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盛宠世子妃 > 第265章 雨棠教训清宇

第265章 雨棠教训清宇

作者:蔓妙游蓠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盛宠世子妃最新章节!

    湛蓝的天空晴朗如洗,萧清宇坐在祁王府庆云殿里,翻看着雪衣卫传来的消息,黑曜石般的眼瞳深不见底。

    “萧清宇!”清冷声音带着浓浓怒意传入耳中,萧清宇墨眉挑了挑,优雅的站起身,正准备向外走,只见轻垂的珠帘被挑开,沐雨棠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飞掠到他面前,挥舞着双臂狠狠捶打他:“都怪你,都怪你!”

    胳膊,胸口传来阵阵钝痛,萧清宇毫不在意,望着张牙舞爪,像只乍毛小猫一般狠狠捶打她的沐雨棠,眸子里满是不解,抓住她做怪的小手,轻声询问:“出什么事了?”

    沐雨棠拿出一只白色药袋,轻垂到萧清宇面前,眼瞳里燃烧着熊熊怒火:“这是什么?是什么?”

    淡淡苦涩夹杂着几不可闻的酸甜气息飘入鼻中,萧清宇目光不自然的闪了闪:“你都知道了。”

    “我问了大夫才知道!”沐雨棠咬牙切齿的说着,加重了拍打的力道,如果她没有干呕去看大夫,根本不会知道避子丸被做了手脚,他竟然悄悄的隐瞒她,算计她,真是太可恶了。

    “你早就知道我有身孕了吧?”沐雨棠狠狠瞪着萧清宇,先是在太阳下给她披狐狸披风,再是将清茶换红茶,就是怕那些微的寒气伤到她腹中胎儿。

    萧清宇做了假避子丸后,每隔几天都会悄悄给沐雨棠把脉,大半个月前就发现了她的身孕,他暗暗吩咐厨房将饭菜,糕点都做的十分清淡,又在健胃消食丸里加了伏苓,就是想祛胃寒,止呕吐,拖延她发现身孕的时间,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她干呕去了医馆,知道了真相。

    “雨棠,我很喜欢孩子,咱们就生下这个小宝宝吧,我保证,不管这胎是男是女,都不会再逼你要第二个孩子。”萧清宇轻揽着沐雨棠的小腰柔声轻哄。

    “你想要孩子,可以直接和我说啊,干嘛要用这种方法悄悄算计?”沐雨棠气呼呼的质问着,素白小手捏着萧清宇的脸颊,用力向两边拉扯,他居然欺瞒她,真是太可恶了。

    萧清宇俊美容颜布满了鲜红指印,他置之不理,看着她愤怒的美眸,无奈轻叹,他提了很多次好不好?她一直都不同意,他才出此下策的。

    “世子,世子妃,晚膳做好了!”林婉筠的禀报声在门外响起。

    沐雨棠气冲冲的回了一句:“不饿!”气都气饱了,哪还有味口吃饭。

    林婉筠顿了顿,低低的道:“世子妃,您一口午膳都没吃,再不吃晚膳,身体会受不了的。”

    萧清宇低头一望,沐雨棠明媚小脸果然泛着丝丝不正常的浅黄:“你有了身孕,身体相对虚弱,不吃饭很容易生病,咱们先用膳,就算你生气想教训我,也等吃完饭再说。”

    眼看着萧清宇抬起头,准备命人摆膳,沐雨棠狠狠捶打着他,气呼呼的道:“我说了不饿……”头脑突然传来一阵晕眩,沐雨棠愤怒的高呼戛然而止,眼前阵阵发黑,身体的力气瞬间被抽空,不受控制的倒在了萧清宇怀里。

    “雨棠,雨棠!”萧清宇一惊,伸手搭上了沐雨棠的手腕,感受着指腹下的圆珠轻轻滑动,他轻轻松了口气,她只是有些怒气上头,才会失了力气,没什么大碍。

    “咱们先休息一会儿,睡醒了再用膳!”萧清宇轻轻说着,揽着沐雨棠来到床边,褪下她的外裙,扶她躺在了床上。

    沐雨棠晕眩的头脑渐渐平静,慢慢睁开了眼睛,见萧清宇站在床前解雪袍衣扣,她眸底腾的燃起熊熊怒火,翻身下床,没好气的将萧清宇推出了房间:“你去睡书房!”

