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侯府商女 > 第四十三章刁奴家里的惊天秘密

第四十三章刁奴家里的惊天秘密

作者:上官旭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侯府商女最新章节!

    沁慧笑笑道:“王妈妈你想要这个瓶子是不是?既然如此你就看看还喜欢哪个,一会我让叶嬷嬷她们给你送回家去,你选选吧!”

    果然王妈妈信以为真,并且非常嚣张得意的推开一左一右拦着她的叶嬷嬷和青杏,扭着圆滚滚的身子跑到主位跟前的角几上,将方才看好的白瓷瓶抱在怀里,还回头冲着叶嬷嬷和青杏哼了两声。

    王妈妈大概的意思就是:你们两个奴婢能怎么样,还不是听主子的,你们在争气厉害,可惜你们主子不争气有什么用?

    这段时间她每天都悄悄打探叶表姑娘的消息,都不敢往跟前凑合,就担心叶表姑娘秋后算账,结果躲了十多天,也没见叶表姑娘如何,尤其是知道叶表姑娘将卢家的奴婢都给赶走了,就留下了自己和翠环,别提她多高兴了。

    所以王妈妈的胆子大了起来,知道叶表姑娘根本看不上她拿的那些,再说了以往叶表姑娘根本就不管俗事俗务,拿的再多她也不知道。

    故此今个她还带着平姨娘闯了进来,没想到叶表姑娘现在日子过得这么好,屋子里面的家具和摆设甚好,要是能拿回家里摆着,左邻右舍非得羡慕死她不可。

    王妈妈更有些气闷叶表姑娘为何不早早搬家,早前要是清花阁有这些好物件,早就都搬回家了,当然确实也搬回去不少,可惜那些都是旧物件和现在全新的东西一比就不像样子了。

    看着这老货得意洋洋十八般嚣张样子,气的青杏眼睛都红了,青杏指着王妈妈道:“主子你看这老货,她还真敢拿东西。”

    沁慧但笑不语,叶嬷嬷好像看出来一点门道,扯了扯青杏的袖子,努努嘴看着贪婪的王妈妈不做声,青杏气的够呛,不过很快也明白了一点,就不做声了。

    而王妈妈这会子正忙着将一尺高的白瓷瓶揣在怀里,还将旁边的一个带着仕女图的玉瓷瓶夹在腋窝下,然后还将多宝阁上面的几个小件的摆设拿了下来,一看没地方放了,就撩起衣服的下摆,将几个瓶子放在里面兜着,场面十分滑稽。

    玉瓷瓶之所以叫玉瓷瓶,是因为烧制出来的颜色和玉色接近,产量很低,是一种特殊的土质才能出来这样的效果,沁慧觉得这老货果然眼神犀利,知道什么是好的东西。

    其实这些原本都是慧姐搬过来之后,叶家给布置的,后来慧姐没住这个宅子,就由大夫人范氏接手了,这些东西一直在库房放着,这两天因为要完工了,才摆出来给朱家的人看,最后还是回到了慧姐这里。

    要是大舅母范氏知道她拿出来的这些东西,现在正被王妈妈打劫,估计一顿板子了结这老货都是轻的。

    沁慧冷眼瞧着这些物件,搭配王妈妈俗不可耐的土黄色衣服,真的很掉价,最后实在是装不了了,这老货还担心碰破了,然后才看见叶表姑娘主仆都在看着她,难得她稍微有点不自在。

    以往她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都是趁着屋子里面没人的时候,今个一高兴竟然忘了周围有人了,王妈妈讪讪的笑道:“那个叶表姑娘能不能给老奴一个布单,老奴担心粗手粗脚的糟蹋了东西。”

    青杏气的破口大骂道:“王妈妈你还要不要脸,拿了姑娘的东西不说,还要家伙事装走,有你这么没脸没皮的么?”

