚,以往的那些事该忘得就忘了吧!妈也不勉强你了,随你喜欢。”陆大伯母说完就转过身,作势意欲离开。

    “妈,你先等等!”身体快于脑子的伸出手拉住陆大伯母,陆澜的语气满是哀求,“妈,求求你了,告诉我好不好?我不能没有舒娜,我想去找她!”

    说到底,徐菲雪也并非最终的赢家。没有得到的才是最好的,更何况是曾经那般美好的初恋?在陆澜心中,马舒娜的位置永远无人能比。在马舒娜没有出现之前,徐菲雪可以暂时取代陆澜身边的位置。可一旦马舒娜回来,徐菲雪是势必要乖乖让开的!

    都是女人,陆大伯母看透了陆澜,徐菲雪也并非不够了解。只不过陆大伯母聪明的拿马舒娜挑拨这段现有的婚姻关系,徐菲雪也还没愚蠢到当面跟陆澜大吼大叫的地步。

    冷冷的听着陆澜对陆大伯母的哀求,徐菲雪双手无意识的摸着肚子,脸上满是冷意。她不会让步,也不会妥协!这一次,她一定会笑到最后!

    最终,陆大伯母还是告诉了陆澜有关马舒娜的消息。而陆澜,二话不说就冲了出去,完全没有理会身后房间里正怀着孕的徐菲雪。

    听着外面的动静,徐菲雪默默回到床上躺下,闭上了眼睛。不能生气,不能怨恨,她要心平气和,要好好打这场战!哪怕再艰难、再辛苦,她也不能认输。

    满意的看着陆澜选择了离开,陆大伯母嘲讽的瞥了一眼徐菲雪所在的房间。脚步顿了顿,还是离开了。

    当初她强行让徐菲雪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是因为陆澜要跟胡恬结婚,那个孩子不过是个陆家不承认的私生子。但是这一次,徐菲雪足够有心计,成功的将肚子里的孩子变成了陆家认可的子孙。

    因为这个原因,陆大伯母不会出手动徐菲雪。否则,陆爷爷先不说,陆大伯是肯定不会放过她的!不管陆澜怎么胡闹,好歹得给他们大房留个孩子才行。

    胡恬没命生,马舒娜还不一定什么时候才能怀上,徐菲雪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来的正是时候,说不定能派上大用处!

    心中盘算着种种利弊得失,陆大伯母率先给江雪雅打去了电话,言明了徐菲雪现下的身份和状况。

    听闻徐菲雪居然真的嫁给了陆澜,江雪雅无语的抽抽嘴角。也不知道陆澜到底是怎么想的,一个接着一个,生怕别人看不够笑话似得。

    陆大伯母的意思很明确,希望江雪雅届时帮忙在老爷子面前说说好话。不管怎么说,徐菲雪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是陆家的子孙了,法律认可的!

    江雪雅只是随意应付了陆大伯母两句,便干脆利落的挂断了电话。陆家子孙便陆家子孙,陆大伯母是亲奶奶,她帮忙操心着不就行了?干嘛还要找旁人帮忙说好话?

    忙着筹办陆楷和唐曦婚礼的江雪雅,根本无心过问陆澜家里的事,扭头就拉着钱悦和唐曦仔细列起了各自流程。

    陆大伯母的嗓音不小,唐曦就坐在旁边,自然有听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对于徐菲雪终于如愿嫁给陆澜这件事,她是意外的。不过,也没有太过放在心上。只要陆澜和徐菲雪本人同意,旁人再有想法也是无济于事的。

