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佞妆 > 第五十九章 怨恨

第五十九章 怨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佞妆最新章节!

    感谢书友a的评价票,谢谢。

    -----------------------------------

    楚维琳摩挲着手中暖炉,听到身后屋子里楚维瑶身边的丫鬟、婆子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劝导声,垂眸叹了口气。

    事情的发展对一直自欺欺人的楚维瑶来说,是根本没料想到的局面,她还在牛角尖里,此刻说什么都不会听的。等事后想清楚了许礼诚的无耻,兴许也能走出来,若还是想不明白,劝也好骂也好都是无用的。

    前世时,楚维琳没有撞见许礼诚,何氏也没有去看过楚维瑶,这个嫁出去的庶女无声无息地淡出了楚家人的记忆,便是两位老太太先后去世,楚维瑶也仅仅是匆匆来上了香而已。

    楚维琳自己过得磕磕绊绊,哪里会去关心匆忙的楚维瑶身上到底带没带伤,情绪是否稳定,可既然今生许礼诚会如此,那么前世时想来楚维瑶也是在忍耐中度过,盼着丈夫回心转意的。

    由长辈做主逼她和离,自是为了楚家颜面,可对楚维瑶来说,她未必肯承情。

    不过,这事既然已经摆在了台面上,一切自有长辈在,也轮不到她们小辈置喙。

    楚维琳正要往外走,余光瞟见一个人影出现在角门那儿,移目一看,是沈姨娘。

    沈姨娘见了她们几个,唇角轻勾含笑,眼底却是冰冷一片,强烈的反差让楚维瑷浑身一震,往楚维琳身边靠了靠。

    虽说是个妾,毕竟是楚伦沣和何氏屋子里的,楚维琛再不舒坦,也不至于要和她起些争执,招呼了两个妹妹,一道出了西意院。

    而沈姨娘,目送着她们的背影,那勾着的唇角越扬越高,温婉知性的模样扭曲,只剩下恨意。

    沈姨娘到了楚维瑶身边,扬手打发了伺候的人出去,只留下钱妈妈。

    楚维瑶泪眼婆娑,咽呜不语。

    沈姨娘捏着楚维瑶的手,半响低声道:“几个妹妹的话,你别放到心里去。她们年纪小,不懂事,以为是为了你好,可却没想过,她们各个嫡出,偏偏你是托生到我的肚子里的,好姑奶奶,我们比不过她们哩……”

    自打归家,楚维瑶听的都是叫她和离的话,听了沈姨娘这话,不由抬头问道:“姨娘的意思?”

    “姨娘知道你的苦,其实这事是你的错,夫妻争执是两个人的事情,不该让娘家人知道,多惹麻烦,”沈姨娘规劝道,“从小我就告诉姑奶奶,男人都是一个样的。你父亲算是个好的了,屋里不还留了一个我?妻是妻,妾是妾,红颜是红颜,外室是外室,男人那是样样都要的。可不管偏疼哪个,都不会越过妻子。老爷再喜欢我,再和太太闹上几次,太太也依旧是太太。你好不容易能做个嫡妻,怎么这般糊涂呢……”

    这些话句句说到了楚维瑶的心底里,她自幼是沈姨娘养大的,思维也是这么一路来的,哭泣道:“姨娘,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不肯叫娘家人知道这些事体。我总想着自个儿争气些,等有了身子,总归要添屋里人的,诚郎爱添谁添谁,妾也好养在外头也好,我只要生了儿子就好了。我一直忍着呀!实在是,实在是……”

    沈姨娘抱紧了楚维瑶,努力让自己不去看她身上的伤。

    既然做了旁人的妻子,男人打骂受着就是了,等时间再久些,男人收了心,不就没事了吗?

    好不容易楚维瑶能够抬头做人,做正儿八经的奶奶、太太了,这门婚事竟然要以和离收场!

    沈姨娘怄得几乎咬碎了银牙。

    都怪楚维琳多事,要不是那日她撞破了许礼诚的事,岂会如此?沈姨娘是听说了的,“和离”两个字就是楚维琳在颐顺堂里吐出来的,破坏了旁人婚事,竟然还来西意院里做好人,呸!

    嫡女不知庶女艰,饱人不知饿人饥,当真是黑透了心!

    钱嬷嬷替楚维瑶抹泪,道:“姑娘,事已至此,怪罪六姑娘也无用。老太太、老爷具是下了决心的,以后姑娘青灯古佛,奴婢总归是陪着您的,您可千万别哭坏了身子……”

    沈姨娘的那些恨意和心思,楚维琳不得而知,便是知道了,她也无法认同。

    没有底牌争斗不得,和有了机会却不自救,是完全不同的。

    自穿越后,她斗不过楚家礼教,斗不过被权势糊了心的长辈,在常家如履薄冰数年,可一旦有了机会,她会反击,会设局,她不放过任何一个逃离苦海的机会。

    而楚维瑶却在寄希望于许礼诚的悔悟,即便不悔悟,只要能让她在嫡妻的位置上坐下去,她便觉得值得了。

    沈姨娘再恨楚维琳,在楚伦沣面前却不能表露分毫,只为了楚维瑶的苦命感慨,想为她保住个好前路。

    楚伦沣自然不认为那许家是个好前路,至于楚维瑶归家后的日子,他当着这个家,难道还会让孩子吃不饱穿不暖吗?再说了,许家这般无耻,若还让楚维瑶给他们作践,世家大族哪个还看得起楚家?他还有两个女儿,楚维琇在婆家顺风顺水,楚维瑷还未说亲,怎么也不能给拖累了。

    元月过了半,年味渐渐散去,这段时日京城里茶余饭后的谈资自然是许、楚两家的事体。

    虽是许礼诚有错在先,可男人**不算什么,哪里需要闹到和离的地步,直到楚家一纸状书,世人才知楚维瑶被打得浑身是伤,若不是娘家及时,说不定要发展成虐杀发妻的地步了。

    这虽是推论,府衙断案也没有按此做表的道理,可毕竟是官家事体,又有言官推风,上达天听亦是难免。

    楚家无论在旧都还是京城本就有清誉,楚维瑶虽是庶出,当年跟着楚维琇这个招人喜欢的大姐也在各府走动过,但凡见过的都知道这位二姑娘是个老实本分人,一时之间,**、官家女眷们也是同情的多。

    许家的日子顿时艰难了起来。

    许礼诚干脆称病不去书院,许大人却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当值,官场上多是见风使舵、落井下石之人,原见他是楚家姻亲还算客气相待,这会儿冷言冷语,也正好寻个给楚家示好的由头。

    眼瞅着三年期将至,别说更进一步,保住原职都很难说,许大人伤心之下,真的病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