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侯府商女 > 068徐氏发威慧姐调查掌柜们

068徐氏发威慧姐调查掌柜们

作者:上官旭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侯府商女最新章节!

    慧姐很快就写完了,内容就是:今收到徐氏归还原配董氏的嫁妆银子两千两银票,还有卢家补给卢代菡的一千两银票的置办嫁妆的银子,还有这么多年克扣卢代菡的两千两银子,共计五千两,一次性付清!

    很快一式两份就写好了,徐氏宝贝看了好几遍,喜滋滋的揣在怀里,慧姐也当面清点了银票,一直积压在慧姐心里的这件事情总算是完事了。

    让慧姐十分高兴的是,徐氏这人不怎么识字,只看懂数目,卢代芹是不好好识字,所以这娘俩是半斤八两了,如果她们娘俩知道这些不是经营商铺的押金,而是代菡姐的嫁妆银子,不知道会不会气懵了!

    徐氏高兴的将这一式两份的纸张宝贝的放入怀里道:“好,这下子慧姐可以说我怎么能去经营了吧。”

    慧姐道:“今天二舅母就可以过去看看了,你是卢家的二夫人,自然有权利过去看看不是吗?”

    徐氏一副我懂了的表情拍胸脯道:“慧姐你且放心,铺子在我手里一定发扬光大!”

    不过徐氏小心眼的性格又犯了,看着慧姐馋着脸道:“慧姐,不是二舅母小气,你知道你大舅母那人,我不拿出点章程来,她肯定不会同意的,要不你再写个什么手信之类的,我也好与她掰扯掰扯不是!”

    慧姐爽快的答应了,写了一个手信:叶家东一街的米铺和西一街的绸缎铺子,暂且交给卢家二房经营,今日起生效!

    徐氏更是宝贝的不得了,尤其看着落款是慧姐的名字和印信的时候,更是激动地直接就跑了,连二房都来不及回。

    她根本就没在意,其实慧姐只说了起始日子,压根就没说哪天完事,也就是说,慧姐随时可以终结了事。

    徐氏急慌慌的跑出去之后,慧姐和代菡也出了房间,代菡感激的道:“慧姐,谢谢你,真的谢谢你,这辈子能拿回这些东西,我已经很知足了,你也不用给我任何东西了,就这些银子,我也可以很风光的出嫁了,只是银票暂且放在你那里,我随时置办东西随时用,你知道徐氏这人,随时都有可能后悔,放在我这里就麻烦了。”

    慧姐拿过来一把钥匙道:“代菡姐,这是叶宅离着你景华阁最近的一个房间,这是钥匙,你的银子和东西就暂时都放在那里,不管你置办什么,只要放进去就行,我会交代粗使看门的婆子们,让你随时出入的。”

    代菡感激的道:“大恩不言谢,日后定会回报的。”

    慧姐笑着道:“代菡姐姐你多虑了,你救了我的性命,这些都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情,能帮衬一些,就帮衬一些不是吗,这段时间别亏了自己,好好养养身子,你的身子太瘦了,这样很不好,那些糟心事也别想了,每天想着怎么置办嫁妆,然后你从叶宅这边直接出去就好。”

    代菡终于露出了笑脸,感觉一切有了更好的希望,高兴的对慧姐道:“嗯,这些我会抓紧时间准备的,倒是你徐氏这人难缠,你要注意一些。”

    “放心吧在,这都是暂时的,先让这两人相互攀咬去,我好腾出时间做别的事情,景华阁还乱着,你赶紧回去收拾一下吧,买点好的冻伤的药膏,要不冯妈妈她们的手就坏了。”

    慧姐和代菡都急着回去,然后两个人就回去处理事情去了。

    而这徐氏特别的着急,怀揣手信立刻就带着卢代芹去长房,还没进松柏院就大刺刺的喊道:“大嫂啊,今个我可是有重要的事情啊,大嫂你在不在啊?大嫂你在不在啊?”

    二夫人就这样大嗓门的进了松柏院的主屋,此时的范氏正窝在暖榻上,眯着眼睛不知道想什么,春丽给大夫人认真的捶着腿,屋子里面静悄悄的,似乎从小定礼事情之后,长房一直就这样安静的异常。

    徐氏的大嗓门穿透力也比较强,速度也很快,正好在廊下的翠丽都没来急得禀告,徐氏就闯了进来,春丽见此即刻给大夫人范氏加了一个靠枕,让范氏更加的舒服一些。

    大夫人范氏睁开眼睛面色不虞的道:“弟妹,你这是做什么?连通报都不曾,咱们家里什么时候这么没规矩了,那下次我去晴畅院也这样你会如何?”

    徐氏大咧咧的甩着帕子,满脸不在意的嘻嘻道:“你看大嫂我今个不是有重要的事情吗,我这人心急你早早是知道的,这样下次大嫂要是遇见急事去了晴畅院,我也不会怪罪大嫂的,如此我们不是扯平了吗?”

    范氏被徐氏这前言不搭后语的调调弄得头疼,也懒得和她这样的人计较,然后道:“徐氏你今个有什么事情说吧?”

