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玩菜刀的少年 > 第一百七十章 激战

第一百七十章 激战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玩菜刀的少年最新章节!

    范晓奇见势不妙,赶紧用尽全力又是一个闪身。不过这一次,由于他的脚步尚且没有完全站稳;所以尽管他尽了全力,但是面对如此快捷的一击,他最终没能幸运的完全躲闪过去。年轻的男人的这一拳没有能够击中徐剑枫的要害,但却擦伤了他的左边大腿。

    范晓奇立刻感觉到一阵,如火烧刀割般的剧痛从他的大腿上传了上来。顷刻间,他的大腿流血不止。

    见到对方已经受伤,年轻的男人心中一喜,赶紧趁着这个机会向徐剑枫又是打出了一击耀眼的战力强劲的金光。

    由于,年轻的男人急欲取胜,所以这一拳他也是使出了全身力气。相比前面两拳来说,他的这一拳明显更快些,金光的亮度也更亮,强度也更强些。

    全场的观众忍不住为这名表现不俗的‘高手’,发出了声声担忧的惊叹声。他们虽然其中有很多都是年轻的男人的粉丝,但是,由于范晓奇的表现实在是太亮眼了。他的不俗战力几乎能和年轻的男人旗鼓相当。对于这样的一个强者,人们不得不从内心深处暗暗地佩服他,尊重他。哪怕他是自己粉丝的敌人,也不例外。

    耀眼的金光充斥着强大的战斗之气,像一条发怒的苍龙,张凯咧嘴的咆哮着向范晓奇疯狂的扑咬了过来。范晓奇心里明白,只要被他的这道战气击中,非但这场比赛会就此结束,而且很可能自己还会有生命上的危险。

    然而此时此刻,由于大腿受伤,他已经不可能躲得过去了。现在的出路只有一个,那就是鄙出自己的全部战力,跟年轻的男人拼了!但是,能拼得过吗?万一拼不过……不管怎么说,就算拼不过也比白挨一拳的强!

    于是,范晓奇迅速的伸出自己的右手中指和食指,点了几下大腿边上的穴道。随后,他也没工夫看这血到底是止住了没有,便赶紧闭目凝神了片刻。顷刻后他的身体四周的血红色光芒变得更强了,随后他以人们的肉眼看不见的速度,在不到四分之一秒的时间里,向正对他狂奔而来的金色战气光芒,连打了十几拳。

    这十几拳打出之后,瞬间形成了十几颗血红色的‘炮弹’,向着那道直逼他而来的金色战气,排山倒海一般的砸了过去。

    “轰轰,轰轰轰!……”

    十几颗‘血色炮弹’几乎是在同时击中了,那条向范晓奇扑咬而来的金色苍龙。发出了额震耳欲聋,震撼天宇的声声巨响和耀眼无比的白光芒,并同时产生了,一道弥漫遮盖全场的硝烟。

    就当在场的观众,热情的猜测,热烈的探讨,激烈的争辩的时候。硝烟还没来得及散尽的场下,又再一次的响起了打斗声,和喊杀声。并时不时的在烟雾中闪出几道耀眼的光芒。

    在这种只听得见声音,却看不见人影;只看得见闪光,却不知是何人所为的;迷雾重重,真假难辨,胜负难以预测的环境下。场上观众门激烈的争辩声,激扬的探讨声,比刚刚又是高了一个音阶。

    时间又过了大约不到两分钟,此时场上的烟尘已经基本散尽。虽然还有淡淡的几缕尘烟,但是这几缕稀薄的烟尘,已经不足以阻挡人们的视线和观战的热情了。

    人们看的很清楚,范晓奇此时的身上已经是衣衫破烂,伤痕累累。而年轻的男人此时也是多处,受伤血流不止,一点不比范晓奇强。两个人的身体四周带着隐隐的颜色各异的阵阵战力光芒,怒眼圆瞪,脸色铁青的在角斗场的中间,你一拳我一脚,展开近距离的搏命厮杀。

    范晓奇才机警的躲过年轻的男人威力强大的一拳,随即,他便抓住年轻的男人的一个微小空挡,伸出左腿,借着身体四周的阵阵战力之光,向年轻的男人的小腹左侧一脚踹了过去。

    年轻的男人急忙急忙侧身躲闪,同时伸出了自己带着橙黄色战力光晕的右臂,将范晓奇这来势汹汹的一腿,向自己的身体外侧轻轻拨动了一下。

    “噌!”

