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豪门第一长媳 > 016

016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豪门第一长媳最新章节!

    陆少臣还没反应过来,迷迷糊糊的,苏妈在说什么他根本就不知道,更没听清楚。

    揉了揉太阳穴,陆少臣眼睛睁开又合上,可能是房间里的灯太亮,他有些不适应。

    那边,苏妈浑身的血全部都已经冲到了脑子里,两步就冲了上来,厮打陆少臣,嚎叫着,声音已是破音了。

    “混蛋,你敢祸害俄闺女,你就是个强奸犯,俄打死你。”

    陆少臣的胳膊和胸口被苏妈指甲抓破了好几处,那红辣辣的疼让他昏沉的脑筋瞬间清明了些许,陆少臣直接怒火中烧,不由分说伸胳膊就把苏妈给推开了,因为喝过酒,陆少臣力气要比平常大出许多,苏妈脚下一个不稳,一趔趄,立时就跌坐在地板上。

    苏妈索性往地上一躺,大声咆哮,甚至嚎啕大哭,“你这个挨千刀的,糟践了人家姑娘还打人,还有没天理了?俄们红红还是黄花大闺女呢,就这样被你祸害了,以后可怎么嫁人啊?”

    “……你脑子有毛病吧,你谁啊?”陆少臣强用力睁了睁眼,看苏妈的那眼神活脱脱就像是在看一个从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二百五一样。

    这都什么意思?他怎么一点都不明白,谁能告诉他,他祸害谁了?

    “俄闺女要有个好歹,俄就将你鞭尸。”苏爸始终是比苏妈冷静些,也顾不得脑袋上还流着血的伤口,捂着头,直接就跑进了苏卫红的房间。

    林沫沫和陆少卿一直沉默。

    但是彼此的对事情的理解却出奇的一致,如果不出意外,陆少臣肯定是把人家姑娘给睡了。

    陆少卿还好,必定和陆少臣流着相似的血,脑子里想的无非是,怎么帮堂哥陆少臣把事儿给摆平了。

    可,林沫沫就不一样了,现在她对陆少臣的厌恶在心里又增加了几分,渣渣啊,也太不挑食儿了,连自己的小姑子都不放过,你说,还有哪个没跟他睡过?

    “陆少臣你可真是……真是……”林沫沫磕巴了半天也没吐出个恰当的词来。

    陆少臣却不自知,眯着眼睛看了看林沫沫,又看了看陆少卿。

    呲着牙,还笑了,嘴里说着,“我可没打人,我从不打女人,是老太太先对我耍横的。”

    “强奸犯!他就是个强奸犯,报警!老头子,红红她爸,快报警送他去坐牢!”苏妈拍着地,连鼻涕带眼泪,声嘶力竭的喊着。

    林沫沫皱眉,婆婆这歇斯底里的样子,林沫沫真担心下一秒稍有不慎婆婆会突发脑溢血。

    算了,随便他们闹吧,这种男女间的破事她可不愿意夹在中间左右为难!谁有本事谁使,爱怎么解决怎么解决,她不管,困了,去睡觉。

    林沫沫跟谁都没打招呼,直接进了她自己的房间,锁上房门,堵住耳朵,任凭外面闹个天翻地覆,也不会再出来理会。

    见林沫沫避开了,陆少卿挑了下眉,按道理说,因为叶画和林沫沫是表姐妹,他们陆家,和苏卫南家多少算粘点亲戚,可是现在这事儿闹的。

    “大哥怎么回事儿?”陆少卿问着陆少臣。

    “嗯?”陆少臣看着陆少卿,脑袋还混混沌沌,不清醒呢。

    陆少卿下巴点了点苏卫红的卧室,问:“大哥,屋里那个女人你上了没?”

    ……

    苏爸神色复杂的看着大床上的苏卫红。

    苏卫红缩在床头,拿被子把她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只留个脑袋在外面,其她什么也看不见。

    是不是没穿着衣服,光着呢?

    苏爸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表情出现裂痕,“红红,告诉爸爸,那混蛋是不是欺负你了?嗯?”

    苏卫红低着头,也不说话,手指只是用力的拧着被角。

    “你倒是说话啊!别让爸爸着急,你什么都不说俄知道什么,”苏爸吼了一嗓子,真的急了。

    苏卫红抬头看着苏爸,突然“哇”地一声,苏卫红一下子就哭了,眼泪流的满处都是。

    苏爸的一颗心刹那间心就沉了下去,立时就明白了,眼睛里两簇火苗瞬间呼呼的烧了起来。

    “王八蛋,豁出俄这条命去,俄也要宰了他,”

    抄起梳妆台旁边的木凳子,苏爸就想冲进客厅去招呼陆少臣,只是刚一转身,竟然发现,陆少臣和陆少卿却已经进了卧室。

    “你个混蛋,俄饶不了你。”苏爸一脸要杀人的模样,举着凳子对着陆少臣就过去了,不用陆少臣作反应,还手,陆少卿直接就窜过来,三把两下就把苏爸手里的凳子给夺了,人也牢牢的压制住。

