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侯府商女 > 045:卢家二房母女是奇葩!

045:卢家二房母女是奇葩!

作者:上官旭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侯府商女最新章节!

    沁慧道:“代菡姐姐,你知道我没有任何兄弟姐妹,只和你最亲近了,早年我母亲在时,整个卢家也只有你最得了她的眼不是吗?有什么事情别和徐氏计较,那个极品的女人你越在意她,她就蹦跶的越欢,你不理她,她反而安生了。”

    代菡面色不好的道:“自从我母亲不在之后,徐氏就从来没有安生过,自从她们徐家的小门户,攀上了京城的霸王姜家,就更不得了了。”

    关于徐氏的这一段,沁慧还真的没太注意,只是知道徐氏这人性格极品,一天不闹事骨头都痒痒,当然所谓的徐氏闹事,除去和大舅母攀比吃喝住用,计较银钱往来,余下的时间都在琢磨怎么收拾代菡姐姐。

    “她们徐家巴结姜家,这件事情与代菡姐姐也没有关系啊,再厉害也是姜家的事情,徐氏一家都是商户,还能厉害厉害到哪里去?”

    这点是沁慧有些不明白的,来的这段时间,净忙着和大舅母过招了,徐家还真的没仔细了解过,只是知道徐氏这人性格鸡毛又极品的,看沁慧不大了解,代菡就解释了一番,慧姐才恍然大悟,其中还有不少的道道。

    要说这卢家二夫人徐氏可是个人才,是京城小商户徐家的女儿,徐家经营油坊,这么多年一方面依仗卢家,在京城也混的不错,另一方面,徐氏的亲妹妹嫁给了姜家的三房做了正头夫人,照拂了徐家不少。

    虽然是填房,但是嫁到三房就肚皮争气生了一个儿子,在三房的地位算是稳固了,还对徐氏多有照顾,感情这徐家的女儿还有给人做填房继室的毛病。

    而姜家是京城的土霸王,经营胭脂水粉,宫里还有一个姜常在就是姜家长房的姑娘,姜家成了给皇家胭脂水粉的供应的商人,一年四五成以上的收入来自宫里,至于为何没有成为皇商目前还不得而知。

    可是徐氏是良家妾抬上来的,为人最是斤斤计较,遇事最喜欢大呼小叫,每每看见慧姐的银子进了大房的腰包气的肝疼,又郁闷这样赚钱的好事和她没有关系,整天琢磨掌了卢家的中馈,就可以像范氏那样贪墨慧姐的银钱了。

    目前整个卢家其实都知道,徐氏一天不找代菡姐的麻烦就不自在,就因为代菡姐是前二夫人董氏留下的唯一的嫡女,看见代菡姐就像是看见一根提醒自己是继室的刺一般。

    所以自从徐氏扶正之后,这代菡姐姐日子过得和下人也差不多,住在又破又旧的景华阁,伺候的人不过是两三个,还都是董氏留下来的。

    徐氏的心眼可不好使,这些年没少苛待这个代菡姐,代菡已经都16岁了,亲事都定了,到现在也没见徐氏这心大的人给代菡准备嫁妆。

    启国正常女子十五岁及笄之后即可定亲成亲,如果已经订好亲事就应该择日成亲了,因为一般男子是十七岁及冠,所以拖得久了,男方肯定长辈肯定是想抱孙子的,这样一弄不小心庶出的孩子就出来了。

    要说这徐氏就没安好心,因为董氏去世之前倒是定了代菡姐姐的婚事,是曾经董氏娘家邻居的陈家,陈家现在只有未来姐夫一个人,代菡姐嫁过去就是当家做主的命。

    徐氏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故此这徐氏偏偏不让出嫁,对方媒人上门一个拖字就给打发了,硬是拖延了一年多,今年看着实在是留不得了,就将婚期定在了今年年底的十二月二十六。

    就是这个日子还是代菡姐要嫁的陈家,经过媒人几次上门说和,才作准的日子,否则还要拖到无限期,和代菡姐姐定亲的陈尧已经十八岁了,在等下去就有麻烦了。

    了解了这些,沁慧惊讶的道:“代菡姐你这婚期已经很接近了,怎么没见你的任何嫁妆呢?也没见二房准备,这到时候嫁人,你是嫡出之女,一点嫁妆没有,到了婆家如何做人?”

