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侯府商女 > 266:请你找我爹叶铎商谈?

266:请你找我爹叶铎商谈?

作者:上官旭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侯府商女最新章节!

    听了公孙卖盐的这句话,慧姐儿不客气的说道:“广宁侯您能说的再清楚一些么,到底是我从你女儿闺誉受损这件事情受益了,还是本身就是我授意这样做的?”

    公孙岩立刻说道:“自然两者都有,所以你定要给我们府里赔偿,尤其是给我可怜的幺儿赔偿,还要当着所有人的面,说清楚,我们幺儿可是被你们玉颜坊连累至此的!”

    慧姐儿往后走了两步,因为她实在是不愿意看见公孙卖盐的这个嘴脸,就跟看见公孙蛮子那种厌恶感是如出一辙的!

    现在慧姐儿终于明白,为何公孙蛮子长得即使再好看,那性子也一万分的不讨喜,原来根源在这里!

    皇上和广宁侯都对慧姐儿后退两步表示不解,不过皇上倒是明白一些什么,今个公孙岩这个老匹夫肯定讨不到任何便宜去,皇上很期待这个老匹夫灰溜溜的走开。

    慧姐儿解释道:“皇上,看来臣女的确难以和广宁侯沟通,臣女虽然是御赐的公主,但是平日里做事谨慎小心,怎么可能在这件事情里面作为受益者?公孙侯爷这话说的太可笑,”

    “事实上没受益不说,还因为今天的事情,玉颜坊被迫提前关门,都受了不小的损失了,至于公孙侯爷说的那个授意那就更是无稽之谈了,事实上臣女压根就没见过公孙姑娘,更不知道她在店里,我如何授意,公孙侯爷想多了!”

    广宁侯公孙岩说道:“说的如此轻巧,那按照纯慧公主的说法,岂不是我儿自讨没趣了!”

    慧姐儿继续说道:“皇上,纯慧从不说谎,今天广宁侯府嫡女公孙柠歌大闹玉颜坊,非要以小换大,说是广宁侯府家规素来如此,所以她购买一个五十多两银子的货品,硬要换走一套价值一千两银子的货品,臣女的店面的掌柜的没同意,这公孙柠歌就歪缠不休,甚至大放厥词说她自己是肃亲王府未来的世子妃,还说让肃亲王府老祖宗给她出气云云,”

    “之后不知道为何看见店面上一个客人的耳坠子有些眼熟,非要在楼梯上撕扯人家,要问个清楚,嘴里还什么思阳哥哥之类的,结果那个客人也是个胆小的,怎么能被她抓住,两个人就在,楼梯间有了争执,那位客人最后也扭伤了被自家嬷嬷带走了,”

    “但公孙姑娘不小心摔倒了店门外,直接投进了一个公子的怀抱,紧跟着又出来一个公子,和公孙姑娘亲上了,因为这件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导致玉颜坊提前两个时辰关了店门,臣女还想找公孙侯爷讨个说法,给个赔偿呢!不仅赔偿,还要还我们店里一个清誉,日后公孙姑娘可不要去玉颜坊了,我们可招待不起!”

    皇上忽然降低了声音说道:“纯慧你说的可是真?那公孙柠歌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如此、如此的大胆?还说了那些话?”

    皇上本想说如此不要颜面的,而且还人品有问题,以大换小、恃强凌弱、和男子接触随随便便,这还得了?

    但皇上考虑到慧姐儿也是姑娘家,说重了不怎么好,所以说道:“事实竟是如此?为何你说的和广宁侯说的完全不同,纯慧你可要说清楚了!”

    慧姐儿点点头,那神情说明了一切,没想到慧姐儿没出声,倒是广宁侯公孙岩反应激烈,拳头攥的是咔咔的响!

    看到公孙岩这幅样子,皇上直接淡淡的道:“公孙爱卿你们和肃亲王府联姻朕怎么不知道呢?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公孙岩直接跪在地上说道:“皇上,这都是一派胡言,微臣的女儿自由乖巧懂事,完全是摔晕了才会如此,而且完全是玉颜坊照顾不利,顾客去买东西,最后弄得浑身惨烈的回家,玉颜坊是纯慧公主的产业,自然难保纯慧公主的手下有对顾客不敬之嫌,否则我那孩儿怎么会那般冲动生气?”