    徐氏扭着腰在范氏面前晃来晃去乐滋滋的道:“大嫂啊,今个我是来给你报告好消息的,慧姐今个去了二房,说是她的五家铺子,东一街的米店和西一街的绸缎铺子交给我经营了呢,你说是不是好事,所以我得从大嫂这里拿走账本,回去好核对一下才是啊!”

    “你说什么?”范氏忽的一下坐起来,忽然感觉头晕,扶着额头,春丽在后面及时接到了大夫人范氏,然后扶着她躺下来,范氏揉着还有点晕的额头道:“你刚才在说什么?再说一遍听听?”

    徐氏道:“哎呀大嫂,你说你年纪轻轻的,怎么耳朵这么不好用了呢,我说慧姐已经将她的东一街的米铺和西一街的绸缎铺子交给我们二房经营了,怎么大嫂有意见吗?”

    范氏不高兴的立刻拍着暖榻上的矮几道:“不可能,慧姐从来不管这类的俗事俗物的,怎么可能交给二房经营,定是你蒙我的,我可不信。”

    徐氏看范氏这般脾气又上来了酸溜溜的道:“哎呦,怎么大嫂不信吗,不信将慧姐叫来问问不就好了吗?难不成我还能骗你不成,再说过去我为了这样的事情可找过你?找过是找过,可是大嫂你没给我机会啊,现在慧姐慧眼识人给了我机会,再说慧姐是商铺的主人,她说交给卢家协助经营,也没说一定给卢家哪一房不是吗?”

    范氏一副你打住的模样对徐氏道:“徐氏莫要在这里信口开河的,慧姐小孩子家家的好欺骗,定是你做了什么让慧姐给你好处了,慧姐的产业一直交给长房经营,这是有目共睹的,已经将近三年了,而且二妹夫已经要回来了,咱们两家谁经营不是一样的,眼见着就没多久了,也没必要更换不是吗?”

    徐氏也不管范氏高不高兴的,就坐在范氏矮几对面,然后道:“大嫂啊,话不是这么说的,就算叶大人回来了,也需要时间来看账本不是吗,再说了大嫂虽然是叫二妹夫,可是咱们谁都知道这个二妹夫是个厉害的,我要是大嫂我就得赶紧将账本平一平,差不多就得了,”

    “难不成大嫂还等着叶大人年后回到原城,到时候这产业还在大嫂的手里,继续在大嫂的手里把持着不成?前几次我都提过的,你都攥紧紧的,难道大嫂还不准备放手吗?这么两年大嫂可是赚的盆满钵满的,要我说是应该给二房喝点汤的时候了。”

    徐氏今个难得讲点道理,范氏还不好撒泼了,只能忍着气的道:“弟妹,我还是不同意这经商不是开玩笑的,要是赚了咱们都皆大欢喜,若是赔了的话,咱们没法子和叶家交代不是吗?”

    徐氏最不愿意听这样的话,虽然当初卢家老夫人也是这样说她的,但是她就是不服气,就算她的确没赚什么银钱,可是也没赔了多少啊,凭什么对她没信心啊?

    所以徐氏激动的道:“大嫂这话就不对了,大嫂似乎忘记了,这不是卢家的铺子,铺子的主人是慧姐,是叶家,慧姐说给谁就给谁,不是大嫂能决定的不是吗?再说了,我有慧姐的手信,你不信看看就知道了,我可不是跑来胡闹的!”

    徐氏将那条手信拿了出来,范氏仔细看过,还真是慧姐写的,那怒火不知道如何形容才好,小蹄子以为和徐氏联合就能从我手里拿走铺子?没都没有!

    现在的铺子我可是做了大准备的,你们叶家就是不供货如何?我们卢家照样能运转,早就防着你们有这一天了,那几个在铺子后院的大库房里面,全部都进满了货物,根本不怕叶家。

    所以范氏就是不松口,最后徐氏和范氏争执起来,差点大打出手,徐氏不负众望的将长房闹得是鸡飞狗跳的,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晚上的家宴。听说这次的家宴闹得一片混乱,徐氏不仅掀了桌子,还将大夫人范氏给抓了,不管有没有什么虚名实名的,徐氏在之后的几日天天去铺子折腾,给店里的账房,掌柜活计给闹得是鸡飞狗跳的。

    每天早上一看见卢家二房的马车,伙计们就会大叫:“遭了,卢二夫人又来了,大家赶紧躲起来啊……”

    今个是启国十七年十一月十六,距离徐氏打理铺子已经过去了七日,慧姐每日都能接到叶朗带回来特别爆笑的消息。

    第一日徐氏将绸缎铺子的掌柜给抓花了脸!

    第二日徐氏将米铺的二掌柜给骂的哑口无言!