    代菡无奈的道:“我娘亲一共才给我留了价值两千两的嫁妆,那时候董家还算是富裕的,我娘的陪嫁才有那么多,后来家道中落没有人善于经营,两个舅舅科举也没有好名次,后来就没落了,”

    “当初我爹耳根子软,将不少我娘留给我的家具的大件给了徐氏,徐氏给了她妹妹,就是嫁给姜家三房的那个人,余下的首饰和金银,现在被我那不着调的爹给挥霍的差不多了,能给我留下五百两都万事大吉了,可惜前几天我爹说只有二百两了,”

    “我想二百两也可以,毕竟卢家公中还会给一千两补贴,可是昨天我才知道,徐氏早就将公中给的银子给卢代芹打了家具了,理由是卢代芹的一千两不够用,我爹也默许了,真是气人,卢代芹的婆家都没有影子呢,这么早打家具做什么?”

    “这两年我自己辛辛苦苦的做绣活,希望能积攒一点体己,将来出个不要太丢人,结果徐氏今个太过分了,我外祖家的两个舅舅知道我年底成亲,给我凑了二十两的礼份子,结果被徐氏拿了银子,人给赶了出去不说,这还不算,今个还带着人将我这两年攒的二百两银子也给抄走了。”

    “啊?还有这样的事情,是因为董家给的银子太少了,还是怎么回事?而且代菡姐姐银子不藏好吗?怎么会被徐氏得去?”沁慧想想这事也只有徐氏能干的出来。

    代菡气的手直抖说道:“徐氏最不要脸,知道今个是华记绣庄给我结银子的日子,之前我和华记绣庄以前就说好了,一年结算一次,就是担心银子我保护不住,结果今个华记绣庄的人走了之后,我正拿着荷包准备放银子,”

    “徐氏就带着崔嬷嬷那几个老货闯了出来,将景华阁翻了个底朝天,把过去我积攒的二百两银子和一些我娘留给我的几件首饰都给弄走了,现在我成了穷光蛋了,我去找我爹说理,我爹就相信那个女人的话,说徐氏是为了我好,是准备给我置办嫁妆云云,气的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沁慧怒道:“徐氏也太过分了,这样事情都敢做!我那二舅舅的确是耳根子太软了,难怪外祖母都不喜欢他,见天的被徐氏牵着鼻子走,徐氏脸皮真厚,竟然还将你的娘舅赶走了,胆子是越来越肥了。”

    代菡伤感的道:“慧姐,说句真心话,我的娘舅一家人都挺好的,可是董家本来就是没落的书香门第,当初祖母聘了我娘做二房夫人,也是因为我们董家的家风很好,虽然门第上配不上卢家,但是祖母对我娘还是很看重的,只是后来我娘身子不好,我爹在外面也被徐氏给缠上了,这才抬回来做妾,这其中还有大伯母的功劳,不知道今个徐氏给大伯母气的半死的时候,大伯母范氏有没有后悔过!”

    代菡知道自己不应该生气,但每次面对大夫人范氏的时候,都有一种骂她几句的冲动,否则自己娘亲也不会那么早去,徐氏也不会那么早进门,后来自己的日子断然不会像今天这样难过的。

    沁慧这才明白,为什么大舅母范氏对徐氏是又恨有无可奈何的,感情这极品是大舅母自己搀和给弄回来的,沁慧道:“那后来呢?”

