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佞妆 > 第一百七十四章 转折(四)

第一百七十四章 转折(四)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佞妆最新章节!

    老祖宗今日精神一般,起得也迟了些,等众人请了安之后,她挥了挥手,也就都散了。

    “郁昀媳妇留下。”

    楚维琳正往外走,听了老祖宗这么一句话,也只能止住步子。

    柳氏转过头睨了楚维琳一眼,很快就出去了。

    楚维琳明白,柳氏这是示意她打头阵。

    水莲提着食盒进来,除了粥点和小菜,老祖宗每日早上都要喝一碗羊奶羹。

    楚维琳留在这里,总不可能是陪着用饭的,便自觉走到桌边,规矩伺候了老祖宗用饭。

    老祖宗慢条斯理用完,漱口后,问道:“昨日下午过来时,在佛堂里诵经了?”

    松龄院就在老祖宗眼皮子底下,一举一动都瞒不过,况且这事体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楚维琳点了点头:“听说老祖宗和大伯娘在说事情,我便在佛堂里诵了会儿。”

    老祖宗微微颔首,她是听水莲说的,佛前跪上小半个时辰,对她这种大风大浪都过来的老婆子来说,这点时间不算什么,但比较楚维琳的年纪,这个岁数的人能这般沉静,倒是难得。这家里的媳妇姑娘,别说小半个时辰了,连两刻钟都未必能坚持的住。

    “没出阁前,也经常诵经吗?”老祖宗又问。

    楚维琳不清楚老祖宗为何对此事这般关心,便中规中矩回答道:“祖母礼佛,偶尔会要我陪着诵经,我母亲过世早,生养之恩无以回报,也只能替她念上一念了。”

    提及母女感情,老祖宗神色之中有些动容。又觉得楚维琳答得有理,也不再追问,只是道:“既如此,得了空就来陪我礼佛。”

    楚维琳自是应下。

    老祖宗晓得她还要去将军府,便也不多说,嘱咐了几句,便放了她出来。

    楚维琳回霁锦苑收拾了一番。带了流玉和宝槿一道去了杨将军府。

    杨昔诺在二门上等着她。

    从去年杨家平反的时候起。杨昔诺就说着要请楚维琳逛一逛将军府,却不想一直等到了现在。

    帖子上写着是设宴,可将军府外头并无其他车马。楚维琳就晓得只请了她一人。

    等见过了杨家老太太和将军夫人,杨昔诺才把楚维琳请到了她自个儿的屋里,叫人守了门。

    楚维琳不催促,等着杨昔诺开口。

    杨昔诺开门见山。道:“我要定亲了。”

    楚维琳一愣,见杨昔诺面上并无半点羞涩、喜悦。反倒是有些不满,她把“这是喜事”四个字咽到了肚子里,道:“什么人家?”

    “德王府。”杨昔诺刚说了一个字,就见楚维琳的眸子倏然一收。心里就了然了,“你也知道的吧?”

    楚维琳缓缓点了点头。

    德王是圣上的八弟,并非太后亲儿。封地在西桂,与京城相隔甚远。谁都晓得德王。但德王府里的一些事情,并非人人知道,杨昔诺问的自然是指那些事情了。

    若不是前世里,千里之遥的德王最后卷进了皇城里的大位之争,楚维琳也不会清楚那些往事。

    当今圣上未登基前,在皇子中行六,同母兄长行三,颇受先帝喜欢,早早就册封为永王,而两个儿子之中,太后一直都是喜欢永王超过圣上的。

    天家无情,先帝的心思难猜,本以为永王为最终承继大统,哪知最后先帝选择了今上。

    先帝驾崩之时,永王正奉命巡视封地,等赶回京中时,弟弟已经手捧遗诏登基,他心存怀疑,最终选择谋反。成王败寇,永王谋反失败,自刎身亡,太后目睹亲生的两个儿子兄弟相残,卧病在床,圣上本要咱草除根,经不住太后死死哀求,替永王留下最后一丝血脉。

    永王的幺儿被送到了德王身边,以德王府庶子身份抚养,这一点,除了皇亲国戚,无人知晓。

    杨昔诺见楚维琳明白,估摸着大约是听宗亲出身的常老祖宗提过一二。

    德王的封地离京城如此之远,圣上的意思就是想让这孩子永不返京,德王和德王的儿孙便是一道枷锁。

    西桂并非太平之所,那里百姓的生活与京城里截然不同。

    “是谁的意思?”楚维琳问道,以崇王妃对杨昔诺的喜爱,是断不会让她嫁去西桂的,杨家几位长辈更不可能去和德王府有什么联系。

    杨昔诺叹息:“太后,我已经进过宫了,听皇后娘娘的口气,只怕皇上也是这个意思。”

    “嫁给哪个?”