    话落,她‘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将萧清宇那张画卷般俊美的容颜关在了门外:算计了她一个多月,东窗事发后还想和她同榻而眠,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头微微疼痛,眼睛也阵阵发晕,沐雨棠插好房门,躺到了床上,刚刚盖好被子,门外响起轻轻的敲门声:“雨棠,外面起冷风了,很冷。”

    “那你还不快去书房休息?”沐雨棠半眯着眼睛,没好气的询问。

    “书房里没生火盆,也很冷。”萧清宇声音低沉,雨棠正在气头上,如果他强硬的闯进房间,只会让她更生气,去书房睡吧,他舍不得庆云殿里温香软玉的娇妻。

    沐雨棠看着萧清宇的方向轻哼:“你萧大世子武功高强,内力深厚,还会怕冷。”

    “如果只是冷些,倒是不怕,不过,书房里的床只是摆设,从来没睡过,柜子里的锦被也只是放着,从来没拿出来用过,肯定又潮又湿,盖到身上也不暖和。”萧清宇清润声音里带着不易察觉的可怜兮兮。

    沐雨棠不为所动,书房内室那张床虽然没睡过人,却每天都能照到太阳,干干净净,清清爽爽,至于柜子里没用过的锦被,丫鬟们隔三差五的就会拿出来晒一晒,怎么可能会潮湿?

    祁王府库房里多的是炭火,随便燃几只火炉放到书房,不出半个时辰,就能让房间温暖如春,其温软适合度不比庆云殿差,还阴暗潮湿,感染风寒?骗谁呢。

    “如果你不去书房,就在外面冻着吧,冻成了冰人,放在院子里当雕塑也不错!”

    萧清宇俊美容颜瞬间黑了下来:“雨棠,你就这么狠心,不顾我的死活?”低低沉沉的声音带着点点伤感。

    沐雨棠无语望天,她已经给萧清宇指出明路了,是他自己不肯走,偏要站在门外挨冻,怎么能怪她?

    “萧清宇,你瞒了我身孕之事,我就罚你去睡书房,没有我的同意,你不许踏进庆云殿半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沐雨棠恶狠狠的说着,悠悠的闭了眼睛,浅浅睡眠,耳朵高竖着,仔细倾听萧清宇的一举一动,可门外一直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声响,沐雨棠的神智渐渐模糊,不知不觉得进入了梦乡。

    迷迷糊糊中,沐雨棠感觉到了淡淡的冷意,身侧有个热源,温温暖暖的,她潜意识的靠了过去。

    热源伸出双臂,将她紧紧抱在了怀里,浓浓暖意透过肌肤渗到血脉,沐雨棠全身都暖洋洋的,不知不觉得又往热源怀里缩了缩,淡淡青莲香萦绕全身,鼻尖闻到了极好闻的男子气息,沐雨棠一惊,猛然睁开了眼睛。

    触目所及的是一具白皙,强健的胸膛,有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头发上,沐雨棠目光一寒,用力推开了萧清宇,拥着被子坐了起来,恶狠狠的瞪着他:“你怎么在这里?”

    “我轻轻推了推门,它开了,我就进来了!”萧清宇说的云淡风轻,黑曜石般的眼瞳里闪着不易察觉的清笑。

    沐雨棠明媚小脸瞬间黑了下来,她睡觉前明明把门和窗都插好了,他怎么可能一推就推开,肯定是用什么特殊方法撬开了门!

    庆云殿是萧清宇的寝殿,他对这里的一桌一椅都非常熟悉,自然可以悄无声息的撬开门窗走进房间,她根本防不胜防:“你在这里休息吧,我走!”

    沐雨棠翻身下了床,拿起床边小椅子上的长裙,边穿边向外走。

    萧清宇掀开被子追了上来:“雨棠,书房里没火盆,没锦被,床上的锦褥还潮潮的,根本不能住人。”

    沐雨棠瞟他一眼,冷冷的道:“谁说我要去书房?”

    萧清宇一怔:“不去书房,那你去哪里?”

    “我回延王府。”祁王府是萧清宇的,无论沐雨棠睡到哪个房间,他都能悄无声息的潜进去,只有回了延王府,有陌生侍卫守卫,萧清宇才不敢胡乱闯她房间。

    呃……她这是在夫家受了委屈,准备回娘家向父亲告状,诉苦?

