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豪门第一长媳 > 054男人娶妻娶妻

054男人娶妻娶妻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豪门第一长媳最新章节!

    ……

    陆少卿拉着林沫沫走后,陆家彻底乱套了!

    陆川被气得差点犯了心脏病!

    一家子提心吊胆,生怕出个意外。

    只有李芳哭哭啼啼个不停,她就这么一个儿子,可这个儿子为了个林沫沫那个女人连家都不要了,李芳又气又恨又是心疼。

    陆少卿他爸陆文启把李芳哭的头疼,“别嚎了,你还没完没了了!”

    “陆老四你是什么东西,你自己的儿子都不心疼!”李芳终于找到了发火的地方,伸手就在陆文启的胳膊上挠了一把,“刚才你怎么连个屁都不放?我问你,你儿子吃过了苦吗?缺过钱吗?现在光着屁股就走了,他万一想不开,有个三长两短,这不是要我命吗?”

    “我看是你想不开!”陆文启也很恼怒,他没想到陆少卿拧起来这般的犟,这儿子算是白养了。“老爷子也没做错,要是我也得把陆少卿那兔崽子赶出去,他妈地就跟没见过女人似的,看那点出息。”

    “都是林沫沫那个祸害精!贱货,不长眼的偏偏勾引我儿子!一切都是她挑唆的,我恨不得撕烂了她。”李芳吼着,咬牙切齿的恨。

    “行了,别再嚎了!”陆文启不耐烦起来。

    李芳撒泼,又开始撕扯着陆文启,“陆老四,你把儿子给我找回来!”

    陆文启气急败坏,指着李芳骂,“你个神经病,你有完没完?差不多就行了,你非逼得我也不回家才满意是不是?”

    “不回家?你有本事现在走啊!”

    “……”

    赵爱玲出了老爷子的房间,就听到陆文启和李芳争吵声,按了按太阳穴,赵爱玲叹息,真是难为陆老四了,娶了个这么个不着四六的老婆,老爷子气的都差点晕了,她竟然还在折腾。

    赵爱玲唇角动了下,有些讥讽。“老四,折腾一晚上也都累了,你和李芳回去吧!”

    陆文启看了赵爱玲一眼,“那爸……”

    “你放心吧,有我呢!”赵爱玲说,“让老爷子清净点更好些,有什么事随时通知。”

    “好!那大嫂你多辛苦!”陆文启点头,拉着哭天抹泪的李芳离开了陆家大宅。

    ……

    卧室,陆川躺在床上,感觉实在是不好受。

    “爸!”看着陆川难看的脸色,陆朗很担心。

    陆川好半天才缓上一口气来,“……小兔崽子,竟然这么狠!”

    “……”陆朗没说话,微微垂着眸,他的眼眸深处流动着暗色的光影。

    陆少卿那个兔崽子,走出陆家大宅之前,简直就是把他自己扒了个了精光,看来,都还真是小看那家伙了!

    “……小七!”陆川突然低低喊了陆朗一声。

    陆朗慌忙应声,“爸!”

    陆川对着陆朗微微睁大了眼睛,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

    “……小七,爸跟你交个底,就算生气,我也一点都不担心少卿那兔崽子,谁没年轻过,男人这一辈子总要冲动一回,等少卿那小兔崽子在林沫沫身上折腾的没力气了,自然也就悔改变聪明了。”陆川顿了下,很沉的喘了一口气,“小七,我怕的,始终还是你……”

    陆川一大把年纪了,该经过的都经过了,还有什么看不明白的?

    陆朗和陆少卿这两个人,哪个能让林沫沫动真格的,不用比较就能出结果。

    而且,过年那几天,陆朗没影了,等陆朗回来后,陆川问起,陆朗丝毫不隐瞒,直接说:“我去找林沫沫了!她一个人我不放心……”

    年三十到正月初六,这六天两个人都在一起,孤男寡女,能干什么?

    陆川真的是气坏了,发了火,拿藤条狠狠打了陆朗一顿,甚至藤条都断了,可陆朗连哼都没哼,一直沉默的受着……

    所以,就算现在陆少卿跟家里闹翻了,可是在林沫沫的事情上,让陆川最不踏实的,还是陆朗。

    因为陆少卿必定年轻,大男孩冲动起来不成熟,还嫩的很。但是陆朗不一样,沉稳的男人一旦较起真来,对着干,才真正是让陆川最伤脑筋的。

    “……小七,林沫沫那丫头绝非善类,真是个麻烦精,一点也不适合我们家。男人娶妻娶妻……简单,乖巧,品行佳,能旺夫的女人才是最好的……”陆川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呼吸都有些喘了。

    “爸,您休息一会儿,别说话了,也别想难么多,自己的身体最重要!”陆朗伸手替陆川呼噜着心口,对陆川的话,并没正面做回应,甚至,他低垂着眼眸,眼睛中到底是何种神色也让人看不清楚。

    陆川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不在说话,但是他心里也有几分明白,陆朗之所以不正面作答,也只不过是不想让他更火大生气。

    是啊,年岁大了,不是什么都能经受得住的!

