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残王的鬼妃 > 108爱情结晶

108爱情结晶

作者:捏花一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残王的鬼妃最新章节!

    百里幽梦偷偷叹了一口气,百里鳞又大步走过来过来,神情洋溢,仿佛捡了一块宝,他一看到南宫无忌,立马严肃打招呼,“王爷。”可是当他转身对百里幽梦时,脸上那抹不正经的笑意立马挂上,“幽梦,我总算甩掉了那个小尾巴,替我高兴吧?”

    一提到玲儿,百里幽梦不得不想起昨天鬼王的那句话,她的心有些不安,可是百里鳞的感情事情,她不想干涉,可是她还是不得不提醒百里鳞,“青国千年丢失的圣物是梦国珍藏千年的玉麒麟,青国失去此物,千年干旱,而今,他们知道是梦国人盗取,必然将这笔账记在你我二人身上,希望你不管做什么,都要记住,防人之心不可无。”

    百里鳞一脸得意,变得更不正经,嬉皮笑脸,凑过去,“你关心我?”

    南宫无忌一记冷冽的眼神一扫而过,百里鳞立马站得笔直,虽然姿态恭敬,可是却满脸不悦,低声嘟囔着:“真的是,连舅子的醋也吃!怎么得了?”

    百里幽梦只感觉百里鳞这模样,也只在南宫无忌面前,他才能收敛。

    街上张灯结彩,她突然想起自己,她带着绝情殇离开定国,他承诺过弥补她一个七夕,现在,总算是实现了,街上男女老少,都换上新装,街上的小摊子比往常还要多,女儿家的珠宝发钗,胭脂水粉,漂亮的香囊吸引了百里幽梦的目光,那些各式各样的香囊,每一个都精致,图案清晰。哪像她手中的香囊,每一针都如狗刨一样,要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难道要他每日带着这么难看的香囊吗?

    这下,她再也没有勇气将自己丢人的杰作拿来丢人现眼,手不自觉握紧袖中的香囊,无奈出了一口闷气,看模样,她今日给不了,想悄悄将香囊扔出车外,小手刚不露痕迹伸出车外,却被一只温暖的大手包裹着。

    南宫无忌的双眸闪过一抹寒光,却隐忍着,语气有些冷,“我不允许梦儿的心血这般浪费!”

    百里幽梦一愣,刚才他不是在闭目养神吗?怎么突然?她修眉轻蹙,说道:“不是养神吗?”

    南宫无忌的手轻轻捏紧,将她的小手捏得有些生疼,却似乎激励压制他内心中汹涌澎湃的不满!他期待着的七夕礼物,她的定情信物,她却想要在最后时刻扔掉?“百里幽梦,本王可没有发现,你居然也有不自信的时候!”

    百里幽梦一听他连名带姓叫他,知道他心中已经动怒,有些无辜,却淡淡道:“因为唯独这件事情,我当真没有自信的资本!”

    南宫无忌嘴角狠狠抽动了几下,毫无预兆,吻住她的唇,似乎是一个惩罚,长驱直入,吞噬她所有的理智,一股热气瞬间燃起,车内的温度瞬间格外炎热,他艰难松开她的唇,声音暗哑却轻柔,“这是你第一件信物,不论美与丑,本王都会带在身上。”

    百里幽梦脸色排红,修眉轻蹙,他确定?他丢得了这个人,她可未必丢得起。九皇子贤王必然嘲笑他,也会嘲笑她。她的小手紧紧攥紧,不肯将香囊交给他。她暗自后悔为什么选择了最难的活,她随着他温柔的大手轻抚她的小脸,才妥协,“下次,我再给你做一个更好的。”

    “不用,这个,足矣,我不愿意看着你用针扎到自己的手心。”南宫无忌温柔安抚着她的不安,他每次看到她愁眉不展,他就后悔自己为何向她讨要七夕节日。

    百里幽梦一愣,他偷看她绣香囊?想要给他的惊喜,原来早已经被他发现,心中不免有些失望,不过,惊喜没有,惊吓至少应该有吧?她轻轻松开手,一个不伦不类的香囊,令他的唇角不自觉扬起,他的妻子无所不能,可是,这世间女子最擅长的却偏偏是她所不擅长的,他将香囊收进怀中,那每一针每一线都是她的心血,他岂会不珍惜?

