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侯府商女 > 157:本世子给你解决的方法!

157:本世子给你解决的方法!

作者:上官旭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侯府商女最新章节!

    清晨鸡鸣的声音响起,开始了新的一天。

    今个是启国十七年十二月二十七,也就是腊月二十七,还有三天就是过新年了,其他人家都忙着打扫置办年货,走亲戚送年礼,忙的不亦乐乎。

    启国京城的大街小巷开始张灯结彩,准备欢度这一年一度重大的节日。

    而且听说今年正月十五左右,启国的太后和皇后,还有太子就要回宫了,如果时间赶得巧的话,正好可以参加每年正月十五宫里按例举行团圆宴。

    团圆宴就是皇上会在宫里宴请诸位世家和大臣们,十分热闹,年年都有精彩的节目,还有出众的闺秀和公子表演的节目,让大家事后津津乐道。

    所以今年过年的氛围格外的不同,与此同时忙碌了一夜的靖安侯府则是安静了许多,大门紧闭出来进去的人很少。

    已经巳时了,慧姐才睁开眼睛,昨个确实累的够呛,本来想和叶老爹商议一些事情的,结果叶老爹处理完库房的事情之后,直接去了护龙寺,这会子还没有回来呢。

    慧姐知道叶老爹是着急将家里的镇宅物件好好的安放,最好是这几天就有吉时,所以叶老爹十万火急的先忙这件事情去了,其他的事情暂时靠后处理。

    秀雁听见了动静,赶紧撩开床帐子道:“姑娘可是醒了?”

    沁慧慵懒的道:“嗯,秀雁什么时辰了?”

    “回姑娘,现在是巳时一刻了,姑娘可是想起了?”秀雁在解决完东偏院的事情之后,激动地一直没睡,现在东偏院彻底的不存在了,那么之前东偏院弄出来的那些问题就不存在了。

    秀雁别提多么爽快了,真是活该,一群脸皮厚的,不知死活的东西,那些人的下场就是用脚趾头想都是不可能好的。

    沁慧听了秀雁的话,看着外面已经是阳光普照了,感情已经是九点一刻了,也该起了,马上要过年了,事情还挺多的。

    所以慧姐道:“起吧,秀雁东偏院的人可是都送到地方了?我爹爹可是回来了?你这边登记造册的事情忙活的如何了?”

    秀雁一边伺候慧姐穿衣,一边回答道:“姑娘且放心,忠叔刚刚回来一会子,已经将所有的人都送到叶家族里的庄子上了,已经和在那边颐养天年的几个族老们说明了原因,当时就有三个族老气的晕过去了,直说是家门不幸,要严惩东偏院那一家呢。”

    “不过侯爷还没有回来,护龙寺在城外,估计没有那么快,奴婢和青杏记激动的一夜没睡,基本上昨天都没有睡,登记造册已经弄好了,谨嬷嬷正带着青杏速素秋她们在清点一边,因为东西太多了。”

    沁慧点点头,她的这些手下别看人不多,但都是能干的,那么多的东西,竟然一晚上就弄的差不多了,果然人的潜力是厉害的。

    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东偏院的不少东西都是直接整箱搬走的,原本箱子里面就是有册子的,这样一来更加的节省时间了,对着单子直接点数即可,又方便又快捷,无形中省了很多的时间。

    沁慧收拾好之后,简单的用了一些膳食,就开始忙碌起来,将所有交到她这边的账本都过目一遍,这样一来一上午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这会子谨嬷嬷拿着一匹云锦进来道:“姑娘这是你吩咐老奴找的料子,不知道是不是合了姑娘的心意。”

    沁慧打眼一看,这匹的云锦还真是不错,宝石红没有其他红色的热烈,但绝对不会让其他的红色抢了风头去,同时这料子极少见,质量好不说,但这流光溢彩的感觉就知道是一匹极品的料子了。

