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寒门冷香 > 第165章

第165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寒门冷香最新章节!

    沈耀武这次独自面对西域与西丹的大军,说实在的心里有些发慌,怕自己一个指挥不好,就得葬送手底下成千上万的兄弟,他曾在这里呆过十年,尽管跟随的都是不同的将军,可是到了战场,那就是一家人子的兄弟。

    这几天都是小打小闹,可是他知道,真正的大战就在这几日了。

    沈枫这段时间,一直跟在路影的身边,路影是李月如放在沈耀武身边的暗卫,这些暗卫跟龙卫是有区别的,是属于李家的暗卫。

    他将附近以及三国交界处的地形可是摸了一个透彻。

    “将军”

    沈耀武回头,看到沈枫,眼底浮现出一抹慈爱,这个孩子一年不见还真是越长越俊了,那个子就跟抽长似地,在想想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沈耀武感觉是在做梦。

    也不知道这一年青青把这孩子送去了哪里?又为什么会让他来西北军营,为了保护他的安全,他才将路影安排在了他身边。

    “沈枫啊,这几天叔会很忙,怕会顾不到你,今晚你就跟路影走吧”

    沈枫低垂的眼眸闪过一抹水光,他活到这么大,什么讥讽谩骂殴打都经历过,却从不曾经历过这类似的关怀与慈爱。

    沈叔叔跟姑娘是他这辈子的恩人,也是他的家人,这次他一定会帮着叔叔给西域西丹一个惨痛的教训,才能不辜负姑娘对他的好,对他的栽培。

    如果不是姑娘,他还是大石村的小傻子,每天最快乐的就是做大将军的梦,是姑娘请了夫子耐心的教导,是姑娘给他找来世上最好的兵书。

    “沈叔叔,姑娘是让我来当军师的,所以我不能走”

    军师?沈耀武一愣,一个孩子当什么军师?

    沈耀武的不相信,沈枫没有感觉受伤,反而上前一步,指着那大帐里面的地形图,认真的给沈耀武分析当前的局势,以及西域西丹的强弱点哪里,他们的优势又在何处,那精辟的见解以及部署,听得沈耀武目瞪口呆。

    就是路影都傻了,原来他这些日子根本不是在玩乐,而是在观察地形,且此刻的他哪有一点平日见到憨傻呆滞,整个就是神采飞扬的军事奇才。

    “沈枫啊,你这样请君入瓮固然好,可是其余的那些将军那边可不好说”沈耀武想到一个问题,现在沈枫跟他说是从头到尾说得清清楚楚,可是到外面,可不能这么说,一是防备敌国的奸细,二也是兵家之策,藏。

    之前的那些熟悉的人都被贤王给换掉了,现在他要这么做,别人也不会服气呀。

    “叔叔。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姑娘来之前跟我说了。在这个军营里,我遇到事情可以去找一个人,那就是黎仲棋将军”沈枫只会兵法谋略,对于其他的他也不懂,所以听到沈耀武的问话,他立刻就变得忐忑微缩了起来,不过好在他对沈青青的话奉若圣旨,她的话,他都铭记于心。

    沈耀武看他这无措忐忑的样子,也知道指望不上他了,不过女儿的话他却是相信的,既然她这么看中黎将军,必定有她的原因在,立刻让路影去将人找来,而沈枫也在路影的离开的时候,告辞回了自己的营帐,姑娘说了,他的才能不能暴露在众人之下。

    沈耀武看着那个小小的背影,眸光深邃,只是心口却是满满的,他何其有幸能得这么一个孝顺本事的女儿,什么事情都给你打算好了,想在你的前面。

    黎仲棋有能力,有本事,也最善于谋算,他在军营多年,自然有他的人脉在,他听了沈耀武的计划之后,直喊妙,高,然后还拍着胸脯保证,那些将军那边由他去说。

    第二天,由黎仲棋亲自带队,带着人马偷袭敌营,事后战败慌忙逃窜,沈耀武见了,一次又一次的派出人马营救,可是每次受到埋伏溃不成军。

    “哈哈哈,这黎仲棋是蜀国的大将,他一失去消息,这沈耀武急了,急了好,本将军传令,趁胜追击,打他个措手不及”西域的格桑将军,满脸的络腮胡子,笑得一颤一颤的。

    “将军,末将觉得还是谨慎些好,在多派些人去打探在出兵不迟”