    “还有皇上是没看见,我那孩儿摔得是浑身青紫红肿的,脸上的都是磕伤,头上更是有个很大的肿块,还不知道未来会不会有问题,那玉颜坊门口怎么那么巧就有男子了,而且一个不行还两个,这不是等着找我儿麻烦吗?就冲这点,玉颜坊就要给我儿赔偿!”

    公孙岩的确是避重就轻的老白菜了,一句摔晕了就将胡言乱语和什么当街搂抱之类的就给遮过去了,不说公孙柠歌歪缠的事情,也不说公孙柠歌和人家客人打架的问题,就直说玉颜坊的不是,里外都是他们占了天大的理了。

    慧姐儿现在倒是明白这公诉柠歌歪缠的性子,没理也能辩三分的品格是从哪里学来的了!

    慧姐儿自然也不客气的说道:“公孙侯爷未免有些太强词夺理了一些,我们玉颜坊本身因为今天的事情遭受了损失,本公主大度没和你们公孙家计较,反而你这样咄咄逼人,今个本公主就告诉你,想算账可以,单独赖在我的头上可不行,”

    “因为首先公孙柠歌是自愿到玉颜坊去消费,而不是玉颜坊压着她去的,或者强迫她去的,再者公孙柠歌消费过程中有强买强卖之嫌疑,还和我们店内的顾客发生了争执,还以权力压人,最后遇见两个男子那是肃亲王府的子孙,这负责一说没有我们玉颜坊的事情,女子被破坏了闺誉自然是找男子,公孙侯爷不找肃亲王府,反而揪着我这边不放,是因为我是公主好欺负,而肃亲王府不好欺负么?”

    既然公孙岩避重就轻的弄了一大通唧唧歪歪的,慧姐儿自然也是输人不输阵,你都捡所有有利的说了,凭什么道理都在你那边,做梦呢?

    广宁侯公孙岩气的往前了几步,怒吼道:“皇上,纯慧公主一派胡言乱语,简直给我儿置于难堪之地,这件事情不能这样算了,绝对不行,否则微臣刚刚进京没几日,就出了这样的事情,未来几个月,臣要在京城停留,将如何面对京城的众人?”

    皇上自然也说道:“咳咳,公孙爱卿注意你的情绪,不要吓坏了纯慧,毕竟你这是个当长辈的,如果今个你的女儿一点问题没有,朕自然是让纯慧给你个说法,但是现在明显你们两个说的都有出入,那么朕就不能随便说个决定这样对你们都不公平,来人宣肃亲王进来。”

    广宁侯有点慌乱的说道:“皇上让肃亲王来作甚?现在臣要给自己女儿讨公道,攀扯肃亲王府这事情就不好解决了。”

    慧姐儿说道:“公孙侯爷此言差矣,现在事情不是我们玉颜坊如何赔偿的事情,而是大家最关注的焦点,您的千金公孙柠歌将来是由哪个男子来负责的问题,既然两个男子都是肃亲王府的,王爷来不是正好吗?”

    广宁侯公孙岩一甩袖子说道:“哼,来就来谁怕谁,就不信我儿遭了那么大的罪,结果没有人给说句公道话了!”

    刚才在宣慧姐儿进宫的时候,也通知了肃亲王楚琨,这场合肃亲王不在显然是不合理啊,这不是肃亲王进来给皇上见礼,慧姐儿和广宁侯给王爷见礼。

    栗公公在皇上的示意下,将刚才的情况说了一遍,然后对王爷说道:“皇兄现在事情说来说去都在你这一块,你看如何吧?”

    肃亲王没有广宁侯那么激动,只是实事求是的说道:“皇上,臣以为这件事情很好解决,因为刚才府上老太君已经惩治了这两个不孝的儿孙,给王府丢脸做出这样没皮没脸的事情,所以他们两个在肃亲王府大门口被重重的打了三十鞭子,老祖宗大护卫箐蓉执行的,老祖宗说过败坏门风的儿孙自然是重惩,”

    “臣来之前已经和老太君商议过这件事情,毕竟公孙姑娘闺誉的确是有了不好的影响,所以我那不成器的庶长子愿意求娶公孙柠歌为正妻,还有那三房子侄楚贯杭因为已经有了婚配,只能求娶为平妻,和正妻不分大小,另外鉴于我们王府对这件事情的失误,在赔偿公孙家一千两银子,皇上不知道这样结果如何?”

