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盛世医妃 > 397、南宫怀的目标

397、南宫怀的目标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盛世医妃最新章节!

    “小心!”南宫怀失神的瞬间,一道利刃朝着他飞了过来。``身边的黑衣人皱了皱眉,抬手一刀劈开了飞过来的利刃,有些奇怪地看了南宫怀一眼。南宫怀同样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下了一条,立刻收起了心中

    他这一生可算是大起大落,但是到了现在他却真的有些看不清楚自己当年的所作所为是否真的如自己所想的那般理直气壮?如果没有当年的那些事情,他是否依然还是高高在上的楚国公,拥有着让世人羡慕的妻子,以及…优秀的儿女?

    南宫怀站在一边,看着在人群中穿梭着招式狠辣的丝毫不逊色与水阁这些身经百战的精锐杀手们的南宫墨。南宫怀难得的有些失神,想起眼前的南宫墨再想想之前在战场上遇到的南宫绪,以及已经有许久没有再想起过的孟氏,南宫怀一时间甚至有些茫然。

    不用他多说,水阁一众杀手早分成了两路,一路朝着山下追去。另一部分则扑向了南宫墨等人。这些人想要抓的显然只有南宫墨而已,对于南宫晖下手就十分的狠辣,毫不容情。几个回合下来就弄得南宫晖手忙脚乱,若不是南宫墨挺身护着,说不定身上早已经被刺穿了几个窟窿了。

    黑衣人并不在意,既然他们阁主说了要抓活的,自然不能将人弄死了带回去。否则的话,阁主怪罪下来只怕后果并没有完成任务更加严重,更加容不得南宫怀这个不知道从哪儿来的人指手画脚。阁主让他们听南宫怀的只是为了能够抓住阁主想要的人,可不是把水阁的精锐都交到南宫怀手里。

    “动手!”南宫怀有些不满地扫了一眼身边的黑衣人,如果不是因为他方才阻止人放箭,那些人又怎么会顺利逃掉?能够给他们的时间其实并不多,这地方距离辰州城也并不算太远,很快就会有人看到南宫墨等人放出的信号赶来,他们只能够速战速决。

    南宫墨垂眸,淡淡道:“既然如此,就只能看谁的运气更好了。”

    很快,南宫怀便冷笑了一声道:“你以为,我会没有准备么?”

    南宫墨轻抚着手中的长鞭,漫不经心地道:“试试看又何方?父亲似乎忘了,辰州并不是宫驭宸的底盘,更不是你的底盘。我只怕…你若是再拖下去莫说是抓人了,只怕连自己也走不了吧?”南宫怀眼神微沉,显然南宫墨的话正好说中了他的弱点。辰州毕竟还是卫君陌和南宫墨的地盘。否则他们带着这么多高手又怎么会选在这么一个地方动手。因为在辰州城里他们根本没有机会动手。

    南宫怀脸色铁青,冷哼一声道:“你以为他们能逃得聊么?”

    紫烟很快散去,再看对面的时候才发现除了南宫墨和南宫晖以外竟然只剩下了几个黑衣侍卫。原本站在南宫墨身后的一众累赘都已经消失不见了。

    水阁的杀手显然也早料到他们会有这一手,不顾那紫色的烟雾是否有毒,屏住呼吸直接冲了过来。南宫墨抬手抽出腰间做装饰的鞭子,便朝着对面扑过来的人甩了过去。同时另一只手中暗器射出,几个黑衣人应声倒地。

    “住手!抓活的!”另一个声音想起,同时抓着怀朝一边闪去。浓浓的淡紫色烟雾瞬间腾起,遮住了对面的人的视线。同时,南宫墨身后星危柳寒等几个侍卫抓起不会武功的几个人直接从山坡跃了下去。

    “放箭!”南宫怀厉声道。

    南宫墨嫣然一笑,“那真是抱歉,我从未知道什么叫做束手就擒。”话音未落,只见南宫墨飞快地扬手将一个东西抛了过去,同时口中沉声道:“走!”

    “动手?”南宫怀道:“若是不想伤了你身后那些人,我劝你最好还是束手就擒。”

    南宫墨抿唇淡淡一笑,并不多说什么。只是道:“既然如此,动手吧。”

    “你倒是聪明。”南宫怀嘲弄地一笑。

    南宫墨没什么兴趣跟南宫怀讨论是谁亏欠了谁的,淡然道:“二哥,不必多说了。他今天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又怎么会放过我们?更何况,就算他想要改变主意只怕也难吧?他身后那些人可不是他的人。”

    南宫怀冷笑,“放过她?她和南宫绪那个孽子何曾放过过我?这两个孽子孽女如此大逆不道,你还敢替她说话,你也是个不孝的!”

    南宫怀眼眸微闪,看了一眼南宫墨身后被星危和柳寒抱在怀里的两个孩子。夭夭趴在柳寒怀中,好奇地打量着对面的人,半点也没有害怕的感觉。安安也安静地靠在星危怀中,却没有夭夭那么多的好奇,只是平平静静地注视着眼前,看了南宫怀几眼之后便无趣地靠在星危的胸口眯上了眼睛。

    南宫怀不屑地轻哼一声,道:“废物,滚开。看在你是我儿子的份上,饶你一命。”南宫晖坚定地摇头,“父亲,我不会再让你伤害墨儿的。你已经做了那么多的错事,难道连自己的亲生女儿和外孙都不肯放过?”

    南宫晖上前一步挡在了南宫墨的身前,咬牙道:“你想要干什么?”

    南宫怀轻哼了一声道,“你还知道叫我父亲?”对于南宫绪这个长子和南宫墨这个女儿,南宫怀是深恶痛绝中又带着几分诡异的得意的。但是对于南宫晖这个次子南宫怀反倒是没什么太多的感情。毕竟在南宫怀看来,这个既不孝顺也没有长子和女儿的能耐,纯属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父…父亲…”南宫晖声音有些干涩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