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重生之不当学霸 > 第51章 惊见

第51章 惊见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重生之不当学霸最新章节!

    叶田田这阵子跳舞跳的high,每天回宿舍倒头就睡,连系统的总结都听不真切,某天想起来去翻道具箱,才发现因为好多天没整理,系统赠送的道具又来了个爆仓,不知流失了多少珍贵工具。

    叶田田赶紧亡羊补牢,把一些没用的道具回收给npc,剩下的道具是有用的,但是有不少重复,等不到期末,又会被赠送的礼包给挤出去,正好最近有些小考,就打算上一次自习,把该用的道具提前用掉一点,腾出空位来。

    于是这天晚上,她把自己包裹的严实一点:波点短斗篷,三分裤,羊毛裤袜,厚底松糕鞋,尽管是自以为保守本分的打扮,但她提上书袋下楼的时候,来往不认识的路人都以为她是附近音乐学院或美术学院的妹纸来找人,万万想不到她就是本校的学生,走在上自习的路上……

    事实证明上自习这种事,也是三天不练手生。

    叶田田从东门走到西门,从图书馆走到通宵教室,愣是没从满坑满谷的人头中找出半个空位……

    站在春风吹拂的傍晚,她深深的迷惘了。

    ——看来她得去商城翻翻,有没有“正确的上自习姿势”,不然像她今天这样,难得心血来潮一次,都会被这一票难求的自习座位给整糟心。

    好在三次元还有免死金牌。

    那就是临床医学院他们班专属的自习教室。

    叶田田往那间教室走过去。

    ——其间浪费半个小时,收获路人目光无数,还有人举着手机装作玩游戏实则偷拍的。

    偷拍党有男有女。

    “万能的bbs,求大神帮小弟人肉一枚妹纸,在三教下面擦肩而过的,当时缩了不敢要电话,好在存照留念了,有图有真相,顺求知情者透露该妹纸是否单身……”

    “啥时候三教下面能偶遇到这种妹纸了?我明天要改变路线了,我也要去偶遇!”

    “她的斗篷好好看,求8是哪家牌子的,多少米?”

    “老娘第一次看到有人穿松糕鞋穿的这么高端,果然是衣服不重要,穿衣服的人比较重要么,好残酷的真相嘤嘤嘤……”

    “残酷真相1,我觉得她的裤袜也很有质感,我决定把衣柜里面的黑丝全部扔了。”

    于是,两股声音各说各的,热热闹闹盖成了大楼。

    对这一切全然无知的叶田田,总算来到了自家教室。

    刚在门口探了个头,就收到里面同学们的注目礼。

    小伙伴/闺蜜/基友快来看,叶田田——她——上——自——习——啦!

    小伙伴们的惊讶都写在脸上,叶田田自然不会读不懂,她默默的刷了卡,从前面往后走,寻找着空位。

    虽然是自家专属的自习室,但在这个黄金时间点也快要满员了。再晚来一刻钟,她就真的只有打道回府了。

    不少男生见了她都两眼放光,“田田这边坐。”“美女我这儿有空位。”

    作为大家公认的班花,又带了点遗世独立的艺术气质,居然还同时是学霸,这种妹纸就算追不上,能亲近亲近也是好的。

    ——刚开始传出她和副班的绯闻时,一群男生都咬碎银牙。但后来天可怜见,美女帅哥相爱容易相处难,喜闻乐见的拆了cp,于是大家都很欣慰的回到了熟悉的节奏,说出那些话,也没真心想着能一亲芳泽,只是她现在恢复了女神的身份,大家都可望不可即,也就平衡了。

    叶田田不想因为自己的出现弄的太高调,影响了孩子们的学习,于是只能蜻蜓点水的一一带过,她今天可是真心来上(用)自(道)习(具)的,她又有特别的上自习技巧,如果旁边的同学是个一惊一乍的主,大家都别安生了。

    任宇坐在中间靠走廊的位子,正好旁边有个位子空着,见她进来,他倒是没有参与起哄,只是在叶田田走近的时候,不动声色的抬起头,把旁边那个空位的椅子拉开。

    叶田田一开始还没想太多,因为越往后走空位越少了,还要翻山越岭的跨越n条大腿到达,何况她跟任宇也不是大家以为的那样“拆cp”了——都没有成为cp要怎么拆啊?

