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豪门第一长媳 > 015

015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豪门第一长媳最新章节!

    ……

    凌晨两点。

    陆少臣的酒喝得实在是多,怎么走出来的水月洞天他都不知道,每一步都走的摇摇晃晃,东倒西歪。

    架着他的苏卫红被压得都不行了,陆少臣真是太重了,喘了口气,苏卫红问陆少臣,“我们去哪儿?”。

    陆少臣指着不远处自己的车,把钥匙仍给苏卫红,大着舌头,说,“……送我回家,”

    苏卫红望了一眼陆少臣的车子,那是一辆蓝色的兰博基尼,在一堆车里异常的招摇扎眼。

    这车老贵了,五六百万呢!苏卫红听和自己同宿舍的同学说过。

    她的那位舍友现在的男朋友江漠北就有一辆,只不过颜色不一样。

    其实,苏卫红很是羡慕自己的那位舍友,舍友自从交了江漠北那个男朋友,生活水平直线上升,什么香奈儿服装,兰蔻化妆品,还有lv包包……每一样都让苏卫红眼红手痒,恨不得都变成自己的。

    今天,跟着舍友来消费,一踏进水月洞天的天字一号,一看到包厢里的人,苏卫红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陆少臣这个人,帅气,养眼,气势足,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贵气。

    必定,能在水月洞天有专属包厢的,不是有点钱就行的,那得相当有身份,够档次的人才可以。

    于是,苏卫红瞬间就瞄上陆少臣了,想法设法的跟他凑近乎。

    苏卫红又瞅了两眼陆少臣那辆蓝色的兰博基尼,越瞅越觉得车顺眼。

    脑中瞬间闪过一个想法,苏卫红看着陆少臣,冲他抱歉一笑,“不好意思陆少,我不会开车,你喝成这样估计也开不了,我打车送你回家好不好?”

    陆少臣点了点头,眼睛早闭上了,胃里烧的难受,翻搅,想吐,还疼。

    “那我们走吧!”苏卫红扶了步履踉跄的陆少臣,连托带拉,然后又拦了辆出租车,在司机的帮助下,终于把陆少臣塞到了车子里,然后苏卫红对司机报了地址。

    二十多分钟后,出租车停下。

    苏卫红拍着压在她肩膀上睡觉的陆少臣,嘴角笑的都掩饰不住了。“下车,我们到家了!”

    陆少臣很是听话的下了车,被风一吹,头晕的厉害,似乎有些意识不清,看着眼前的苏卫红,醉眼迷蒙的眸子睁了一会,而后又闭上,张了嘴,喃喃自语,却让人听不出在讲些什么。

    “走了,”苏卫红抓住陆少臣的胳膊。

    陆少臣迷迷糊糊就被苏卫红拖着走。

    进楼,上电梯,然后进门,被苏卫红带进卧室,一看到面前的床,陆少臣什么都顾不上了,连鞋子都来不及脱,身上还是带了股浓重的酒水味,直接爬到床上就睡着了,毫无防备,呼吸均匀。

    ……

    林沫沫和陆少卿在大街上闲逛着。

    看着身后的陆少卿,一身酒气的林沫沫蹙着眉,摆了摆手,不耐烦地赶人,“……快走快走,你说你……你总跟着我干什么?”

    陆少卿看着林沫沫,脸上陪笑道,“深更半夜,你又喝了酒,出点事儿,被劫了道儿可怎么办?你以为现在治安是多么好?”

    “谁他妈不想活了敢劫姑奶奶的道儿?”林沫沫可不上他的当,酒后满是烦躁,语气更是恶劣。“……陆少卿,你忒烦人,赶紧给姑奶奶滚远了,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再待一会儿!反正我回家也没事儿,闲着也是闲着!”陆少卿坚定不移,就是死皮赖脸的跟着林沫沫。

    “给我痛快点,你丫到底想怎么样?”林沫沫瞪着发红的眼睛,是真的有些急了。

    “……你……你觉得我……怎么样?”陆少卿结结巴巴,摸了摸自己的小辫子,多亏夜色掩着,让人看不到他微红的耳朵。

    林沫沫睁着迷蒙的眸子瞅了他一眼,摇头,撇撇嘴,“不怎么样!”

    陆少卿的心凉了半截,“哪里不怎么样?”

    林沫沫指着陆少卿一脑袋的小红辫子,醉眼如星,呵呵的笑,“陆……陆少卿,你说……你一个大小伙子,染什么颜色,扎什么辫子?你说你不好好地做你的爷们儿,娘们唧唧的学什么小姑娘,整的跟……跟个人妖差不多,真是难看,丑……死了……陆少卿,你不会是性取向上有什么问题吧?”

    陆少卿低着头,突然郁闷起来。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酒后吐真言?

    他的发型都留了半年了,他觉得很有个性,很潮,林沫沫怎么就说不像爷们,跟人妖似的?甚至还怀疑他的性取向,他有那么娘吗?

    见陆少卿不说话,林沫沫笑的花枝乱颤,更加口不择言起来,“……你真的喜欢男人?瞅你这细皮嫩肉的,那啥啥……你不会是下面那个吧?”