    反而是陆靖,在听闻此事后,当成爆炸性新闻跟陆楷念叨了好几遍。

    不胜其扰的陆楷索性直接没搭理陆靖,任由陆靖一个劲的吐槽陆澜的不靠谱。

    于是这般,陆澜再婚的事成为了陆家人不言而喻的秘密。大家确实有知道,但却都没有试图往陆爷爷面前捅。

    至于陆爷爷是不是真的不知道,只看陆爷爷愿不愿意过问罢了。反正现如今的局势看来,陆爷爷的心思都放在陆楷和唐曦的婚宴上,似乎毫不知情。

    元旦,陆楷和唐曦大婚。除了赵晨等一众好友的捧场,钱家、唐家、陆家、江家……但凡有点关系的人,尽数到场,全部出席。场面之浩大,阵仗之隆重,包下整个五星级酒店确实乃明智之举。

    “怎么样?该死心了吧?”拿胳膊肘捅了捅赵韬,胡励似笑非笑的问道。

    “早就死心了。”赵韬耸耸肩,递给胡励一杯红酒。他今天可是上了大礼的,没有丝毫的不情愿。

    胡励笑了笑,没再多说。不管好友是不是真的死心,到今天为止,该放下的都该放下了。再执迷不悟下去,若是被他知晓,铁定要狠狠揍赵韬一顿的!

    胡玲也有亲自来参加婚礼。看着西装笔挺的陆楷,她心中固然有难受、有失落,却也突然之间就放松了下来。执着了这么久,也该是她潇洒转身的时候了。总不能继续等着当小三吧?

    陆楷结婚前就看不上她,难道结婚后会忽然转性?这点自知之明,胡玲还是有的。

    “真是可怜!”胡恬也出席了今天的婚宴。就算她跟陆澜不再是夫妻,她好歹也是唐曦的大学同学。只要她想来,也没人会拦着。

    “你说的是你自己吧?”许久未见,胡玲没想到,胡恬居然会沦落到这个地步。她以前虽然不喜欢胡恬,但她一直以为,胡恬是个聪明的,不会犯傻卖蠢。

    “我自己?我有什么好可怜的?像陆澜那种三心二意的男人,我只是不屑跟他周旋,才懒得费尽心机去抢罢了。不然你以为我当初是怎么跟陆澜拍的婚纱照,又是怎么拐的陆澜跟我结婚?”胡恬始终坚信,当初她是打动过陆澜的。只是后来,她对陆澜失去了兴趣,这才懒得陪陆澜逢场作戏了。

    “所以你就离婚了?而且什么也没分到?好歹你嫁的也是陆家子孙,不觉得过于可笑吗?”就算陆澜不是陆楷,但是离个婚却只拿到一些钱……饶是胡玲,也对胡恬生出了那么点怒其不争的感觉。

    “我……”这一次,胡恬被胡玲驳斥的哑口无言。许久之后,才慢慢找回声音,“我只是不想太掉价……”

    “你已经没有价可言了。”无情的讽刺完胡恬,胡玲高傲的抬起头,转身离开了婚宴现场。该看的,她已经看完。被胡恬这么一搅和,她心底的那些感伤也随之消失殆尽。

    想着胡恬现如今的境地,胡玲猛然惊觉,如若当初胡励没有强行将她送走,她是不是就变成了第二个胡恬?光是想想都后怕。所以,还是算了吧……

    作为陆澜的妻子,徐菲雪是势必要出席今天的婚宴的。更甚至,她特意挑了主桌坐。

    “陆斌,你记得看好乐乐。今天人多,小心点。”将蔡乐乐交到陆斌手中,陆靖转身忙去了。

    “乐乐,想吃什么?我给你拿。”对蔡乐乐,陆斌的态度挺亲近。当即就抓了桌上的糖果和巧克力,放在蔡乐乐的面前。

    “小男神!”伴随着响亮的喊声,钱小宝冲到了陆斌面前,“呀,这个宝宝是谁?好可爱!”

    陆斌没有搭理钱小宝,埋头给蔡乐乐剥开心果吃。今天二哥二嫂结婚,来的宾客很多。陆靖忙,蔡彤也忙。剩下一个蔡乐乐,理当由他看着。

    “切!跟你说话都不理,装什么装?”拉着陆天走到主桌,陆芸的语气很是不善。

    只不过,陆斌同样也没理会她的呛声。于是,陆芸不高兴了,抬头就要推蔡乐乐。欺负不了陆斌,她还欺负不了一个小屁孩!

