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军事 > 武道冰尊 > 第一百四十章 云国元帅

第一百四十章 云国元帅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武道冰尊最新章节!

    那个人坐在一张很普通的桌子后面,气质非常的威严,一看就是久居高位,说一不二的人。

    桌子上面摆放着几本破旧的书,在那人手中还拿着一本,看来刚刚还在看书,不过由于高寒的进入,不得不打断看书,而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到高寒的身上。

    整个人看起来,即秀气又威严,那温和的笑容让人丝毫感觉不到厌烦与害怕,而是让人感到无比的轻松。

    "你好!还没睡呢?"高寒尴尬的摇着右手与对方打招呼。

    废话,你这样闯进来,就算是睡着了也得被惊醒吧!

    “小家伙!你来到这不想做点什么吗?看你满身散发杀气与血腥味,应该不是不小心闯到这里的吧!”那个人从容的把书放到书桌上,微笑的看着高寒。

    “恩?”高寒有些意外,没想到那个人会这样从容不迫,而且看样子已经将自己看透了。

    高寒不认为他是猜的,他刚才那一会儿的时间就杀了百多人,身上自然而然的充斥着杀气。

    即使高寒隐的再好,那些杀气也会有意无意的显露出来,那些修为低的修炼者当然感觉不出来,但是对那些修为高的来说,可是十分敏感的。

    而且,高寒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了极为强大的波动,他应该至少也是化真八重的武者,甚至更高。

    不过,感受的并不清楚,应该也如高寒一样,隐藏了自身的修为。

    其实说和江断天一样才更为贴切,练成了聚气入体的境界,不同的是,并没有江断天修炼的纯熟,所以高寒还能隐隐感觉到他的实力强大。

    “这位先生,难道你不害怕吗?我很有可能是来杀你的!”高寒说着,弹了弹手中的长剑。两眼忽然充斥着寒意望着那个人!

    但是没想到,那人听到这忽然哈哈哈大笑:“小子!你认为你真的能战胜我?真是年少轻狂!”

    高寒的脸色忽然堆满了笑容:“我是不敢!现在我要跑路了!你有种的话就跟我来!”

    "小子,你是初入江湖吧!你认为我会这么轻易的上当吗?无知!"那人一边说着,一边倒了一杯茶。放在鼻口处闻了闻,然后慢慢的品尝起来。

    "果然是老奸巨滑,不过,我可是杀了你们云国百余人,这样也没有关系吗?"高寒阴阴的笑道。

    可是没想到,那人连一丝意外或者伤心愤怒的表情都没有,还是在那自顾自的喝茶。

    最后,将杯中的茶水喝完,才轻声的喝到:"来人,帅营中出现奸细。将帐篷紧紧包围,老子要将这个人拿下!"

    外面立刻有人应声:"是!元帅!元帅有令,军营之中出现奸细,就在元帅营帐中,所有人都将元帅营帐包围。以免奸细逃走,泄露军事机密!"

    那人刚刚说完,就听到外面杂乱无比,铠甲上甲叶碰撞的声音不绝于耳。

    "人来齐了吗?"这时候那个人站起身来,对着外面说道。

    不过外面的人有些支支吾吾的说道:"士兵是来到了,不过那些将军……只来了不足……不足十人!"

    "什么,这些废物。居然敢不听我的命令!真是……"那人气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几秒钟之后,那个桌子居然塌了下来,最后变成了一堆木屑。

    高寒心中骇然一惊:此人果然并不是泛泛之辈,只是这一手就让高寒刮目相看,而且听刚才外面的人喊。好像这个人就是云国元帅——姜端义。

    姜端义是云国的元帅,他在二十几岁的时候就担任云国的元帅,可以说是史上最年轻的元帅。

    在云国之中,他就是一个传奇,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计谋无双。

    云国的几次叛乱都是由他平定的,只要叛军一听到姜端义的名字,都会闻风丧胆,无心恋战。

    所以,姜端义是云国常胜将军,基本上没有他打不赢的战争。

    不过,高寒却有他的死穴,那就是江陵义。

    听江陵义自己说,即使是姜端义也就如同他的侍卫一般,对他都毫无办法,江陵义要是有个闪失,姜端义绝对是难辞其咎。

    但是,现在对姜端义最重要的江陵义已经死了,这也正是高寒的底牌之一。

    “忘了,告诉你,死的那百余人都是你们的军队的高级将领,其中好像还有一个叫江陵义的!不知道元帅你人不认识呢?哈哈哈哈哈……”

    高寒每说一句话,姜端义的脸色就青一分,直到最后,听到江陵义已经死亡了,姜端义的脸色已经变得乌黑色的了。

    笑完之后,高寒冷笑一声:“我先走了,永别了!”

    如影随形

    高寒的身体迅速掠出军帐,面对这百多名凝气境界的士兵,高寒直接释放出冰域。

    无数道兵刃叮叮当当的击打在冰域之上,不要说将之破开,甚至寒气顺着兵刃侵入到身体,全身上下全部被冰封住了。

    “小贼,休走,给老子留下你的性命!”一声惊天怒吼从姜端义的军帐中传出来,随之一股巨大的力量波动将帐篷撕裂了。

    姜端义确认了一下高寒逃逸的方向,身体化作一道黑气,顺着追了下去,一路上黑气涌动,那些侥幸没死的士兵有一半被这股黑色的真气震成重伤。

    鲜血顺着他们的七窍流了出来,最后身体直直的向后躺去,死于非命。

    与此同时,江断天的营帐之内。

    “这股波动好熟悉,而且还带着寒气,难不成是他……,不好!这个方向是姜端义的军帐。

    在一个军中,如果没有元帅的存在,那就等于是群龙无首,士气大跌,这个代价可不是他称承受的。

    所以,江断天依然破开帐篷,感受了一下大致方向,顺路追了下去。

    “这个江断天这两天是怎么了?大晚上的鬼哭狼嚎的,今天回来的时候衣衫褴褛,手中握着两个馒头i,这明显是要饭回来的!”

    “不知道他去哪里要了,长的这么丑居然还给了两个馒头呢!|”听声音,甚是诧异。

    ……

    高寒的身体在树林中不断的穿梭,后面姜端义也紧追不舍,凡是胆敢;拦住他面前道路的数目被纷纷打碎,出手之人正是姜端义。

    现在姜端义身上的波动,高寒也感受到了,赫然是化真九重的武者,虽然只是初期,但是姜端义不知道修炼的什么功法,居然这样的强大。

    高寒的脚步不仅有加快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