    ……

    陆少臣上楼,进了房间。

    床上的叶画在打电话,给林沫沫,只是一直关机中。

    林沫沫和陆少卿来的时候,她在睡觉,然后,被李芳的嘶吼一声吵醒,等叶画下楼看看发生什么事儿的时候,只看到陆少卿拉着林沫沫从大门走出去的背影。

    再然后,叶画从李芳的谩骂声中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陆少卿要和林沫沫在一起,陆家反对,于是,陆家的一切陆少卿不要了……

    叶画心绪复杂的厉害,她觉得自己被这事儿严重震撼到了!

    “还在给沫沫打电话?”陆少臣坐到叶画旁边,皱着眉问。

    叶画抬眼瞅了他一下,没说话。

    陆少臣身子往后一仰,就躺在床上,“人要活得洒脱是没错,可是林沫沫却洒脱的过头了,跟七叔已是那种关系,却又扯上少卿,活乱糟糟的像什么样子。”

    “你也觉得沫沫是狐狸精,乱搞了?”叶画胸口突然就闷疼着难受,脸皮开始有些不受控的紧绷起来。

    “生气了?”陆少臣问得小心。

    叶画瞪着眼睛,“你怎么能这样说沫沫?”

    陆少臣咳了咳,“你看你瞅我的眼神,都恨不得把我给活剥了。”

    “……”叶画还是瞪着他,不说话。

    陆少臣头皮发麻地继续扭转态度道:“花朵,别再用这种杀气腾腾的眼神看我了,我害怕怕!”

    叶画继续沉默。

    陆少臣只得伸手搂住叶画的腰,然后把头枕到叶画的腿上。

    “孩他妈,知道错了!”声音很轻。

    陆少臣的手摸着叶画的肚子,“儿子,快替爸给你妈赔个不是,气大伤身呢!”

    “谁说是儿子?”叶画终于开了口。

    “闺女更好啊,都说闺女长得随爹,花朵,闺女要是随我准保漂亮!比随你好看!”自恋一直是陆少臣的一项美好品德。

    “……”叶画没出声。

    陆少臣一旦自恋起来就收不住,“花儿,我长得本来就比你好看,比你漂亮!”

    叶画听后却是凉凉薄薄地笑了,眼睛慢慢的眨了一眨,“是,我没你好看,没你漂亮,没你高贵,我配不上你,你娶了我,真是耽误你的大好青春,委屈大了。”

    叶画说这话的时候,陆少臣的眼皮一直在狂跳。

    “花朵……”声音都颤微微地。

    叶画一指陆少臣,脸上也没个表情,“你,出去睡!”

    陆少臣慌忙搂紧叶画,“孩他妈,我得守着我老婆和孩子睡!”

    “滚!”叶画拿了枕头就砸他。

    ……

    林沫沫和陆少卿走在大街上,也没有方向,根本不知道去哪儿。

    从出了陆家大宅,陆少卿一直都很平静,而林沫沫的表情就微妙多了,心境也更是复杂。

    陆少卿总是能做出让她超乎想象而又无法拒绝的事情。

    林沫沫在夜色里拉紧了衣服,双手抱胸,虽然现在已是三月份了,可是天气还是挺冷的,特别现在还是在半夜。

    扭脸,林沫沫看了一下陆少卿,他的身上只穿了衬衣和秋裤。

    “陆少卿,你冷不冷?”林沫沫问。

    陆少卿笑了下,然后摇头,“不冷!”

    林沫沫不信,下意识的伸手,去摸他的手。

    陆少卿的手,真的很冷,很冰!

    林沫沫紧了紧陆少卿的手,她非常后悔去黎市后,把容城租的房子给退了,要是没退该多好,最起码她和陆少卿还能有个地方去。

    可是现在呢?

    “陆少卿,我们不能总在大街上闲逛,先找家酒店,住一晚上,其他的明天再说!”林沫沫说。

    “……”陆少卿却没吭声,住酒店得花钱,他没有,那么掏钱的就得是林沫沫。

    还有,没钱,吃什么喝什么?口袋里没了人民币,他连最基本的生活都解决不了。

    看来日后的日子,他还真得好好的想一想。

    “陆少卿……”

    “陆少卿……”

    林沫沫没听到回应,一连喊了他两声。

    陆少卿“嗯?”了一声。

    “我们去酒店吧?”林沫沫又说。

    “沫沫……”陆少卿张了嘴刚想说话,有一辆车突然在他和林沫沫身侧停下。

    林沫沫和陆少卿皆是愣了下。

    然后,车窗降下,里面坐的正是陆朗。

    明明是个沉静的眼神,可林沫沫却觉得陆朗的眼睛里面似乎是酝酿了什么惊涛骇浪般的情绪。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竟然谁都没有开口,仿佛是一场拉锯战。

    半响后,最终还是陆朗轻飘飘的说了俩字。

    “上来!”

    林沫沫还好,脸上没什么多大反应,陆少卿却不淡定了,额头瞬间隐隐暴起一根青筋。

    ------题外话------

    谢谢送票的亲:

    ylds333xxsy

    gxpxl

    13511756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