    “土匪,简直就是活土匪……”苏妈赶进来扑上去一起厮打陆少卿。

    “都给我消停会儿,别他妈闹腾了。”一直沉默的陆少臣突然吼了。

    要说刚才陆少臣是迷糊混沌的,那么现在他便是半清醒了。

    虽然头还是发沉发昏,但意识已经有些明了了。

    眯着眼,陆少臣也不看别人,只是恶狠狠的瞅着床上苏卫红,他的神情就像是在看一个精神病患者。

    “你他妈是谁?说,到底是怎么回事?”陆少臣对着苏卫红吼着。

    酒喝多了,很多事情陆少臣都有点模糊,记不太清楚。

    床上这个女人是谁,他真的不记得了,怎么来的这里,他也真的不知道。

    但是,依稀间陆少臣有点印象的是,他躺在床上,困得要死想睡觉,可是有人总是打搅他,不让他好好的睡,那人不是用手捏他脸,就是抓他胳膊挠他痒痒,说实话,他都烦透了了,把那只手扔回去了好几次,最让人讨厌的是,那人还得寸进尺,最后竟然还压在他身上,大夏天的,都热死了,又不好呼吸。于是,他抓起那个人就给扔了,狠狠地扔了,隐约中,他就听咣当一声响,然后,就有人扯着嗓子吼叫人,声音非常大,最后,吼得他是在是忍无可忍了,直接下床,出了门,气呼呼的就喊:吵什么?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现在想想,陆少臣大概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怒从心头起,陆少臣居高临下的指着苏卫红,咬牙切齿,“你给我看清楚,老子穿着裤子呢!”

    苏卫红抬头看了陆少臣一眼,嘴唇动了动,却没出声音,然后,她手捂着脸,依旧只是呜呜的哭。

    见苏卫红哭的伤心,苏妈又是心疼又是气愤,眼睛凶恶的瞪着陆少臣。

    “谁知道裤子你是不是刚刚套上,俄告诉你,俄们红红可不是那些随便跟人睡觉的女伢子,俄们是黄花大闺女,让你给糟蹋了,你就得负责任,女伢子的头一回儿多重要,你怎么能这样胡来?”

    陆少臣额头上的青筋都冒了出来,还是怒火万丈,什么意思?这是赖上他了?

    “她是不是黄花大闺女跟我没关系,她就算让人给搞过了,上她的人也不是我。”

    苏妈被气得不行,指着陆少臣的鼻子就骂,“你个混蛋,强奸了女伢子还不承认。”

    还不等陆少臣说话,陆少卿就被激怒了,立时大叫了起来:“闭上你的臭嘴,凭什么污蔑我大哥?你有证据吗?你个市井泼妇。”

    苏妈咬着牙,眼睛又在冒火,“你骂俄是泼妇?”

    陆少卿吼她,“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张嘴就喊别人强奸,不是泼妇是什么?”

    苏妈更大声音的吼,“别以为你声音高我就怕了你,你给我儿子戴绿帽子的事儿还没跟你算账呢!王八羔子,你们还是兄弟!就没这么欺负人的。”

    “面不改色不知廉耻的还真是少见,”陆少臣对着面前的老头老太太,还有床上那个女人,他忽然有种有理说不清的感觉。

    陆少臣对陆少卿使了个眼色,不想在这样继续纠缠下去,“少卿,回家,我们走了。”

    陆少卿点了头。

    “不许走,”苏妈赶过来,一把就截住了陆少臣。

    陆少臣被气得不行,抿唇,尽量压着火气,“天都要亮了,不走,难道还要留在你家吃早饭?”

    “告诉你,这事儿没完,俄要去找你们家大人,总有说理的地方,额就不信了,俄就不能让你们兄弟这么欺负俄儿子和俄闺女。”苏妈心里那个恨啊!

    你说,他们家怎么这么倒霉,闺女被哥哥给祸害了,儿子被弟弟给带了绿帽子,苏妈越想火越大,说什么她也不能饶了这兄弟俩。

    ……

    陆家!

    陆川陆老爷子起得非常的早,有了年纪的人都喜欢早睡早起。

    在院子里收拾了花草,给盆栽了枝,陆川在院子里的那把太师椅上坐了下来。

    喝了两口茶,屁股还没做热乎呢,门外就吵吵嚷嚷起来,陆川皱了下眉,自家门外那是谁啊,大声喧哗,那么不讲究,不知道他爱清静吗?

    陆川正寻思的时候,门被打开了,进来好几个人。

    除了陆少臣和陆少卿兄弟俩,还有三个不认识的人。

    “爷爷。”

    “爷爷。”看到陆川的瞬间,陆少臣和陆少卿几乎是异口同声很有规矩的打了招呼。

    陆川皱着眉,问:“一大清早,这又是唱的哪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