    肃亲王一来直接快刀斩乱麻,干脆就不听广宁侯唧唧歪歪的,就给你两个选择,看你如何选吧!

    慧姐儿低下了头,差点笑出声来,果然是肃亲王府真霸气啊,看来有那么霸气的老太君一般人真是不敢惹啊,肃亲王已经说过了有错惩罚,而且还是老太君亲自下令的,那就是对这件事情的重视。

    不仅如此还给了两个非常好的方案,你们公孙家若是选了就选了,若是不选对不起也没有别的,而且这已经是通过了老太君的意见的,由不得你们公孙家挑三拣四的。

    慧姐儿想着这回广宁侯可给自己逼到死胡同里面去了,他们家那么多年的筹谋,更多的就是为了给公孙柠歌送进肃亲王府做世子的正妃,结果现在看来全部打水漂了。

    广宁侯公孙岩有点懵,不经意间泄露了眼里浓浓的失望,甚至还有绝望,更多的则是不甘心!

    对就是不甘心,所以一甩头很快就反应过来说道:“皇上王爷,今个臣说的是玉颜坊赔偿的问题,而不是孩子们的婚事,关于孩子们的婚事自然不是在这样的场合来谈,希望王爷能到我们广宁侯谈,这样才表示对我们公孙家的尊重才是。”

    皇上脸色微暗,暗叹这个公孙岩不识趣,好好的机会不要,回头还想着那永远得不到的,或许将来连这份亲事都没有呢,还在那里衡量以大换小呢,哪里来的这种家规?

    皇上忽然间觉得,公孙家世代精英打理皇家的盐田,看来也不见得没有事,应该让人去看看才放心,对就这样办!

    以前和广宁侯离着远,经常都是递折子,老广宁侯倒是个低调处事的,但是现在看来有这样以大换小的家规,很难保证没有问题,登基十几年来,皇上第一次非常重视这件事情,一定要尽快去看看。

    广宁侯此时还不知道,他这样的性格和行事作风,让皇上对他产生了怀疑,至于后果未来很……

    肃亲王表情虽然不怎么好,但是心里已经乐开花了,该!真是活该!

    就知道这人说什么也不会要这样的机会的,他们的目标是思阳,但是公孙柠歌那孩子全府上下都讨厌,未来怎么能进肃亲王府的大门,那不是给全家找不自在呢么?

    肃亲王面色不豫的说道:“广宁侯这件事情阖府上下已经商议过了,孩子们的亲事已经经过了老祖宗的同意,不会更改,也不会有变动,如果今天你同意,我连两个孩子的庚帖都带来了,咱们直接去官媒办理即可,但是如果你不同意,我们没有任何可能可以商量更改的,希望你能明白,还有这是一千两的银票,是给那孩子的医药费,你且收着吧!”

    广宁侯公孙岩实在是太愤怒了,都说肃亲王府是皇上的钱袋子,这么多年不说富可敌国也是半个国库,早就想送女儿进去享福享尊荣和权利了,结果一朝梦碎这滋味可不好受!

    所以广宁侯做出了这辈子最愚蠢的决定说道:“皇上王爷,我们家柠歌还可以有更好的选择,臣作为父亲曾经答应过柠歌,一定帮她挑选让她满意的婚事,所以王爷厚爱了,我们家柠歌不嫁庶出,还请王爷见谅!”

    肃亲王楚琨真心的腹黑,估计楚世子就随了肃亲王这一点了,明明肃亲王很高兴,内心都高兴地要冒泡了,结果表情还是很凝重的说道:“公孙岩,咱们两家可是世交多年,孩子们的事情心里可是有数的,难道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

    广宁侯公孙岩都要气死了,事情都这样了,好事都被你们给占了,凭什么还让我考虑?

    所以广宁侯说道:“这件事情不用在考虑了,与其让柠歌嫁过去一辈子不开心,倒不如最初就不要答应这婚事,省着将来看着孩子们不开心,日子过得不舒心老人着急,还是算了吧!”

    肃亲王说道:“还请皇上和纯慧公主给我们证明,我们这婚事作罢,未来肃亲王府和广宁侯府也不再有其他议亲的可能性!”

    肃亲王多绝对啊,聪明啊!此举一下子就杜绝了所有公孙姓氏的女子进入肃亲王府内宅的可能性啊!

    皇上哪有不成全之理?直接说道:“好,公孙卿家真是好魄力!肃亲王府也干脆,这个证明朕做得!”