    代菡说道:“两个舅舅家的表哥虽然都读书,现在也有了秀才的名头,可惜名次太低了,家里不富裕,也上不了好的书院,得到大儒们的指点,所以现在在家继续读书,外祖家现在只有两个舅舅和外祖母了,我娘是唯一的女儿,在世的时候也没帮上董家什么,到了我这里更加没办法了,”

    “我两个舅舅凑了二十两银子,董家目前的情况,是真的已经是很尽力了,结果是我没用保不住,董家已经不再城内住了,搬到了城郊董家祖宅的董家村去住了,一家人只有十几亩的薄田度日,还要生活还要让表哥读书,一家人拮据的不得了,慧姐你说我是不是没用?”

    沁慧安慰道:“代菡姐,徐氏夺你东西这件事情,我自己有办法让她吐出来,你且在等等,不过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景华阁还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没有,现在我已经搬回自己的宅子了,有什么东西你尽管放在这里,我这叶宅西侧离你景华阁最近的房间你暂且用着。”

    代菡知道慧姐是真心为自己好,感动的道:“景华阁只有我日常穿戴的物件,其他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徐氏和我爹一回回的弄走了,我现在真是什么都没了。”

    沁慧认真的道:“代菡姐姐,你救了我一命,本来一直想答谢你,可是这段时间你也知道,我忙着和大舅母智斗,这不是才搬来这个宅子,在我爹爹回来之前,我都会带着人居住在这边,就是大舅一家也不会对我怎样,我现在是自己的主人,所以对于代菡姐姐的救命之恩,所以打算除却卢家二房给代菡姐姐的嫁妆之外,我要给代菡姐姐准备一份添妆的大礼,你且看看这个。”

    沁慧将从老刁奴那里弄来的八十亩良田的田契,和一个三十平米商铺的房契递给了代菡姐姐,让她看看。

    代菡忙着推脱道:“不行慧姐,这个我不能要,太贵重了,我当初救你是因为早年二姑姑对我一直很好,而且我不希望你受到什么伤害,那天你自己不知道,我看见你生死不明的泥浆浆的在冰冻的荷花池里面的时候,下去的时候都连滚带爬的,腿都软了,深怕你有个什么不好,好在后来有惊无险,对我来说是举手之劳,从未想过要什么回报,如果我要了慧姐的东西,那我成了什么人了?这绝对不行。”

    沁慧感叹代菡姐姐人品正直的同时,也更加愿意伸出援助之手,沁慧道:“代菡姐姐,你就不要推辞了,成亲是女人一生中的大事,刚才你还和我说过,陈家现在只剩下未来的姐夫一个人了,虽然他在宫里当差,但是家里几年前就被一把火烧光了,哪里还有什么资产,能过得去日子就不错了,你的东西都被徐氏拿光了,到时候你们要怎么过日子?如果你过门不久就有了孩子,你们拿什么养活孩子?”

    代菡还真的没想那么远,陈尧她小时候见过,去年元宵节花灯的时候见过一面,因为徐氏拖着婚期每次媒人来了,她也说不上话,到底是让陈尧误会了,以为自己看他家里一人不想成亲了,或许这就是徐氏的目的。

    后来伺候自己的翠燕,拼着被发现的危险给陈尧递了个话,说是元宵灯会见一面,当时也是很惊险的,差点被徐氏和卢代芹发现了,好在是两个人将话都说开了,陈尧也知道是徐氏捣乱,所以两个人都决定对彼此的婚约坚持并履行下去。

    就是因为陈尧家中只有他一人了,而且还在宫里当差,虽然是个品级很低的武官,但是徐氏这一辈子自己想要当官夫人都没机会,一想起自己一进门就当家做主,上无长辈,下无弟妹的,徐氏就特别的不开心。

    要论起来他们陈家还是安国公府陈家的远亲旁支,听说肃亲王府的王妃就是陈家的女儿,这样一来比起外祖董家来,陈家也算得上是有些根基的,只是旁支远了点,平时不大走动。

    而且陈尧现在是宫里正八品的赤翼卫,专门负责保护皇宫和圣上的安全,每年的年例还有一百八十两,合着一个月就是十五两,那个陈尧应该有些家资吧?

