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豪门第一长媳 > 026

026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豪门第一长媳最新章节!

    接到陆少卿的电话后,林沫沫先给自己戴上一副墨镜,然后,拉开车门,进了酒店,目不斜视,平静地进了电梯。

    除了林沫沫,电梯里还有三个人在乘梯,看着林沫沫,皆皆露出难以置信地神色,大晚上,还戴墨镜,真是惊悚!

    电梯停在五楼,林沫沫走出去,陆少卿向她走过来。看到林沫沫的刹那,然后,陆少卿的嘴巴张成“o”型,一副下巴都要掉下来的样子,过了一会儿,他很轻的说了句“你还看得清吗?”

    “我就是怕看得太清,恶心!”林沫沫回了一句话,语气同样很轻。

    陆少卿笑笑,然后报了个数字出来,“527”

    林沫沫咬着唇,心还是狠狠的疼了一下。

    苏卫南开房的门牌号竟然是527。

    527,我爱妻。

    苏卫南特别喜欢这几个数字,他的手机尾号是527,车牌号尾号也是527,银行卡的密码尾号更是527……现在,他带女人来开房选的也是527。

    真是对她这个妻子最好的讽刺啊!

    站在527房门口。

    一门之隔,现在,就此一时刻,室内会是怎么样一翻情景呢?

    他们是在接吻,还是已经纠缠着做上了?做的时候他们会用什么姿势,男上女下,还是女上男下,或者侧位……还有他们会在哪做,床上,沙发,地板,浴室……

    林沫沫身体说不出的疲倦和疼痛,缓缓闭上眼睛了,她的大脑却是格外的清醒。

    扬手,轻轻拍了门几下,没听到里面的反应,继续拍。

    不大会儿,门里才传来一声不耐烦的应门声:“谁呀?有什么事儿?”这是苏卫南带着不满的声音。

    一听到苏卫南的声音,林沫沫双手紧握,手背青筋暴露。下一秒,她竟然有种踹门而进的冲动。

    陆少卿瞅了林沫沫一眼,应道:“先生,客房服务!”

    随后林沫沫就听到了男人的脚步声,然后,随着一道轻轻的开锁声,房门被打开!

    就见苏卫南穿着睡袍立在门口,只是睡袍有些松松垮垮,甚至连带子都没有系好,明显是出来的时候临时披上的。

    林沫沫双手交握,指尖一阵阵地泛着酸麻。

    “嗨!”她面无表情的扬手与苏卫南打招呼,声音清冷,让人听不出情绪。

    “……”苏卫南一下子懵住了,片刻没有反应。

    目瞪口呆地看着林沫沫,苏卫南彻底混乱了,就仿佛是一个响雷正好打在他脚下,整个人傻傻的,木若呆鸡。

    林沫沫看着苏卫南,眨了两下眼睛,没有愤怒,面色看起来很淡定,很淡定,“老公,你在开房泡妞啊!”

    林沫沫的开场白是如此轻松的口吻,不但轻松还非常直白,直白得让人没办法躲藏,苏卫南立时打了一个寒战,连心脏似乎都要停止跳动了,他几乎是战战兢兢的问。

    “沫沫……你怎么……”

    “我怎么突然出现在这儿是不是?”林沫沫笑,眼里却瞬间喷了火,心口更是感觉爬满了蚂蚁,无比的难忍,“有人伺候我男人,我来谢谢她。”

    一股热血直接冲上了脑门,林沫沫推了苏卫南一把,冲进了房间,直接就向内间走,苏卫南那边也已经缓过神来,他冲过来,一把拦住林沫沫,不让她进内间。

    “沫沫,你听我说……听我解释……”

    林沫沫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熊熊燃烧的怒火,转过脸来,抬手就给了苏卫南一个耳光,声嘶力竭地冲他吼道:“解释?苏卫南你拿什么跟我解释?拿把刀子开膛破肚给我看看你早已经肮脏的五脏六腑吗?”

    “……”苏卫南张张嘴,整张脸唰地白了起来,他看着林沫沫,眼睛里头有惊慌、又不安、有羞愧、还有一抹说不出的复杂感。

    林沫沫又推了拦着自己的苏卫南一把,“走开!你给我让开!”

    “沫沫,别进去,”苏卫南突然抱住林沫沫,低吼着说道:“我求你别进去,看到,你会受不了的!”

    “苏卫南,你是在害怕吗?”林沫沫瞪圆了眼睛,彻底爆发了,狠狠地对他吼,“你和别的女人翻滚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我会受不了?”

    使尽全身力气,林沫沫用力推开了苏卫南,迅速打开内间的那道门,然后就闯了进去。

    果然不意外,房间内有女人,而且那女人正背对着林沫沫,手忙脚乱的往身上套睡裙。

    那是条几近透明的红色吊带睡衣,一条带子还松松地垂在女人的肩侧,

    林沫沫环顾了一下房间。

    她看到,床头柜上的台灯上纠缠的挂着两条内裤,黑的是男士的,红色蕾丝的是女士的……

    卧槽,林沫沫狠狠骂着,什么玩意!竟然挂到台灯上,难道连个挂内裤的地方都找不到吗?看来,她赶来的急,他们只匆匆套上了睡衣,连内裤都没来得及穿!