    看得出任宇也不是小肚鸡肠的人,不会为了被大家渲染夸大的狗血太过纠结,所以叶田田的步子稍微放慢了些,如果没有更好的位子,她坐这里也无妨。

    但这时,坐在任宇另一边的女生抢了戏。

    她拿着一本习题集,指着上面勾出来的一道题,“任宇帮我看下这道题好吗——阿司匹林的pka是3.5,它在ph为7.5的肠液中,按解离情况计,可吸收百分之几啊?”

    这个声音略大,附近好几个同学都被吸引了注意力,于是自习也不上了,等着看好戏。

    叶田田还在茫然呢,系统终于找到了存在感,贴心的提示,【药学系楼主】。

    ——哦,原来是那个发帖求助又当面表白的女生。

    叶田田依稀记起,当时她堵在教室门口,问任宇能不能来这个教室上自习,任宇当时为难的说需要刷卡,但旁边围观的人说可以走绿色通道,如今看来,这绿色通道果然顺畅……

    旁边的薛淼大概也是看不惯自家领地被外来人员进驻,不冷不热的说,“唉,结界破了也没人管,这就登堂入室了。”

    叶田田无语的想,谁还记得当时乐见其成的群众里面有没有她。

    任宇难得的没有尽到一个学生干部的本分,去帮同学解疑答难,而是盯着叶田田,手还停在拉开的椅背上。

    被无视的药学女脸上红了一下,又不依不饶的把习题本往任宇面前推了推,“学霸帮我一下啦,最怕这种计算了——”

    等着看戏的同学们都有点囧,虽然不明觉厉,但药学专业需要计算的应该不少吧,且不说新药开发的配方相关,就算当个药代,至少卖个药也要会算回扣提成啊……

    叶田田心想要是整节自习都有人在附近刷存在感问这问那的,也不清静,于是放弃了这个位子,往其他地方搜寻。

    刚好廖家明接住了她的眼神,站起来对她招手,“田田,这边——”

    叶田田远目一望,廖家明的座位倒是选得好,教室角落,离门口近,灯光也足,于是朝他点点头,走了过去。

    看戏的群众们立刻将雷达眼对向任宇。

    哇,副班眼中那一闪即逝的是神马?

    虽然他掩饰的不错,但扶在椅背上的僵直手臂出卖了他……

    有看到精彩八卦呢,好满足。

    ——班长和副班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好担心~~

    叶田田从身边走过的时候,任宇的眼前忽然白茫一片。

    半晌才听到旁边的女生,执着的追问,“我只在书上找到这个公式,你帮我看下是不是这样套……”

    声音淡定,仿佛刚才短短一瞬发生的东西完全没有影响到她。

    听到身后落座的声音,伴随着廖家明几声戏谑,任宇只觉心中一沉,但时间还在一分一秒的过下去,他不可能保持这个姿势继续放空,旁边的同学还在等他的答案……

    他只得收敛心神,转过头去,“啊,是这个公式……”

    廖家明亲手从任宇那边抢过叶田田,得意的不行,眉飞色舞的,“田田你也亲自来上自习?”

    叶田田虽然坐到了不错的位子,但依然心塞,“不然呢?是等着被劝退么。”

    “你怎么会被劝退呢,”廖家明的笑容收都收不住,大概这个小胜利能让他得意一星期,“都是前几名的人,就别谦虚了。”

    跟廖家明说话也有个好处,就是完全不用走心,“那可不敢,你们都这么拼,大意不得。”

    叶田田说着拿出课本。

    唉,她现在连书都不想翻,只是为了把道具用掉而已。

    从道具箱里找出几个初阶的,像是什么填鸭式啊,复印机啊,缩写本之类的,叶田田把考过的东西放空,然后把新知识逐渐导入,完成基本设置之后,系统就开始自动读条了,1%,3%,7%……

