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佞妆 > 第六十二章 春宴(6000大章求粉红)

第六十二章 春宴(6000大章求粉红)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佞妆最新章节!

    上架啦,求收求订求粉红~~~

    ---------------------

    楚维琳回了清晖苑休息,宝莲在外头探了一圈风声,回来之后关了门窗,让宝槿守在外头,才低声把事情说了。

    “二姑奶奶不见了,西意院里这会儿半点口风也不敢透,全瞒着呢,奴婢想尽了法子才偷听到一些。说是昨日夜里早早就说歇下了,天一亮又不见起。二姑奶奶自打归家就是如此,也没人放在心上,等三太太中午过去看了一次,才知道人不见了。”

    “什么?不见了?”楚维琳惊愕不已。

    陆妈妈皱着眉头,恨恨道:“定是沈姨娘搞的鬼,她惹事也就罢了,还妄图拖我们姑娘下水!”

    到了这会儿,昨日的意图倒是人人明白了。

    楚维瑶自是打定了主意要逃出楚府的,若昨天楚维琳跟着徐娘子去了,定会在园子里遇见楚维瑶,姐妹两人相见说上几句,等楚维瑶不见了,这脏水还不往楚维琳身上扑过来吗?

    沈姨娘只要哭喊是楚维琳说了些不中听的话,才让楚维瑶心灰意冷要离家而去,楚维琳一张嘴饶是莲花,也拿不出证据来。

    当真是简单法子,只要成了,这事要说明白真要费些力气。

    幸亏没有着了道,平白惹了一身腥。

    何氏也是焦头烂额,她是寻到了机会收拾沈姨娘,楚伦沣因着明白昨日沈姨娘设计楚维琳的事情,也不会对妾室多做袒护,可何氏这会儿最要紧的是寻到楚维瑶的人。

    偏偏这事不能大张旗鼓,虽说是个姑奶奶。还是与婆家闹翻了的姑奶奶,可也不能闹出些事体来。

    哪知到了傍晚时分,许家人又来了。

    要是许家人得了些风声,楚伦沣也打算咬死了不认的,哪知事情出乎意外。

    许礼诚磕头规矩认了错,只说是他这段日子悔悟许多,明白楚维瑶的好。可也知道楚家不会再给他机会。许礼诚思念妻子,去了和楚维瑶一道游玩过的净水湖畔,谁知遇见了想投湖的楚维瑶。

    楚维瑶哭着告诉他。自己是一心待他,只因父母之命才不得不狠下心肠,可一想到夫妻缘断,实在是伤心难耐。这才偷偷出了家门,来这里追思一番。能死在这儿也算对得起父母、对得起郎君。

    许礼诚怎敢叫楚维瑶去死,带她归了许家,等她吃了药睡下,这才登岳家大门负荆请罪。求岳父母大人成全,莫让他们做一对苦命鸳鸯。

    楚伦沣一口气梗在胸口,半天没缓过来。气极恼极,可是楚维瑶已经在许家人手中。他此刻又能如何?

    便是冲进去许家带了楚维瑶回来,传扬出去,这回就是楚家站不住脚了。

    浪子回头金不换,许礼诚一副诚心悔悟模样,楚维瑶又是一心向着丈夫,到最后他这个为了女儿好的父亲成了大恶人,险些逼得女儿投湖的大恶人。

    这让舆论怎么看,让言官怎么写?

    楚伦沣气得浑身都痛,再不肯管这破事,转身回了内院,理也不理倚门而立的沈姨娘,把这些事情都交给了何氏。

    何氏接了着烫手山芋,整个人都不痛快了,听了章老太太几句劝,干脆也做个菩萨,让小夫妻两人返家磕了个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得楚维瑶自己去折腾。

    沈姨娘自是喜上眉梢,她被楚伦沣冷落有个什么关系,做个姨娘她这辈子就已经到头了,但楚维瑶能破了局,换回许家真心,那就什么都好了,也不枉她费尽心思把楚维瑶放出了府,只是没有算计到楚维琳有些遗憾罢了。

