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综全民进化计划 > 第三次穿越1

第三次穿越1

作者:微云烟波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综全民进化计划最新章节!

    陈沂被一个身材高大,却很是瘦削憔悴的仆人紧紧抱在怀里,见他醒来,那个仆人几乎失声大哭:“小主人,你可算是醒了,陈家就剩下小公子你一个了,要是你也有个三长两短,叫我如何有脸到下面见老爷太太啊!”

    陈沂整理了一下脑中残留的记忆,很快搞清楚了情况,这个身体同样叫做陈沂,陈家是青州大族,结果,金人入侵,宋朝南迁,北方连年战乱,青州遭遇了数次冲击,陈家因为不肯依附金人,又跟反金的势力多有往来,结果叫人抓住了把柄,被金军给找上门来,灭了满门,连世世代代居住的祖宅都被烧成了一片白地。

    那个仆人是陈家的世仆,名叫张平,当日陈家被金兵包围,家里人就觉得不好,陈沂年纪小,而且因为小时候身体不好,一直以来也没怎么在外露过面,因此,陈家为了留条根下来,便决定保住陈沂。尤其,陈沂的生母,也就是陈家这一代的三少夫人,出身淮扬林氏,林家虽说也是书香门第,偏生出了个武林上了不得的人物,也就是林朝英。林朝英自幼被世外高人收为徒弟,十多岁就在江湖上闯出了名头,后来认识了王重阳,嗯,那时候王重阳还没有出家,俗家名字叫做王喆,王喆当时也是江湖上有名的少侠,林朝英将一腔芳心托付给了王喆,林家虽说见女儿老大一把年纪也不成婚,跟着王喆天南地北跑来跑去,还闯出了什么“南林北王”的名头,江湖上都将他们视作一对,问题是两人一直都没订亲,家里很是着急,却也做不了林朝英的主,只得听之任之。哪知道,王喆竟是个霍去病那样的人物,说什么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结果,硬生生将林朝英耽误了下来。

    后来王重阳出家做了黄冠,林朝英隐入活死人墓,林家那边做主的已经是林朝英的堂兄弟了,因此,林家只知道林朝英一直未婚,却死心眼地还在全真教重阳宫附近住下了,心里也是气苦。林家世代书香,哪怕这时候程朱理学还没盛行,但是,一家出了个巴着一个男人,还叫那个男人宁愿出家也不肯娶她的女儿,实在是一件比较丢脸的事情,因此,也不肯对外说林朝英是林家的女儿了。

    而陈沂的生母,却是林朝英同母所出的幼妹,两人其实没有太多的交情,陈沂生母出生的时候,林朝英已经在行走江湖了,只是偶尔回家一趟而已,后来,林朝英因为王重阳的事情,心力交瘁,幼妹出嫁也没有回来,不过是命人带了一些头面首饰给幼妹添妆,后来便没了消息。陈家如今生死存亡的关头,想到这一层关系,虽说终南山离青州实在是不算近,但是,往淮扬投奔林家显然更不现实。再说了,这乱世,什么仕途经济,锦绣文章,都不靠谱,还是学点武功,独善其身更靠谱一些,因此,权衡了一番之后,大家便决定让忠心的家仆,也就是张平送陈沂上终南山。

    这张平的确忠心,在北方地界上,汉人一直是低人一等,金人却很是跋扈,张平跟陈沂一路上扮作叔侄,说是往甘陕投亲,但是势单力孤,屡遭金人盘剥,陈沂生得清秀机灵,还差点叫人拍了花子,张平虽说会点功夫,但是不过是一些粗浅的拳脚功夫,对付街面上普通的地痞流氓还凑活,但是对上金兵或者是当地的地头蛇,那可真是没多大用处,一路上为了护住陈沂,很是吃了不少苦头。饶是如此,眼看着快到终南山了,因为淋了一场大雨,陈沂发起了高烧,张平好容易找到大夫给陈沂诊脉开药,他煎药的时候,这个身体的原主已经气息微弱,陈沂附身的时候,那个身体刚刚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这才叫陈沂趁虚而入。

    哪怕换了一个灵魂,风寒还在继续,足足耽搁了七八天,陈沂喝药都喝得将剩下的一点盘缠用得精光,差点没被客栈的掌柜赶出来,好在陈沂还是好了起来,甚至用紫霞功里记载的法门,留住了自己体内还未完全消失的一缕先天之气。

    距离终南山还有一两天的距离,张平为了凑点钱,去给人家货行做苦力,陈沂见张平脸色发黄,知道他这些日子吃足了苦头,内里也亏虚了不少,哪里还能再做什么苦力,想起来之前他们出来的时候,母亲给他塞了一包首饰,说是作为信物,因此便道:“平叔,母亲之前给我那一包首饰做信物,不过姨母那边信物哪用得了那许多,不如拿一样出来当了吧,免得平叔你还要辛苦!”