    王妈妈之前忍了几下没出声,得了手的东西叶表姑娘都没说什么,现在被青杏这么刺激就忍不住了道:“我说青杏,我拿的又不是你的东西,也不是你的嫁妆,你这小蹄子咋呼什么,没看叶表姑娘都没出声吗,咋啦你这个做奴才的比主子金贵不成?小蹄子就你小气刻薄样,将来谁敢娶你呸!白给老娘当儿媳妇都不要你这样的。”

    青杏气的脸色涨红道:“姑娘,这个老货满嘴乱喷,气煞人也!看我不撕了她这张破嘴!”

    叶嬷嬷忙拦着冲动的青杏,王妈妈还得瑟的扭扭比水桶还粗的腰,叶嬷嬷轻声的对青杏道:“别和那老货一般见识,主子不一定怎么收拾她呢,青杏别坏了主子的好事。”

    青杏这才安静下来,看着主子果然十分淡定的看着王妈妈,这才撅着嘴生气,王妈妈这会子看青杏不做声了,自信心膨胀的她还想得寸进尺的说点什么。

    沁慧就淡淡的道:“王妈妈青杏是本姑娘跟前的人,香的臭的也是本姑娘说的算,你莫要在此胡乱的攀咬,本姑娘会不高兴的,一不高兴了,你拿的这些东西就没了,知道吗?”

    虽然叶表姑娘说的淡淡的,声音也是轻轻的,但是王妈妈就是感觉和从前不一样了,一种冷意袭上了王妈妈的心头。

    叶表姑娘再也不是从前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了,这让王妈妈立刻反应过来,今个要是得罪了叶表姑娘,保准一个毛都拿不走!

    所以王妈妈赶快放下东西,自打嘴巴左右开弓,别以为这老货使多大力气,不过是姿势摆的挺好力气用的挺少,一边轻轻的打,一边说道:“叶表姑娘老婆子我粗惯了,可不兴和我老妈子一般见识,都是我不好,这一张嘴就没有把门的,青杏姐姐大人不记小人过,都是老妈子不好,都是老妈子不好。”

    沁慧看着王妈妈这举动,心想这老婆子还真是个人物,只是不知道一会能不能证实自己心中所想,如果可以证明所猜测的不差,那么就绝对能给大舅舅一家,送上本年度最厚最厚的大礼了。

    所以沁慧就制止道:“好了,这两日搬家之后本姑娘高兴,过去王妈妈照顾本姑娘也算是尽心尽力了,今个给些赏赐也是应当的,这样青杏你先赔着王妈妈挑着,不兴弄坏东西,否则你们都照价赔偿,然后叶嬷嬷跟着我去库里挑点东西去。”

    王妈妈竟然死皮赖脸的道:“姑娘,要不老奴跟着你过去看看好了,姑娘可能不大知道我老婆子的喜好,让老婆子我也过去吧。”

    沁慧什么都没说,就那么看着王妈妈,看的王妈妈再也不敢说什么,然后就带着叶嬷嬷出去了,王妈妈一看叶表姑娘出去了,就撒着欢的在屋里面拿东西,看见什么好的都拿,连炕几上的茶杯都不放过。

    青杏撇撇嘴也不出声,心里想着这老货今个的结局会如何?默默的祈祷今个姑娘出手狠辣一些,给这老货一家子颜色看看。

    王妈妈有一个儿子,两个女儿,其中大女儿就是翠环,小女儿是春英,一个十七岁,一个十五岁,以前都在清花阁当差,翠环自认长得不差,在丫鬟中也算是漂亮的。

    春英没有翠环漂亮,但是也还可以说的过去,就是人懒一点,王妈妈有一个儿子叫王贵宝,今年都二十岁了,长得不好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亲事一直拖着没信。

    之前还为了这个亲事得罪了很多人,四姑娘房里的二等丫鬟春嵋就是其中之一。

    最后王妈妈求到了二夫人徐氏的跟前,才将亲事定了卢家二房浆洗房三等管事随妈妈家的大女儿,也是奴籍,但是不在卢家做工,在家里操持家务,听说光是承诺的聘礼就是一百两银子,端是个财大气粗的范。

    可惜这样镜中花水中月的富贵,不知道能享受到几时,也许今个就终结了呢!

