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侯府商女 > 225:乱了乱了全乱了!2

225:乱了乱了全乱了!2

作者:上官旭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侯府商女最新章节!

    慧姐儿吩咐之后,大家各自分工,迅速的搬得搬抬的抬,赶紧将暗格里面的东西都弄走,这地方不适合久留,谁知道姜家这样不自重的还能做出来什么事情。

    总之大家趁着夜色,将这个暗格里面的东西全部带走,最后在一个角落里面,还拿走了一个装金子的半大的箱子,这下书房的暗格就算是彻底干净了。

    之后暗卫们将书房里面的其他东西,往这个里面暗格里面放了放,然后在抬进来几个不起眼的大箱子,这里面检查一下都是姜家的账册,几个大箱子给暗格都堆满了。

    这样做的原因,自然是以往万一,毕竟到时候朝廷要是抄家的话,这里面是空的容易引起不必要的怀疑,现在里面有书房贵重的东西,还有姜家的几大箱子的账册也算是说得过去。

    并且十八金凤按照慧姐的吩咐,还将这个书房桌案下面的一些好东西都摆在了暗室的多宝阁上面,慧姐儿检查一番没有问题了,就关了密室。

    其实这次慧姐儿本来打算将这些让皇上抄走了算了,毕竟和自己无关,结果没成想,姜家的发家史是踩着叶家上去的,反过来不知道感恩不说,还落井下石的在背后诋毁自己。

    若是遇见心智不坚强的姑娘,遭遇如此强大的流言诋毁,早就以死明志了,就算是没死了,也会被家族放弃一辈子青灯古佛的,家庙去了。

    到时候姜家岂不是就得逞了,姜家占了叶家天大的便宜,盗取了叶家部分古方,虽然只是一小部分都能做到宫里的贡品,说白了简直是依靠叶家发家致富的,现在又逼死了叶家长房唯一的血脉,然后瓜分了玉颜坊的市场,这心机算的可真是好啊,各种好啊!

    好在慧姐儿有叶老爹,她相信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而且整个京城都知道叶老爹爱女儿如命根子,绝对不会放弃慧姐儿,只会给慧姐儿报仇的,否则这样大的闹剧,真的不知道如何收场了,该死的姜家。

    慧姐儿现在是越想越来气,姜家真是可恨,此时听着姜家后宅闹翻了天的喧闹声,慧姐儿想着,姜家这是你们最后一个欢乐的夜晚,好自珍惜吧,因为明天你们全家就准备浸猪笼吧!

    谨嬷嬷看着慧姐儿面色不好看,就劝道:“姑娘咱们先回去,明天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呢,关于叶家处置那个姜姨娘的这部分咱们回去可以问问叶忠和叶嬷嬷,估计他们才更加的清楚呢。”

    慧姐儿深吸一口气点点头往外走,她就一直有些纳闷,为何自己在开了玉颜坊之后,姜家反应这么大,就算是玉颜坊的经营情况很好,也不至于姜家这样激动吧?

    姜家对叶家简直就是疯了,哪怕自己是个郡主也不管不顾的冲上来,慧姐儿就一直百思不得其解,到底是他们为何这样疯狂,一定要置自己于死地?

    慧姐儿还以为是李家的原因呢,如今看来完全不是,估计是一种心虚,更担心这半张古方在搭配上谨嬷嬷的方子不敌玉颜坊的产品,尤其见到事实果真如此的时候,姜家就全面的开始制造事端。

    现在看见了叶家这半张古方总算是明白了,姜家利用叶家赚了大笔的银钱,当然还有谨嬷嬷的一半,只不过两个方子放在一起,效用也不是那么好,但是对比其他人家也是不错了。

    所以姜家对付叶家有更大的目的,就是想要拿到叶家真正的全部古方,因为他们相信这叶家能有玉颜坊那样的好产品,这古方是的的确确存在的,若是能被姜家所用就不得了了。

    慧姐儿此时全部明白了,怪不得叶家大门外总是有不少人探头探脑的,是准备打探好了对叶家出手呢,哼,可惜你们完全没有机会了,明天一早就是姜家的灭亡时刻。

    慧姐儿一看大家都准备好了,立刻带回,姜家这地方,多待一分钟都恶心,这种人渣的家里,想不灭绝都不行!

    不过慧姐儿还是让叶朗顺便去看了一下姜家的库房,好东西一点不少,真不愧是京城一霸的姜家,光大小库房就有十二个,价值难以估计,皇上若是抄家绝对不空手!

    毕竟姜家这些年敲诈勒索无恶不作,在京城仗着是街头霸王,不知道用卑鄙的手段敛了多少不义之财,这不义之财早晚带来灾祸,姜家你们彻底要完了!