    徐娘子以何氏的名义去了清晖苑,便是事情做成了,楚家上下明眼人一看就明白其中条条道道,不会为了楚维瑶要投湖就怪罪楚维琳,顶多是章老太太恼怒楚维琳不长心眼罢了。

    可即便如此,能叫楚维琳头痛一阵,费些口舌,也算是抱着西瓜又拾些芝麻,最好是这事儿能传扬出去,叫外头人都知道楚维琳心狠差点逼死了楚维瑶,坏了她的名声,那沈姨娘就算是被何氏收拾惨了都值得了。

    为了楚维瑶,她什么都能忍,什么都会做,哪个让楚维瑶的嫡妻之路艰难了,哪个便是她的仇人!

    陆妈妈也看清楚了沈姨娘的打算,气得仰倒,当真是最毒妇人心!好坏不分、是非不明!

    还是楚维琳劝了会儿,想那沈姨娘是丫鬟出身,没什么见识,又是做了妾,让何氏压了这么多年,满脑子都是做正室好,再苦再难也占了一个“嫡”字,旁的为妻之道、立身之本、家族体面,那是压根没想过也想不到的。

    陆妈妈听了,羞赧道:“本该是奴婢宽慰姑娘,却让姑娘来宽慰了奴婢……细想也是,这眼识见地最是要紧,和目光短浅之人说利弊,那就是秀才遇见了兵。沈姨娘和二姑奶奶的事,姑娘还是别存在了心里,左右姑娘尽了心,她们不领情就随她去了。沈姨娘那里,我们留些心就行了,不用跟她针锋对麦芒,平白坠了身份,她再惹事,还有老太太和三太太收拾她。”

    等楚维瑶返家,章老太太自是不肯见的,称病把人都打发了。

    楚维琛臭着一张脸,说话都有些喘:“没一点儿良心,分不清楚好坏,她自要去寻死,还害得我们楚家上下脸上无光。六妹妹、八妹妹,你们倒是说说,这事能这么巧?她要投湖就遇见那许礼诚?唱戏都没这样的唱本!显然是约好了的。在家里住着还不老实,想方设法和许礼诚联系,弄出这么一桩事来,真是,真是!”

    楚维瑷这段日子见了何氏辛苦,对庶姐自然颇多怨言。只是她向来性子软,心里想的也不会说出来。

    “自然是不信的,但不信也没法子,由着她去吧,”楚维琳拢了拢斗篷,这三月半的天气本该回暖了,哪知这春寒料峭。倒是比二月里还渗人些。“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五姐姐,算了吧。”

    “你倒是想得开。换了我,可不咽下这口气,”楚维琛朝楚维琳摇了摇头,“你说。不欺负你欺负谁?”

    楚维瑷闻言,一时真怕楚维琳去西意院里找何氏要说法。赶紧握住了楚维琳的手。

    楚维琳垂眸,全当没有发现楚维琛嘴角一闪而过的兴奋和嘲讽,淡淡道:“我的性子,五姐姐还不晓得?沈姨娘闹起来。我怕是连事儿都说不明白呢。要是五姐姐心疼我,不如帮我去说说?”

    楚维琛撇撇嘴,不再多言了。再这么下去,便是教唆了妹妹寻事。章老太太头一个不饶过她。

    楚维琳心里明镜一般,便是人人都知道沈姨娘如何布的局,但事情没有如期发生,便是个糊涂账,沈姨娘咬死了只是想问下许礼诚的事情,楚维琳还能怎样?

