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极限王途 > 第三百二十八章 哭出来

第三百二十八章 哭出来

作者:恨雪非十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极限王途最新章节!

    南京天空被稚童用脏兮兮的小手给随意涂抹了,灰色一块接着一块,没有规律,更不美丽。地下世界战局已定,卓三两最后自杀而死,那个杀了自己的母亲想要最后搏一把富贵的杜衡走错了路,当场被含愤的东方鸿给一刀剁头,至于那位粗通道门玄通的赫连乃大则被牛青山给一拳打爆了苍老的身体。

    杜衡麾下五百人,杀得只余一百多,战神宫之人才堪堪停手,胸中郁结似乎才舒缓了那么半分。

    那一晚,整个南京的政界大佬都未眠,关注着此地局势,在跌宕起伏中,最终苏白胜了,却没有笑到最后。南京地下世界改名换姓,从此极乐宫不复存在。

    只是极乐侯与贾泽海还有洪鼎天都早已经离开,不知所踪,想要找人,无疑是大海捞针。

    将极乐宫也给占下之后,南京*等地就再也没有像样的帮派能够抗衡战神宫哪怕随意一挥之力,于是纷纷前来投靠,不想被战神宫打到门前来。

    这些事情,苏白一概没管都交给了冰罗刹等人去处理。

    他只是呆呆的坐在凉亭中,看着灰色的天空,心也是灰色的。

    宋衣衣就站在远处,看着苏白,眼泪早就干了,只是眼眶还是红红的。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去劝慰这个男子,要说“秦心的死并不怪你,和你无关”?这种话又如何说得出口?

    坐在凉亭中男子身体突然动了动,然后轻轻吸了一口气,他不敢吸得过重,怕心肺都太疼。

    他站起身来,缓缓走出凉亭,经过宋衣衣身边的时候,侧头微微一笑,像是在告诉她,他一切都还好。

    可是宋衣衣分明的感觉到,他不好,非常的不好,他整个人的灵魂都飘在半空中一般。她有些憎恨自己,居然在此刻,什么都做不了。

    “苏白。”宋衣衣在身后喊道。

    苏白的脚步一顿,然后转过头来一笑,就像是个没事儿人一样问道:“哦,有什么事情么?”

    宋衣衣的鼻子发酸,她陡然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苏白,手掌拢住苏白的头埋在自己的胸前,然后一言不发。

    十五秒后,她感觉到怀抱中的身体开始颤抖,哽咽,双手揪住了她上衣的下摆。

    他如此难过,他还能想到第一次见到秦心的时候,她一脸呆萌,像做错了事情的小媳妇,穿着件大大t恤,上面有颗碎成两半的爱心,中间一只小黄鸭正瞪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自己。然后她迷迷糊糊就睡着了,自己触手温润如玉,如同拥抱了一片云彩,最后竟是晕晕乎乎,连她到底是怎么离开的都不知道。

    “哭出来,都哭出来,别憋在心里。”宋衣衣同样带着哭腔,她抚摸着苏白的头顶。

    这一刻,苏白真的只像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他的心敏感而脆弱。宋衣衣觉得这样苏白也许才是活生生的苏白,他每天带着那张老成的面具,活得多累?

    ——

    战神山庄也有秘密的囚室,是将此地买下后,冰罗刹就开始着手建造的所在。现在囚室之中,钉在墙壁上的五条锁链正锁住了一道身影,一道在黑暗中便会显得光蒙蒙的声音。

    锁链分别扣住了他的脖颈以及四肢,他如同死狗般滩在地上。事实上他的半边身体都已经被打得骨骼尽碎,血肉模糊,只是不俗的武道修为,吊住了他的性命,让他勉强还剩下了一口气。

    昨晚,最先出现在极乐大厦当中的他并不是真正的光魔,而是光魔的弟子。谁也不知道光魔居然还有一位弟子。如果不是齐道人与陈芝虎插手,他已经杀了苏白。

    而他也成功吸引了两位宗师的注意力,将最后给予苏白的必杀一击交给了自己的师尊。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光魔死得那么诡异而离奇。而秦心也因此付出了献出生命的代价。

    苏白走到囚室的时候,两位战神宫帮众站起来,向他弯腰行礼,而柳木则对着苏白点了点头。

    “如何了?”

    柳木摇了摇头:“什么都问不出来,他自己嚼碎了舌头。”

    “硬骨头啊。”苏白冷冷说道。

    “还要再留着么?”

    “杀掉吧。”苏白挥了挥手,“把他放上解剖台,光魔能够化入光中的神秘对狱门刺客恐怕也有不小的作用。”

    柳木点了点头,的确,这光魔弟子虽然实力不如师尊,可是身体散发光芒这点却是如出一辙。平常暗杀者皆以夜行居多,而且极力想要融入黑暗之中,光魔却反其道而行,借光而遁,无比玄妙。这其中的秘密很可能就藏在这具身体之中,当然还要加上光魔本身那具无头尸身。

    或许狱门能够分析出这种隐秘,日后创造一支光魔队伍?

    什么都没有问到,苏白也就不准备多待,他离开囚室之后,陈芝虎和齐道人便找到了他。

    陈芝虎开口说道:“黑铭碑的刺客若是已经瞄上了你,你务必要小心一些,齐道人会留在这儿照看你一段时间,我回联盟一趟。”

    苏白看着陈芝虎,才有些艰难的说道:“真的有希望么?”

    陈芝虎抿了抿嘴,然后叹了口气:“你不要抱太大的希望,我只能说尽力而为。”

    “多谢。”苏白对着陈芝虎点了点头,而后深深一揖。

    陈芝虎托起他的手掌:“她本已经脑死亡了,算是真正没命,但是被你我二人用内力灌注身体,保持体温不散,甚至还有些微心跳,但终究只能维持个二十天左右的时间。时间一过,一切都将成为定局,你心里要有准备。同时,我虽然不忍,却还是要说一句。”

    苏白身子微微一颤。

    “入土为安。”陈芝虎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转身,大步离开。

    苏白揉了揉鼻子,深吸了一口气。

    他走出战神山庄,却遇到了一个预料之外的人,赤旗。

    曾经在中级擂台赛中相识,也是飞雪之前在武道上的引路人。

    “恭喜你战神,不仅青虹路夺得魁首,现在更是南京地下世界当之无愧的王者。”赤旗由衷说道。

    苏白吸了一口气,然后赤旗抱了抱拳。

    见到苏白似乎并没有什么兴致,赤旗没有再多说下去,只是道:“今日过来,只是说一声,我也准备离开南京了。”

    “哦?”

    “我本就习惯了四海为家,而且飞雪既然得到宗师青睐,被收为弟子,我也就可以放心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