    “你当真要这个香囊?”百里幽梦有些犹豫,见他面色淡淡,将香囊视若珍宝,根本没有百里幽梦期待的嘲笑和惊住,眼眸中满满都是暖色,温润如玉。

    南宫无忌点了点头,大手轻轻抚摸她的小脸,掌心温热的温度总是能让人心安。见她有些不信,他毫不犹豫将香囊系在腰间,只要是他的妻做的,他都不会辜负她。

    百里鳞不知何时端着一个果盘送进车内,嬉皮笑脸说道:“路上无聊,给你们解闷的,免得你们因为无聊,发生点什么有伤我们皇家颜面的事情,不好!”

    毒嘴毒舌如他,当真只有他一个人,说这种话还不脸红,葡萄的香甜味扑面而来,百里幽梦修眉猛蹙,只感觉这个甜甜的气味让她不适,狠狠挥手道:“快拿走!”

    百里鳞趴做在车旁,半个身子都钻进车内,他狐疑地拿走了果盘,见百里幽梦满脸不悦的神情,心中满是疑惑,但是又不得不端着果盘离开,飞身回到自己马背上,“不领情就算了,我自己吃!”

    百里幽梦压住那一阵不适的恶心,挥了挥空气中的甜味,南宫无忌剑眉轻蹙,“梦儿怎么了?”

    “突然不喜欢这甜味,有些不适,并无大碍。”百里幽梦轻轻拍了一下胸口,浅浅一笑。

    那寂静如夜的黑眸闪过一抹担忧,伸手扣住她的脉搏,“让我看看。”

    百里幽梦觉得他有些小题大做,欲抽回手,“就是一阵不适而已,现在已经好了,没事。”

    南宫无忌扣紧她的手腕,严肃道:“别动。”

    百里幽梦见他十分紧张和认真,心知他的关心和爱护,只好依着他,任由他把脉。一个不速之客,破嗓门大喊着,打破了车内的平静。

    “等等我……”三皇子老远就大喊,整个喧哗的街道都淹没不了他的声音,反而成了陪衬。

    百里幽梦无奈轻叹,这个三皇子,当真是无处不在,她轻轻抽回手,挑开车帘看外面。

    南宫无忌寂静如夜的黑眸中闪过万多绚丽的烟花,璀璨而明亮,薄唇不自觉地轻轻扬起一个深深的月牙形,将她一把拉了回来,这个女人,为什么对自己这么不细心?忍不住紧紧抱着她,胸口猛烈的起伏,仿佛如山洪随时爆发,那股浓烈的喜悦,在胸口狠狠撞击着,他轻笑出声,将她困在他怀中,百里幽梦只感觉他胸口猛烈起伏着,到底是什么让他这般欣喜若狂?他总是能克制所有的情绪,可是现在,这是怎么了?

    “梦儿,我们,终于有我们的孩子了。”他的声音很轻,只是在她耳边倾诉着,却难以掩盖他的喜悦。

    百里幽梦一怔,难怪最近她这么疲惫,还以为是因为处理黑风堂的事情。却不想,原来是……

    三皇子策马到车旁,毫无预兆直接用玉箫挑开车帘,见两人相拥在一起,玉箫蓦地一抖,险些落进车内,他根本没看清两个人除了相拥在一起还有没有做点别的,就立马移开目光,难得地感到尴尬,在车外喃喃自语:“哎呀呀……看到了不该看的,抱歉抱歉,不是故意的。”

    百里鳞策马到他身边,瞥了他一眼,坏笑说道:“看到了不该看的了?”

    三皇子疑惑了一下,似乎在想自己看到了什么?似乎只是洁白的锦袍,连脸都没有见到,他又摇了摇头,“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又好象看到了什么。咦?凌霄居然没有来找她?她到底在忙什么?”

    百里鳞终于明白这个四处张望的三皇子,此行的目的,原来是来中凌霄公主。不过,南宫无忌吩咐过,在慕容哗未回来之前,要确保这个命比任何人都贵重的三皇子!百里鳞撇了撇嘴,说道:“想见那个人,就乖乖在队伍里好生待着,否则,那个人是不会出现的!”

    三皇子满不在意说道:“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我是来保护里面那个人的,谁让昨天那匹狼扬言要来找她?八成看上她了吧,她怎么那么招人喜欢呢?”

    百里鳞满脸不屑,鄙夷道:“你是这么想的?可是里面那两个人可不这么想,他们说,你口中那狼,不是因为看中她才扬言找她,而是因为她的针居然能伤到活死人,这个也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居然能伤得了他!鬼王练就的是铁布衫的功夫和活死人一样,刀枪不入。他回来找她,必有原因。你这个俗人,什么事情都往那方面想,真实俗不可耐!”