    第三日徐氏将绸缎铺子的伙计给赶出去三个,准备换上自己的人,回府就和范氏起了争执。

    第四日徐氏将米铺的伙计赶出去五个,立刻换上了自己的人,回府和范氏又是好一顿的大吵。

    第五日徐氏逼着绸缎铺子的掌柜拿出账本来要核对,结果掌柜的不从,给徐氏气的站在店门口将绸缎铺子的掌柜问候了他们家各辈分一百代。

    第六日徐氏带着人将米铺的二掌柜给打了十板子,回府和范氏闹得不可开交。

    第七日徐氏坚持要盘点库房被拒绝,然后带着粗使婆子给两个店的掌柜追着打出了几条街,种种结果之后,徐氏不负众望的成为了最近几日京城最热闹的头条。

    不少人都知道徐氏是卢家的二夫人,而且是个很厉害的夫人。

    诸如此类的消息,一直连续了七日,正好沁慧也利用这几日,将五个铺子和四个庄子的一把手二把手的都调查个干净。

    这会子叶朗正在汇报情况,叶朗一脸怒色的道:“姑娘,米铺的大掌柜的确是不干净,在外面有四个大小不一的宅子,最大的三进,最小的也有九间房间的一大进院子,地脚都在四街这附近,而且他的小舅子还经营两家小米铺,在官府的备案都是这个大掌柜名下的,属下还查到他在家中还有两万两的存银。”

    沁慧暗叹果然如此啊,范氏得到了大头,这些掌柜们都肥的流油,因为启国是不允许奴籍的人存入过多的银钱的,避免奴大欺主出现什么不好的事件,以前也曾经有过,所以后来多了这一项。

    一般不允许超过五千两,否则官府在查钱庄的时候,就会去查这些奴籍之人,当然帮助主子存银的人是不算在内的,因为那些都存到了主子的户头上面,而不是他们的。

    慧姐听着听着,还真是没想到这些掌柜的在家里还敢放这么多,真是不怕被收拾,

    从前每次这些掌柜回来报账都是范氏来处理,沁慧从来不理会,但是现在看来这些玩意看来是真的头投靠了范氏,各个养的很肥,嗯是应该收拾收拾了。

    尤其是现在每个铺子和庄子的领头人,看似卖身契在叶家的手里,实际上早就是范氏的人了,好在有一点是这些掌柜的和范氏配合的时间长了,用人时候比较抠门,除了自己肥的流油之外,其他的伙计们很难捞到银钱,就是每月工钱能高点,年底还能给点吃的喝的。

    沁慧道:“嗯,这个米铺是东一街比较大的米铺和不少人家都有合作,而且每年两三个庄子的粮食,也足够卖的了,现在国泰民安的,人口多了粮食也好卖,所以这个米铺掌柜有这些也不错,好歹没全部挥霍掉了。”

    叶朗继续道:“米铺二掌柜倒是收敛一些,手里只有两个宅院和三千两的存银,其他的属下没发现,这个二掌柜有三个小妾挺能花银子的,否则属下估计这个二掌柜的存银至少还能在增加五千两。”

    慧姐点头,示意叶朗继续,叶朗拿着其他几个铺子的大掌柜和二掌柜的一一报来,“绸缎庄的大掌柜存银一万两,宅子两座,都是两进的宅院,其他的暂时没有,绸缎庄二掌柜宅子小两进的院子,存银六千两。”

    “胭脂铺子只有一个大掌柜,不过这个大掌柜倒是挺厉害的,宅子三座,存银一万五千两,首饰铺子的掌柜宅子两座,存银六千两,因为他喜欢字画,经常买名家的字画,出手很潇洒,至于那个食料铺子很奇怪,听说是长租出去了,现在是范家长房在经营,铺子的掌柜也是范家的人,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店的生意不大好,这个掌柜有些个木讷,所以这个店别说掌柜的肥了,不陪就不错了。”

    沁慧听了就明白了,范氏假公济私,将自己的铺子不仅肥了她自己还给她娘家范家实惠了,范家的大夫人慧姐有所耳闻,那是经营什么都惨败的主,但是还能折腾,屡败屡战,很纠结的一个人物。

    沁慧问道:“庄子上如何?”

    叶朗闹心的道:“庄子上咱们叶家的两个庄头还好点,虽然是有贪墨,但是每人大概三千两这样,其他的没看出来什么异常,就是两个御赐的大庄子,不知道怎么回事,里面嚣张的人挺多的,听说是李家派来的,内务府指派的,就是范氏也不能如何,”

    “两个庄头是李家的人,说是御赐给夫人的庄子,实际上他们在庄子上作威作福,每年固定给范氏一两千两就差不多了,收上来的粮食卖了还给范氏一些分成,将近三年都是这么运作的,但是每年还给朝廷报的是欠收成,所以赋税都省了,这两年这些银钱如果所料不错,应该是给李家了。”

    慧姐想了想道:“嗯,这些消息很详细,你在继续打探,回头我们一定要将这几个猖狂的玩意打个措手不及才成,等我爹爹回来的时候,跟着好好高兴高兴,刁奴的掌柜们,你们准备好了吗?本姑娘都等不及了……”

    ------题外话------

    旭云这两日越着急还病了,折腾的够呛,还是保证努力更新,希望大家新年快乐,在新的一年继续支持旭云,谢谢大伙了,么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