    范晓奇迅猛刚健的一脚,最终被年轻的男人轻轻的一拨,从他的身边滑了过去。

    然而他的攻势被却没有就此停止下来。紧接着,他在年轻的男人还没来得及站稳脚跟的时候,继续出腿向年轻的男人的胸口,侧腰,膝关节,头部连踢了四五脚。这几脚全都带着战力不俗的红色战力光晕,威力不凡,迅猛无比,招招直奔要害,脚脚犀利无比。打得年轻的男人只有招架之功,而毫无还手之力。慌忙躲闪,彼于奔命。

    年轻的男人尽管最终使出了浑身解数去拼命的躲闪,但依旧是被范晓奇犀利无比的一脚,踢伤了他用来格挡的左手小臂。一阵好似被人用铁锤猛敲了一下骨头的难忍巨痛,从年轻的男人的左手小臂上传了上来。疼的他赶紧捂着自己的受伤的小臂,往后退了两步,差点没叫出来。

    范晓奇的一轮连环脚得势之后,又是接了一个带着血色杀气之光的扫堂腿,直奔年轻的男人下盘而去。他的这只扫出去的右腿的四周,顷刻间涌现出了比他身体周边更加明亮鲜艳的血红色光芒,仿佛是一团战力非凡的熊熊的烈火正在他的腿上疯狂的燃烧。

    这烈火般威力不凡的一脚,扫过之处,在地面上顷刻间又是刮起了一阵不小的尘埃,将他的这脚攻势衬托的更加威猛。

    就当场边的观众为年轻的男人的安危,捏了一把冷汗的时候,年轻的男人的嘴角此时却浮现出了一抹自信而邪恶的微笑。因为他此时,已经用自己犀利的双眼,察觉到了范晓奇一个致命的防守漏洞。在几次连续不断的攻势中,范晓奇由于急于进攻,而忽略了必要的防守,使自己的背部出现了明显而短暂的漏洞。

    如果他的对手是一个菜鸟,那么在自己如此猛烈的攻势下,他可能根本都无暇顾及自己背后的这个转瞬即逝的漏洞,而不得不放弃对他发动反攻的想法。然而可惜的是,他面对的是一个高手!所以,他的这个短暂的漏洞,无不是等同于将自己陷入了巨大的危险之中。

    年轻的男人在机警的观察到范晓奇的致命漏洞之后,一面用尽全力去躲闪范晓奇这威力震天的一击扫堂腿,一面在躲闪的空隙中,向着范晓奇的后背方向轻轻的挥了一拳。这一拳虽然威力不大,却是及准,极快!此时已经倾尽全力扫出一腿的范晓奇,毫无准备,几乎是眼睁睁的看着,年轻的男人的带着橙黄色战力之气的这一拳,着着实实的击中了他的背部。

    在被击中的一刹那,范晓奇感觉到自己的腰椎骨好像都已经要被打碎掉了。他疼的忍不住叫喊了一声:“啊!”随即她的动作停止了下来,并用手撑住地面赏,往外猛吐了一口血。

    年轻的男人此时已经倾尽全力,成功的躲过了,刚刚范晓奇向他踢过来的那一击威力强大的‘扫堂腿’,现在看见自己的攻击已经成功的击中的对方,心中不免一阵暗喜。随后,他趁着范晓奇,还处在受伤乏力状态的时候,赶紧凝神运气,运量着一场新的攻势。片刻后,他的双手周边发出了,比先前更加耀眼的橙光色光芒。随即,他朝刚刚勉强从地上站起来的范晓奇,闪电般的猛冲了过去。

    快到跟前之时,他用他那附着着威力强大的橙黄色战力之气的双手,向范晓奇的各个要害处,以光一般的速度,连续挥出了十几拳。

    这十几拳,拳拳威力强劲,拳拳直奔要害凶狠无比,猛如虎,快如光!