    并且这料子一展开每个角度还有不同的视觉冲击,重要的是隐藏的花纹是花中之王牡丹,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只觉得很好看,但这贵气却是无与伦比的。

    谨嬷嬷笑道:“姑娘的眼光真是好,这料子是云锦中的珍品,平日里难得一见的,若是姑娘做身衣服过年穿会很喜庆的,姑娘且看这牡丹的若隐若现,不仔细看还不容易看见,就是姑娘说的那个什么低的奢华的。”

    “低调的奢华!”看谨嬷嬷如此的可爱,慧姐忍不住纠正一下。

    “是是是,就是这句,姑娘的眼光真心不错,老奴就这去裁剪,姑娘穿上定会特别好看的。”

    谨嬷嬷很少见到姑娘要求什么特殊的穿戴,看姑娘相中这块料子了,谨嬷嬷恨不得一宿不睡,将这套衣服给做出来。

    谁让姑娘平时的注意力不怎么太关注衣服这块,基本上有的都行,这和同年龄的其他姑娘家一比,可算是非常节俭的了。

    所以谨嬷嬷激动地不得了,不过慧姐拦住谨嬷嬷道:“谨嬷嬷不着急,这料子是给肃亲王世子用的,至于具体做什么东西,我交代一下,这套衣服就按照这几个图样来做,让府里的绣娘们辛苦一些,一定要在明天赶出来,鞋底我已经纳好了,这样节省时间,明天我一定要见到成品。”

    本来谨嬷嬷还担心,这衣服好做,而且看姑娘要求的样式虽然不是特别的华丽,但非常实用,有非常大气贵气,就是鞋底复杂一些,好在姑娘已经弄好了,就简单多了。

    谨嬷嬷道:“姑娘放心吧,老奴一定将这件事情办好,不过这么好的料子,才做这么一点的东西,要不姑娘老奴给姑娘也做一套吧。”

    沁慧赶忙摆手道:“不用不用,谨嬷嬷忘了肃亲王世子是多么矫情的一个人,那人本来就难缠,这套衣服鞋子是我答应答谢他的,若是和他一样,还不知道那人怎么闹腾呢,咱们不惹这麻烦!”

    沁慧一想起若是和斯文男穿一样的衣服出现,那可就是情侣装了,想想就恶寒,说什么她也不会同意的,当然若是肃亲王世子楚思阳在这里,会唧唧歪歪的说一阵,然后非常同意的。

    听自家姑娘这样说,谨嬷嬷想起肃亲王世子楚思阳的个性,的确是有些特殊,姑娘说的有道理,那人不按理出牌,别到时候在公众场合给姑娘难看,那可就不好了。

    不过这么好的料子,若是不给姑娘用可惜了,所以谨嬷嬷收起来道:“那好吧姑娘,既然姑娘都这样说,这匹料子老奴放起来,等以后有机会再用,老奴先去安排去了。”

    谨嬷嬷赶紧去,忙活去了,那边肃亲王府也是热闹之极,李侧妃为了今年能进族祠祭祀已经闹了一阵了,还是在王妃的院子大吵大闹的,海升路过的时候一看太不像话了,就赶紧去找世子了。

    这几天楚世子忙的要命,年底了各处都要交账,尤其是每隔三年就是按照国家的综合实力排名的年份,今年启国还是第三名,上面还有两个国家。

    这样一来按照老规矩,启国需要给上面两个国家进献贡品的,开支特别的巨大,楚思阳的眉心是隐隐作痛,这内务府这几年就是吃屎的,经营那么多皇家的产业竟然最后一结算是亏空。