    萧清宇看着急步前行的沐雨棠,嘴角弯起一抹优美弧度,南宫延也一直期盼他们能有孩子,就算雨棠一状告到南宫延那里,南宫延也不会教训他,不过:“雨棠,夜里风寒,你现在去延王府,肯定会着凉,明天再去吧!”

    沐雨棠脚步不停,头也不回的道:“我体质好的很,不会着凉的。”

    萧清宇走在她身侧,望望繁星点点的夜空,悠悠的道:“现在已是子时,深更半夜的,岳父已经睡了,你现在去打搅他,不太好!”

    “我是回延王府雨棠阁,只要敲开延王府大门就可以,不会惊动我爹的,你萧大世子还是留在祁王府庆云殿休息吧,别跟着我了。”沐雨棠没好气的说着,拉开大门走出了祁王府。

    守门的侍卫对望一眼,面面相觑,世子,世子妃半夜三更的跑来这里,说那么一堆莫名其妙的话,是闹别扭了么?

    萧清宇站在门口,看着沐雨棠渐渐走远的纤细背影,眼瞳里浮上一抹不易察觉的笑,东窗事发,雨棠只是和他吵闹,不理他,却只字未提不要这个孩子,看来,她说的醉话都是真的,就算之前她对孩子再避之不及,一旦有了身孕,她也会爱护自己的孩子,舍不得伤害他(她)。

    身形一转,萧清宇刹那间来到沐雨棠面前,俯身将她横抱在怀里,转身走向祁王府:“夜深了,咱们先回府休息,明天我陪你一起去延王府。”

    “我现在就要去延王府……我不回祁王府……你快放我下来……”沐雨棠狠狠拍打着萧清宇,美眸愤怒的快要喷火。

    寂静的空气里突然传来几道急促的破风声,沐雨棠动作一顿,侧目望去,只见一道消瘦的身影从拐角跑了过来,脚步踉踉跄跄的,背上的包袱随着他一瘸一拐的前行,一颠一颠的,仿佛随时都会被甩出去。

    “嗖!”黑暗里飞出两道挺拔身影,他们穿着黑衣,面戴黑巾,只露出一双冰冷的眼睛,手中长剑带着锐利寒芒,毫不留情的刺向那名消瘦男子。

    消瘦男子大惊,脚下一绊,跌倒在地,连滚带爬的躲避着黑衣人的长剑,惊声高呼:“来人哪,救命啊,杀人啦!”

    萧清宇看着那两名黑衣人,漆黑眼瞳微微眯了起来:“皇宫暗卫,他们这是在清理门户,还是在暗杀?”

    沐雨棠仔细望了望黑衣人,没看出他们和普通的黑衣人有何不同,不解的道:“你怎么知道他们是皇宫暗卫?”

    萧清宇轻声道:“皇室暗卫所用的佩剑上,都会雕刻一朵金色的藤萝花!”

    沐雨棠看向长剑,只见闪烁的银光里夹杂着淡淡的金光,想来是那朵金色藤萝花所致:“那名消瘦男子衣衫破旧,穷困潦倒,应该不是皇宫暗卫,他们这是在暗杀,皇帝又想造什么孽了?”

    一个为了争夺皇位,制造惊天冤案,残害自己亲兄弟的人,就算他是九五至尊的皇帝,沐雨棠也对他提不起什么好感。

    “问问那名被残害的人,不就知道了。”萧清宇轻轻说着,手指轻弹,两道内力朝着黑衣人飞了过去,只听‘噗’的一声响,内力穿过了黑衣人的脖颈,射出漫天血雾,黑衣人圆睁着眼睛,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见暗卫重伤死亡,消瘦男子松了口气,目光望到不远处的萧清宇,沐雨棠,他眸子里满是感激,拖着受伤的胳膊和腿走上前来,朝着两人深施一礼:“多谢两位救命之恩,请受祭柳某一拜。”

    男子一弯腰,背上的包袱顺着胳膊滑了下来,一块铭牌从包袱口掉了出来,‘柳欣怡之位’五个大字映入眼帘,沐雨棠目光一凛:“这位柳欣怡是你什么人?”

