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佞妆 > 第二百六十二章 牵连(一)

第二百六十二章 牵连(一)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佞妆最新章节!

    上元佳节,京中没有宵禁。

    这是年节的最后一日了,明日一早,衙门便要开印,年前拖下来的钟大人家的案子,也要按部就班地审查处置了。

    老祖宗不想惹麻烦,上元这一日就不让众人出府观灯,只在自家园子里挂了各式花灯,应个景儿。

    楚维琳对观灯本是兴致一般,可见霖哥儿饶有兴趣模样,便打算抱着儿子去园子里走上一圈。

    常郁昀陪着他们母子过去,园子里地方有限,也比不得街上猜灯谜舞龙灯一般热闹,可霖哥儿是头一回见各式各样的花灯,咧着嘴直笑。

    不远处,常郁晓抱着聆姐儿迎面而来,徐氏瞧见楚维琳,便唤住了常郁晓,示意他看过来。

    常郁晓把女儿交给徐氏,快步过来与常郁昀道:“与我去吃两杯酒。”

    常郁昀见他挤眉弄眼,怕是有事儿要说,便叫丫鬟们热了壶酒,又准备了些下酒菜,摆在了亭中。

    楚维琳和徐氏不去凑他们的热闹,带着孩子们观灯。

    徐氏消息多,偏过头伸出四根手指,与楚维琳道:“听说两天没吃东西了。”

    说的是常郁曚。

    自从昨日里听说柳氏想让她嫁去忠勇伯府,常郁曚就拉长着脸砸了屋里东西,柳氏去瞧她,常郁曚不晓得那儿来的力气,挪了屋里的椅子花架堵住了窗户房门,又不许丫鬟们开门,柳氏在外头又是劝又是哄的,常郁曚根本不理会。

    闹到了夜里,丫鬟们壮着胆儿挪开了东西,常郁曚却不肯与柳氏说什么。连送进去的饭菜都一并打翻了,根本不吃一口。

    照徐氏的说法,应当是从昨日到现在都没有碰过厨房送去的东西。

    楚维琳挑眉,心里自有想法。

    常郁曚这两日不可能一点儿也没吃,她身子骨不算健壮,若真饿了两日,哪还有力气和柳氏折腾。楚维琳在娘家时见识过楚维琛闹脾气。说是不吃不喝,实际上屋子里收着不少点心零嘴,吃饱是不可能的。填一填肚子还是可行的。

    只是常郁曚想以绝食来改变柳氏的想法,未必行得通。

    妯娌两人正说着话,远远见有两个人匆匆而行,徐氏眼睛好。盯着看了会儿,道:“是岑娘子。引路的,似乎是敏珠。”

    楚维琳望过去,的确是敏珠无异。

    敏珠是柳氏身边的丫鬟,怎么这个时辰了。会请岑娘子过府?

    楚维琳和徐氏虽有好奇,但谁也不愿意去趟浑水,便再不提了。

    今夜没什么风。在园子里走动会儿也不觉得冷,又因着常郁晓和常郁昀在亭子里酌酒。楚维琳也没打算早早回霁锦苑,便沿路一盏一盏灯看过去。

    半途遇见了廖氏,她漫无目的地走,似乎是在看灯,似乎又是心事重重。

    徐氏小声问她:“四弟妹,我刚才瞧见敏珠和岑娘子了。”

    廖氏笑容一滞,讪讪道:“是啊,婆母请的岑娘子。”

    “六叔母病了?那你怎么还在园子里?”徐氏又问。

    廖氏越发不自在了,皱着眉,压着声儿道:“我是出来避一避的,哎!这会儿回去,少不得被迁怒几句。”

    依廖氏的说法,是常郁曚伤着了。

    常郁曚性子独,总爱一个人看书习字,她也有一双巧手,春日里喜欢做鹞子,元月里喜欢做花灯,上元时亲手做一只花灯是每年都有的习惯,今年就算她和柳氏闹得厉害,还是让丫鬟们准备了竹条花纸浆糊。

    柳氏见她还能静下心来做灯,到底松了一口气,叫人送了东西过去。

    常郁曚闷头做灯,直到刚刚才做得了,莲花灯精致漂亮,为了哄她高兴,院子里丫鬟婆子们少不得一通夸赞奉承。常郁曚自个儿也很满意,让丫鬟取了火折子来,要亲手点灯。

    主子好不容易才有了些笑容,这个时候哪个敢唱反调?自是送上了火折子。

    常郁曚点蜡烛,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整个花灯都烧了起来,等把火灭了,常郁曚的手心已经烧伤了。