    代菡不确定的道:“慧姐,陈尧每年有一百五十两年例,每月有十五两银子的进项,我们生活应该不成问题吧。”

    沁慧想起前几天听叶嬷嬷说的现在启国的形式,就道:“代菡姐,启国现在文官以朱家为首,武官以李家为首,宫里的李贵妃和朱妃见天的打擂台,圣上有很多时候都头疼,尤其是太后和皇后都不在皇宫,明年才能回去,你说这宫里不就是是非之地么,”

    “尤其你也说了未来姐夫在宫里当差,那肯定也是归李家管,李家和朱家都是外戚厉害的两大世家,你且看大舅母不过是定下了朱家三房的姑娘,就得意成那个样子就明白了,”

    “未来姐夫一年就那么点银子,在上下打点一下,还能剩下什么?你看看我从我的刁奴那里都弄回来了不下一万两的东西,你说说他那点银子能做什么?而且依照我的意思,未来姐夫下聘礼千万不要太好,否则你根本带不走,都便宜徐氏了。”

    说道陈尧,代菡是有些害羞,但是这聘娶的关键问题上也不能害羞,否则徐氏不知道闹出什么呢。

    代菡道:“慧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也感激你一辈子,但是东西我不能收,无论陈尧给我什么样的生活,我肯定都要嫁给他,即使最开始苦一些,但是两个人勤奋努力,还是会将日子过好的。”

    沁慧就是喜欢代菡这样的尽头,不贪不占清清白白,即使在最不利的情况下,依然坚持努力的过好自己的日子,这样的人帮扶一把才是应该的,沁慧也愿意出手相助。

    而不是给那些明明有手有脚,并没有丧失劳动能力,但是却依靠赚取他人的善心为主要生活来源,这样的人遇见了也不愿意管,因为根本没必要。

    故此沁慧劝道:“代菡姐姐,这些你先收下,我刚才从刁奴那里弄回来不少的东西,回头都卖了,给你准备一套家具,代菡姐姐人品这么好,嫁了人了以后在外面走动也方便一些,你知道我有好几个铺子和庄子,肯定是要从大舅母那里拿回来自己经营的,”

    “到时候需要代菡姐姐帮忙的地方很多,叶家人丁不多,回头我可能会和父亲去任上,我二叔一家常年不在京城,带着堂弟和二婶求医问药,三叔和三婶都在原城,三房的孩子们也在那边,根本不在京城,所以代菡姐姐是我非常信任的人,将来如果我不在京城,需要代菡姐姐帮着照顾的地方肯定有不少,在有代菡姐姐你之前吃了那么多的苦,妹妹也希望自己略尽绵薄之力,让你日后也能过上好日子。”

    慧姐的用心良苦,代菡是感受到了,而且十分的感动,知道今个慧姐搬新家不能哭,否则她会好好的哭上一场,自从母亲去世之后,只有二姑姑对她最好,后来二姑姑也去世了,她的心就彻底冷了起来。

    没想到今个在小两岁半的慧姐身上找到了归属感,找到了相依为命的感觉,这样暖心暖肺的情景自己会记一辈子的,而且她以后对慧姐更加好的。

    沁慧看说和的差不多了,就将地契和房契交给代菡姐姐道:“代菡姐姐,这些你就收着吧,不是什么太丰厚的东西,本来我也打算给你置办一些的,正好今个收拾了刁奴,这些就到手了,其实卢家后面那个宅子本来我也想给你来着,可是后来想着离着卢家太近了,如果你和未来姐夫住在这边,恐怕徐氏会见天过去找麻烦,”