    杨昔诺自嘲地笑了笑:“德王世子续娶,我是崇王义女,倒也门当户对。”

    楚维琳笑不出来,这婚事绝不简单。

    天高皇帝远,永王幺儿不进京,德王进京的次数屈指可数,西桂那里,他是只手遮天的。

    太后不放心永王幺儿,怕他受罪吃苦,想要有个人去盯着,皇上也不放心,怕有人弄出些幺蛾子来,除了盯着永王遗孤,也要人盯着德王,想要快速掌握德王府讯息的,只有嫁个人进去。

    病故的德王世子妃,也是圣上指的婚,恐怕在圣上心中,这场病故是存了疑惑的吧。

    杨昔诺的祖母、母亲、弟弟都在京城,父亲在边关,有这些人在,宫里也不用担心杨昔诺拎不清。

    他们想要杨昔诺做的就是盯梢传信,可嫁在德王府的杨昔诺若这样做了,她要怎么面对她的丈夫、公婆?德王世子知道杨昔诺的来意,对这个妻子又怎么会全心全意?

    嫁去德王府,在宗亲女儿当中,实在是一样糟透了的事情。

    “我没想那么多,”杨昔诺见楚维琳如此谨慎,便知道她已经把其中的事情都想了一遍了,“我只是放心不下家里人。”

    这是杨昔诺的心里话。

    她出身将门,从小就明白忠孝仁义,而忠永远是排在第一位的,要尽忠,有所牺牲在所难免,若能学花木兰,她也无惧战场。

    父亲受污之后,市井之中的生活让她知道生存不易,对家里人的感情越发深厚,祖母和母亲卧病,弟弟又年幼,是她义无反顾扛起了这个家,她放不下的也是这个家。

    她不在乎背负着目的算计上轿,她在乎的只是“远”嫁,那是西桂,嫁去了那里,也许终她一生,她都见不到家人了。

    “没有办法了吗?”楚维琳问题出口,可不用等杨昔诺回答她就知道答案了。

    若有办法,杨昔诺现在不会与她说这些。

    崇王妃再是心疼不舍,也违背不了圣上和太后的意思,到了最后,她只会自责,若没有收杨昔诺为义女,若没有让她成了半个宗亲,圣上未必会选择她,或许这事体就落到旁人身上去了。

    可惜,不能后悔,没有退路。

    “我急着找你来,就是想找人说说话,”杨昔诺深呼吸了一口气,“再过几日就要下圣旨了,到时候我怕也不能随意见人了。”

    楚维琳眨了眨眼睛,安慰的话卡在喉咙里,胸口发堵,安慰的话到底出不来口,而且,她知道,杨昔诺从来不是一个需要别人安慰的人。

    杨昔诺一直都是那么傲气不低头。

    想到这里,楚维琳也缓缓勾了唇角,回给杨昔诺一个笑容:“还是那句话,不要改变你自己,不要让家里人伤心,你配得起这份骄傲。”

    目光忽然间就有些模糊了,杨昔诺突然想到了前年,她带着杨昔诚去常府赔礼时,楚维琳就这么与她说过。

    那时的感激还在心头,杨昔诺哑声道:“谢谢。”

    再多的话语,到最后也只有一声谢谢。

    没有办法违抗,没有办法改变,能做的,也只有不改变自己,踏踏实实过下去。

    楚维琳离开将军府的时候轻轻拥了拥杨昔诺,道:“做好你自己,不说别的,起码你能给你弟弟一个前程。”

    杨昔诺笑了:“你说得对。”

    楚维琳上了车,靠着引枕沉思,刚才的话也就是一句宽慰,圣心难测,以后的事情谁又能说得明白?

    只是前世时,楚维琳的记忆里,杨昔诺嫁得极好,根本没有去西桂,这一世为何会出现这样的偏差?

    而嫁去西桂的那一个人,她想了许久,还是没有一丁点的印象。

    回到常府,少不得去松龄院里露个面。

    刚迈入院子,就见大赵氏匆匆从里头出来,楚维琳问了安,大赵氏也只是随意点了点头,没有停下脚步。

    老祖宗见她回来,自是要问一问将军府的事情。

    楚维琳没打算隐瞒,她现在装傻,等圣旨一出,老祖宗明白过来,恐怕会对她有所不满。

    “德王府?”老祖宗沉下脸,手上佛珠不停捻着,半晌才示意楚维琳退出去。

    楚维琳见老祖宗这般反应,就知道自己想到的那些,老祖宗应该也会想到,而且会比她想得更多更透彻。

    老祖宗确实想到了别的,德王府的事情,她比楚维琳知道得要多,如今的德王妃也并非原配,在前王妃过世之后,从京里指过去的,指婚的那一年,正好是永王谋反的次年。

    对于永王的幺儿,对于德王府,无论是太后还是皇上,无论是出于什么心思,他们都没有放松过。(未完待续)

    ps:感谢书友加非猫宝宝的2张粉红票,感谢书友聿雷的粉红票和评价票,感谢书友邀月青旋的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