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宅师 > 第603章 井木犴

第603章 井木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宅师最新章节!

    千年古井,到现在了居然还有水,的确比较少见。

    包龙图啧啧称奇的时候,朴师傅却心中一动,忍不住急声问道:“方师傅,这口古井是不是有什么蹊跷?或者与……赖布衣有关?”

    “什么,与赖布衣有关?”海大富一惊一愣:“真的假的?”

    “我只是猜测。”朴师傅目不转睛的看向方元:“我拜师学艺那会,曾经听我师父说过一件轶闻。他告诉我,当年赖布衣堪定英州城市风水,解决水患的时候,就在英州的城里城外安排了许多的布置。比如说镇江楼、观音岩什么的……”

    “朴师傅,你的意思是说,这口古井也是赖布衣当年的布置?”包龙图干脆把话挑明了,毕竟拐弯抹角不是他的风格。

    “没错,我是这么认为的。”朴师傅承认道:“至于是不是,我就不得而知了,要问一问方师傅……”

    包龙图直接问道:“丸子,是吗?”

    “不知道,需要确认。”方元笑道:“我也说实话吧,看到文献资料记载,我也在怀疑这口古井是赖布衣的布置,但是又没有直接的证据,所以就过来确认一下。”

    “怎么确认?”其他人很关心这个问题。

    方元沉吟道:“如果是赖布衣的布置,井中肯定有镇物。只要找个精通水性的人潜到井底摸索一下,可能会有所发现。”

    “行,那我下去看看。”朴师傅立即解衣服扣子。

    其他人立时一愣,包龙图更是直接,一脸怀疑之色:“朴师傅,你行不行的,这口井看起来很深的……”

    “哈哈,包兄弟你放心。”朴师傅信心十足道:“我从小就在江河边长大,年轻的时候,朋友都叫我浪里白条。差点就入选省里游泳队。虽然说现在不年轻了,但是小小一口水井,绝对淹不死我。”

    话是这样说,大家还是不放心。在外面车里翻找出一条牛筋绳,然后牢牢绑在朴师傅的腰上,这才同意他滑落井中。

    真的是滑下去,毕竟古井用久了,井壁在潮湿的环境下,不仅长满了苔藓,还变得十分的光滑。朴师傅钻到井中,才一松手,就呼溜溜的滑了下去。没等大家惊急捉紧绳子,一声巨大的扑通声响就在井中回荡。甚至还有点儿井水雾珠溅了出来。

    “朴师傅,没事吧?”方元连忙问道,顺势提了提手中的绳子。

    “没事……”朴师傅的声音好像有点了变形:“就是有些凉……你们把绳子松一松,我潜下去探一探情况。”

    “好嘞。”方元一边松绳,一边提醒道:“要是不行。就不要勉强啊。”

    “知道了……”朴师傅答应一声,待绳子一松,他就直接没入水中了。井上的众人探身打量,只看到井水咕嘟咕嘟的冒泡,却不见的朴师傅的身影。

    “厉害。”包龙图称赞起来,然后只有耐心的等待了。

    转眼之间,一两分钟过去了。却没见井里有什么动静,更不见朴师傅浮出水面换气,这让大家多少有些担心。

    “要不要拉绳子?”包龙图小声问道。

    “再等等。”方元有些迟疑:“毕竟如果朴师傅撑不住,应该会挣扎的……”

    方元才说着,冷不防绳子就晃动起来。察觉这个状况,他本能的一拉。然后叫道:“大家快帮忙啊。”

    包龙图和海大富自然连忙在旁边拖拉,大家齐心合力,很快就把朴师傅揪出了水面。

    “朴师傅,你没事吧。”包龙图探头问道:“要不要上来歇歇?”

    “……没……事!”朴师傅喘息不定,毕竟在水底憋了一口长气。多少有些呼吸不顺。现在浮出水面了,自然要贪婪吸取氧气。

    半响之后,众人又听到他略微得意的声音:“不过的确找到东西了,拉我上去吧。”

    “真的?”一时之间,其他人自然颇为惊喜,连忙拽起绳子。

    一番折腾之后,大家总算是把朴师傅拖了出来,然后注意到在他的手中,的确拿了一个类似石匣子之类的物件。不必多说,这东西肯定是在底井找到的。

    休息了一会儿,朴师傅也算是恢复过来了,炫耀似的托着石匣子,脸上充满了灿烂笑容:“这玩意,就埋在井底的淤泥里,我摸到的时候,还以为是砖头呢。但是多长了一个心眼,感觉这玩意有些轻,而且还有锁眼,就知道肯定有料……”

    “有什么料?”包龙图急忙问道:“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清楚。”朴师傅摇了摇头,把东西递给方元:“方师傅,你打开看看。”