    “其实咱们都清楚,即使她去了你也不能如何,毕竟名义上是母亲,所以那个宅子我准备卖了,在做其他的打算,但是这两个东西你先收着,从刁奴那边倒是弄回来一些不错的金银首饰,虽然件数不多,但是重新融了在做一些新样子做嫁妆还是挺不错的,当然希望代菡姐姐别嫌弃这是融过的,”

    “今个天色太晚了,没法子出去了,明天我们出去,你带着冯妈妈就行,待明天我们在去京郊看看土地,然后去衙门将地契的名字放在你的名下,或者你有没有什么要给未来姐夫递话的,明天我们一起都办了,正好我有一些事情可能要麻烦未来姐夫给跑跑,忠叔这两日就启程走了,我身边人手就不够了。”

    代菡也不再推辞,接下了两个小小产业道:“那好,我们姐妹来日方长,这些姐姐就厚脸皮的收下了,日后有用得到姐姐的地方,慧姐你就吱个声,姐姐保管给你办的漂漂亮亮的。”

    沁慧笑了,代菡也笑了,很长时间之后,沁慧才知道代菡姐姐这些话不是说说的,而是真的付出了很多的心思和努力,是个极为知情知趣的人,慧姐一切好意绝对不白做,当然这是后话。

    代菡看沁慧有些累了,就起身道:“慧姐你今个忙碌一日了,就好好休息吧,姐姐先回去了,省着徐氏找我的麻烦,但是这两件东西可不能拿回去,装在我这个荷包里面,你先帮我保存,明个早上让秀雁叫我去,我担心我出不来。”

    “嗯,你放心吧代菡姐,我明天让秀雁去找你,至于你的东西,我这两日找个机会让徐氏一起给吐出来,到时候也放在这边,等到你出嫁那一日,东西都从叶宅出去,让徐氏跳脚去吧。”

    两个姐妹哈哈大笑起来,慧姐今个是真累了,这身体之前就欠了太多了,所以稍微劳累一点就不舒坦,秀雁将所有的东西都收拾清点之后,看着姑娘都在榻上睡着了。

    秀雁赶紧给姑娘搭上被子,叶嬷嬷去庄子上送刁奴王家人,估计还得一会才能回来,弄不好晚上就回不来了,秀雁也不担心,那是叶家的庄子,叶嬷嬷的大儿子叶生还在那个庄子上。

    倒是青杏那边,主子今个可能是过不去了,所以秀雁让周妈妈派一个粗使的婆子过去,让青杏回来,并且将那个宅子收拾一下,大妮和二妮也在那边看着,回头主子去城郊的时候,在带着她们回去。

    周妈妈立刻就去了,其实青杏已经带着大妮和二妮将屋子都清扫了一边,而且大妮和二妮有了新的衣衫鞋袜都不舍得穿,还是青杏劝她们都穿上,今个还买了几床棉花的被褥,都是全新的,她们两个高兴地都哭了。

    最后剩下了二两银子,青杏做主买了米面粮食虽然不多,略尽绵薄之力吧,然后王妈妈一家没带走的还不错的衣衫被褥什么的,也都收拾收拾给大妮和二妮了,毕竟扔了也可惜了。

    这些都安排好了之后,就见粗使婆子过来了,今个粗使婆子带着大妮和二妮在这里看着,青杏就赶紧回到叶宅了,并交代明个早上主子可能就走,青杏返回叶宅的时候,已经是傍晚申时了,进屋就看见主子在睡觉。

    青杏将那边的情况告诉了秀雁,秀雁道:“嗯,这样也好,主子可怜她们姐妹,咱们可不能克扣她们,毕竟今个要不是她们,主子的损失更大,王妈妈一家老刁奴,真是可恨。”

    青杏道:“秀雁姐,叶嬷嬷怎么还没有回来,不会是有什么问题吧?”