    每年都是他们肃亲王府这边给皇上经营的私产做底子,然后给国库输送钱财,但是这五六年李家和朱家是越做越大,对皇上私产的影响也越来越大。

    而且这些私产有些花销是固定的,像是每年给皇家暗卫培养的支出,国家军队的庞大支出,内务府狗屁都不是,内府库已经亏空好几年了,也不知道都做了什么了。

    今年肃亲王府掌管的这些产业,因为被李家和朱家严重的影响了,所以收成不算太好,估计现在皇上都要上火,拿什么给排名上面的两个国家进献贡品了。

    楚思阳已经烦了好几天了,虽然昨个出去溜达了一圈,见到了叶沁慧,但是这心里的事情太多,还是不舒坦,这不是走出书房,呼吸一下外面的冷空气,然后将核算完毕的账本准备带进宫里,和皇上商议一下这个大事。

    启国和周边的几个国家,都是从部落制沿袭而来,弱者给强者贡献是沿袭了几百年的规矩,所以仅凭实力说话,在这几个国家是非常重要的一句话。

    楚思阳想着好几天没见母妃了,正要走出院子过去看看,母妃这些年作为肃亲王府的宗妇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刚出了院子门口,就和前来报信的海升险些撞在了一起,海升还以为是谁,刚要训斥,一看是世子,事不宜迟立刻说道:“世子,您快去王妃的院子看看吧,那个李侧妃又开始闹腾了,王爷不在家,这个李氏更疯子似的,非要王妃同意她今年进族祠祭祀。”

    楚思阳斯文的面孔忽然像是浸了寒冰一般的道:“走本世子倒是有几个法子可以帮帮她,大过年的没事就闹腾,真是太给她脸面了。”

    海升其实很想附和世子爷说得对,但感觉主子的事情不好评价,就硬憋回去,这个堵得慌。

    肃亲王楚世子道:“海升想说就说出来吧,不算你议论主子,她算个什么主子,就是个别人硬塞进来的妾,还真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走过去看看。”

    楚思阳刚到了王妃的院子门前,就听见王府的李侧妃道:“王妃姐姐,你躲在屋子里面不出来算怎么回事,这冰天雪地的也不怕别人说你苛待妾室?我可是上了皇家玉牒的侧妃,凭什么年年不准进族祠祭祖?”

    “我的两个孩儿也大了,为何他们也不让进去,王妃姐姐做事情可不要太偏颇的好,毕竟本侧妃也不是小门小户容易欺负的妾,本侧妃的妹妹李贵妃昨个还问过这件事情的,今个王爷不在,就得请王妃姐姐给个说法了。”

    肃亲王妃在屋子里面有些不耐烦,本来年底事情特别多,这个李侧妃不知道为何没到年底都要来这样一回,真是不嫌烦。

    肃亲王妃身边的兴嬷嬷道:“王妃,不用理会这个女人,每年都闹一场,老奴看就是这人无耻,欺负王妃好说话,不愿意与她计较罢了,她还来劲了,若是王妃同意的话,老奴这就赶她走。”

    肃亲王妃陈清婉道:“没事兴嬷嬷,让她闹腾吧,咱们谁也不用理会她,以免她这人小心眼,拿你作伐子,另外告诉咱们院子的人,都离着她远点,谁也不用伺候她,就让她在外面站着闹,看她能闹腾几时,”

    “按理来说李家可是高门大户,可惜生养的姑娘们一个个的都是如此不成样子,真不知道是不是家门不幸,不过李侧妃这人聪明得很,你当她在闹什么?无非就是借着这个由头想探听王府产业的虚实罢了,这么多年以为她能为了打探这些消息,不遗余力的忙乎着,真当别人都是傻子呢。”

    兴嬷嬷也想明白了这里面的窍门,也就不往心里去真的生气了,反而淡定的站在王妃的身边,看外面那女人的笑话。

    李侧妃可是要在外面气死了,凭她闹腾多久,陈清婉这个贱人就是不接招,还巴巴的躲在屋子里面不出来,要不是考虑到楚思阳那个不着调的在家,她这会子早就打进去了。

    不管能打探到什么,都是好的,至少往妹妹李贵妃,还有爹爹李雾和大哥李钦那边能送一点消息就是一点,可以让家里人都有点数才是。

    可惜这肃亲王府这么多年的庶务她是一点没捞到,具体的都有什么还真的不好说,就是她现在要求去族祠的事情,也是必须要争取的,孩子们一天天的大了,若是在不进去族祠,他们的身份就会低了很多。

    尤其现在外界在议亲什么的,就知道在王府不怎么受宠,虹影那孩子也要议亲了,现在连个县主郡主的名分都没有,怎么不让人恼火?