    慧姐儿带着大家快速的从姜家撤离,马车也在快速的奔跑,但慧姐儿这心怎么也清静不下来,真的没有想到姜家做出这样卑鄙的事情,还敢如此对待叶家,就算是个狗给点吃的还摇摇尾巴呢,这姜家简直就是畜生中的畜生了,无恶不作,早晚完蛋!

    叶朗这会子在外面说道:“郡主到了仁安伯府卢家了!”

    好吧,慧姐儿此时心情正不好呢,那么卢家二夫人徐氏就暂且好好享受一下这待遇吧,谁让你谁都不惹,偏偏在背后作践本姑娘呢,这回也让你尝尝啥感觉。

    慧姐儿一下子撩开马车的帘子,说道:“走,咱们给卢家一份大礼!”

    谨嬷嬷和十八金凤她们都知道郡主现在心情很不好,非常不好,做点什么事情让郡主高兴也好。

    所以香妆和香黛带着慧姐儿飞到了卢家的上空,落在二房的主院上,慧姐儿吩咐道:“香珠香翠,你们两个给徐氏弄出来,丢到范氏和卢大老爷的床上,让他们明个早上一起起床好了。”

    香珠一听就乐了,是啊,这个徐二夫人就得这样收拾,她不是见天在背后嚼舌根吗,不是和范氏不对付吗!

    这次就让你们不对付到底,看你这卢家二夫人自己爬上了卢家长房的床,明个早上被撞见了,卢家该怎么乱套,听起来就是很过瘾的样子啊!

    紧跟着香珠和香翠就进了卢家二房的主院,从里面抗出来睡得和死猪一样的卢家二夫人徐氏。

    这会子香黛已经带着慧姐儿在长房的松柏院跟前,看着两个人过来了,慧姐儿掀开被子一角,啧啧啧,这徐氏还真是大胆啊,睡觉就穿半个肚兜,一个短衩,估计明个早上有的热闹了。

    慧姐儿一挥手,香珠和香翠就将徐氏弄进了长房范氏和卢志谦的房间,左右范氏和大老爷卢志谦也被点了睡穴,不到明天早上起不来。

    香翠还坏坏的将被子掀开,让徐氏趴在卢志谦的胸口上睡觉,然后范氏在一旁躺着,在多弄几个奴婢在外间昏睡,估计明个早上,整个卢家也会乱了吧!

    弄好这一切,慧姐儿她们就离开了卢家,一番疾驰回到了叶家,从姜家带回来的东西没有入库,暂时放在了香玥院的一个偏厢房,只有那个册子被慧姐收起来了,其他的明天处理了姜家再看。

    这会子已经子夜了,慧姐儿吩咐大家抓紧时间休息,明天估计有很多事情要做呢,而叶朗也带着几个人继续去姜家盯着,慧姐儿难得趁着这个时间休息了。

    一夜好眠,启国德顺十八年四月二十四日的清晨如期而至,似乎今早上的清晨也很应景,虽然太阳还没有升起来,但是空气很清新,真是一个很美好的清晨。

    慧姐儿不到卯时初就起来了,简单的梳洗一番,就朝着姜家而去,而京城的姜家似乎还没有感觉到危机已经来临。

    ‘忙碌’了一夜的姜家人都在蒙头大睡,屋子里面都是那啥之后的怪味,可见昨个的战况是多么激烈,衣服被子啥的扔了一地,乱七八糟的不堪入目!

    卯时中城门开了之后,大批的几百上千人的队伍的百姓们,分拨进入了城门,悄悄的靠近了利民坊。

    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男子不管年轻还是年纪大的,都带着蒙着脸的女子们,大概一看都是脸上红黄蓝的颜色,像是油菜一般,这部分人就占了几百人,也是个非常庞大的队伍。

    此时的利民坊早上主子奴才都睡得恨死,压根就没有起来的意思,大概是昨晚都太嗨皮了,根本记不得早上应该几点起了,只有睡在前面的利民坊的伙计们起来了。

    利民坊一般都在早上的辰时初(七点整)开业,现在是卯时三刻,也就是还有一刻钟利民坊就开业了。

    慧姐儿已经到了利民坊的后院,现在是白天了,就不能像是昨晚上那么的随意了,直接飞上屋顶就可以,这次慧姐儿是从利民坊后面的小门进来的。

    现在慧姐儿她们已经悄悄的潜伏在了姜家四房的对面的三楼一个房间里面,这个位置不但能看见后院姜家四房的情况,还能看见利民坊店内的情况,真是超级好绝佳的视角,正好可以看见对面姜家今个一切的行为!

    尤其慧姐儿是想看看姜家今个是怎么乱的,又是怎么乱上加乱的,真是想想都过瘾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慧姐儿带领着大家都在等待,等待姜家的最后时刻!