    陆少卿实在听不下去,都恨不得咬她两口。

    突然上前几步,搂住林沫沫的腰,实实在在毫不吝啬来了个拥抱,“林沫沫老子长了二十多岁,还没待见过哪个女人,你林沫沫,是第一个。”

    “小子,你谁啊,你当你是苏卫南啊……”

    苏卫南三字一出口,林沫沫突然就不行了,蹲下身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怎么那么没出息?

    咬着牙,林沫沫努力地将眼泪往喉咙里咽,可是眼泪还是联成了一线,在脸上流了个肆意。

    “好好地,怎么突然又哭了,林沫沫,又哭又笑,你酒品真差,”陆少卿似乎是有些不知所错,紧抓住林沫沫,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才好!

    “起来,我送你回家吧,别在大街上耍酒疯了。”

    ……

    按着林沫沫交代的地址,陆少卿把林沫沫连搂带抱的弄到了楼上,又在她的包里掏出钥匙,然后开了门,进了房间,又把林沫沫安置到沙发上。

    陆少卿四下看了看房子,找到了浴室,拧了热毛巾,替林沫沫擦了擦脸。

    她的皮肤白瓷一样细致,鼻子翘挺,嘴唇红润,再加上微眯着的迷蒙的双眸,林沫沫完全是一副搞不清状况的模样,那迷离的眼神用几个字形容最为恰当:媚眼如丝。

    陆少卿心里噔噔跳了几下,凑上去,有点控制不住地就慢慢低了头,嘴唇眼看着就要挨上林沫沫的时候,林沫沫仿若恍然惊醒,突然就瞪了眼睛,陆少卿吓了一大跳,慌忙撤身后退,只是,不料想却被后面的茶几绊了一下,手臂狼狈地打翻了茶几上的水杯,当啷一声,动静还不小。

    林沫沫一下子惊醒,忽的在沙发上坐起来,眼巴巴看着他:“怎么了?”

    陆少卿顿感尴尬,赶紧扯了个借口,“别在沙发上睡,你快进房间吧。”

    “……嗯,”林沫沫晃着身子起来,只是,地上有水,脚下一滑,一个踉跄,林沫沫瞬间就向地板上栽去……

    陆少卿慌忙伸手。

    林沫沫便结结实实砸到了陆少卿的怀里。

    “你们在干什么?”房间里突然出现一声厉吼,“趁着我儿子不在家,林沫沫你就带着男人回家,你们都不要脸了。”

    林沫沫和陆少卿对看了一眼,都愣了。

    等转了脸,林沫沫就见婆婆怒气冲冲的已经窜到了她跟前,后面是脸色黑的能下雨的公公。

    苏妈眼睛瞪着林沫沫和陆少卿,还搂搂抱抱,还不撒开,她那火都到头顶了。

    她没想到半夜听到响动,竟然是儿媳妇在偷情,这胆了也贼大了。

    “要不说攀高枝就是不行,眼高的根本不把人放到眼里,林沫沫你胆真大,家里还有人呢?以前俄们没来的时候,你是不是经常趁着卫南不在家偷人,让他做王八戴绿帽子?”

    林沫沫被吼得一时间也是恼羞成怒,拔高声音喊,“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地?我是你儿媳妇,你怎么能用那么难听的话说我?”

    苏妈已经怒不可遏,“都不要脸了,还怕人说?别叫俄恶心了,呸!”

    林沫沫被气得直打颤,手指着苏妈,恶脾气上来了,“别惹我,惹急了,我可不管你是谁,苏卫南他妈我也找打。”

    苏妈又往前窜了窜,显然是被林沫沫气得够呛,“怎么着,你还想打人?你打俄试试?你打了俄,俄就让俄儿子跟你离婚,休了不要你了。”

    “谁不要谁还不一定了!”林沫沫脸涨得通红,连眼珠子都红了,所有的不痛快都来了,若不是陆少卿一把死死地抱住她,现在她肯定是冲上去打人了。

    陆少卿要冷静许多,箍着发怒的林沫沫,眼睛看着苏爸苏妈,“你们误会了,事情真的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俄们眼不瞎,都看见了。”一直没说话的苏爸绷着脸说。“俄没拿棍子打你已经够客气来。”

    苏爸一句话瞬间提醒了苏妈,苏妈上去就给了陆少卿一脚,手还在他的胳膊上闹了两把,“骑在俄儿子头上拉屎,你当俄们好欺负。”

    陆少卿一下子就怒了,“闭上你的臭嘴。”

    “让你横!”见陆少卿急了,苏爸索性一把抄起个凳子,对着陆少卿就过去了。

    “啪嚓”一声响,陆少卿不等苏爸近身,随手拿起手边的花瓶就把苏爸脑袋给开了,然后血冒了出来……

    “救命啊,杀人了!”苏妈扯着嗓子开始尖叫……

    “吵什么?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大厅侧面的房间里,突然摇摇晃晃出来一个人,眯着眼,还光着膀子。

    瞬间。

    客厅里打闹的人都愣住,包括陆少卿在内,一个个简直怀疑自己眼花了。

    苏爸苏妈傻了,这是谁?还在苏卫红房间出来的,什么时候进去的都不知道。

    林沫沫和陆少卿也发怔,莫名其妙,陆少臣怎么会在这儿?

    最后,苏妈第一个吼了出来,那尖利的嗓音吼得半个楼都能听到,“你谁啊,跑到俄闺女房间干什么,俄要杀了你,你祸害俄闺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