    三皇子嘴角狠狠抽动了几下,一脸怒气抬头看着百里鳞,“自古以来,男人喜欢女人,天经地义?”

    百里鳞撇了撇嘴,仿佛自己就是那脱俗之人,轻仰起头,余光瞟了一眼三皇子,“所以才说你俗不可耐!这男人,不是一见到女人就会喜欢,要是那样,男人的爱,岂不是要泛滥成灾?男人,不管在那种场合,都应该保持两个特点,第一,尊严为重,第二嘛……等我想到了再慢慢和你说。”

    三皇子可不相信这些,扭过头,无视百里鳞,低声咒骂道:“不就是比我虚长几年嘛,还摆出这么一副说道的架势?看本皇子怎么整死你?”

    百里鳞见三皇子阴沉着小脸,立马警告道:“别打歪主意!”

    三皇子一脸笑意不明,说道:“孤鹰,去请那个叫玲儿的姑娘来此,说她要见的人,不是去南边的明月湖,而是正往清风岭游玩,可别错过了机会!”三皇子说完一脸幸灾乐祸看着百里鳞,京城都知道有一个叫玲儿的女孩追着百里鳞不放,百里鳞叫她滚,她当真傻乎乎滚在地上。

    百里鳞的脸色猛然大变,怒视三皇子,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不甘屈服对方,突然听到车内那悦耳的声音,是他在笑,笑得如遇春风,令原本浮躁的心情,顿时清爽起来,三皇子狐疑扭过头,看了看马车,偷听着里面的动静,百里鳞也凑了过去,两个人几乎粘在一起都毫无察觉,伸长了脑袋细细听着。

    百里幽梦也随着他笑了,一只手不自觉地轻轻抚摸着小腹,孩子,爱情的结晶,她当然喜欢,她知道,南宫无忌期待一个孩子,已经期待了很久,虽然她不赞同这么小就要一个孩子,可是,两个人直接,若能多一个孩子,也就添加了几分喜庆。

    “这么开心,可想好孩子的名字?”百里幽梦笑着问他,轻抬起头,望着他那双胜过星辰的双眸。

    这一句话,让车外的百里鳞顿时跌下马,砰的一声,狠狠摔在地上,三皇子捧腹大笑,笑得那么肆无忌惮,令人感觉他比起慕容哗,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真实什么人都敢得罪,不管在谁的面前,都能放肆。

    百里鳞吃疼爬了起来,却丝毫不介意三皇子的嘲笑,他满脑袋都是他未出生的侄子,嗤牙咧嘴咯咯直笑,三皇子还以为他摔傻了,居高临下俯视百里鳞,说道:“傻了?脑袋又没有磕到,上来吧,清风岭还远着呢!都还没有出城你自己就先挂彩了,那可就不吉利了!”

    百里鳞才缓过神来,看着马车都已经行驶了好远,他翻身上马,无视身上的尘埃,“去去去!闭上你的乌鸦嘴,什么叫不吉利?少咒我!”百里鳞的手腕上还是划破了一道细细的小口子,几滴鲜血滴落。

    三皇子低眉看着他袖中几滴如梅花开放的鲜血,撇了撇嘴道:“我就随口一说,你至于当真嘛?没想到鲜血还可以滴落得这么好看,算是大喜事,为你的侄子或者侄女添加喜庆的,唉……只可怜我那个皇兄咯……看中的女人偏偏是别人的女人,现在还怀了别人的孩子,他应该死心了吧?”

    百里鳞一脸不悦,策马往前走,余光扫了一眼三皇子稚嫩的俊颜,“喂!我可警告你,少打歪主意!”

    三皇子嬉皮笑脸,却看不出笑得有几分真几分假,“哎哟……我能打什么歪主意?不就是在皇兄没有回来之前,替他看着这个女人,鬼域的人越来越多,活死人又凶猛,我可不想皇兄回来之后第一句话就是,连个女人都看不住,妄为七尺男儿!”

    百里鳞见三皇子一说到慕容哗这句话时,见他申请极为委屈,仿佛经常被说,心情顿时大好,嘻笑着八卦道:“你常被你皇兄这么骂?”

    三皇子蓦地暴躁如雷,大吼道:“谁被骂了?我才没有被骂?”三皇子突然好想他的皇兄,他的皇兄从来不会骂他,却只是教导他。没有骂,也没有夸赞,他,不管做什么,都是错的,慕容哗只会失望看着他,那眼神,胜过破口大骂,还要令他难受,仿佛随时都要下一场暴雨,黑压压的乌云灭顶而来,压得他透不过气,却迟迟未下,让他只感觉很不顺畅!