    秀雁道:“没事,估计是路远耽搁点时间,再说叶嬷嬷家的叶生大哥也在庄子上,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此时的叶嬷嬷的确很忙,因为翠环的情绪高低起伏了一天,还频频的受到了刺激,结果刚到了庄子外围的农户那里,就开始发作要生产了,好在是叶嬷嬷本来就打算将这一家安排在这这里,这边的农户都比较朴实。

    叶嬷嬷也给了银钱,所以他们也愿意去照顾,至于王妈妈一家则在这边看管起来,跟着庄户人家劳作,就在翠环发作的三个时辰之后,翠环才费劲力气的生下了一个大胖儿子,叶嬷嬷也算完成了任务。

    可惜天色太晚了,回不去了,叶嬷嬷就正好去庄子里面看看叶生,母子俩小聚了一下。

    经过秀雁的提醒,青杏也想起来叶嬷嬷的儿子在庄子上,也不再担心,一起跟着秀雁开始准备姑娘的晚膳,姑娘一天忙的都没吃什么东西,那么弱的身子怎么行,所以两个人开始忙活起来。

    慧姐这边是主仆温馨的情景,而代菡那边就热闹多了,和慧姐分开之后,代菡急匆匆的赶紧走了、

    她刚回到二房的晴畅院,就看见崔嬷嬷等在路口处,不高兴的道:“五姑娘这是去哪里了,二夫人等你好半天了,跟我过来吧。”

    代菡懒得理她,一个老奴还称我了,不过徐氏的人,你很难说什么规矩之类的,掉价!

    无奈的她只能跟在后面,否则徐氏能折腾烦死你,这样的日子代菡过的够够的了,真希望立刻马上离开这个让她窒息的家,再也不回来。

    晴畅院虽然是二房的主院,但是比起长房的松柏院差远了,二夫人一直惦记扩充扩充,可是慧姐的外祖母不待见她,懒得理她,她在慧姐外祖母王氏的跟前也不敢闹,所以只能天天咬牙看着长房不待见。

    二房的晴畅院只有三个阁,一个是嫡女卢代菡住的景华阁,是个比之前慧姐的清花阁还落魄的地方,另外就是两处比较不错的地方,一个是嫡出卢代芹住的珍宝阁,啧啧一听这名字就够金贵的了。

    还有就是卢家二房长子卢俊耀住的光楣阁,可见其光耀门楣的野心,目前卢俊耀在京郊的启明书院读书,一个季度回来一次,呆一天,然后就走了。

    这两年在卢家出现的几率不大,不过貌似二房花了不少银钱让卢俊耀读书,可是到目前,卢俊耀还是个童生,连秀才都不是,不知道这书都读哪里去了?

    代菡跟着崔嬷嬷到了晴畅院的主院,正好有个婆子叫住崔嬷嬷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崔嬷嬷跟着就过去了,代菡就在主屋的门外等着,省着徐氏嚷嚷没人通报不懂规矩。

    迈上两个台阶还没进主屋,就听见卢代芹腻死人的声音道:“娘,我喜欢慧姐的那对水头极好的玉镯,昨个叶宅在门口放爆竹的时候,我还看见她戴着,很漂亮的,你也给我买好不好,好不好嘛,娘好不好嘛?”

    二夫人慈爱的声音训着卢代芹道:“芹姐你知道咱们二房都是受苦受穷的命,还要什么玉镯,再说以往你都是跟慧姐直接去要的,今天晚上你就去好了,回头娘给你拿两碟点心,你就去恭喜她搬新居不就行了,傻孩子一点不动脑子。”

    十四岁的卢代芹腻歪在徐氏的身边道:“娘,那个宅子到底是谁的啊,之前不说给大伯家的大堂哥娶亲住的吗?怎么现在慧姐大刺刺的住进去了,大伯母也没有说什么呢?”