    柳氏匆忙赶过去,她觉得是常郁曚为了抗争不惜自伤,可常郁曚一口咬定是她手抖了,绝非故意所为。

    柳氏拿她没辙,又是治伤要紧,便请了岑娘子,廖氏听了些风声就躲开了,这个时候凑过去,不仅收不到半句好话,说不定还要承受柳氏的怒火。

    徐氏听罢,只觉得脖颈后头凉飕飕的:“四姑不像是能下狠手的呀。”

    “应当是不小心的。”楚维琳也不觉得常郁曚有那个胆子,只怕是心里想着旁的事体,一个不留神伤着了,可那两母女正闹着脾气,在柳氏心中,恐怕就不会那么想了。

    廖氏避事,直到常郁明寻她了,才回去了。

    常郁昀第二日一早要上衙,常郁晓也不好多留他,吃完了一壶酒,也就各自散了。

    回了屋里,霖哥儿由方妈妈抱回去歇息,等吹灯落帐,楚维琳低声与常郁昀道:“三叔与你说什么了?”

    “说六弟的事体。”常郁昀道。

    十五月圆,外头的月光透过窗棂撒入屋内,便是落了幔帐,视线也只是添了几分朦胧。

    常郁昀低头看楚维琳,见她闻言皱了眉头,他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是旧事。”

    若说常郁明的朋友是不分出身高低贵贱,做什么的都有,那常郁晓交往的圈子里,几乎都是世家子弟。

    年节里,常郁晓叫他们唤出去吃了两回酒,多少听了些闲言碎语回来。

    那日他去得晚了,那些人早就吃喝上了,有酒量不济的,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

    说的自然是钟家那几个子弟的事情,也牵扯上了常郁晖。

    都是品行不端被丢进了大牢里。常郁晖是上元那日进去的,钟家子弟干脆在里头过了大年。

    在别人嘴里,钟家这几个倒霉些,那施毅飞是个进士,又是当夜就死了,不像那个苏子毓,只是一个戏子。又拖了好些日子。也没人仔细跟常郁晖算过这桩人命账。

    当初常郁晖吃了牢饭,常恒翰停职反省,不过也就三个月。一样回到朝堂之上,至于罚俸,常府这样的人家,缺几个月的月俸又不算什么大事。

    细细论起来。钟家兄弟和常郁晖的事体是半斤八两的,钟家兄弟调戏了唱曲姑娘。常郁晖是混乱到叫人说不出口的地步了,区别在于,死的是戏子还是进士。

    常家那时候是有惊无险地度过去了,钟家却像是走了大霉运一般。不说停职,钟大人的乌纱帽都未必保得住。

    有人侃侃而谈,说这样差别处理有失公允。要么轻罚钟家,要么再追责常家。

    直到留意到常郁晓来了。那些人才住了嘴。

    这几日常郁晓来回思量,他因着大赵氏的事体,与常恒翰也有些心结,况且常恒翰已经赋闲在家了,常郁晓便来与常郁昀说了几句。

    “怕有心人拿这事体做文章。”常郁昀解释道。

    楚维琳了然。

    可要让楚维琳来说,事情其实是有些差异的。

    常郁晖从下了大牢到出来,身上都没有背负人命官司,要不是那富商找人打了常郁晖一顿,都没人知道苏子毓死了,而钟家这几个,已经背上人命了。

    这是时代,人有三五九等,皇亲国戚、官宦世家,士农工商,每个阶级都不同。施毅飞是有功名在身的,与平民百姓相比,他也属于特权阶级,他的意外横死,不是能轻易抹过去的。

    若真有人要翻旧账,分明就是为了整一整常府了。

    常郁昀怕楚维琳思虑太重,道:“琳琳,你莫操心这些,等明日五叔父那儿有了信儿再想不迟。”

    翌日一早,常郁昀便上衙去了。

    松龄院里,老祖宗晓得常郁曚伤了手,板着脸气恼不已,可她已经决定了不管这门亲事,因而也不与柳氏多说什么。

    到了傍晚时,陆续有些消息传回来。

    施毅飞是因脏器损伤出血至死,有人检举钟家在年节里行贿,钟大人自然是大喊冤枉,可圣上大怒,当场去了他的乌纱帽,关入了大牢。

    常郁晓的猜测不假,有人拿常家大做文章,尤其是几个穷苦出身的读书人,大骂世道不公,只因常家是皇亲,就能在京中屹立不倒,常郁晖的丑事不去说,姻亲赵家砍头抄没,常家却置身事外,照样荣宠不断。