    青杏看着忙忙呼呼的老货王妈妈,打定主意准备看王妈妈今个之后的结局,到时候痛打落水狗可别怪她青杏不客气。

    这边沁慧走出偏厢房到了主屋的门口,正好碰见秀雁匆匆的过来,提着食盒应该是刚鼓捣出来的吃食,秀雁急急忙忙的道:“姑娘,王妈妈那老货没闹什么幺蛾子吧?那老货最贪婪,姑娘可不能让她在欺负了。”

    叶嬷嬷也略有些担忧的问道:“姑娘,青杏能制得住那个老货吗?听说那老货是一身的蛮力,还愿意耍个诬赖什么的。”

    沁慧道:“没事,一会让周嬷嬷安排两个力气最大的妈妈,给她敲晕之后捆了再说,然后给送到王妈妈家里去,咱们打算抄了她的家,抄的不干净可不行,那咱们不就是吃亏了,所以就得让王妈妈尝尝她拿走的那些东西,又怎么被本姑娘给弄回来!”

    “那老货不过是以为在本姑娘面前有些脸面,素日又往家里倒腾了不少的本姑娘的东西,就轻狂起来,今个咱们就让她尝尝轻狂是要付出代价的,这样秀雁先去外院找到成安,让他给我准备八个小子他也跟着过来,然后留着两个,将所有的门都紧闭,谁来也不开,秀雁快去。”

    秀雁将食盒放在桌子上兴奋的道:“姑娘,奴婢总算是等到这一天了,那老货奴婢踢死她一万回都不解恨,素日仗着姑娘不耐烦俗事俗务,不知道从姑娘这里得了多少实惠,还恬不知耻的得瑟,奴婢这就去告诉二哥去,姑娘可以先用些点心。”

    沁慧道:“你快去吧,咱们就是趁着王妈妈没准备才能一击即中,否则等到她们察觉了,转移了东西咱们就损失了,东西什么时候吃不一样,你快去吧。”

    秀雁匆匆忙忙的走了,沁慧对叶嬷嬷道:“一会让周妈妈在这边看着,叶嬷嬷带着六个粗使的妈妈咱们去卢家后边王妈妈的家,秀雁不是说了吗,那个宅子都是本姑娘买的,现在本姑娘收回不是正好吗?你赶快带着几个人准备一下,这些碍事的衣服都换一换。”

    叶嬷嬷赶快去了,沁慧自己也换了一套轻便的浅色衣衫,戴上了面纱,披上了厚实的银白色披风,这个王妈妈早在沁慧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就打算收拾她了,一直没腾出时间。

    后来因为青杏无意中看见了王妈妈的女儿翠环的秘密,所以才留下了这娘俩,今个她自己撞了过来,也不要怪本姑娘无情了。

    很快叶嬷嬷也换了一身利落的耐脏的衣服过来了,沁慧还吩咐道:“叶嬷嬷,这王妈妈一家今个完事之后,安排一辆车直接送到叶生在的那个庄子上吧,一定给这一家看好了,还有些别的用处,不能浪费了。”

    叶嬷嬷点头同意了,叶生是她的大儿子,打理庄子是个不错的好手,看着这几个不成器的东西,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庄子上的空房子不少,周围庄户都是实在的人,有这么多人盯着,这一家想跑都不知道哪里跑。

    叶嬷嬷点点头道:“姑娘就放心吧,回头老奴亲自给押送过去,绝对让这一家子都安安生生的。”

    恰好秀雁也过来说成安都准备好了,小子们已经在角门等着了。

    沁慧让秀雁也换一身轻便的衣衫,然后带着纸笔,现场好列上单子,一刻钟之后,沁慧她们主仆就出了角门,直奔卢家后宅平民区而去。

    京城虽然分了很多条街道,但是每个大户人家的附近都有一些平民区,这些要么是大宅门里面宅子不够,有不少奴婢奴才住在这边,要么就是普通的平民百姓几代之前就在这里落脚了。