    终于到了利民坊开张的那一刻,外面的民众都已经等不及了,利民坊的大门刚刚打开,就见到一群人涌了进去,忽然冲进来一百来人,将开门的小伙计瞬间给拥挤进了柜台里面。

    而姜家的利民坊瞬间被围得水泄不通的,就显得这个小伙计一个人单薄了一些,因为掌柜的们昨个都喝多了,今个就他一个人当值。

    小伙计被这些人推搡的差点摔倒,立刻不乐意鼻孔朝天的说道:“哎哎哎,你们都谁啊,在我们姜家买东西要排队不知道吗?出去出去,真是一群贱民不知道规矩,呸!”

    这个小伙计的德行,瞬间就让众人恼怒了,齐家村的里正咳嗽了几声说道:“小伙计,今个不为难你,我们可是退货的,甭想像昨天一样,打了我们齐家村的人就这样算了!”

    “今个齐家村附近董家村,王家村的、青山村、毛山村的等等村子的人都来了,今个就要个说法,我们几个村的姑娘都被毁了容貌,你们姜家的破玩意给姑娘家的脸都给弄坏了,洗不掉了,你们姜家必须给个说法!”

    齐里正这样一说,顿时勾起了大家的仇恨,昨个好几个村子的人都被姜家的收保护费的那群人给打了,打得不轻有的被抬回去的,整个村子都乱套了。

    而且还有其他几个村子的人,姜家惹了众怒,这些人一大早就在齐里正的号召下就来讨个公道了,十几个村子的,一共来了九百多人,今个就是人多势众了,让你们看看百姓的力量!

    故此这些民众纷纷的喊道:“对,丧尽天良的姜家,就要给个说法,我们平民百姓可不是好欺负的,你们姜家竟然敢用劣质的东西对付平民百姓真是该死!”

    “呸,还京城姜家什么玩意,也就能办个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欺负老百姓算什么本事?”

    “姜家真无耻,昨个我二舅舅过来,竟然被姜家打得到现在都起不来呢,姜家算个什么东西,当街就打人!”

    “不和他们说那么多,立刻退货补偿!”

    “对,退货补偿,补偿姜家必须补偿,否则这么多姑娘都遭了罪,你们姜家休想让百姓们屈服!”

    “就是姜家这次休想过关,门都没有,我们老百姓也不是好欺负的,今个不给个说法就没完,我们就去京兆尹告状去!”

    “对,告状去,这样丧尽天良的姜家还在荼毒百姓,就不相信没有王法了,呸!”

    众人都是非常愤怒的,你一句我一句的,根本不给这个小伙计说话的机会,倒是喷了他一脸的口水,给这小伙计气死了!

    小伙计不乐意了,看着这么多人也不怕,斜着眼抖着脚的嚷嚷道:“你们一群贱民你们疯了不成?大早上给姜家找不自在,我们姜家能研制出来这些平民用的胭脂水粉的,都是你们几辈子烧高香了,”

    “什么叫毁了容貌,用了姜家的东西就是毁了容貌也是应该的,你们大早上的叫什么叫,惹毛了姜家你们承担得起吗?一群贱民,真是昨个打轻了!”

    这会子忽然有个妇女看着膀大腰圆的,上去对着这个小伙计就是几个打耳光打得啪啪的响,骂道:“满嘴喷粪的无耻之辈,让你尝尝老娘的巴掌!”

    这个妇女的巴掌给这小伙计都给打懵了,捂着脸不可思议的大声喊叫道:“你敢打我,你知道我娘是谁吗,我娘是姜家大夫人跟前一等嬷嬷,你敢打我,你这贱妇疯了吧,啊......我和你拼了!”

    这个妇女啐道:“呸,老娘知道你娘是谁有屁用,告诉你这小崽子,今个老娘是过来退货的,你们姜家的破烂东西,给我闺女的脸弄花了,今个你要是不给个交代,老娘可是齐家村有名的屠夫苏娘子,你这毛都没长齐的玩意不配和老娘说话,让你们姜家人滚出来!”

    众人立刻附和道:“对姜家管事的滚出来,滚出来!”

    小伙计一大早开张就被打了,这还了得,长这么大除了主子之外谁不巴结她,这个苏娘子算是惹了马蜂窝了!

    大家只见到小伙计气的浑身发抖的骂道:“无知贱民,你知道我们姜家是什么人家吗。我们家姑奶奶可是宫里的姜常在,我们家的二姑娘现在可是令国公府长房的良家妾,你们胆敢闹上门来,不怕吃官司吗?”

    这个苏娘子又上去没头没脑的打了几巴掌骂道:“呸,甭和老娘说这个话,你们姜家有个屁能耐,别看我这人不懂那么多,但是也知道你们姜家的姑娘都是给人做妾的,都是贱流之辈,有何可高兴瞎掰的,还不够丢人的呢,今个我们可是来退货的,少给我扯这些没用的,你立刻退货赔偿我们庄户人家的损失,快点!”