    慧姐儿也立刻说道:“本公主可以作证的!”

    谁也没承想,一件闹得整个京城都翻天的事情,就这样三言两语的就给解决了,广宁侯公孙岩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感情是在这里等着他呢!

    这肃亲王果然难斗!如果比喻自己是百年人参,那么肃亲王就是千年人参,都成精了!

    广宁侯忍着劈了人的冲动,将这股子郁气深深的压了下去,差低给自己憋死,铁青着脸说道:“皇上王爷,臣受教了!”

    皇上心里也真是高兴,皇上对肃亲王的感情是最深的,所以希望亲王府的后宅安宁祥和,能个所有的皇族做个表率,目前来看王妃陈氏做的非常不错!

    但是如果公孙家这样性格的姑娘进去之后,这个平和的格局自然是要乱了的,所以皇上也不希望这样,在有皇上的姨母还是老祖宗,他自然是希望嫡亲姨母的晚年过得开心顺意,弄几个这样的搅家精进去可不行,见天的惹是生非还了得?

    所以皇上说道:“嗯,还是爱卿明事理,这样吧你那姑娘也是受了罪的,待会让皇后给赏银一千两,好好养养身子,过段时间太后的寿辰,让你那孩子好生表现,到时候你可以和朕说说有没有合适的人家,让皇后帮你们两家撮合一下。”

    皇上能说这些不错了,但是广宁侯公孙岩明显不仅仅想要这么多,若是能有皇上赐婚就更好了,那么一辈子这婚事都是有皇家保护的,也更加的有脸面一些。

    想法是好的,皇上嘴多严啊,一个坏了闺誉的姑娘家,皇上还大刺刺的给她颜面圣旨赐婚,配吗?

    到时候让文武百官怎么看,让那些有好儿女的大臣们怎么看?让那些封地的王爷贵族们怎门看的,当面肯定不说什么,那么背地里不得给皇上笑话死啊?

    这件事情算是变相解决了吧,公孙岩不甘心也没办法,皇上都给了一千两的赏银,王爷也给了一千两,虽然不满意,但是事后有些事情还是可以争取的。

    但眼下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也别想跑,所以公孙岩说道:“皇上,王爷您二位的确是对我们家幺儿给了最好的补偿,那么纯慧公主也要承担一定的责任,那么微臣想要说说这个补偿的事宜。”

    皇上看了一眼慧姐儿,慧姐儿微微颔首,皇上说道:“你想要什么赔偿,这件事情已经算是解决了,爱卿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

    今个这广宁侯公孙岩可是气大了,今天闹来闹去的啥也没得到,皇上和王爷那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各个都是位高权重的,但是纯慧公主虽然级别比自己高,但是也没啥实际的权利,欺负到了我们公孙家的头上,自然是要付出点代价才是,哪有那样平顺过关的?

    所以公孙岩觉得,既然如此你们让我说的,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们公孙家的人可是从来不吃亏的!

    故此广宁侯说道:“纯慧公主,刚才你已经看见了,如果不是我幺儿柠歌在你玉颜坊购买物品出了事情,那么就有一份更好的亲事和更加尊荣的地位等着她享用,但是这一切都被玉颜坊给毁了,所以皇上和王爷都给了安抚的费用,但是你这边可不能就这样算了,这件事清一定要给我儿柠歌讨个公道。”

    慧姐儿说道:“公孙侯爷想多了,过去几个月每日去玉颜坊买东西的人多了去了,从来没有发生这样事情,至于你说赔偿,既然人在我们店里出了问题,不对是在我们的店门口出现这样的问题,我们的确要付了一小部分的责任,还有赔偿,只不过不知道公孙侯爷的价码是什么,你且说说,看看是否和本公主的预期差距不大?”

    慧姐儿眼神不善的看着公孙岩,这个老匹夫不过是欺负自己年少罢了,慧姐儿绝对百分百的相信,若是叶老爹今个也在这里,估计都不用她说什么,直接上去就给公孙岩一顿胖揍,你们家要死要活的公孙柠歌想死滚远点,跑到我儿店里闹个屁!

    事后还大言不惭的狮子大开口,你自己没教育好女儿,还好意思出来张扬,看我不打的你嘴歪眼斜的,让你以后出门就看黄历,你们一家出门都看黄历!