    百里鳞见他反应那么大,撇了撇嘴道:“没有被骂就没有,心虚什么?”

    三皇子哼哼鼻子策马往前,追逐队伍,满脸不悦,低咒道:“该死了凌霄,你再不出现,本皇子非杀到你门口!敢忽悠本皇子?”

    话音刚落,出了城,只见到另一辆马车已经在城外久等,那紫色的纱帘宛如那个男子,他四处收寻了一下,却没有看到凌霄公主的身影,策马过去,却听到凌霄公主的声音从车内传来。

    “大美人,清风岭风景如画,上面的龙马寺更是佛门圣地,怎么能少得了我呢?”凌霄公主轻笑道,拉开车帘,只看到三皇子阴沉着脸,盯着她。她自然知道这厮定然恼怒了好几天,不过,她也没招,自由被身边这个嚣张的主控制住了。抱歉地冲三皇子一笑,三皇子扭过头,不理她,答案直接写在脸上,他不需要!

    三皇子满眼怒气,恨得牙痒痒,低声囔囔着:“该死的,居然敢骗我?我仪表堂堂,七夕节身边没个美女作伴,真是大煞风景!说好陪我风光一次,现在倒好,陪着那个妖孽!”

    百里鳞策马到了他身边,见他一脸怒气,低声嘀咕着什么,再一看,那凌霄公主和百里幽梦在说着什么,然后两辆车飞驰远去,这回,轮到他幸灾乐祸了,“哈哈……你要等的人,原来已经和别人约好过七夕了?你还是孤家寡人吧!”

    三皇子嘴角狠狠抽动着,露出一颗小虎牙,闪过一抹犀利的亮光,猛地调转马头,怒道:“可恶!居然骗我!”

    百里鳞看着他策马冲回城中,看模样,他气得不轻。不过这个小子回京中也算得上是好事,他可不想多一个累赘,虽然三皇子武功高强,可是他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令他很头疼。

    三皇子策马回京,一脸怒气正旺,一个老者突然挡在路中央,那阴狠细长的双眸,如阴间的厉鬼,这样的人,只有一个人有,那就是鬼叔!

    “让开!”三皇子远远看到他,大怒道,没有减缓,马蹄反而加快,他就不信这个世界还有不怕他的人!

    鬼叔大手一挥,一道狂风挡住,那匹马被倏地冲击,直立起来,前蹄在空中飞舞,三皇子驯马是一流的高手,稳稳坐在马背上,将受了惊吓的骏马再次制服!怒视鬼叔,拿着马鞭指着他问道:“你是谁?胆敢挡本皇子的道?”

    鬼叔阴冷的笑声,令三皇子心头一颤,俊眉猛蹙,对于鬼域的事情,他知道绝对不必其他人少,眼前这个人,他若没有猜错,就是那个扬言说鬼域有他要的东西,他,就是鬼叔!

    “小娃子,口气不小啊!”鬼叔的声音如地狱发出,阴气十足。

    三皇子嘴角轻轻勾起一抹冷笑,“鬼叔胆子也很大,居然刚挡本皇子的烈风,若没有挡住,你早已经在此尸骨无存!”

    “乳臭未干,口气当真不小!”

    “你也一大把年纪信口雌黄,口气不比本皇子小一分!”三皇子可不是傻子,他的心思缜密,在以前设计将百里幽梦带回琉璃国就能看出,他不是表面那么单纯!

    鬼叔将斗篷往后一扔,扬起头,看着三皇子,说道:“我可没有信口雌黄,三皇子要的东西,鬼域里就有,再生草,直生长在圣物边缘,只有一株!你可想要?”

    “三皇子,小心有诈!”孤鹰见鬼叔这般诱惑三皇子,他立即提醒。

    三皇子猛地抬手,孤鹰只能闭嘴。

    “鬼叔这么自信?本皇子倒是想要闯一闯你们的鬼域!看看是何等风采?”三皇子当然知道鬼叔散布谣言的目的,要引诱他去鬼域,那么,他就将计就计!

    “三皇子!”孤鹰大惊,却说服不了三皇子,见他去意已决,只好硬生生将所有的话都憋回肚子里,冲身后一个侍卫吩咐了一句。

    清风岭风景如画,一颗百年姻缘树挂着红绳,每一根红绳都寄托着一对恋人的心愿。凌霄公主早已经迫不及待将准备好的红绳挂上去,逍遥皇挑眉看着那红绳,似笑非笑,神情看不出一丝异样,待凌霄公主离开,那红绳早已经灰飞烟灭,他以为那是为了三皇子系的吗?