    很快到了地方,步行就是一刻钟的样子,沁慧呼吸着宅子外的空气,都感觉新鲜了很多,终于出来了,和昨个只站在大门口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没想到走出古代的大宅门办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抄了刁奴的家。

    沁慧晃晃头,感觉自己还真是本性不改,多久没有享受抄家的快乐感觉了,当然沁慧的骨子里面还是很兴奋的,抬头看着天空的阳光缓缓的笑了。

    正巧这会子某风一般的男子坐着马车外出办事,恰巧看见了这一幕,心里暗想,这不是上次和某斯文男无意中见到的姑娘吗?

    虽然上次下雪也没太看清容貌,但是这样随意真心的笑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即使换了衣衫戴着面纱还是被他认出来了。

    真的没想到这么快又见到了,风男就吩咐自家的马车停下来,自己下车带着随从凑近看看,这个姑娘带着这么多人要去做什么?

    成安已经前去打探了一番,小跑到沁慧面前道:“姑娘,王妈妈家里的门没锁,院子里面很安静,咱们下一步怎么办?”

    沁慧已经走到了门前,打量这个普通的一进的院子,这个小院子可不小,院子里面六七间的屋子,一家五口居住也是很宽敞了,这房子当初买来的价格是五百两九成新,和周围的邻居一比也是中上的好房子了。

    沁慧带着人直接进去了,并且成安将门给关好了,别回头一会邻居过来看热闹,万一冲撞了姑娘就不好了。

    这会子正好是晌午,一般人家这个时间都在午休,这个小院子里面也很安静的,一颗大杨树应该有三四十年的树龄了,长势非常好,虽然是冬天叶子都掉光了,但是依然十分挺拔。

    沁慧一进去,院子里面收拾的还算是挺干净的,没有多少积雪,院子里面也没看见人,沁慧有些意外,难道古代真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还是王妈妈走的太着急了,压根就忘记关门了?

    正巧这会子就听见北面房间一个男子轻浮的笑声:“哎呦小美人,快让爷好好的疼你吧,你放心爷有很多银子的,今个要是让爷开心了,回头这个玉镯就是你的了。”

    女子惊呼道:“贵爷,真的是玉镯啊,你哪里来的玉镯啊?水头真好奴家喜欢。”

    “喜欢就好,快让爷高兴高兴,这些都是我娘在那个傻了吧唧的表姑娘那里拿回来的,绝对的货真价实。”

    接下来就是满嘴的污遭的话不堪入耳,让叶嬷嬷特别生气,秀雁脸色都通红的,沁慧就跟没听见一样,成安也跟着道:“姑娘这太不像话了,奴才立刻去打得他满地找牙。”

    沁慧道:“先给这个院子围起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后门,低矮的墙头什么的,以免一会子有人狗急跳墙,叶嬷嬷就带着婆子们不管见到谁都给我绑起来,带到这个树下,本姑娘要看看刁奴的家有什么不一样的!”

    “是姑娘!”带来的人很快都行动起来,刚才还安静的院落,瞬间的鸡飞狗跳起来,王妈妈的儿子王贵宝衣冠不整的,直接被成安按到了炕上暴揍了一顿,屋子里面那个女的吓昏了。

    成安把王宝贵的牙都打掉了两颗,捆的跟粽子似的给踹出了门外,哎呦娘哎的滚了两个台阶才下来,成安还带着小子们在后面追着好一顿的打。

    一边打一边成安还骂道:“小王八蛋,成日里不知道吃谁的喝谁的,有今个的好日子,还满嘴喷粪,今个打死你丫混玩意,小子们别客气打他就是了,别打死就行。”

    接着就是叮当一顿拳打脚踢,秀雁也凑上去补了两脚啐道:“让你满嘴胡说八道,今个打死你也不多。”

    这会子王妈妈的男人王有昌也被婆子们给捆着出来了,和王妈妈一样的大嗓门喊道:“住手你们是什么人?知道我们一家是谁的人吗?胆敢在我们一家动手动脚的,不想活了是不是,都给老子住手。”

    这边王贵宝也拼命的喊着:“爹,救命啊,救命啊,儿子要被打死了,爹救命啊!”