    “帕格你要是怕了,就给本将军滚回你的女人窝里,传令”

    叫帕格的男子无语的退了回去,想着他该说的都说的,要是战败,大王要怪罪也怪罪不到他头上,何况这格桑的锐气也该挫挫了。

    西域出兵了,西丹自然也不会落于人后,这蜀国山清水秀,物产丰富,就算二分天下,他们西丹的国民也不必在风沙之下风催日晒的。

    西域,西丹大军压境,沈耀武被逼的节节败退,最后死守着长洲边远的谷阳城。

    西北的战事传回京城,皇帝震惊了,一旦谷阳成破,那西域跟西丹的大军再无阻碍可以长驱直入的直达京城。

    立刻传召李月如进宫,让她出征,可是这次李月如却宁愿抗旨也不领兵,李元棋也是一样以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的理由拒绝了。

    皇帝这个时候才知道李家对于李峰父子的事,不是不在意,而是还未到时候罢了,皇帝想要发怒,可是现在朝中还真就派不出人了。

    “贤王,给朕说说,你打算如何善后”皇帝的脸色就好比那书案上的砚台,黝黑黝黑的。

    “等”

    皇帝听了这个字,气笑了“等,等什么?等着国破还是俯首称臣,你个逆子,肃王,你又怎么说”

    “父皇,儿臣觉得事有蹊跷,你想,几次的战报,加起来咱们一共阵亡将近十万,可是如果这西域跟西丹真如此强悍,咱们大军如此羸弱,只怕这国破之日,得十年之前。再者,这十万大军说是死了,可是谁也不曾见到尸首,要是这些人没有死呢。现在西域西丹的大军都聚首在谷阳城外。”肃王说道这里没有在说下去了,可是意思大家都懂了。

    肃王本来也是靠着对沈家对这个六弟的一点了解,所以说些话来安慰皇帝,可是这话一说出来,他自己都怔住了。

    这是瓮中捉鳖啊。

    如果真是这样,那…沈耀武在军中的地位将是无人能及了。

    “那要是不是呢?到时候要是不是这样,你们两个死小子就给朕去打,要是打不赢朕就抽死你们两个臭小子”皇帝发了一通怒火,甩袖离开了御书房。

    肃王悻悻的摸摸鼻子,贤王则是无所谓的整理了下衣摆,大步离开,肃王见了赶忙追上去“老六,大哥这次可是力挺沈耀武了,你跟大哥说说,这内幕究竟是什么呀?可别到时候连累大哥跟你一起挨抽啊”

    “大哥要是不放心,可以请旨去谷阳,相信以大哥的能力,绝对可以反败为胜的”贤王,铭少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好心的建议到。

    他以为他不想啊,可是要真如自己猜想的那样,自己不仅不能接受兵权,反而还会落了一个抢夺兵权,坐享其成的罪名。

    再者老六将到手的兵权又还了回去,他的举动本就让朝中大臣的想法出现了微妙的变化,他现在更加不能行差踏错。

    最重要的是,他感觉老六尽管心思深沉,他却直觉他不会出手暗害自己,现在他们唯一要防备的是老三。

    “去你的。你怎么不去,大老远的你大哥我还不想受那个累”

    “沈耀武啊,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啊”望着西北的方向,肃王叹息一声。

    “沈耀武是军事奇才,不必担心,小心老得快”铭少对于这个脸上不羁内里深沉的大哥,感觉不是那么排斥,好心的给了一句实话。

    “大哥新得了一些茶叶,不如去大哥府上喝一杯”

