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佞妆 > 第二十四章 闲言

第二十四章 闲言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佞妆最新章节!

    求推荐票,求收藏~~

    ----------------------

    曾经消失的记忆一点点清晰,一点点涌入脑海,到最后全是那耳畔的喃喃低语。

    “如果一开始娶的就是你,也就不会这样了吧……”

    不知不觉间,楚维琳泪流满面。

    原来,在生死那一刻,常郁昀执着的是想要一个正确的开始,而对常家痛恨、对常郁昀心如死灰的她也被他眼底的那丝遗憾眷恋牵扯着,一块陷入了彷徨之中。

    是因为临死之时意识模糊吗?她竟也想知道,若开局对了,他们会如何。

    但到了此时此刻,重新面临一个开局选择时,楚维琳还是最初的心思。

    她只求亲人平顺,她不愿再与那些人纠葛,不愿再痛苦一次。

    静静坐了许久,楚维琳抬手抹去泪水,重新躺下。

    接连下了三日的雨。

    想弄明白的事情太多,线索又太小,几个念头在脑海里翻来覆去,到了最后成了一团浆糊。

    楚维琳抬手揉了揉眉心。

    宝槿瞧见了,轻柔替她按着太阳穴:“姑娘,这几日起风了,可别受了凉了。”

    宝莲就坐在桌边方杌上,桌上摆着竹篓,里头全是做绢花的材料,她闻言亦抬起头,道:“宝槿说得没错。姑娘总说关着窗儿发闷不舒服,可这到底是秋天了,风吹得久了身子可吃不住。”

    宝槿不住点头,劝道:“要不然奴婢几个把这软榻挪一挪位子?别对着风口了。”

    楚维琳见她们一个比一个心细,不由就笑了:“这不是还不冷吗?”

    雨天出门不便,章老太太又是病中,干脆免了晨昏定省。

    楚维琳深知章老太太的脾气,若是她不识好意、不听安排作出一副孝敬模样日日过去颐顺堂,反倒会惹得章老太太不喜,干脆便躲懒了歇在屋里。

    宝莲和宝槿也空闲了些,便坐下来做绢花,三天下来也有小成。

    等天放了晴,楚维琳寻思着去一趟长房,她既然答应了要把绢花拿给楚维琬看,自然不好失言。

    内院里穿梭还算方便,楚维琳没有备车,带着两个丫鬟走了园子。

    行至半途,见桂花被雨水打落满地,宝槿不禁叹息一声:“早该收了的,晒干做了桂花糖。”

    “偏你记挂这些。”宝莲打趣一声。

    楚维琳莞尔,想到此处离花房不远,不如折几支花带给楚维琬插瓶,便停了步子。

    正欲开口,突然听见了些细碎说话声。

    她本无意偷听,可那声音不远,断断续续地传了过来,是一个年轻丫鬟和一个婆子的对话。

    先前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那丫鬟猛就激动了起来,嗓音也大了些:“不是我脾性大,实在是那蹄子忒过了些,这般下去,连奶奶都不放在眼里了。”

    “哎呦我的姑娘,可轻点声。”婆子赶忙出声,连连劝道,“姑娘好歹是奶奶的陪嫁,奶奶心里明白着呢,断不会让她越过姑娘的。”

    “妈妈我不是说那些!她就是仗着是老太太跟前出来的,就……”

    “姑娘忍忍先,老太太跟前的又如何?咱们院子里总是奶奶说了算。老太太赏过好些人呢,叶芜苑里那两个,如今连影儿都没了。再往远了说,老祖宗当年赏的人这宅子里还剩下几个了?得宠如满娘,不也是没了个踪影。”

    满娘?!

    楚维琳听到此处,心头一紧,再不忽略那边声响,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妈妈,满娘是谁?”

    “……听、听说是老祖宗还在的时候赏出来的。”婆子的声音有些支吾了。

    丫鬟也没有追问,又抱怨了几句,与那婆子一道走了。

    楚维琳看了宝莲一眼,朝那声音的方向抬了抬下颚,宝莲会意,轻手轻脚跟了上去。

    宝槿也记得那日塔林中听到过这个名字,却不解为何楚维琳挂念在了心上,她不是多嘴之人,只扶着楚维琳继续前行而不多问。

    楚维琳走得很慢。

    人固然有相似,那老妪上了年纪,看错了也不奇怪,但楚维琳的心里一直发毛,总觉得那老妪虽在看她,却从她的脸上看到了另一个人。

    满娘这个名字并不稀奇,整个京城数十年来叫这个名儿的最少也有百来个,可直觉让楚维琳相信,这个名字会和楚家有关,会是慧言大师说的“水到渠成”的水。

    一路行至长房。

    与三房相比,长房地方最大,各个院落互相连着,布局井然。

    梅苑外头,守门的丫鬟笑着进去通传,楚维琳略等了等,不见宝莲过来,便先进去了。

    沿着游廊刚经过东厢,正屋垂着的宝蓝绣寒梅图案的帘子被掀开,楚维瑢从里头出来。

    白皙面容勾勒远山黛眉,鹅黄裙子翩翩,楚维瑢亲切笑道:“六妹妹来了?快些进来。”

    楚维琳赶了几步,挽了楚维瑢的手:“怎么敢叫四姐姐迎我。”

    一前一后跨过门槛,楚维琳抬眼便见楚维琬立在中屋,冲她笑了。

    西次间里落了座,三言两语说到了绢花上,楚维琳打开盒子让姐姐们挑选。

    楚维琬取出一支来回看,赞道:“果真做得不错。”

    楚维瑢亦点头,等楚维琬挑了,才选了一支。

    虽然楚维琳因前世之事反感楚维瑚,但此时此刻还未出那样的事情,当着姐姐们的面也不好把喜恶表现得那么明显,便道:“七妹妹呢?不能少了她的。”

    楚维瑢闻言,面上笑容一滞,生硬地道:“在老太太那儿。”

    半段话语,楚维琳已然明了。

    同样是庶女,楚维瑚机灵嘴巧,在闻老太太和黄氏面前远比楚维瑢有体面,平日里楚维瑚也喜欢在闻老太太跟前凑趣,反倒是楚维琬这个嫡亲孙女因为养在旧都的关系,和祖母没有那么亲近。

    楚维瑢性子慢,又不会动那些心思,自然不得势,偏偏她眼瞅着要及笄,自个儿心里着急,只能来梅苑里和楚维琬一道。

    “那这些绢花,姐姐替我给七妹妹选吧。”

    说过了绢花,自然说起了女红,三人一起,倒也热闹。

    等楚维琳告辞出来,便见宝莲等在外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