    看见王家唯一个跟苗苗被打,王有昌气的脸红脖子粗的,大吼道:“住手住手,我们家婆娘可是伺候一等靖安侯府叶家姑娘的体面妈妈,你们敢对我们一家动手,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了,快点住手,否则我们就告诉叶大人,给你们这些擅闯民宅的人都丢到大狱里面去。”

    叶嬷嬷拿起放在地上的扫把,对着王妈妈的男人就是一顿好打,骂道:“瞎了你们的狗眼,王妈妈是个贪得无厌的老货,我们叶家的名声岂是你们能败坏的,你们一家子都对我们家姑娘不好,我们家老爷还能为你们刁奴做主,真是笑话,也不看看自家是个什么东西,死到临头了,都不知道死在哪里了。”

    王妈妈的男人王有昌吓了一跳,但是还不相信的道:“你们就胡说八道,我们家婆家可是伺候叶家千金的人,你们胆敢在我们家乱来,还冒充叶大人的名声,将来我们告到官府,你们就全完了。”

    沁慧笑道:“果然是狗仗人势的东西,本姑娘怎么不知道我爹爹会给你们这群刁奴做主,而且我们就是叶家的人,用得着冒充谁吗?和王妈妈一样都是不老实的东西,给本姑娘打狠狠的打,别客气!”

    又是叮里咣啷的一顿暴打,王妈妈的男人这才知道害怕了,哭喊着道:“救命啊,救命啊。”

    满院子都是嚎叫的声音,左邻右舍的也不知道这平日里嚣张跋扈的王家是得罪谁了,竟然没人敢过来看看王家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了,可见王家平时是多么不招人待见。

    正好这会子从正房里出来一个女子,她小心翼翼的扶着另外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子急走几步出来道:“姑娘,莫要再打我爹爹了,求求姑娘饶了我爹爹和大哥吧,翠环给姑娘磕头了。”

    秀雁看见了翠环如今的模样都傻眼了,嘴巴里面能塞进鸡蛋了,我的天,这还那个翠环吗?这么大的肚子哪里来的?怪不得*个月都不见人影了,感情是做了龌龊的事情,不敢出现了。

    翠环这么一出来,包括叶嬷嬷也傻眼了,没想到只是半年多没见翠环,已经变成了这个模样,虽然每个月还领着月例银子,但是的确很多人很久没见到翠环了。

    翠环可是奴籍,就这样大刺刺的有了孩子,不怕被主家给打死吗?还是已经攀上了谁的高枝?叶嬷嬷感觉自己的价值观在面对王妈妈一家的时候,都有些凌乱了。

    从叶家带来的人都是新过来的,都不了解王妈妈一家的过往,即使不了解此时也感觉气氛不对。

    就连成安都惊讶的看着翠环,那个这翠环是伺候姑娘的,到现在还领着大丫鬟的月例银子,可没听说翠环嫁人了,那这大着肚子的翠环是怎么回事?

    只有一早就知道一些内幕的沁慧不算惊讶,而且貌似还知道怎么回事,沁慧看到这个女子出来,笑了果然和青杏在街上无意中看到的一模一样,这个翠环还真的有了孩子,已经九个多月,在过十来天就能生产了。

    之前沁慧要收拾刁奴的时候,青杏犹豫了一下就说过:“姑娘,奴婢上次去街上买针线,无意中见到了蒙着面坐着租来轿子的翠环,身边就是春英,翠环的肚子大了,看起来都是要生了的样子,奴婢感觉没看错,就是不知道那孩子是谁的,难道是?”

