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林家三娘子 > 第153章 欺人

第153章 欺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林家三娘子最新章节!

    第一百五十三章

    这世上,自己做了丑事是一回事,可是被要指着鼻子骂出来,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更何况庄秀才还有点读书人的清高,这些年总觉得林碧月目不识丁,下意识便有几分轻看了她。特别是起先林碧月的姿态放的很低。婚姻大抵是这样子,一个人若是长时间仰望另外一个人,让另外一方造成了自己优于对方的错觉,长期被捧着,时间久了把对方踩在尘埃里也不是什么出奇的事情。

    他是真的轻看了林碧月的。

    更何况是骨子里就觉得妇人应该三从四德,对男人俯首贴耳掏心掏肺鞠躬尽瘁……各种无私奉献理所当然!

    他明知道花媳妇的嫁妆以及她从娘家带来的银钱是不该的,可是架不住长期的花用,哪怕起先觉得有一点不自在,时间久了也会生出理所当然的念头来,才在容妍指责之时脱口而出。

    可是说出来他就后悔了。

    庄秀才恨不得他方才说的那些话,慧福郡主压根没听到。可惜事实不如他愿,容妍的耳朵好的很,她听到庄秀才那段话,双掌相击笑着喝起了彩:“说的好!真是铿锵有声啊!不如本郡主将庄秀才那些师长同窗召集了来,且待我问上一问,大家可都是靠着媳妇的嫁妆过活,待嫁妆用完了便让她回娘家去搬银子来花的?”又笑着问庄秀才:“你家也有三个闺女,不知道有没有准备好了足够的钱财,将来好给闺女往婆家搬?”

    庄秀才一张脸涨的通红,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连反驳的话都寻不出一句来。

    他读书这么多年,如今所有的人脉关系皆是师长同窗,若此事真被师长同窗知道了,那以后也不必再出门与这些人打交道了。

    而集齐这些人来评理,对于慧福郡主来说,恐怕是小菜一碟。

    他站在那里,难堪的想着,林碧月虽然不懂诗词,可是若论起过日子来,当真是能干的,这些年家里一应开支事务几乎都是她在打理,倒也井井有条。

    偏容妍还不准备放过他,见庄秀才默不吭声,又轻轻一笑:“瞧瞧,这么劳师动众的也不太好是不是?我这里倒还有另外一个法子,反正我家阿姐在庄家过的也不开心,不如咱们把嫁妆单子拿出来,我这就带了二姐姐与你和离,让她带了嫁妆回娘家,如何?”

    庄氏母子都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庄秀才更是质问她:“你……你凭什么要我们夫妇和离?”看不起媳妇又宠小妾是一回事,可是和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除了林碧月大字不识几个,不能与他红袖添香,别的上头庄秀才还真没什么可挑的。可是如今他身边有了现成的解语花小妾,只觉补足了林碧月的不足之处,这一妻一妾的日子倒也不差,他可没想过要打破现状。

    容妍下巴一扬,笑的十分温厚:“我这还不是为你着想?身边有个知情解意的小妾,我二姐姐算什么?你庄家免费的长工?还是自带工钱贴补的那种?”

    她坐在那里之后,从头至尾倒是一句狠话没说,可是生生让庄氏母子出了一身的冷汗。特别是这句话一落地,那小妾便缩着身子恨不得让自己成为隐形人。

    庄母声音低低道:“她……她就只会生些赔钱的丫头片子,就算跟我儿和离了,难道还能再嫁不成?”

    没成想容妍这会儿倒是愿意搭理她了,笑咪咪道:“这事还真不好说。比如我多多的给二姐姐置办些嫁妆,再比如我阿爹手里那么多武官,总有年纪大些会疼人又娶不上老婆的,若是本郡主亲自保媒,保管二姐姐嫁的称心如意!谁若是敢欺负她一下子,本郡主便要他好看!”

    她说的明明是旁的男子,可是庄秀才听着怎么就那么不是滋味,总有种刀斧加身的错觉。

    容妍观他脸色,还好心好意来安慰他:“秀才别急嘛,我这不是来找你麻烦来的。好歹我二姐姐跟你夫妻这么多年,将来你们一点干系没有,我找你麻烦干嘛?不过是个不相干的路人罢了!有那功夫我还不如进宫去跟皇兄下几盘棋,跟他聊聊天什么的,也好过跑到你这破屋子里来坐着吃灰啊!”

    她说的温软平和,甚至连一点追究的意思都没有,言语之间全是要跟庄家撇清干系,庄氏母子却觉得,这话比追究庄家苛待了林碧月还要令人害怕,顿时母子俩的脸全都白了。

    “郡……郡主……”庄母结巴了。

    从来民不与官斗,哪怕她家儿子是秀才,可是与眼前的郡主以及她身后的娘家夫家来说,什么都不是。

    庄氏母子犹自颤颤,林碧月泡好了茶过来,亲自给容妍斟了一杯:“家里没什么好茶叶,郡主别嫌弃!”见婆母与丈夫投来求助的目光,她心中好笑,面上却作懵懂状,又给婆母丈夫各斟了一杯茶。

    庄母借机拉住了林碧月的手,摆出十分慈爱的表情来,道:“媳妇儿,郡主今日前来,说是要带了你回娘家去另嫁呢,你是怎么想的?”