    她既不想和沈姨娘吵起来坠身份,也不想让挑事的楚维琛看热闹,还是这样不冷不热打发了最好。

    不过,楚维瑶出府的事情,到就如楚维琛所讲,唱戏都没有这么巧的,定是之前这段日子里,许礼诚偷偷联系了楚维瑶,花言巧语骗了她,楚维瑶本就对许家没有死心,自然是被哄了进去,寻了这么个回许家的法子。

    要是许礼诚真的想明白了,楚维瑶将来日子平顺些,也就罢了,若是一时相哄,等着事后算账,楚伦沣和何氏怕是再也不会去管庶女的这些事情了。

    因果轮回,自有说法。

    从许家带回来的那些陪嫁收拾了东西,要再去许家伺候,乔楚脾气硬,又因为上回向章老太太和何氏告状惹了楚维瑶不快,不肯再去许家,叫钱妈妈训了两句,干脆投了缳,亏得发现得早,被救了下来。

    章老太太倒是喜欢这般硬气的丫鬟,也不用顾及楚维瑶的想法,让她先将养着,以后若要出府便赏些银钱,若要修行便送去庵堂,只是钱妈妈一惊之下病倒了,便又没有跟着楚维瑶去。

    兴许是破镜重圆的关系,许大人虽不能留京,但好歹没有丢了乌纱帽,带了一家老小外放做官。

    等去了远地,楚维瑶艰辛苦楚,自然是后话了。

    清晖苑里一切如常,倒是何氏怕楚维璟和楚维琳为了这事觉得吃力不讨好有些心结,又真担忧楚维琳气不过讨说法,特地送了些东西过来,楚维琳看了一眼,便叫宝莲收在了库房里。

    三月二十五日,长公主府上的春宴帖子到了楚府,请府上太太、奶奶带着哥儿与姑娘们一道去赏春。

    楚维琳听着章老太太的吩咐,看着一旁的楚维琛兴奋、楚维瑷欣喜的样子,心一点点沉了下去。

    二十八便是正日子。

    三房众人一早便去了长房,璋荣院里,闻老太太看着花一样的姑娘们,不由欣慰笑了。

    黄氏安排了车马。

    楚维琬笑盈盈请了楚维琳一道。

    马车缓缓驶出楚府,往长公主府邸去。

    越接近,行得越慢,前后都是来赴宴的各府车马。接了帖子的都是皇亲勋贵世家,具是得体知礼,不敢造次,便是拥挤些,也是相安无事。

    长公主府中最出名的便是那占地极广的园子,园子中心有一汪湖水,引了活水入湖,养了不少珍贵锦鲤,依水建了水榭凉亭,观水斗鱼倒也舒坦,若是夏日里,一池荷叶碧连天,泛舟湖面,也是一桩乐事。

    这宴席便设在了湖水四周的花厅里,太太、奶奶们一道说话,另一处供姑娘们耍玩逗趣,靠近外院的湖畔花厅供各府男子们饮酒,彼此不妨碍,却又能彼此窥得些情景,既不乱了礼数,也能一睹风采。

    楚家一行下了马车,黄氏、何氏又叮嘱了几句,这才让姑娘们随着侍女去了花厅里。

    楚维琳挽着楚维琬一道走,她无心观景,一心留意着楚维瑚的举动。

    楚维瑚走在楚维瑷和楚维瑢中间,低低笑着说话,一双杏眸却是四处打量。看到招人喜欢的景致还唤了楚维瑷一起看。

    花厅近水,敞开窗户便是湖面,等她们到时,已经有不少姑娘三三两两坐着说话,或是认真看鱼了。

    “正说你们呢,怎么才来?”叶语姝先注意到她们,赶忙迎了过来。

    互相见了礼。楚维琳又见到了杜家的几个姑娘、表姑娘。一一问了安,还未落座,就听脚步声从外头传来。扭头一看,她心中一惊。

    却是赵涵忆和赵涵欣姐妹俩了。

    前世时,赵涵忆已嫁,自是坐在那群奶奶堆里。不会来此处花厅,赵涵欣一个庶女没有嫡姐陪伴。也不能来此处露面,因而楚维琳那时并没有见过她们。

    此刻相见,倒是赵涵忆先展了笑容:“楚六妹妹。”

    “赵家姐姐。”