    方元接过匣子,顺手擦干东西表面的水渍,再仔细的审视起来,只见东西的造型古朴,看起来的确很像砖头,不过却没有砖头的分量。

    最重要的是,砖头泡久了肯定会有几分酥化,但是匣子质地坚密,可见石质很好。另外在匣子中间,的确有一个类似于锁眼的小孔。

    方元研究了下,就轻轻摇晃匣子,隐约感觉匣子中应该有什么东西。

    “别晃了,赶紧打开看看呗。”包龙图好奇的催促起来。

    “匣子机关坏了,要拿工具切割,或撬开!”方元说道。

    “撬什么撬,看我的。”包龙图劈手把匣子夺了过来,然后直接往旁边的大石板一磕。砰啪一声,匣子就开了两掰。

    “不要那么暴力……”方元有些心惊肉跳,连忙低头察看起来,就怕匣子里头的东西有什么损伤。

    其他人也连忙低头打量,只见匣子开了两半之后,一个用布料包裹起来的东西就暴露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不过布料泡了水,似乎有几分熔烂,在阳光的照射下,隐约有一角反射出金属似的光芒。

    “会是什么东西?”包龙图眼明手快,直接把烂布包裹扯开,接着一块巴掌大小的令牌,立即泛出金黄色的光亮,让人一阵眼花目炫。

    包龙图飞快的捡起了令牌,只见牌上铭刻了许多繁复的花纹,在牌面上还有三个文字。他低头一看,却是一愣:“……井木犴,啥玩意?”

    “真是井木犴?”朴师傅反应过来,也挤了上去观望。乍看之下,他一脸惊喜交集之色:“没错,是井木犴,南方朱雀七宿之一。”

    “……侧面还有字!”朴师傅更加老练,目光一转,就有了发现:“绍兴二十四年……赖……赖,真是赖布衣……”

    一瞬间,朴师傅身体一震,喜不自胜,十分激动、兴奋。

    “没错了,肯定是赖布衣。”

    朴师傅喃喃自语分析起来:“绍兴,那是南宋高宗赵构的第二个年号。当绍兴十年各路宋军在对金战争中节节取胜时,宋高宗担心将领功大势重、尾大不掉,又怕迎回钦宗后自己必须退位,于是下令各路宋军班师,断送了抗金斗争的大好形势。”

    “在绍兴十一年的时候,宋高宗更是与秦桧制造岳飞父子谋反冤案,以莫须有的罪名加以杀害,然后和金朝签定了屈辱投降的绍兴和议,向金称臣纳贡……”

    朴师傅感叹道:“知道这个消息之后,赖布衣对朝廷绝望了,立即弃官不做,云海四海。再在绍兴二十四年来到了英州,发现英州的水患严重,百姓深受其苦。”

    “作为一个风水师,赖布衣自然有济世救民之心,当下就开始着手解决水患,在城中安排了许多布置。想必这一口古井,就是当年赖布衣命人挖掘的,不然井底也不会有他遗留下来的镇物……”

    此时,朴师傅十分激动,就好像追星族看到了偶像,心花怒放,全身洋溢幸福的味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他的推断倒也挺合情合理的,反正其他人信了。

    “丸子,看来你猜对了,底下果然有风水镇物。”包龙图有些奇怪:“不过井木犴,就算是朱雀七宿之一,具体又有什么含意呢?干嘛要埋在井底?”

    “风水大局啊。”朴师傅不假思索,兴奋道:“在城市之中,肯定隐藏有赖布衣当年布置的风水大局,也就是声名赫赫的天星秘法。”

    “天星秘法?”包龙图愣住了:“什么意思?”

    “古人追求天人合一的境界,不仅要山脉水法,也要日月星辰。”

    朴师傅解释道:“从上古时代起,人们就经常观看天象,研究星辰的变化,用来推测祸福吉凶。天星风水秘法,就是以人间的金木水火土,上应五天星元,又有二十八星宿对应天下山川地理……”

    “总而言之,天星风上观天星、下审地脉,布局十分深奥绝妙,那是赖布衣独门秘技。估计除了他传承下来的门派,其他人也说不清楚天星秘法到底有什么玄妙之处。”

    朴师傅轻叹道:“可惜的是,时过境迁。*百年过去,英州城已经几度桑田,赖布衣当年布置的风水大局肯定已经败破了,只剩下一些残迹存留。”

    听到这话,包龙图和海大富脸上的笑容一僵,不得不承认朴师傅说得有道理。千年时光,足够改变许多事物,更加不用说风水局了。

    “如果我没有料错,赖布衣当年应该在城中布置了二十八样东西,以便与天上的二十八星宿对应,然后接引天星之力,这才布成一个能够影响城市风水的大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