    林碧月惊讶的去瞧上座的容妍,那表情让庄母及丈夫庄士达相信她对此事一无所知,不过是慧福郡主擅自所为,心中不由升起一线希望,甚至连庄秀才也充满希冀的朝她投去温柔的目光,林碧月心中感慨不已。

    夫妻成婚这么多年,抛去刚开始的那段日子,庄士达从她手里拿零用钱温柔过之外,几时又得过他这般温柔的目光了?

    当初年少气盛,总以为仰慕读书人的丰采,贴心贴肺的对一个人好,便能换来他的温柔以待。事实证明,她蠢的离谱!

    她不懂他的世界,而他亦不屑于去关注她的世界。

    若是嫁了开杂货铺家的少年,凭她的能为,至少日子能过的和乐,能让丈夫乃至夫家敬重几分。

    她闭了闭眼,显出自从嫁进庄家之后从未有过的温柔顺从,几乎可以说是失去了主张:“我……我……”她偏不表态!

    庄秀才只盼着她如往常一般干脆利落的将自己的决定公布出来,可惜她却只拿目光瞧一瞧丈夫婆母,再瞧一眼上座的慧福郡主,完全是个不知道何去何从的小妇人模样。

    上座的慧福郡主似乎还怕她不肯跟自己走,几乎可算得上苦口婆心的温柔哄骗:“阿姐,你看看庄家,自你嫁进来这么多年,可有一点变化?家中虽有个七尺男儿,可是连个妇人家都不如,靠着媳妇儿生活,难道他是缺手啊还是断脚啊?堂堂男儿连老婆孩子也养活不了,真是枉为男人!让你生活的这般辛苦,不如你跟了我走,至于和离书——”至此她的目光方才冷厉了下来:“我料着他庄家也不敢不给!”

    庄氏母子心头大跳——若是慧福郡主强硬干涉,要庄士达与林碧月和离,他们还真没胆子不同意!

    哪怕庄秀才以后不准备走科举仕途之路,要在这上京城中生活,得罪了座上那一位,恐怕也不能落得个好。

    “阿姐别怕,我让我阿爹在军中留意,再给你寻一门婆家,若是敢不疼你试试?!”

    她这些话,方才已经跟庄氏母子说过了,庄氏母子原还抱着一点希望,希望林碧月能够留恋这个家,可是想想这些年对她的压制以及家中境况,又花光了她的嫁妆,想让她留下来,除了那三个闺女,还真没什么能留她下来的筹码。

    况且这媳妇走便走了,以庄秀才的功名,倒可以再娶一门,可是若真和离,想要凑齐林碧月的嫁妆,都是难事,更何况以她们家的家底子,还寻林碧月娘家这样境况的亲家,那是别指望了。

    林家如今家底子是真的不薄,又能攀上容国公府与慧福郡主,当难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亲事。

    这下子亲事不成反做了仇家,且仇家是他们家完全惹不起的,如之奈何?

    庄母想透此节,膝盖一软向着容妍跪了下来。

    “郡主,我家媳妇儿自来能干,求你看在三个孩子的面儿上,还是不要拆开了我儿与儿媳妇!”庄母妇道人家,面子总没庄士达读书人的金贵,她是唱念作打惯熟的,立刻便服了软。

    又推搡庄士达:“还不快去将孩子们唤来见见郡主。”说不定慧福郡主瞧在孩子面上,心一软便将林碧月留下来了呢。

    庄秀才这会儿倒似活了,立刻从厅堂里出去,正瞧见容妍带来的丫环们哄着三个闺女吃糖说话儿,旁边庶长子眼巴巴瞧着,平日在三个姐妹面前骄横惯了,此刻当着这许多带刀侍卫以及丫环仆妇,能替他撑腰的都不在,倒不敢放肆了。

    那庶长子也有四岁多了,瞧见庄秀才出来,立刻扑到他身边,扯着他的袍角要糖吃。庄秀才此刻一脑门子官司,忙哄了他两句:“珙哥儿,你且等一等,阿爹一会儿出去给你买糖吃。”说着过来便要扯那三个闺女。

    庄大姐儿跟老鼠见了猫似的,立刻扯着两位妹妹往春雨身后缩。

    往日若是没有庶长子庄珙在眼前,庄士达待她们姐妹倒也和气,可是若有那小妾跟庄珙在,她们姐妹便免不了要吃排揎。小孩子总是敏感的动物,牢记着以前,见春雨又漂亮又和气,说话温柔还给她们糖吃,周围站着的这些带刀侍卫们都同她一路,立刻便将春雨归类为可亲近庇佑的一类人里了。

    作者有话要说:今晚十二点以前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