    “喂,你干嘛呢?”眼疾手快的拍下陆芸的手,钱小宝挡在了陆芸的面前,“怎么可以以大欺小?你羞不羞?”

    “你又算老几?这是我们陆家的事,跟外人无关!”没能推到蔡乐乐,陆芸很是恼怒。双手叉腰,瞪着钱小宝。

    “你是陆家的孩子?怎么可能?表姐夫说了,小男神是陆家最小的孩子!除此之外,就是陆三哥和两位陆姐姐了。”钱小宝可不是白痴。这个陆芸一看就跟陆斌不对付,她当然要站在陆斌这一边。

    “胡说八道!谁是你表姐夫?他这是造谣!陆家还有我跟我哥哥!”陆芸说着就指了指身边的陆天,“我哥哥比陆斌好多了,他才是最棒的!”

    比起陆芸,陆天的性子要沉稳许多。也或许是心中极为清楚自己是私生子的身份,所以他从不会像陆芸那般吵吵闹闹,更加不会当众跟陆斌为敌。而此刻之所以站在这里,也纯粹是被陆芸拉过来的而已。

    当听到陆芸拿他跟陆斌比较,陆天下意识皱皱眉,不悦的瞪了一眼陆芸:“闭嘴!”

    “才不要!”每次哥哥都不帮她,陆芸早就习惯不把陆天的话放在心上了。

    “你哥哥好不好,是你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反正在我心中,小男神就是最棒的,谁也比不上!”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陆芸和陆天,钱小宝决定,还是不要跟这两人争执了。

    “小男神,我表姐说,让我过来找乐乐玩。乐乐是谁?他吗?”指了指蔡乐乐,钱小宝献宝的拿出特意带过来的牛肉干,“小男神和乐乐要不要吃这个?二嫂买给我的呢!”

    说到“二嫂”,陆斌的脸色稍微缓和,看了一眼牛肉干,问向蔡乐乐:“这个小姐姐是二嫂的表妹,她拿给你牛肉干吃,想不想要?”

    “要!”陆斌哥哥的二嫂是唐阿姨,这个小姐姐是唐阿姨的表妹,那就是好人了!蔡乐乐分的特别清楚,当即点了点头。

    “那我撕开请你们吃。”钱小宝乐呵呵的撕开包装,抓了一大把塞到蔡乐乐的兜里,“别客气,尽管吃。要是喜欢吃,我下次还让二嫂买!”

    “小姐姐的二嫂,不是唐阿姨吧?”塞了一个牛肉干在嘴里,蔡乐乐一边卖力嚼一边摇摇头,“小姐姐不用破费,我让陆三叔买给我就好。”

    尽管蔡乐乐被陆爷爷收为干孙,他依旧沿照之前的称呼喊着唐曦和陆靖等人。陆爷爷听到过,却没有反对。其他人自然更是没有意见,不曾提出质疑。

    “陆三哥吗?”钱小宝眨眨眼,“呀,咱们的辈分是不是错了?不过不管了,乐乐你怎么喊小男神,就怎么喊我好了。”

    “我喊的是陆斌哥哥啊,小姐姐喜欢我怎么喊,我可以改口的,没关系。”吃了钱小宝的牛肉干,蔡乐乐变得极为好说话。

    “那就还是喊姐姐好了。我挺喜欢多个弟弟的,嘿嘿。”既然陆斌是哥哥,那么钱小宝坚决反对成为阿姨!她还小呢,才不要变老!

    眼见蔡乐乐和钱小宝说的开心,陆芸气的浑身直哆嗦。他们怎么可以无视她?太过分了!