    后来沁慧在给卢家奴婢退货的时候,因为这件事情特意的留下了王妈妈母女,春英一早在清花阁伺候过,后来因为冲撞过长房的梅姨娘,喜欢斤斤计较的梅姨娘硬是将春英给赶走了。

    春英被赶回了家里之后,王妈妈好一顿哭诉,才在清花阁继续让春英领着二等丫鬟的月例银子,当然银子是慧姐来出。

    王妈妈虽然是贪婪自私,但是想做荣华富贵的梦一直没有停歇过,这不是这个美梦目前看来翠环基本达到了,就要看后面怎么做了,毕竟大宅门母凭子贵的事情也不是没有。

    王妈妈将翠环藏的很严实,估计要不是今个这么闹腾,也得进去绑着才能出来,翠环孩子的爹,就是刁奴家里的惊天秘密了,不过沁慧对于这个孩子的爹大概的有了一些概念了。

    今个果然不虚此行!刁奴一家不收拾简直难解心头只恨,此时的王贵宝被打的跟猪头一般,屋子里面那个女子一出来就看见面目全非的王宝贵,有嗷的一嗓子摔倒在了地上。

    沁慧对于这种女人不感冒,应该是隔壁哪个邻居家红杏出墙的,就这动不动自己就昏死的心里素质,还赶出来爬墙?今个没时间收拾这个女的,直接让粗使婆子给丢到了门外去!

    怎么丢人是她的事情,沁慧一项最瞧不上这类不安分的人,碰上了自然也是收拾收拾,在丢出去之前,身上的财物全部拿下,叶家的便宜可不好占的。

    而这女子被赶出去之后,很快就醒了,这段时间在王家得到的东西都没了,气的差点在此昏死过去,正好被其他邻居看见了,再看她衣冠不整从王家出来,街头巷尾的唾沫瞬间就给她淹没了。

    而王家继续热闹着, 被打的娘都不认识的王家父子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翠环虽然是喊着要下跪,但是却倨傲的不跪下来,她这幅模样,叶嬷嬷她们自然不会碰她。

    她们今个是过来抄家的,没必要对着一个大着肚子的人做什么,这类不好的事情,叶家人不沾染。

    而王妈妈的二女儿春英却嚷嚷道:“叶表姑娘,我姐姐的孩子可不是普通人的孩子,叶表姑娘还是善待我姐姐的比较好,省着日后有一天做了姐妹了,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已经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秀雁是真的急了,这是什么混话都敢往外说,这不是败坏姑娘的名声吗?

    秀雁气的上去对着春英就是几个打耳光,打得春英眼冒金星的,春英看着秀雁吃人的眼神,也老实的闭上了嘴,春英虽然之前是二等丫鬟,但是长相并不出彩,又懒得要命,秀雁一项不待见春英。

    主要是王家这一家子都没有好人,让秀雁非常不待见,今个都见到了才发现,这王家的人长的都不算好看,似乎是将所有优点都集中在了翠环的身上,也只能凑个中等之下。

    秀雁让粗使婆子给春英绑上了,秀雁上去踹了几脚骂道:“春英,你一直在清花阁领着二等丫鬟的月例,平时很少见你,没想到和你那不着调的娘一样,满嘴就会胡说,”

    “翠环不过是个贱籍的奴婢罢了,怎么和我们姑娘金枝玉叶的相比,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翠环不守妇道未婚皆孕,这要是爆出来可是要沉塘也不为过的,少胡乱攀咬我们姑娘,小心我撕烂你这小贱人的嘴!”

    春英不甘心被骂还想说什么,翠环呵斥道:“二妹不要多说,且等娘回来再定。”

    春英愤愤的闭上了嘴,害怕被秀雁打,只敢偷偷用眼睛剜了沁慧好几眼,这个叶表姑娘今个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了,跑到自家大闹,难道是因为姐姐的孩子争风吃醋来了?对了今个叶表姑娘怎么不哭了?

    沁慧懒得理会几个奴婢,直接吩咐道:“把这几个人给我捆好了,然后给我搜,将属于叶家的东西都给我抄走!”