    所以李侧妃是不遗余力的大喊大叫,声音又提了八度道:“王妃姐姐这是避而不见吗,以为这样就能让妾身回去吗?今个不要到说法,本侧妃是不会回去的,王妃姐姐你就忍心让妾身在这冰天雪地里面冻着吗?”

    “冻着又如何?冻死了不过是个碍眼的小妾,真当自己是当家夫人了,脸皮能不能在厚点?”

    楚思阳的声音从后面徐徐的传来,李侧妃一听见这声音,立了就炸了毛的回过身假笑道:“妾身见过世子,世子今个怎么不用功读书了,最近不是天天在书房用功吗?这不是太闷了吗?要不然让你大哥过去帮帮你在学问上指点你一下也是好的。”

    李侧妃倒是越说话,越往后退,紧张的不得了,这个王府能让她真怕的人很少,不巧这个楚世子就是其中一个。

    李侧妃咬咬牙,她是真想好好报复一下这小子,要知道这小子五岁的时候,就知道在她门口泼水,她一出门不曾防备,被摔得四仰八叉,在床上躺了半个月。

    要么就是不知道哪里惹到他了,小小年纪还知道给她放在洗衣房的衣服烧的都是窟窿,要么在一个桌子用膳的时候,趁人不备将吃剩的骨头不知道怎么就能扔进你的碗里,恶心人。

    还有过年放鞭炮的时候,别人都没事,就她的裙子下摆周围频频被炸响,贯楠和虹影遇见他也没好,不是被踢下水了,就是吃东西噎到了,总之遇见这小子准备好事。

    所以李侧妃在没达到目的之前,不能走,只能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可惜不能如他所愿!

    楚思阳连笑容都欠奉一个道:“有些脸皮厚的人还是逾越了是吧李侧妃?本世子是否读书,是你一个小妾能管的吗?本世子的学问自由名师大儒来指点,楚贯楠一个区区的庶子,他是谁的大哥?他自己那点学问都分不清之乎者也呢,还来指点本世子?”

    “你这个小妾真是大言不惭,我为我的父王要忍受你这样的恶心的女人表示同情,不知道什么小门户教养出来如此没有规矩的玩意,想来上次本世子对你教训的还不够深刻,还敢在本世子母妃这里唧唧歪歪的,你这人是碎嘴子的八婆出身吗?”

    李侧妃赶紧摆手道:“世子爷误会了,妾身就是想让王妃给想个办法,让你大哥和妹妹今年能去族祠祭祖而已,可是王妃姐姐避而不见。”

    楚思阳不屑的道:“本世子的母妃是肃亲王府的当家主母,你是个什么东西想见就见的?至于你生的那两个蠢货,今年若是真的想进去族祠禁足,本世子倒是可以给你解决的办法,你可愿意听听?”

    李侧妃忐忑不安的道:“不知道世子有何高见?”

    楚思阳轻蔑的道:“海升将东西给她,这几种她们娘三个任选一样,不出一段时间,自然族祠有他们一丁点的地方,满足她们这些厚颜无耻之人的愿望。”

    海升笑着将那个托盘交给了李侧妃的嬷嬷,结果李侧妃的脸一看见托盘里面的东西都气绿了,原来托盘里面放着一个药丸,一碗汤药,最重要的是有三张去家庙清修的木牌……

    ------题外话------

    咩哈哈,楚世子超级拉风的出场了,亲们甩票子欢迎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