    看在廖家明眼中,叶田田这种自习方式相当高大上。

    包括他在内的其他人,都是要结合书本比对笔记,勾勾勾划划划,用各种不同颜色的记号笔分出最重要的,最最重要的,最最最重要的,或者拿出参考书习题本往届真题,堵耳默念,编口诀,画图片,总之用各种方式让重要的知识在自己脑海中刷够存在感。

    但叶田田轻装上阵,就带了基本教材,翻开来干干净净,连记号都找不到几个,完全可以当新书卖给学弟学妹……

    她的自习,就是对着书,默默的匀速翻动,一目十行,不会说到了重要章节停下来看好几遍,也不会翻到后面忘了前面回头来加深印象——她连序言鸣谢和重要考点的自习速度都一模一样!

    廖家明连自己的自习都顾不上了,痴痴的望着叶田田。

    一方面是被她这不走寻常路的自习方式给吓cry了,另一方面嘛,叶田田就连上自习的样子都这么好看,不看白不看!

    填鸭了半本书,已经超过了学习的进度,叶田田才停下读入的进度,回过神来,对上一张看呆了的脸,不禁好笑,“你干嘛,神经啊?”

    廖家明大概有m属性,被美女这么一嗔,非但不恼,反而浑身一激灵,只觉206块骨头都酸爽不已。

    关于大学自习这事吧,严格说来,本来应该是很严肃很上进的一回事,但现实中却不尽如此。真心学习的当然有,但也不乏看小说的,玩手机的,吃零食的,谈恋爱的。

    对这一切大家都懂,于是一来二去,也练就了对自习室里发生的情况视若无睹充耳不闻的本领。

    廖家明和叶田田的座位比较偏僻,本来这点小动静也是无伤大雅的,但无奈一个班长,一个班花,帅哥美女,焦点人物,尤其是还疑似卷入了多角几何状况,就由不得人不关注了。

    于是,这点小动静就被有心人捕捉住,迅速扩散放大。连第一排的同学都不知从哪里得到了消息,频频回头关注他们的动态。

    自习上到尾声,大家也无心向学了,借着由头过来观望,尤其是跟廖家明同寝室的男生,装着哥俩好的架势,贼笑着过来打趣两句,跟廖家明拍个肩,或者索性换个座位来挤进话题的,不一而足。

    叶田田惭愧的想,为了大家好,这自习,她以后还是少上为妙。

    消耗掉一批道具,她心情也好,就顺便看了看周围同学的进度,发现了好几张生面孔,联想到这几天薛淼在寝室的吐槽,看来他们专属的自习教室结界真的被打破了,不光是那个药学女,还有其他外专业的学生也过来上自习。

    他们不好明着赶人,反正班上人少,位子坐不满,在保证本班座位的同时,也对外来者睁只眼闭只眼。

    这些外来者以女生为主,大概其中有部分是受了那个药学女的启发,有样学样的过来蹭座位瞄帅哥;除外,也可能因为这些女生爱学习求上进,未雨绸缪——叶田田就注意到好几个外专业女生在看考研的书。包括那个药学女,她推给任宇求解答的习题也印了考研真题字样。

    额,考研啊……

    叶田田目前也就想混个文凭,对考研这种很学霸的、跟上辈子重复的劳动并没有太大的热衷。

    教学楼响起自习即将结束的提示,大家站起来收拾书本。

    廖家明一晚上没看多少书,心中却充实无比,因为美人在侧,乘胜追击道,“一块儿去吃点夜宵?”

    叶田田当然以减肥为由拒绝了。

    廖家明本来也不期望她能答应,今天的收获已经足够乐一阵子,于是欢快的收拾东西,“下次啥时自习?提前跟我说一声,还帮你占位子。”

    叶田田淡淡带过。上自习这种突发事件又不是日常,再说她也不想一再领廖家明的情。

    反而是有个外系女生留到最后,连工友来赶人都舍不得起身。叶田田今非昔比,对这种热爱学习的孩子心生敬意,不觉多看了几眼,心想这是哪里的乖孩子呢?

    只是这一看,却让她呆了。

    这个女人,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