    徐氏鄙夷的笑道:“那个宅子本来就是叶家的,是你那当大官的二姑父给慧姐买的,可惜慧姐无能受骗了,搬到了冷清的清花阁,现在人家搬回自己的宅子是一点问题没有的,房契在叶家人手里,人家怎么住都没有问题,”

    “倒是你那个大伯母,标准的傻子一个,还真以为整个卢家就她聪明不过,将隔壁叶家买的宅子好好的花了大价钱修缮一番,结果现在被慧姐住了进去,朱家今个还过来量了尺寸,到时候还不知道回头怎么和朱家交代呢,不过是聘了一个不生蛋的朱家女,有什么了不起的,到时候你哥哥肯定能聘个更好的。”

    卢代芹一点不知羞的道:“娘我也要嫁个好的,不过娘卢代蓉都能被肃清王府四房给聘上了,为何女儿就不成呢,娘你可没见到,那天卢代蓉接受礼物的时候美滋滋的,好像她是王妃似的,我最不待见她那个样子了,娘我要嫁个好人家,比卢代蓉更好的人家,娘你说好不好,好不好嘛。”

    徐氏安抚卢代芹道:“芹姐你着什么急,才十四岁,虽然是应该相看人家了,但是咱们一家都是白身,爵位也没有咱们家的份,你外祖家也够不到肃亲王府那样的皇室的人家去。”

    卢代芹不依不饶的道:“娘你想想办法好不好,我记得卢代菡将来不是嫁进陈家吗,陈家不是安国公府的本家吗,听说肃亲王妃就是陈家的人,娘要不你告诉卢代菡,要是不给我弄个肃亲王府的世子的庶妃当当,她卢代菡就休想嫁出去,哼!”

    徐氏的眼睛叽里咕噜的转起来,对啊陈家和肃亲王府连着亲,虽然是远了点,但是也不见得说不上话啊。

    徐氏高兴的道:“芹姐,这件事情娘给你办,要是卢代菡不负责说项,这件事情办不成,娘就取消她的亲事,让你嫁过去。”

    代菡在外间听了差点气死,这徐氏母女真是奇葩,肃亲王府是什么地方,肃亲王府世子爷那是启国第四金贵的男人,第一是圣上,第二是太子,第三是肃亲王,第四就是肃亲王的世子,因为启国皇后所出的长子才八岁,所以还没有立太子。所以肃亲王世子也算是前三名了。

    因为护国寺的高僧说过世子的命格奇特,不能早婚,必须过了二十之后方可婚配,所以已经十八岁的世子还没有婚配,各大世家都不错眼珠子的盯着,就想一举问鼎世子妃的宝座。

    结果她刚才听见了什么笑话?卢代芹就这狗尾巴草的摸样,还肖想世子爷的庶妃?有没有搞错,还让陈尧去说项,没得刚张嘴,就被肃亲王府给扔出来了。

    而且这是什么话,如果陈尧不答应,卢代芹就嫁过去,代菡刚要推门进去,就听见卢代芹嫌弃的道:“娘,那个陈什么的有什么资格娶我,还是个破落户,就是有把子力气,在宫里当奴才罢了,这样的人本姑娘绝对不会嫁的,要嫁就要嫁世子爷那样的人才好呢。”

    代菡气的笑了,得,陈尧这有本事的单身汉还被嫌弃了,也不看看卢代芹自己是个什么玩意,这话要是被别人听了会笑死的。

    徐氏说道:“芹姐,那陈家虽然没落了,但是也和安国公府挂着亲呢,而且嫁过去就是正室,不用孝敬婆婆不用立规矩,家里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人,将来赚的银子还不都是你的,傻孩子娘日后倒是希望你能嫁进这样的人家,日子过得才舒坦,”

    “你看你代蔓大堂姐,嫁给了吴家,不过是个太医的小门户,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你二堂姐代荷进了宫了,有什么用?连皇上的面都见不到,有可能一辈子老在宫里也就是贵人罢了,”

    “倒是你三姐姐嫁给了李家的一个武官,日子过得还不错,就是肚子不争气,还没有生出个儿子来,在有两年没儿子,弄不好就被妾室爬到了头上,倒是你四姐姐卢代蓉争气,定了肃亲王府的四房庶子,”