    话说这事情慧姐儿和叶老爹通信之后,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叶老爹,叶老爹看信之后立刻回信,结果和慧姐儿想的差不多,骂的内容也差不多,只是骂的更狠一点罢了。

    尤其是骂了广宁侯的句子都超过了五页信纸,可见叶老爹多么愤恨这个老匹夫,估计见了人二话不说上去就揍啊!

    当然视线转为眼前,不知道为何,不管是皇上还是肃亲王,都觉得公孙岩会输的很难看。

    这不是公孙岩不怕死的说道:“好,既然纯慧公主如此爽快,那我们广宁侯也不是啰嗦的人家,我儿遭了这般罪,就请纯慧公主将整个玉颜坊的店面给我儿做赔礼,当然还有后面的技术,日后推陈出新还要你继续无条件的支持和帮忙!还有免费提供原材料!”

    此话一出都是抽气声,皇上和王爷看神经病似的看着公孙岩,什么叫狮子大开口,这人就是一点不含糊的。

    慧姐儿直接拒绝道:“不用说了,这一条不可能的!看来之前小看公孙侯爷的心思了,看来玉颜坊的确是火爆到惹人眼球让人心动了,连这样的条件都敢提出来,感情日后我给你们家公孙柠歌免费做白工不说,还要无条件的推陈出新,外带提供生产成本,你们只管赚银子,难怪公孙柠歌嘴里见天的说什么以大换小,现在看来这一点的确是你们公孙家的精髓,为人处世的所有标杆,”

    “如果这一切只是到了玉颜坊随便摔一跤就能决定的话,明个估计全京城的姑娘都跑到现在的广宁侯门前多摔两跤,你们家就可以无条件的家财散尽了!”

    广宁侯公孙岩似乎知道慧姐儿肯定不同意,虽然被慧姐儿一个小辈这样批评有点不自在,但是还继续说道:“公主不同意也可以,那就该为所有玉颜坊的收入给我儿五成!”

    慧姐儿继续说道:“这个也不能,一成都没有,你们公孙家还是好自为之,休要再提这样无理的要求,这个无需再议!否则本公主认为你没有想要谈判和解决问题的意思!”

    公孙岩面色有些不好了,说道:“公主何必咄咄逼人这不行那不行的,那么我就只有最后一个要求,这些都不行,我们公孙家就只要你酱油厂和酱油的配方,将来给我可怜的儿做嫁妆使了!”

    好啊,那啥的尾巴终于露出来了,慧姐儿就知道闹到皇上这里来不会那么简单,前面两个不过是诱饵,他们公孙家想要的结果在这里呢!

    所以慧姐儿毫不客气地说道:“广宁侯说笑了,那酱油厂的事情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而且那是我爹爹的产业,你想做什么且与他分说去,不用找我,我做不了主的,而且你想要赔偿我今个也带来了!”

    说完慧姐儿从袖带里面拿出了一个蓝色的香胰子说道:“我们玉颜坊经过这次事情提前关店门,至少损失几千两,鉴于侯爷家的爱女也在我们店的门口被人给抱了亲了,闺誉受损,所以就不找侯爷赔偿了,”

    “毕竟我是启国的公主,总不能这样斤斤计较,至于给你女儿带来的不愉快,我们店里也大气点,赔你一块香胰子做补偿如何,即使你不同意也没关系,我们玉颜坊的态度和本公主的态度都在这一块香胰子上面,我已经拿出了赔偿,不要自然就是你的事情了,与本公主无关,至于其他我的产业,请你找我爹叶铎商谈,皇上王爷纯慧府里还有事,这块香胰子放在这里,就算是补偿了,纯慧告退!”

    慧姐儿说完皇上摆摆手,她就走了,出了御书房的门,就见到不少伺候的人忍笑忍得太辛苦了,慧姐儿说道:“想笑就笑吧,憋着多难受,有些人做了可笑的事情都不觉得可笑,何必给了颜面!”

    “啊哈哈哈哈……”紧跟着就传来了一路爆笑,然后声音赶紧收紧归为平静,只有广宁侯气的浑身打哆嗦,咕咚一声倒在了御书房里面,气晕过去了!

    ------题外话------

    哈哈哈,真是太欢乐了,老匹夫臭不要脸的,亲们云写的太开心了,亲们有木有很开心呢,月票一定要嗨起哈,月底了竞争太激烈了,亲们票票票票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