    楚维琳按了按眉心,这是祸水东引。

    老祖宗斜斜睨了柳氏一眼,让众人都散了,只留了柳氏下来。

    柳氏知道老祖宗要问什么,她直言道:“不是我,我可是记着老祖宗您的话的,要把小皇子扶起来,把常家弄得焦头烂额,与小皇子无益。”

    老祖宗没有说一句话,便让柳氏退出去了。

    接下去的几日,府中气氛多少有些低沉,好不容易宫里待常府与赵家出事前没多少区别了,可人人都怕再次受些牵连。

    宫里还没有就此传出话来,忠勇伯府那儿,就有些阴阳怪气的了。

    柳氏气得仰倒,常郁曚也有些怔了。

    “他们嫌弃起我来了?”她一只手有伤,另一只手指着自己,一双眼睛眨了眨,越想越是生气,“伯府了不起了?不过是祖上有些功绩,受了封而已,到了如今,除了一个封号,还剩下些什么?我常家再如何,老祖宗也是宗亲出身,我高祖母荣安公主可是太祖爷的亲姐姐!”

    常郁曚性子孤傲,她是不喜欢嫁去忠勇伯府,可她受不了别人嫌弃她。

    这事情因常郁晖而起,想起自打两年前常郁晖入大牢开始,常府就各种麻烦不断了,常郁曚越想越生气,不顾丫鬟婆子们劝阻,快步去寻了常郁晖。

    她在园子里见到了常郁晖,常郁曚一肚子气没处撒,一股脑儿撒到了常郁晖身上,言辞激烈,根本没半句好话,亏得是兄妹置气,若是两姐妹吵成这样,只怕都要动起手来了。

    老祖宗得了信,亦是气恼不已,各打五十大板,两个一道罚了。

    元月里,天气依旧寒冷,不晓得是疲惫还是受寒,老祖宗这几日,隐隐有些头痛。

    头痛时怕吵,老祖宗每日也不留几个孩子了,只一人在屋里休养,独独叫段嬷嬷陪着。

    月末时,慈惠宫里来了人,请老祖宗进宫去。

    太后有请,老祖宗推拒不得,她原本想让涂氏或者柳氏陪她入宫,可内侍却摇头,说太后只请老祖宗一人。

    话说到了这份上,饶是心中不安忐忑,老祖宗也只好照办,只让常恒翰送她到了宫门外,孤身一人坐了软轿入宫。

    常恒翰在宫门外等了两个时辰,里头传了话来,说是太后留老祖宗在宫中过夜,让他明日中午过后,再来接老祖宗回府。

    老祖宗留在宫里,常府上下多少有些惴惴,圣心难测,这是要以示恩宠,还是……

    不过,既然说了明日回府,总比什么话也没有强些。

    第二日中午,常恒淼陪着常恒翰又去了宫门外,等到未时将尽,老祖宗的软轿才出现在宫道上。

    常恒翰塞了些碎银子给宫人,扶了老祖宗上车,他想问一问情况,可见老祖宗神情疲倦,此处又实在不是个说话的地方,便按捺住了。

    知道老祖宗回府了,楚维琳便起身去了松龄院,却叫葛妈妈拦在了院外。

    不仅仅是楚维琳,过来的人都被拦了,葛妈妈只说老祖宗已经歇下了,旁的,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常恒淼和常恒翰亦是心中无底,他们两个也没有从老祖宗口中听到只言片语。

    只好耐心等着了。

    常郁昀回府时,老祖宗还未起身,便径直回了霁锦苑。

    等夫妻两人用了晚饭,正逗霖哥儿时,松龄院里来传了话,说老祖宗想诵经,请楚维琳过去。

    楚维琳转头看常郁昀,常郁昀站起身来,让方妈妈照顾好霖哥儿,牵了楚维琳的手,道:“我陪你去。”

    一路行至松龄院,厢房小佛堂里,灯火通明。

    段嬷嬷引了他们夫妻进去,老祖宗跪在观音像前,双手合十,嘴里无声念诵着经文。

    常郁昀与楚维琳一左一右在老祖宗身边跪下。

    直到念完了回向文,老祖宗才睁开了眼睛,她没有站起身来,只是淡淡看了常郁昀一眼,叹道:“我陪着太后老人家念经,颇有些体会,她老人家的意思我是明白的,其实,老婆子自己也知道,我这把年纪了,离蹬腿儿也不远了。”

    楚维琳诧异,老祖宗是个忌讳极多的人,怎么会自己说出天寿不长的话来?太后到底与老祖宗说了些什么?

    老祖宗顿了顿,眸子一紧,沉声道:“可老婆子还没到放弃的时候!”(未完待续)

    ps:感谢书友凤雪影的两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