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佞妆 > 第九十六章 事发(三)

第九十六章 事发(三)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佞妆最新章节!

    十张粉票加更,上个月末满十了,96晚上会加更一章。

    新的一个月,请书友们多多支持正版订阅~~~~

    --------------------------------

    楚维琳对这个名字颇为陌生,她是不认得这个人了,楚维璟听了倒有些印象,似乎是他的祖母屋里的一位妈妈。

    楚论肃对徐平顺家的倒是很熟悉,她从前是三老太太的心腹丫鬟,后来指给了徐平顺,成了管事娘子。

    她婚后的生活并不顺,先后生了两个儿子都没有养活,到了第三个就看得格外宝贝,慢慢宠出了一些脾气来,在外头赌钱欠了大把的银子,亏得孙氏心好,掏了私房钱替他还债,要不然一双手都要被债主砍了去,因而徐平顺家的对孙氏忠心耿耿。

    楚论肃点了点头:“侄儿晓得。”

    “我念着她是家中老人,让人添些丧葬费,她儿媳妇来磕头,与我说了几句徐平顺家的临终前念叨的话。”

    楚论肃一听就晓得不妙了,徐平顺家的眼里只有孙氏,根本不会说什么对阮氏有利的话,阮氏进门时想打发了她,可碍着是三老太太留下来的人,又配了家生子,只能把她疏离到了外院,入不了二房里而已。

    “阮氏进门时维璟才十一岁,徐平顺家的怕维璟吃亏,在你每日的茶里放了些东西。那是老方子了。不损身子却能叫你生不出孩子来,她是想等维璟娶妻生子之后再停了这药,哪知才一个多月。阮氏就怀上了。”

    “那个贼妇!竟然谋害我!”楚论肃重重拍了下桌子。

    闻老太太看也不看他,继续道:“徐平顺家的到最后都在念叨,是不是她记错了方子,才会没有奏效。”

    阮氏尴尬挤出笑容,应道:“或许是记错了,或许是她叫人骗了,哪有那么厉害的药。”

    “我看过那方子。一点儿都没有错,否则从维瑞出生到现在。阮氏你也不至于没一点动静。”

    阮氏逼着自己镇定些,磕磕绊绊道:“生瑞哥儿的时候损了身子……”

    没有再孕是阮氏的心病,她也吃了不少药调理,可几个精通此道的医婆左看右看都不觉得她的身子有不妥当的地方。阮氏再着急也没有用。

    想到年幼的瑞哥儿,她只有这么一个儿子,眼下楚论肃对她是呵护有加,可再过些年呢?眼看着楚维璟一日日长大了,那毕竟是嫡长子,又年长这么多,瑞哥儿要没个帮衬的亲兄弟,怎么和楚维璟抗衡?

    闻老太太不去听阮氏说了什么,又道:“你要再问我这药厉害不厉害。论肃,二房除了你,怎么就没有旁的人了?”

    这些辛密事。虽和楚维琳无关,却也让她心惊胆颤,闻老太太话里透露出来的信息实在太叫人意外了。

    徐平顺家的手上的药方来自于三老太太,三老太太让三老太爷吃过这方子,既然在三老太爷身上奏效,那么楚论肃吃下去也应该是有用的。

    不过。既然三老太爷用了方子,程姨娘的那个夭折的女儿是从哪里来的?

    不仅仅是楚维琳想到了这一点。楚论肃也想到了,他张了张嘴,问题直接抛了出来。

    当着楚维琳和楚维璟的面,闻老太太也不想细说这事,可不说明白,阮氏是不会认罪的。

    闻老太太的声音压得低沉,却如沉闷夏日午后的一声惊雷:“你父亲身边几位姨娘几位通房?为何只有她怀上了?”

    楚论肃一屁股摔坐在了八仙椅上,他听到了什么?

    他不敢相信,也不能相信,他从小疼爱的妹妹根本不是他的妹妹!

    所以,她才会小小年纪就夭折了吗?她不姓楚,她根本不能活下来。

    “既然晓得程姨娘做出那等事情,为何要留她性命?”楚论肃猛得摇了摇头,这定是闻老太太在讹他,要真是那样,程姨娘早就被打死了,“还有,大伯娘你怎么会同意让母亲给父亲喂药?”

    “那我又为何要留阮氏到现在?要不是她今日把俞氏母女带进了府,我现在断不会动她!”

    若有后悔药,阮氏定是一把把往嘴里扔的,她想教训楚维璟,反倒是把自己坑了进去。

    抓奸要抓成双的,没有实证根本说不得程姨娘红杏出墙,那是天大的丑闻,三老太爷的脸面都丢干净了。三老太太对自己的方子有信心,但她也不能以此为证据去向三老太爷告状,那不是把自己也一并暴露了吗?