    男子捡起铭牌,爱怜的擦了擦上面莫须有的灰尘,轻轻一叹:“她是小人的妹妹。”

    沐雨棠仔细审视男子,只见他面容悲伤,目光炯炯,乱蓬蓬的胡须让他看起来像是年过半百的人,仔细望望便可发现,他最多四十岁,和某个离奇死亡的人年龄相仿:“你可认识宋书?”

    男子身躯一颤,目光闪闪的看向沐雨棠:“姑娘认识宋书?”

    沐雨棠看着他喜悦的目光,知道她猜对了,轻轻笑笑:“前几天,我找到了他的尸体,宋夫人托我调查他死亡的真相,你的妹妹柳欣怡和他是青梅竹马,你和他肯定也很熟悉吧。”

    宋书和欣怡的事情源于二十年前,面前的小女孩不过十五六岁,她能知道宋书和欣怡的事情,应该是别人告诉她的。

    时隔十六年,还记得宋书,欣怡之事的,估计只有宋夫人了,她和宋夫人那么熟,他自然也可以信任她。

    男子将铭牌放进包袱,低低的道:“我们三人是一起长大的。”

    “那你妹妹怎么没嫁给宋书?”宋书和柳欣怡那么相爱,别人插不进去才对,宋书又怎么会娶了宋夫人。

    男子轻叹道:“我妹妹身体弱,不宜生养,宋家知道后,就另聘了宋夫人为妻,宋夫人生下嫡长子后,我妹妹忍不住对宋书的思念,入了宋府为贵妾……”

    “什么?入府做贵妾?”沐雨棠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她一直以为宋书成亲后就和柳欣怡没什么交情了,没想到她竟然做了他的妾。

    “那你妹妹出了什么事?”宋夫人让沐雨棠调查宋书的死因,对十六年前的家事三缄其口,更对贵妾柳欣怡只字未提。

    “她是被人害死的!”男子恨恨的说着,眼瞳里闪过一抹锐利寒芒:“十六年前的一个夜晚,宋书有急事要去庄子上,欣怡也扮成了小厮准备跟去,我不放心他们,就也扮成了小厮,还叫了四名侍卫护卫着,一起去了庄子。”

    “一开始,我们走的很顺利,谁知,就在我们走过一座高山时,突然涌出十多名黑衣人,对着我们大杀大砍,我被黑衣人踢下了悬崖,所幸命不该绝,我挂到了一棵树枝上,昏迷了三天三夜方才醒来,可我妹妹欣怡,直接被踹到了悬崖下,摔的粉身碎骨,我找到她时,她的尸体已经被野狼啃的残缺不全了……”

    沐雨棠雪眸微眯,黑衣人应该是府上的暗卫,放眼京城,有能力养他们的,除了皇室,皇子,就是高门贵族,而宋书是皇商,为人处事肯定很圆滑,不会轻易得罪高官……

    “我摔断了腿,又不知暗害我们的黑衣人是不是在搜寻我的下落,便一直躲在山里做农户,边养伤边打探情况,前几天,我听说宋书的尸体找到了,宋家也没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便想着,可能是危险解除了,就走出了山谷,想来宋府祭奠祭奠宋书,没想到半路上遇到了刚才那两名黑衣人,一路追杀……”

    沐雨棠了解的点了点头,眼瞳里浮上一抹冷笑,十六年前的高官们,基本都告老还乡了,皇子们死的死,走的走,京城只剩下一个皇帝,这男子现在还被追杀,说明那皇子还在京,那幕后凶手毫无疑问就是皇帝!

    “你现在想去宋府?”沐雨棠看向男子。

    男子点了点头:“是的!”

    沐雨棠轻声道:“我派人送你去吧。”男子到了宋府,肯定会向宋夫人表明身份,以宋夫人的聪明,估计也能猜到幕后主谋,他们再费心找到些证据,就可拿到碎片了。

    “多谢姑娘!”男子千恩万谢,背着包袱,随雪衣卫走上了前往宋府的路。

    目送男子消失在拐角,沐雨棠目光沉了沉,转身向前走去。

    萧清宇看着她渐渐走远的背影,低低的道:“雨棠,你去哪里?”

    “去延王府。”沐雨棠头也不回的道:“现在天已经亮了,绝不会打搅到我爹休息,我准备在延王府住上三五个月,短时间内不回来了,你自己在祁王府慢慢过吧!”

    ------题外话------

    (*^__^*)嘻嘻……亲们圣诞节快乐哈……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