    只打了个照面,赵家姐妹就被坐在一旁的常郁映叫了过去。

    楚维琳见此。心中多少有些凝重了。

    今日她本想护一护楚维琬,莫要被楚维瑚设计了去,哪知赵涵忆在此。她多少有些害怕赵涵忆会想方设法去接近常郁昀,闹出些事体来。

    楚维琳只有一个人。一时之间分身乏术,倒也有些无力之感泛上。

    深吸了一口气,望着平静湖面,楚维琳缓缓放平了心绪,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一化解吧。

    楚维琳伴着楚维琬坐下,湖水对面,便是哥儿们的去处,时不时听到几声叫好声,也不知道他们在比试些什么。

    他们有他们的乐子,姑娘们有姑娘们的趣味。

    心态平和的下棋说笑,也有些心知今日赏玩为辅,实则是各府相看,不由想表现一番。

    乐器相合,斗茶争趣,热闹非凡。

    楚维琳没有那些心思,楚维琬也不想参与,楚维瑚闲不住,拉着楚维瑷去看常郁映斗茶。

    常郁映的对手是忠勇伯府的三姑娘董凌音,两人具是高手,抬手注水之间,展一副山水景致,看得旁人赞不绝口。

    虽和常郁映来往不多,楚家和常家毕竟是姻亲,楚维瑚和楚维瑷自是为常郁映鼓掌称好的。

    董凌音心中清楚,可到底有些意难平,故意问道:“两位妹妹,如何看待我和常二的高下?”

    楚维瑷一愣,抿唇不语,楚维瑚晓得对方是存心为难,本就是不相仲伯,哪里能说一番高下,便干脆道:“两位姐姐都是高手,哪里要靠我一个看热闹的来评高下,不过是映姐姐是我们表姐,为表姐喝彩罢了。”

    这般坦荡,越发显得董凌音小气。

    常郁映勾了勾唇角,虽然没有说话,可那意思依旧摆在了那儿。

    董凌音有些下不了台面,素与她交好的宣平侯府的荣和县主亦是沉了脸,只觉得自个儿都受了拖累。

    荣和县主名唤徐惠荣,模样出众,才学亦是不俗,连太后都喜欢她,封了县主,在这京城里一直都是众人巴结的对象,时间久了,多少有些飘飘然起来。

    自打前年楚维琬回京,就有些传言这养在旧都的楚家三姑娘音容仪态,有当年贵妃娘娘的三四分。

    荣和县主听说了,自是有了些比试的心思,等去年楚维琬及笄,得夏淑人赞誉,越发引得她好奇不已,争斗心也更加重了。

    从前是没有机会,今天既然楚维琬在座,好友董凌音又叫楚维瑚害得下不了台,荣和县主干脆站起身,朝楚维琬走来。

    “楚三姐姐,不如我们比一场?”荣和县主抬着下巴,语气里透着些贵女的骄傲。

    这战书直截了当,若是退缩了,岂不是被在场的人看不起?

    楚维琬面不改色,依旧是笑意盈盈,道:“县主要与我比什么?”

    这般轻描淡写口气,似乎是来什么都无所谓,比都什么都不怕的样子,胸有成竹到这个地步,更是叫荣和县主不满。

    “琴棋书画,样样来就太慢了,不如只比琴,你若跟得上我,便是你赢。”

    此言一出,有人看戏,有人不齿,有人盼着楚维琬能杀一杀荣和县主的傲气。

    楚维瑢握了楚维琬的手。低声道:“县主十指纤巧灵活,再快的谱子都能信手弹来,这是故意难姐姐呢。”

    楚维琬笑着反握了楚维瑢的手,淡淡道:“无妨的。”