    张平连连摇头:“小主人,这如何使得!小主人不知道这世道,财不露白,要是叫人知道小主人还有这些,起了坏心,那可就了不得了!再说了,终南山也快到了,咱们在这里再耽误一两天就行了,小主人在客栈里面好好待着,等平叔回来,知道了吗?”

    陈沂拗不过张平,何况张平说得也有道理,因此,只得看着张平走了。

    张平一直到傍晚才回来,看着神情还好,还带回了一大块面饼,找小二要了点热水,就着热水,两人将面饼分食了,他给货行扛了一天的货包,赚了几十文钱,打算第二天就出发去终南山。

    终南山如今整个都是重阳宫的地盘,张平也不知道活死人墓到底在哪里,只得找人查问,问的自然是个重阳宫的道士,那道士一听活死人墓,便是面露警惕之色:“你是何人,竟然知道活死人墓,那里是咱们全真教的禁地,便是全真弟子也不得进入,你们这些外人又是从什么地方听说了那里?”说着,便要扭着他们去见师长。

    张平无奈,只得说道:“那里的主人是我家小主人的姨母,我主家叫金兵给杀了,我这是送小主人过来投亲的啊!”

    那全真弟子哪里肯相信,他是全真教的三代弟子了,哪里知道祖师爷王重阳以前的那些旧事,不过是听说祖师爷当年曾经避居活死人墓,对于活死人墓里面住了什么人,却是半点不清楚的,这边正纠缠着叫张平陈沂去见自个师父,那边山上一个穿着一身紫色道袍的中年人下来了,那道士见了赶紧行礼:“徒孙王志清见过师祖!”

    陈沂有些惊讶地看向了那中年人,这人相貌英伟俊朗,眉眼间带着坚毅之色,看着像个将帅,却不像是个道士,他内力深厚,之前已经听到了一些,便问道:“你们说是来投亲?”

    王重阳跟林朝英的事情,当年对于林家来说,还是比较丢人的事情,大女儿赖着一个男人,最后还被人抛弃了什么的,因此,便是姻亲也不知道,只知道林朝英是个武功高强的女侠,住在活死人墓,跟重阳宫是邻居,别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何况张平哪怕忠心,也就是个陈家的世仆,更是搞不清楚其中的首尾了,因此老老实实将事情跟王重阳说了,说陈家因为抗金,叫金人灭了满门,自己护着小主人逃了出来,按照老主人的吩咐,带小主人过来投奔小主人的姨母林朝英。

    王重阳听到了林朝英的名字,下意识地看向了被张平签在手里,才五六岁大的陈沂,因为一路上的艰辛,陈沂看着有些瘦弱,原本的一点婴儿肥也消失不见了,也不复原本的白嫩,不过看着依旧清秀,他怔了一下,轻声道:“是她的侄儿啊,眉眼是有些像!罢了,我带你们过去吧!”

    说着,大袖一番,便带着张平陈沂两人往活死人墓方向而去。

    陈沂很快见到了那个有些熟悉的小树林,王重阳也不进去,只是站在树林外扬声道:“林女侠,王某携故人来访,还请出来一见!”

    结果,先出来的却是一大群的玉蜂,王重阳脸上露出了苦笑,拂尘一阵,那群玉蜂却是被震晕了,哗啦啦掉了一地,然后,一个眉眼间带着厉色,容貌清秀的中年女子却从树林中奔出,手中持着一把长剑,神情凄厉:“王重阳,你,你还敢过来!”说着,一剑便向着王重阳刺来,王重阳脸上苦色更甚,一边抵挡着那女子的攻势,口中一边说道:“原来是阿秀姑娘,林女侠呢?”

    “你还敢提小姐!”那女子眼中泪水流了下来,口中却是厉声道,“你想要见小姐,好啊,你下去见她吧!”

    王重阳听了,便是一愣,手上的动作也是一滞:“阿秀,你,你说什么?”

    那叫做阿秀的女子毫不留情一剑直刺王重阳的心口,但是还未及王重阳的肌肤,他身上的先天罡气却是直接迸发,见阿秀手中的长剑震断,阿秀一呆,见王重阳一招不出,就断了自己的长剑,顿时更是泪流不止:“好,好你个王重阳,小姐没了,你怎么不死了!”

    张平在一边却是傻了眼,吃吃地说道:“什么,林女侠不在了,我,我,那,那小主人怎么办?”

    “什么小主人?”阿秀这才注意到了张平,她面上泪痕宛然,看向了张平和他手中的陈沂,带着敌意问道,“你们是谁,怎么跟着王重阳这个臭牛鼻子跑到这里来了?”

    张平哆嗦着撕开衣衫,手忙脚乱地将一直藏在衣衫里面的几样首饰还有一块玉佩拿了出来,双手递给了阿秀:“我家三少夫人叫我带着小主人来寻三少夫人的姐姐林朝英林女侠,这是林女侠当年给三少夫人添妆的首饰!”

    阿秀也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