    小伙计说着就扑了上去,被这个膀大腰圆的女人直接抓住了腰带,悬空给耍了好几圈,头都撞到了柜台上面,直接就给磕懵了,哇哇的乱叫起来:“啊......杀人啦,有人敢在姜家撒野了,来人啊!”

    小伙计嗷嗷的大喊,忽然间从后院冲进来一群手拿家伙的痞子们,这些人就是姜家三爷收保护费的手下,为首的是一个叫独老大的,满脸的络腮胡子,一出来就拿着大板子嚷嚷骂道:“奶奶个熊的,哪个赶在姜家捣乱,不怕死吗?老子下手可是没有个轻重的,到底哪个出来!”

    这个小伙计立刻腆着脸哭着道:“独大哥呜呜呜,这些贱民竟然一大早跑来找不自在,还敢打我,啊不活啦不活啦没法子活啦!”

    这个小伙计往地上一坐,开始打滚撒泼起来,给围观的几个村的百姓们看的都傻眼了,这是个爷们?爷们有这样的做派的?分明是个撒泼的娘们做派,没想到一个小伙计都能演出戏。

    谨嬷嬷在楼上看到不屑的说道:“这姜家上下只能弄这些死去活来的把戏,现在连个小厮都会了,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恶心!”

    慧姐儿说道:“蠢货只能用这招,一群没用的东西,蹦跶不了多久了。”

    大家都盯着下面看,之间那四五个彪形大汉一出现,就像拿着大板子想对众人动手,也不曾想这些人赶来就是有防备的,齐里正喊了一嗓子道:“乡亲们,这利民坊姜家还敢对咱们动手,咱们也不是好欺负的,谁敢动手咱们就揍谁,就是到了公堂之上也不是咱们的错,打回去!”

    彪形大汉独老大一看这还了得,立刻骂道:“兄弟们,上!不给这些贱民点颜色看看,都能开了染房啦,给我打,重重的打!”

    两方人马各不相让,利民坊的大堂瞬间就战斗升级了,四五个彪形大汉连同那个小伙计,被大家用做农活的家伙事给打得抱头鼠窜的,这款是一百多人对付几个人的战斗,完全不用合计打架的结果。

    这些个彪形大汉带着小伙计往后堂跑,一路跑一路哈嚷嚷道:“艾玛救命啊,救命啊,有人袭击姜家了,救命啊,救命......”

    最后一声救命都喊的破音了,那嘶声裂肺的,就跟死了娘似的,姜家的几个主子在楼上都给惊动了,慢慢的醒了过来,其实怪不得很多时候,人都说醒了还不如不醒,否则不幸就如期而至,就比如姜家几房现在的情况就是这般!

    几乎是姜家的主子们都被吵醒了,姜家大夫人还唧唧歪歪的呵斥道:“来人啊,伺候的人死到哪里去了,谁大早上的嚷嚷啊,真是皮子紧了,老爷不如你出去看看。”

    姜家大夫人推了推她旁边的老爷,可是感觉怎么也推不动,而且自家‘老爷’什么时候呼噜打的这样响了,还一身的肥膘,掐一掐倒是结实得很,难怪昨个晚上那么热情呢,真是讨厌!

    想起成亲一来,两个人一直都是很规矩的,似乎这次放松起来,效果也不错。

    姜家大夫人江氏想起昨个晚上的疯狂就脸红了,闭着眼睛在回味,然后掐着‘老爷’大粗腰,而对方忽然间咯咯的笑了,还流里流气的说道:“夫人,大清早的闹什么呢,还是昨个晚上为夫不够热情,怎么不多睡一会,外面闹就闹吧,我让独老大在外面看着没事的,若是睡不着咱们在运动一回!”

    说着就如山一样压在了姜家大夫人江氏的身上,姜家大夫人江氏刚才已经感觉不对了,这会子两个人都同时睁开眼睛,不得了了,两个人都是穿破房顶一般的一起喊道:“啊......”

    刺耳的尖叫声音同时在四个房间响起,如此吓人的声音将下面的混乱都给止住了,只不过这四房人好像再一次确定了什么,一起大喊,这一次喊声似乎都传到了京城的上空,让人想不注意都不行:“啊......”

    ------题外话------

    艾玛这一章好看吧,哈哈哈哈,全乱了啊,太过瘾了,亲们的票票都在哪里呢,真是越好的章节,琢磨的时间就越长啊,哈哈哈太过瘾啦,姜家毁灭的节奏更加爱的加快了,明个就要风痱全城啦,亲们乃们的票票都在哪里呢。

    大喊一嗓子:票票票票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