    场外观众无不为这个表现不俗的‘新手’徐剑枫捏了一把冷汗,有不少甚至都已为,这场比赛已经就要到此结束了。

    可是,出乎他们意外,也超乎常理之外的是,范晓奇此时却是像一片轻飘无比的树叶般,轻盈而巧妙绝伦的晃动着自己的身子,使得年轻的男人的这威力不俗的十几拳几乎全部都落了个空。而且,更让在场的观众想不到的是,他竟然在像神一般的晃动着自己的身姿,躲过了年轻的男人这如光似电,如滔滔江水般接肘而来的十几拳之后,又奇迹般的用自己的右手抓住了,唐刚烈迅捷如光,力道十足的一只胳膊的手腕!

    “哇!……”

    “这,这怎么可能?”

    “这哥们也太牛擦了吧!……”

    此时场外的观众,无不对范晓奇的这神勇的一抓,发出了声声惊叹,和赞许之声。

    年轻的男人在被他这惊人的一抓之后,惊讶的是瞪眼张口,一脸惊愕而大惑不解的望着徐剑枫。

    奶奶的,这个家伙,这个家伙也太强悍了点吧!可恶啊!……老子,老子今天跟他拼啦!

    想到这,年轻的男人怒着脸使劲的咬了咬牙,猛地抖了抖浑身壮实的肌肉,激发出了他的最强战力之光,并同时向他的对手大喝了一声:“呀!”

    随即,他手脚并用,用光一样的速度,向范晓奇打出了看不清,数不明的,无数招威力强劲的腿脚。

    范晓奇见年轻的男人来势汹汹,也使出了自己的平身最大战力,以神一样的速度,力量和判断力;和年轻的男人展开了一场,让场外的观众胆战心惊的,用肉眼看不清的,近距离的玩命肉搏战。

    周围的士兵全都看的傻了眼,这两个人的强大战力,完全的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此刻,他们只看得到两个凶神恶煞的铁一般的男人,在场地的中央,像两个明亮颜色各异的光球一般,发出耀眼的闪光,不断地左右上下,飞速跳跃。同时,也卷起了阵阵颇显气势的烟尘。可是,他们却看不清他们两的招式,任何一招都看不清!

    场外的观众在为两个人快如闪电,激烈异常,精彩绝伦的打斗,发出声声惊叫。虽然人群中的绝大多数人都看不清楚他们的招式,也搞不明白到底是谁占了上风谁占了下风。他们只能看得到两个颜色各异的明亮光球,在场地中央,伴随着声声洪亮而阳刚的怒喝和,以及战气之间相互的撞击轰鸣声,不停的闪啊闪,转啊转,跳啊跳。尽管如此,但他们依然在为两个疯子般的角斗士不停的呐喊助威,疯狂尖叫;就像是汹涌不断,毫不停歇的钱塘江潮水一般,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一浪高过一浪,一潮高过一潮!

    不久之后,周身发着血红色闪光的徐剑枫,从两人混成一团的圆球之中飞将了出来,被年轻的男人强大的战气冲的往后退了十几步。然而,范晓奇迅速的站稳了脚跟,在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猛的抖了抖身子,激发出了更强大的战力之气之后,又向年轻的男人冲了过去。

    两人又是与方才一样,化生成两个明亮的光球,上下左右胡乱跳跃战作一团。而场外的观众们也是再一次的看傻了眼。

    又过不久之后,年轻的男人也猛的一下从两人组成的光球之飞中窜了出来。他踉踉跄跄的往前猛窜了十几步才站稳脚跟。随后,他猛的一咬牙,不顾身上的无数道伤痕,像一头发了疯的野牛一般,向着范晓奇又冲了过去。于是,两人再一次战作看不清道不明的一团,而场外的观众此时也是又一次的被两个凶猛如虎的角斗士,给震撼了。

    就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闪亮的光球的跳跃频率和闪光速度渐渐的放慢了下来。正所谓将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就当人们都以为这两个勇猛的角斗士的体力已经发挥到了极限,即将分出胜负的时候场边围观的官兵群中,发出了一阵低沉而关键的议论声。

    “不行啊,不能他们这么打下去。正所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我怕……”一个三十五六岁衣冠华丽的男子向旁边的一位,四五十岁留着小山羊胡身体银色铠甲的军官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