    “那四房没有嫡子,将来的家业还不是庶子继承了,还沾着肃亲王府的名号,将来这日子也错不了,不过她的性格还不知道嫁过去会怎么样,要说这启国有名的世家就是那么多,咱们还肖想不了啊,就连慧姐的爹爹还是一等侯府的侯爷,到现在也没有续弦呢。”

    徐氏巴巴的数着卢家的姑娘嫁人的情况,还补充道:“你大姑姑嫁的人是个闲散的侯府,日子也就那样,你小姑姑到现在还没嫁人呢,倒是养了人家六年了,你说是不是贱皮子,你说娘还不得为了你好好的谋划谋划。”

    听到这里卢代芹干脆语出惊人的道:“娘,我嫁给慧姐的爹好了,嫁给世子还是妾,肃亲王府够不到边,但是叶家可以啊,再说本来要是续弦不都从原配的娘家里面出吗,这样慧姐的一切都是我的了,叶家的一切将来也是娘的了,将来我嫁过去了,慧姐算什么,亲事还在我的手里捏着,我要是嫁过去了,隔壁的宅子立刻就给了爹娘住多好啊。”

    徐氏也被卢代芹的言语给弄懵了,一时间没反过来,还打了卢代芹后背一下道:“胡闹,慧姐的爹都多大年龄了,你这么小的年龄怎么竟犯糊涂,去一边呆着去,日后这话不要再说了。”

    而屋外的代菡被卢代芹的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给吓得心扑通扑通的跳,苍天啊,这还有点lunli道德吗,这无耻的卢代芹,转一圈惦记上慧姐的父亲了,这是什么玩意啊?代菡现在是彻底的风中凌乱了。

    这话代菡都不好意思和慧姐说,可是卢代芹竟然能生出这么龌龊的心思,可想而知,这对母女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卢代芹还不干的道:“娘,我根本没说错,这事情是可行的,难道你没看出来这实际的利益吗,慧姐家里没有儿子,女儿将来嫁过去了,生的儿子自然是嫡子,那慧姐又是什么东西?叶家多少东西,你看看大伯母一天忙的滴流滴流的转就知道了,要是没有利益,大舅母能那么忙活,女儿可不信,等我过了门生了儿子,将来叶家的一切不都是咱们家的吗?”

    “到时候就给我哥哥和爹爹都安排官坐,给外祖家抬成皇商,徐家也不用跟在姜家的身后了,你看姨母每次上咱家来嫌弃的样子,要不是娘给了她大件的嫁妆充场面,姨母哪里能嫁的那么漂亮,现在还嫌弃咱们来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徐氏这会子也反映过来,是啊,这是多好的机会啊,与其惦记那遥远的王府世子,不如惦记一下跟前的叶家,想到这里徐氏的两眼都是光芒,正在这时候,门咣当一声被推开了。

    徐氏母女就见到一脸怒容的代菡,代菡气的拳头攥的死死的道:“夫人和妹妹这是在说什么呢?难道不要命了吗?慧姐的爹爹是我们的姑父,当今圣上最重视上下尊卑、lunli纲常,当初二姑父在金銮殿上就说过,此生终生不娶,圣上也同意了,”

    “甚至有不少想结亲的人家,被姑父收拾的多惨,最后官都做不成,滚回老家了,我不知道今个夫人和妹妹到底是什么心思,但是我知道,如果今个夫人和妹妹这番言语传了出去,等着咱们卢家二房的就是死路一条,你们好自为之!”

    说完这些话,代菡根本不理会变脸吓得够呛的这对奇葩母女,直接转身就走,再不走就气死她了……

    ------题外话------

    亲们见过奇葩的还有木有更奇葩的呢?

    推荐好友明熙儿尔尔的新文《药妻镇宅》http://。/info/530437。html

    大家可以去看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