    “你是叫陆芸对吧?要不要过来这边坐?”坐在一边的徐菲雪在旁观完全程之后,心底的天平偏向了陆芸。

    在徐菲雪看来,陆斌、钱小宝还有那个蔡乐乐,都是饱受宠爱的任性孩子,一点也不可爱。还是这个叫陆芸的小丫头厉害,敢于抗争,也知晓维护自己的亲哥哥,性子好,够真实!

    “你是谁?”这是第一次,有大人主动跟她搭腔。陆芸有些激动,有些兴奋,又有些戒备。

    “我是陆澜的妻子。你们俩认识陆澜吗?他是陆家长孙。”说道自己的身份,徐菲雪面露得意。

    “原来你就是大嫂!大嫂好,我叫陆芸,这是我哥哥陆天。”听闻徐菲雪自报身份,陆芸当即露出笑脸,讨好的凑了过去。

    “你们俩也好。过来这边坐吧!不用见外。”为表自己的善良大度,徐菲雪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好的。谢谢大嫂。”以陆芸和陆天的身份,自然坐不了主桌。但徐菲雪这样说了,陆芸喜出望外就一屁股坐了过去。

    而陆天,直接冷下了脸。走过去拽了拽陆芸,低声告诫道:“我们的位置在那边。”

    “我不管!陆斌都坐在这里,为什么我们非要换个桌子坐?而且大嫂都说我可以坐在这里的啊!”陆芸说着就冲徐菲雪笑了笑,“对不对,大嫂?我喜欢跟你一块坐呢!”

    “大嫂也很喜欢有你陪着。”温柔的拍了拍陆芸的脑袋,徐菲雪一脸如无其事的看向陆天,“不然哥哥也坐在这边吧!没关系的。”

    “当然有关系!”陆俏忽然走了过来,神色不悦的瞪着徐菲雪,“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谁给你的权利,让他们俩坐在这个桌子上?”

    “你又是哪位?”因着陆大伯母直接将陆澜支走,徐菲雪始终没能认完陆家所有人。除了之前就见过的陆楷和陆靖,她对其他几位陆家少爷和小姐都是完全不认识的。

    “呵呵!不知道我是哪位,就敢坐在这里充当陆家的主人?你也真够可以的!我警告你,不许欺负我弟弟!否则有你好受的!”居高临下的瞥了一眼徐菲雪的大肚子,陆俏将手中的果汁端给陆斌和蔡乐乐。

    徐菲雪本来还在疑惑陆俏的身份,见陆俏是陆斌那一边的,当即也露出了不屑:“我还当是谁,搞了半天……”

    如若徐菲雪换个身份坐在这里,她的不屑定然会惹恼陆俏。但是徐菲雪不认识陆俏,陆俏却从陆靖那里听说了很多关于徐菲雪的事。

    对徐菲雪,陆俏是瞧不上眼的。故而徐菲雪此刻的自以为是,反而显得尤为可笑。

    想着今天是二哥二嫂结婚的大喜日子,陆俏也不跟徐菲雪多做争辩,只管照顾好陆斌和蔡乐乐,顺带还摸了摸钱小宝的脑袋:“你就是钱家的小姑娘吧!长得好漂亮。要不要喝果汁?姐姐去给你拿。”

    “谢谢姐姐,不过还是不用了。”礼貌的冲陆俏摇摇头,钱小宝撅起嘴,指了指徐菲雪,“姐姐还是坐在这里保护小男神和乐乐吧!这个女人好凶!”

    “呀,是这样啊!那行,姐姐就坐在这里保护你们。我倒要看看,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敢欺负咱们陆家的孩子!”听着钱小宝的告状,陆俏当下也不离开了,稳稳当当的坐了下来。

    陆俏话里话外都是讽刺和鄙视,徐菲雪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她在陆家的地位,远远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般重要。此刻见陆俏的架势,摆明了就是陆家的小姐,而且还是不把她这个嫂子放在眼里的刁蛮小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