    唐大公子只是冷眼看着他们两个人,没有人发现,他已经渐渐少了言语,就连笑容,也几乎寻无可寻。

    百里幽梦和南宫无忌进来寺庙,往后院厢房前行,“我真的没有那么娇弱。”

    南宫无忌将她照顾得如同几乎临盆的妇人,一点磕磕碰碰都不允许,百里幽梦无奈笑了,能理解他初为人父的喜悦和对妻子的爱护有加。

    百里鳞撇了撇嘴道:“你是不娇贵,可是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宝贝,你这叫母以子贵!小心就是了。”

    凌霄公主刚走过去,听到这样的对白,被惊了一下,顿时笑出了声,冲过去,“太好了,我要看着他长大。”

    百里鳞一把挡住凌霄公主惊喜若狂的动作,他对身边的人,说话很好,可是对外人,他就是一张毒嘴,“喂喂喂……她不用你扶着,没见到我妹夫呵护有加吗?再说了,你要看着他长大作何?难不成你连小的也不放过?看中了我未出世的侄子定是一个大美人?想要孩子了赶紧去找一个男人生去,你身后那个男人就不错,现在赶紧卖卖力,明年生出一个姑娘来给我侄子做媳妇,也不错!”

    百里幽梦见他口无遮拦,说话当真很欠,忍不住轻笑一声,南宫无忌的脸色随着百里鳞这一番话渐渐温和下来。

    凌霄公主脸色一红,气的怒的交织在一起,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到底是谁?敢站在她身后?百里鳞还要她和身后这个人去生孩子?她脸色极差,刚一回头,几乎站不住脚,却妖娆一笑,掩饰她的吃惊和尴尬。

    她身后的人,正是逍遥皇,他眉梢轻挑,低眉看着她,狭长的凤眸竟然闪过一抹不明的笑意,目光渐渐远去,狐疑看着百里幽梦,他喜欢她,可是为什么知道她怀了孕,心中没有那么怒气,难道慕容哗说的话,是真的?正当他疑惑之际,孤鹰吩咐的那个侍卫急冲冲冲了进来,抱拳道:“王爷,我们三皇子要随鬼叔去鬼域,请阻止他!”

    百里幽梦一惊,脚步一顿,猛地回头看那个侍卫,南宫无忌剑眉猛蹙,“慕容哗很快就回到京中,本王答应过他,在他离开期间,护三皇子周全!夜莺,残叶,带着雪峰的人追击……”他的话未说完,猛然一停,锐利如鹰的双眸闪过一抹严厉的光芒,冲残叶说道:“残叶,随三皇子去鬼域!”

    众人一惊,逍遥皇凤眸同样闪过一杀气,他们两个同事感受到危险的逼近,残叶不明白为什么,可是他却还是领命快速离去!

    百里幽梦才后知后觉,感觉到那股死亡的气息渐渐围拢,逼近这个清风岭上。

    “有敌人!”百里幽梦警惕起来。

    南宫无忌一只手紧紧扣住她的腰肢,他明白,鬼叔既然要带走三皇子,逼慕容哗交出玉麒麟,定然也想到他会阻止,故而拖住他们的脚步!

    南宫无忌隐隐感觉出这四周的杀气是什么人!活死人!他和逍遥皇会意对望一眼,这两个天生是宿敌的人,几乎没有联手过,可是,他们身边都有牵挂的人。

    “朕抵挡东侧,你负责西侧!”逍遥皇语气嚣张而轻松,可是他的手却早已经亮出他的兵刃!狭长的凤眸深深看了一眼凌霄公主,严肃说道:“在这里,不需强出头!”

    凌霄公主满眼关切看着他,却妩媚一笑说道:“你忘记了我的本事,逃命的本事,胜过任何人!”

    逍遥皇被她这么一逗,笑了一笑,他怎么忘记了,凌霄公主是一个遇到危险,跑得比任何人都快的人。

    羽翼从屋顶上如羽毛轻轻飘落,无声无息,落在百里幽梦身边,百里鳞刚一转身就看到羽翼站在一边,吓得狠狠拍了拍胸口,怒道:“你是鬼吗?怎么一直这样没有一点声音!像个幽灵!”

    羽翼不辩驳,也不屑于与他多费口舌。

    ------题外话------

    原来我吼一下,还是落下不少票票啊~`谢谢!(*n_n*)′~票票不能攒的,月底了,不要浪费,月票评价票,都挥一挥吧~`(*n_n*)′群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