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佞妆 > 第一百七十三章 转折(三)

第一百七十三章 转折(三)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佞妆最新章节!

    还是两章一起更,马上还有一章上传。

    ------------------

    不管外头有什么流言蜚语,常家里头是彻底平静了下来。

    松龄院里的丫鬟婆子们渐渐恢复了往日的精神头,问安的声音都大了不少。

    楚维琳匀步往里头走,走到东厢外头的游廊时,正屋那里水莲挑了帘子出来,笑着向她迎来。

    “五奶奶,老祖宗和大太太说话,您……”水莲道。

    水莲和水茯是一块被挑中进了松龄院的,之前水茯被老祖宗赐到了霁锦苑,水莲留下了,如今有了一等大丫鬟的进退气度。

    楚维琳会意,转身入了东厢,往里走,便是老祖宗诵经的小佛堂,低声与水莲道:“我念经,一会儿再过去。”

    水莲见此,便应了,而后在东厢外头等了等,往日这个时辰,除非老祖宗遣人去请,楚维琳不会过来松龄院,今日怎么突然就来了……

    见楚维琳已经跪在了蒲团上,水莲才轻手轻脚地走开了。

    楚维琳跪于佛前,鼻息间的檀香味道叫她安心。

    之前用了午饭,她本想歇一会儿,却收到了杨昔诺的帖子,上头说得极简单,只说明日设宴将军府,请楚维琳过去。

    杨昔诺将门之后,性子直,但却不是个没有分寸的,这般着急下帖子,定然是有要紧事,楚维琳不想耽搁,可出府去总要与老祖宗报一声,便直接过来了。

    来时想过,兴许老祖宗正巧歇了午觉。却不曾想,她是在和大赵氏说事情,应当还是要紧事,若不然也不用让水莲来拦一拦。

    楚维琳诵了小半个时辰,水莲才又出现在了门边,低低唤了她一声。

    楚维琳起身往正屋去,却是没瞧见大赵氏的人。想来是刚刚走了。

    老祖宗盘腿坐在罗汉床上。面上不见喜怒,楚维琳也猜不到她和大赵氏说了什么,干脆直接说了来意。

    “杨将军府上?”老祖宗有些意外。常家与杨家没有来往,她一时间没明白这杨将军指的是谁,而后才恍然大悟,“哦。去年平反的杨将军。是了,杨家那姑娘是崇王妃的义女。你姐姐又是世子妃,你们认识也不奇怪。”

    楚维琳和杨昔诺相识并非因为崇王府,只是这样的琐事她不会去和老祖宗解释,只等着老祖宗往下说。

    老祖宗简单问了几句杨昔诺的事情。便点头应下:“一会儿使人去和你大伯娘说一声,让她安排好车马。”

    楚维琳记下,等从松龄院出来。就让宝莲去寻了大赵氏。

    宝莲回来时,楚维琳正在杜平家的说话。

    杜平家的最会察言观色。见宝莲犹豫,便晓得她有话要和楚维琳讲,便起身退出去了。

    宝莲这才附耳与楚维琳道:“大太太下午和老祖宗是在商量二姑娘的事体,似乎是老祖宗那儿替二姑娘选了几个人家,请大太太过去参谋的,听说大太太回到自个屋里时脸色不太好,似乎是一个都不满意。”

    楚维琳睨了宝莲一眼,宝莲打听这些事情自有一套本事,基本是八九不离十的。

    常郁映的婚事,老祖宗老早就把这事情记挂在了心上,尤其是去年叶语妍病故,常郁映冲着常恒熙和叶语姝胡言乱语的时候,老祖宗就不想再拖下去了,只是临近过年才没个说法,谁知上元出了常郁晖那腌臜事情,这才一直耽搁到了现在。

    前世时,常郁映是顺顺利利风风光光嫁出去的,大赵氏挑了又挑、选了又选,才定了门当户对的好人家。

    可门当户对,意味着那也是一个大家族,里头关系复杂,妯娌、姑嫂,没有什么省油的灯,以常郁映这个脾气自然讨不到什么好处,新婚的三个月过后,不是自个儿跑回来哭,就是叫陪房妈妈回来与大赵氏诉苦。

    大赵氏心疼得不得了,却使不上劲,直到常郁映生了个儿子之后,才稍稍站住了脚。

    这一世,老祖宗没打算让常郁映嫁在京城里,这和大赵氏想的不一样,那些人家富贵也好显赫也罢,只一样不在京中,就足够让大赵氏不满意的了。

    翌日清晨,楚维琳到松龄院请安时,三房、四房都已经到了。

    柳氏把楚伦歆唤到了角落里,正低声说着什么,见楚维琳来了,也冲她招了招手。

    “五叔母,六叔母。”楚维琳请了安。

    柳氏瞧着笑盈盈,声音却压得很低:“老祖宗在给郁映选亲,听说是要往外头嫁。”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楚维琳能知道,在常家立足了二十年的柳氏自然也有她的消息。

    楚维琳不想让柳氏看透了,便摆出一副惊奇的样子:“外头?”