    下药一事根本见不得天日的,程姨娘在有了孩子之后消停了,三老太太抓不到她的错处,干脆留了她。

    当初是闻老太太看出了孩子死得蹊跷,暗地里质问了三老太太几句,三老太太哭着说了实话,又把方子给闻老太太看过。

    闻老太太并不打压姨娘,虽然手握了药方,却一次也没用过,她也劝过三老太太,可实在劝不通,也就罢了这个心思了。

    三老太太去世后,程姨娘提出要去清水道馆,闻老太太不想留她在府里,干脆遂了她的心思,眼不见为净。

    闻老太太说过了缘由,也就不扯其他的了,问道:“论肃,徐平顺家的以下犯上是她的过错,但你告诉我,维瑞是从哪里来的?是早有了,还是阮氏出墙?”

    阮氏知道,到了这个时候,无论说什么,闻老太太都不会信她的,别说她根本不能自证清白,便是能,闻老太太也已经先入为主替她定了罪。

    现在能做的,就是照着闻老太太所说的二选一,是承认在婚前怀上了楚维瑞,还是敢说自己红杏出墙?

    两个都是深坑,她却不得不选一个跳下去!

    阮氏抬头向楚论肃求救,楚论肃此时也已是方寸大乱,他心中善良温柔的母亲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为了一己私欲那般对待父亲,他根本接受不了。

    闻老太太又逼问了一遍,楚论肃挺不住了,道:“是……是阮氏进门前就有了身子,维瑞是我亲生的。”

    饶是清楚这一点,在听到楚论肃亲口承认的时候,楚维璟的面上依旧哀伤无比,为了孙氏哀伤。

    闻老太太想要听的并不仅仅如此,她趁胜追击:“江氏、伦煜媳妇和维瑂到底是怎么死的?”

    楚论肃几乎跳了起来:“真是意外!我没有害她们!”

    闻老太太一言不发,楚论肃就像被踩了痛脚一般的反应已经告诉了她答案。

    楚论肃背着手来回走动,不住摇头:“大伯娘,我没有,真没有……”

    “不是?”楚维璟通红着双眼,哑声道,“那就是阮氏家里人了?”

    阮氏身子发抖,跪着上前拉住了闻老太太的衣角:“侄媳妇没做过,不知道的。”

    闻老太太一把抽出了衣角:“我若没有些蛛丝马迹,会问你们吗?老实答了吧,还是要我把证据都甩你们脸上?”

    楚论肃晃了晃,踉跄了几步,他已经方寸大乱,否则他就该想到,要是闻老太太真有他们害死孙氏的证据,根本不用去追究楚维瑞的出身,直接能定了所有的罪名了。

    只是,他想不到了。

    “是,是我和岳丈买凶做的!”楚论肃又是怕又是乱,他喘着粗气,道,“我也没办法,阮氏有了身子,我必须抬她进门,不然她怎么办?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跟我了,我怎么能不对她负责?”

    “混账东西!”这些话让闻老太太怒火中烧,抓起几子上的茶盏朝楚论肃砸去,“孙氏难道不是清清白白从大门抬进来的?你不对她负责还害她性命!维瑞是你亲生的,维瑂难道不是吗?伦煜是你弟弟,你自个儿搞得乌烟瘴气,还害死你弟媳妇又是哪门子的道理!”

    阮氏惊呼一声,飞身去挡那茶盏,被热茶浇了一身,她哭倒在地上,梨花带雨:“大伯娘,我也很害怕啊,可孩子已经怀上了,我那时想过不要了的,可我父母不同意,我不敢违背父母……他们都是为了我才做了这样的事情的,等我知道的时候江氏已经没了,我只能嫁过来了……”

    久久没有说话的楚维琳尝到了一丝血腥味,这才惊觉她咬破了下唇。

    恨,她心中恨透了这两个人!

    前世时她见过太多恶人,可她头一回知道,人竟然能不要脸到这个地步!

    人前的阮氏永远温柔似水,画着精致的淡妆,便是落了泪,也丝毫不损她的模样,可在人后,她的心思是这般的狰狞可怖。

    楚维琳压不住这口气,嗤笑一声,骂道:“未婚先孕也是你父母的意思?阮氏你有胆子一个黄花大闺女和有嫡妻的男人搞七搞八,就别装什么可怜!不是每个人都吃你这一套的!你还敢妄言嫁不嫁?你就是一个私!你根本就是连妾都比不上的外室!你有什么脸面坐着继室的位置,还把所有的错过推给父母推给男人?分明就是一丘之貉!”

    阮氏刚刚挡了茶盏已经叫楚论肃心疼不已了,他不敢顶撞闻老太太,却不会由着楚维琳训阮氏,抬手就要甩楚维琳耳光,叫楚维璟用力一撞,仰面摔去,撞翻了身后的八仙椅,痛得他龇牙裂齿。

    楚维琳抬眸,眼底如冰窖般寒冷一片,一字一字道:“你欠我母亲一条命!”(未完待续)

    ps:感谢书友、西瓜223344、诺言过期的一张粉红票,书友采幽的两张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