    见楚维琬起身,原本在比试琴艺的两位姑娘让出了位子。

    偏偏荣和县主自恃琴艺出众,不肯轻饶了旁人,让仆妇把花厅靠水的门板卸下。叫湖水对面的各府太太、奶奶和哥儿们一览无遗。

    楚维琬不以为意。坐下调音,青葱手指轻抚琴面,显得沉着冷静。

    楚维瑢皱眉。叫楚维琳劝了几句,倒也安下心来。

    楚维琳并不担忧,她记得前世便是如此,楚维琬是胜者。她不需害怕。

    这边的动静果真引来了其他几处的注意,也有不少官夫人清楚荣和县主脾性。晓得定是她硬拉着楚维琬比试,还特意让大家伙都看见,不免同情地看了黄氏一眼。

    黄氏见楚维琬当众比试,还是和荣和县主比琴艺。便是晓得女儿深浅,也不免捏了一把汗,可当着他人面。她只能故作镇静,这会儿开口。无论是夸赞还是自谦,在结果没出来之前都不妥当,还会平白落了口实。

    另一边,常郁明眼尖看了过来,惊讶与楚维璟道:“快看,那不是你家姐姐,这是要和荣和县主比琴?”

    这一吼,倒是引得众人来看。

    楚维璟与楚维琮一道,叫几个相熟的围在中间,纷纷询问楚维琬的琴艺如何。

    常郁明最喜摆擂设赌,摇着脑袋道:“别说表兄弟之间不相帮,实在是县主琴艺出众,我压县主赢。”

    此言一出,本想压荣和县主的人一时打了退堂鼓,哪个不知道常郁明十赌九输,若跟着他下注,也要被带到沟里去了。可荣和县主的琴艺摆在那儿,犹豫了片刻,有一人咬牙下注,后头人纷纷跟着压了。

    楚维璟和楚维琮自要给楚维琬撑些场面,却不想常郁昀也参与进来,压在了楚维琬身上。

    “五弟,你这是……”常郁明急道。

    常郁昀笑得高深莫测,道:“这叫左右通吃。”

    一句话,就把常郁明给堵了回去。

    崇王世子戎马出身,不羁那些规矩礼数,军中多有将士在比武时添些彩头助兴,他也时不时会参与,这会儿看旁人下注,不由也起了性子:“那我就做一回庄。”

    隔着湖面,也能看到对面热闹,荣和县主冷笑,这便是她要的效果,今日一比,人人都会知道,这来自旧都的楚维琬不过如此,一样比不得她这个京城出了名的才女。

    荣和县主坐下,略调了音,起手轻挑、回拨,曲调如流水。

    楚维琬不紧不慢跟上,显得游刃有余。

    从平缓到急切,不消片刻,便是两人你追我赶,音色一阵急过一阵,叮咚之声如战鼓一般袭人心肺,引得崇王世子血脉沸腾起来。

    他回京不久,不知道什么京城才女、旧都名媛,平日里也断不会去打听这些,他在意的只有琴声。

    最初时,他没有去看过那两个弹琴之人,他只是竖耳听着,到了此刻,不知不觉间,竟是有些想知道是怎样的妙人指下生花,让他一闭眼就能回到那热血激昂的战场上。

    琴声急急切切,如离弦之箭……

    咚——

    琴弦崩断。

    荣和县主白皙的指尖冒了血丝,她喘着粗气怔怔看着断裂的琴弦,再听着楚维琬的琴声,瞪大了眼睛。

    她知道自己败了,她说,只要楚维琬跟得上她,便是赢了,但到了中途,她知道,是她在追赶着楚维琬,这样的认知让她惶恐,手指发软,逼到了最后,也就是断弦。

    而崇王世子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一震,战场上磨练的敏锐让他在思考之前已经本能地扭头去看,楚维琬低着头,他辨不清容貌,只觉得清丽脱俗之气伴着琴声扑面而来,让人再也挪不开视线。

    楚维琬的琴没有停,楚维琳让侍女送了一盏香炉,点了浓浓檀香,亲自捧着送到了楚维琬身边。

    别人当她是以香助兴,还觉得这香点得太迟了些,只有楚维琳心中如明镜一般,她这香不是那样的用途。

    只希望这浓郁香味能住楚维琬一把,能化解楚维瑚设下的那些麻烦,能让楚维琬离宣平侯府的这位荣安县主,离那位小侯爷远一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