    也就是说,苏卫南和女人睡衣内,都是真空的!

    不仅这些,林沫沫还在床头柜上看到一个小小的塑料袋,塑料袋的一角已经被撕开了,她看的分外清楚,那是装安全套的包装袋。

    靠,林沫沫再次骂,看来他们已经做好准备想干点好事了,大概,真是应了那句话,万事具备,只欠东风啊!

    此一时刻,林沫沫心里那个恨啊!心里的火“蹭蹭蹭”地窜的更高了,几乎是一下子就冲到了女人对面。

    看清楚面前的女人,林沫沫突然微微张着嘴,大脑居然一下子空白出来。

    因为这个女人根本不是秦蓉!

    而是个模样说不上漂亮,年龄将近四十的女人。

    而且,这个叫于凤的女人,她还认识。而且,于凤袒胸露乳的模样,她看了只觉得恶心。

    这是什么情形,就仿佛是一场本来就难堪的电影突然出现一个更加恶心的穿帮镜头。

    原来,苏卫南不止和秦蓉有奸情,还和于凤关系不正当。

    抛开秦蓉,只说于凤,那就等同一个笑话摊在林沫沫眼前,比让人在她脸上狠狠甩一巴掌还要难堪,还要难受。

    于凤这个女人可不简单,能爬上‘顺发实业’总裁的位子,简单了怎么可能。

    都说成功的女人背后有一堆男人,抓住机会,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人,于凤的天赋就是傍男人,于凤这个女人绝对就是踩着男人上位最成功的例子。

    于凤出生在河北的某一农村,打小她就处心积虑地想往高处挤。高中毕业后,她嫁给市里一个领导的独子,那个领导的儿子是个瘸了一条腿的不足一米二的侏儒,而且无比丑陋,性格还怪癖,一直没人肯嫁。

    但是于凤却愿意给他做老婆!

    通过领导公公,于凤被安排了好的工作,后面于凤又结识了某个大领导。

    于是,于凤抛弃了瘸腿侏儒老公,傍了大领导,里里外外应酬,混得简直是风生水起。

    后来大领导把她介绍给了‘顺发实业’的总裁,‘顺发’的总裁那是个老头子,有的是钱和权力,于凤辞了工作,专门帮着老头子管理江山,想法设法博得了老头子的信任,老头子为于凤抛妻弃子,只是,过了几年,老头子就死了。

    再后来,于凤和老头子的前妻还有儿子腥风血雨恶斗了一场,把老头儿子一个个都踢出了局,于凤稳稳当当的做了‘顺发’的总裁。

    现在,有的是金钱和权力的于凤谁也不用傍了,反倒轮到别人来傍她了。

    很多男人不费吹灰之力,在于风身上,得到了想要东西,过上了想过的日子。

    ……

    林沫沫看着于凤,就好像一把尖刀,狠狠地插进了她的肺腑里,没别的,她只觉得疼。

    这一次,林沫沫是真的疼到骨头缝里了。

    林沫沫死死咬着牙。

    苏卫南,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搭上于凤?你怎么可以做小白脸?

    苏卫南,你到底把林沫沫当什么?你把林沫沫这个老婆到底放哪儿了?

    林沫沫那双眼眸直直盯着于凤,黑湛湛的,令人生畏。

    “于凤凰!”林沫沫狠狠咬了这三个字。

    于凤已经从最初的慌乱中回过味来,她用手撑住额头,默了好一阵子,然后挑眉,看起来很无辜,很无辜。

    于凤撩了下卷发,对着林沫沫说。

    “林沫沫,我和苏卫南在谈生意,我们有合同要签,”于凤声线高,略高的声音里还带着一丝不爽的脾气。“出去!林沫沫,你是苏卫南老婆又怎么样?你怎么进来的给我怎么出去。”

    林沫沫心脏抽了两下,有股很深刻的痛感,然后,只感觉热血上涌,一阵阵地往脑门上冲,“于凤凰,我记得,你的天赋是傍男人,就算你很缺男人,可是,你的手伸的太长了,长的让人膈应恶心。”

    吼完,林沫沫窜过去,揪着于凤的卷发,对着她的脸,左右开工预备就要开打!

    后面的苏卫南跑过来,抓住林沫沫,控制住她的双手,“沫沫,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有什么话,咱们俩慢慢说,你暂时先让于……于总回去,行不行?”

    “苏卫南,你他妈的很缺爱,还是你根本没有断奶?”林沫沫彻底怒了,红着眼睛吼,“你怎么能找这么一个老又丑的女人,你也啃得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