    叶嬷嬷带着粗使婆子给这几个人都捆上,只有翠环在一边站着,叶嬷嬷威胁道:“翠环,我们今个可是拿回叶家的东西的,你一个怀了孩子的人最好一边呆着不要捣乱,否则老婆子我也不客气,不过你要是有个什么不好,恐怕你的富贵梦就没了,孰轻孰重你自己清楚,言尽于此,如果你给脸不要,那就谁也别怪了。”

    随后叶嬷嬷带着婆子们挨个房间进去,开始翻箱倒柜的抄捡东西,竟然每个房间都有惊喜,什么姑娘带到卢家的香樟木的大箱子了,还有姑娘不大喜欢的古玩字画了,什么姑娘的衣衫料子了。

    还有摆件摆设,金银首饰,皮子药材,等等简直比卢家库房里面的还全活,很快院子里面的空地上,就摆满了箱子,秀雁一边骂一边记录。

    这些东西全放在一起,都能装了十三四个箱子了,姑娘搬家才搬了十个箱子,这个老货竟然折腾的东西比姑娘都多,尤其是屋子里面的摆设,瓷瓶玉器,以前姑娘带到清花阁一人高的一对富贵宝瓶竟然在这里出现了,秀雁气的都笑了道:“姑娘,这么大的东西,又容易碎,这老货是怎么弄来的?”

    别说这个问题,沁慧也有些意外,这可是一人高一尺粗的瓶子啊,还是一对,这老货到底怎么弄回来的?不会是一个个的背回来的吧?想到这里沁慧是真的无语了,这大舅母给自己弄了个什么二等管事妈妈。

    这不是蛀虫吗?竟然这样大的东西在卢家进出,大舅母没抄走不说,还默许了,可见其心歹毒啊,这样富贵瓶是保富贵保平安的,一般放在正房正门的两边,寓意好上面还是花开富贵的字样。

    很多人家都用这样的东西作为喜庆物件的首选,结果慧姐竟然给弄到奴婢家里来了,还真是恶心死了。

    回去要么卖了,要么好好洗洗在想想做什么?要是不高兴了就给松柏院的那对大瓶子给打碎了,好气死大舅母这个歹毒的女人,她的歹毒不是明刀明枪的,而是在背后的阴损刀子,这样的人弄死都便宜她了。

    很快不到一个时辰,所有王家的东西都抄捡出来,整整装了十一个大箱子,也幸好王妈妈还没娶儿媳妇,没嫁女儿,平日里看的很严实,虽然她儿子不成器,但是也不敢随便拿到外面去卖,否则东西早就光了。

    秀雁是一边登记造册,一边骂王妈妈这老货吃里扒外,秀雁还道:“姑娘的金簪这老货就说丢了,在这里出来了,姑娘病了那日她在屋子里面哭嚎,一看这几个金戒指和金镯子就出来了,还有中秋时候,姑娘的一个蓝宝石的镯子没了,当时觉得蹊跷,这会子都出来了,还有这个和这个……”

    沁慧听着秀雁的话,就还原当时的情景,大概是每到节庆日子,卢家就说自己人手不够,就让秀雁和青杏去帮忙,王妈妈都会跑出来哄骗慧姐,然后连偷带拿的卷带走不少的好东西。

    关键是不管什么王妈妈都敢拿,沁慧有一条圣上赐的宝石珠链的流苏,是有十几种颜色的宝石穿起来的,十分华美,是四年前慧姐跟着爹娘参加宫里的新年宴席的时候,圣上赐的,这老货连这个都敢拿,真是胆子比老虎都肥,一点不怕撑死。

    院子里面几个人已经给堵上了嘴巴,省着乱嚷嚷,王家的两个男人被打的躺在地上淤青红肿的熊猫眼看着东西一点点的都被搜出来,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即使堵上了嘴巴,依然呜呜的直叫唤,这可是她们家将近三年时间积累的财富,正常几辈子花用都够了,结果现在这样就没了,放在屋外的空地上,而家里不用进去看都知道已经空空荡荡了。