    “可不是嘛!”柳氏叹息,“我估摸着,怕是郁映这几次做事说话伤了老祖宗的心,四姑再不是那也是老祖宗的亲闺女,老祖宗是气着了才会下此决心,我昨日傍晚碰见大嫂,她愁着呢。哎!郁昀媳妇,叔母与你交个底,我和大嫂平日里拌拌嘴、小打小闹的,可这事情我特别理解她,换作是郁曚要远嫁,我心都要操碎了,等你以后做了母亲,你也会懂这个感觉。自个儿的姑娘,还是嫁在眼皮子底下最安心,老祖宗嘴上不说,实际上没少替大姑姐担心,所以后来四姑就嫁在京里,郁昕也是,就在身边。如今是气头上,恼着要把郁映嫁得远远的,可再过几年,年纪再大些,老祖宗这么喜欢姑娘们围着热闹的性子怎么会不想郁映?那时候气也消了,郁映却回不来了,老祖宗不晓得会多伤心。所以我和你五叔母说呢,我们一道想法子劝劝老祖宗,就算不能把郁映留在京里,也不要嫁到天边去。”

    柳氏的声音虽轻,情绪起伏却极大,仿若真是为这事情操着心。

    楚维琳听完,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看了楚伦歆一眼。

    楚伦歆抿着唇,转头去看了常郁曚一眼,道:“我知道你这是好意,但你也说了,老祖宗气头上呢,咱们一定要考量仔细了再开口,万一一句话没说好,火上浇油,好心办了坏事,就算大嫂不怪我们,我们心底里也过不去。”

    楚维琳就算摸不透柳氏,对楚伦歆的脾性,她是极其了解的。

    楚伦歆这话说得漂亮,不拒绝,但不马上参与,给自己留了退路,落在楚维琳耳朵里,那就是不要掺合这事体的意思。

    “理是这个理,但我怕老祖宗等不及,”柳氏继续劝道,“郁昀媳妇,本来这事情呢最好是与你婆母说,但她不在京里……”

    楚维琳浅浅笑了笑。

    柳氏与大赵氏不对付,若说她因为心疼常郁映而要帮把手,楚维琳总觉得不踏实,可柳氏的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断然拒绝是不可能的,她也只能学楚伦歆,打一打太极,先应付了再说。

    正要开口,见楚伦歆又随意往常郁曚那里扫了一眼,楚维琳突然有了主意,凑过去与柳氏道:“六叔母,老祖宗疼了二姑这么多年,即便如今气着恼着,给她说亲总不会马虎的,除了不在京里,其他条件应当是没的挑的。”

    柳氏不知楚维琳何意,嘴上随意应道:“这是肯定的。”

    “这样的人家,不可能是老祖宗信手拈来,只怕是费了不少心思去挑选后,留下合心意的好人家,”楚维琳打量着柳氏的神色,见她微微蹙眉,她继续道,“若二姑最后没成,老祖宗起了和这些人家联姻的心思,最后轮到的是不是就是四姑了?”

    柳氏一愣,正要说还有常郁暖,立刻想转过来。

    常郁暖是庶女,而常郁曚是嫡出的。

    老祖宗给常郁映挑的人,门第出身那肯定是极好的,常郁映不仅仅是常家的嫡女,更是二品大员的女儿,只要不是去攀皇亲国戚,她这等身份吃不了亏,而男方也一定是门当户对的考究人家。

    若最后不是常郁映,那就要看对方的意思的,都是常家的女儿,对方是喜欢父兄有官职的庶女,还是喜欢父兄无官职的嫡女,柳氏可说不准。

    有一半的可能是常郁曚去联姻,柳氏舍不得。

    牵扯到自身利益的时候,柳氏还会好心要帮大赵氏和常郁映解围吗?

    柳氏还没表态,段嬷嬷从屋里出来,请了众人进去。

    楚维琳见柳氏先一步走了,这才勾了勾唇角,柳氏犹豫了,就不会来逼着楚维琳和楚伦歆了。

    楚伦歆看着柳氏的背影,与楚维琳道:“她若要引火,你莫理。”

    “好。”楚维琳低声应下。

    她们都知道,柳氏要是去和老祖宗说常郁映的婚事,那无异于引火烧身,老祖宗生着气,到最后就是连柳氏一道训了。

    柳氏不是糊涂人,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不会做的,她与楚伦歆和楚维琳说,指不定是想让她们两个打先锋,她在后头就算吃些亏,也不是大头,而老祖宗叫她们一劝,只会更加硬起心肠来,不会再给常郁映机会了。

    把常郁映嫁得远远的,楚维琳没什么意见,可要叫她打先锋去触霉头,她是没有这个兴趣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