    还有春英看着几匣子金银首饰都被抄捡出来,娘可是答应了,将来要给她做嫁妆的,这样就没了,太不甘心了,春英呜呜呜的一直在叫唤,也不知道左右邻居有没有报官的。

    其实吧,左邻右舍不知道怎么回事,还真有想报官的,正好被在附近看热闹的某风男给拦下了,既然王家这样大的事情都干做,就不要怪主家回来收拾她们家了。

    叶嬷嬷这边一直抄捡到了厨房的时候,才发现这里还有两个面黄肌瘦的小丫鬟,叶嬷嬷一看这王家就虐待这两个小丫头了。

    面黄肌瘦的不说,身上还有伤痕,所以叶嬷嬷也没有为难这两个*岁的小丫头,让她们跟这几个败类站在一起,通过小丫头的指点,成安还打开了地窖。

    王家的地窖里面竟然还有不少大米和白面,鱼肉风干之后的存货不少,还有很多上等的干木耳之类的干菜,这些都是老爷从原城给姑娘捎来的,不知道为什么姑娘都没见到这些,就到了王妈妈家里了?

    这的确是个疑问,翠环一看越来越多的东西被抄捡出来,就想出去给王妈妈报信,秀雁笑道:“翠环别做无用功了,王妈妈早就在叶宅被绑的结实了,你要是识相就抱住你肚子里面的孩子好了,这些东西本来就不属于奴婢的家里,这个宅子都是姑娘我给买的,现在主子说要收回来,你们一家自然资格没有在享用了!”

    翠环气的脸色发青,对着沁慧道:“叶表姑娘今个这是要做什么?我翠环不过是要在大少爷后宅争一袭之地而已,肯定是超不过叶表姑娘的,为何今个要用这样的方式羞辱我,羞辱我们一家,难道这些不是曾经叶表姑娘赏给我娘的,今个还收回去,哪有这样反复无常的主子,哪里有这样给了又拿回去的道理?”

    沁慧笑道:“本姑娘就是反复无常又怎么了?这些东西都是王妈妈连哄带骗的弄走的,这点你也不否认对吧,再说了你和王妈妈现在都是我叶沁慧的奴婢了,主子要收回给你们一切的优待,这绝对不过分,你在卢家多年,你那只眼睛看见卢家的哪个奴才有这样的泼天富贵的?”

    “反而是你翠环还真是挺牙尖嘴利的,你想在大少爷后宅争一袭之地,那是卢家的大少爷的后宅,和本姑娘有什么关系,难道你生了儿子还用我们叶家的银子养?本姑娘可没有那么好的心思,”

    “不过你可能不知道卢俊辉已经定亲了,对方还是京城有名善妒的女人朱家五姑娘,朱家是什么人家?你又是什么身份?难道我那最现实不过的表哥为了你一个区区奴婢得罪朱家不成?翠环你太高看自己了。”

    翠环瞬间被打击的脸色苍白伤心欲绝的道:“不,你骗我,大少爷不会定亲的,大少爷就是定亲也是和你叶表姑娘,大少爷早就承诺我了,只要我将你的消息告诉他,他就会在内宅给我一袭之地,绝对不会不管我和孩子的,不会的,不会的,我不相信不相信,对他还不知道我有了孩子的事情,一定是这样的,他不会骗我的。”

    沁慧还真有些奇怪,看着语无伦次的翠环,卢俊辉定了朱家五姑娘的事情,全城都知道了,难道王妈妈没告诉她?而且那个渣男好像还不知道翠环有了孩子的事情,这下子热闹了!

    沁慧真有点迫不及待的等着这步棋了,不知道那个时候会有多么的精彩……

    ------题外话------

    灭哈哈哈,抓到了渣男的把柄了哦,亲们请继续支持旭云吧,一定要支持收藏,支持正版订阅哦,旭云将十分感激大家,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