    “王老太君给的吧。我府上有,不去”那丫头的房里摆着一小罐,他要喝随时去拿就是了,还用得着去他府上喝。

    “你怎么知道。是沈青青给的,要说。你给我注意点,沈青青可是未出阁的姑娘,你好几次都出格了”肃王每次想起她们并肩行走的一幕,心口就憋得慌。

    “沈青青我志在必得,大哥就省了这份心吧”

    “要逃淑女君子好逑,咱们各凭本事”肃王那懒散不羁的眸子闪烁着坚定,不说沈青青背后有什么?就是她这人,都是世间难得,他怎么可能轻易放手。

    如果不是这个对手是老六,他就是用手段又如何,可惜偏偏是老六,身份等同,要是用手段只怕事情更家的复杂,一发不可收拾。

    “那就等着吧,不过我提醒你,千万别闹到父皇哪里,否则她跑了,别怪我翻脸无情”他会让他心服口服的低头,因为那丫头心里的人是他。

    也更加清楚,这丫头对皇权对皇家有多么的排斥,要是这家伙到父皇那边一说,那位一搅合,那丫头真的能给他来一个逃之夭夭。

    “哼,你也给我把皮绷紧了,要是你在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也别怪我不念兄弟情谊”两兄弟放完狠话,各走一边,回府去了。

    这时候御花园的暗处走出一人来,看着两人的背影,闪烁着阴毒的光芒,沈青青?不过是一个乡下贱丫头,居然敢妄想。

    皇帝从御书房离开之后,经过御花园,看到皇后还在跟人赏花说笑,更气人的是,那个几十年不宫门的人也在其中,皇帝也不是想不到这是为什么。

    只是此刻却碍眼得很,走上前,对着两人“皇后,白贵妃你们跟朕过来”

    皇后见皇帝这一脸不悦,压抑的怒气,跟白贵妃对视一眼,这是怎么啦,白贵妃要淡定得多,依旧沉静如水,从容的跟在皇帝的身后。

    皇帝没有去别的地方,而是到了皇后的寝宫,未央宫,宫女见到这皇宫里最大的几位都出现在这里,脸色也都不好,很有眼色的相继离开。

    “现在朝堂多事,你们倒好还有心思在这里赏话说话。还有,你们是怎么教儿子的,一个个的都是忤逆不孝的混账”

    “一个个的都巴不得气死朕,气死了朕你们就开心了”皇帝说着没觉得,可是听在皇后贵妃的耳里,却是犹如五雷轰顶,噗通一声,双双跪下。

    那声响听得皇帝心口一抽,想要缓和语气说句软话,可是皇帝的威严又放不下。

    “皇上息怒,千错万错都是臣妾的错,承儿最是孝顺皇上,还请皇上息怒”夫妻几十年了,这个人虽然不是体贴温柔的,可也是相敬如宾,尊重自己的,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说这么严重的话。

    白贵妃也在一边请罪,在很早以前她就明白,这人对自己再好,他也是皇帝,皇帝威严不是任何人可以挑衅的。

    一个想要缓和却拉不下脸,两个害怕却又不敢多言,场面僵持了下来,外面皇后的奶嬷嬷瞄到里面的场景,立刻派人去请肃王跟贤王。

    刚出宫门又被找了回去,而且还听说皇上在罚跪他们的母亲,肃王眸光深邃,贤王则是带着怒意了,直接运起轻功朝未央宫而来。

    “哟,这是干什么呀,有火没处发,找自己的媳妇发火来了,皇上真是好出息”铭少过来,语气夹枪带棒的,且直接将贵妃扶起来。

    “父皇,这是怎么了,母后犯了什么错。就算有错,她也是一国之母,您这样落她的脸,传出去要母后怎么做人”

    “好。好。在你们眼里还有朕这个父亲没有,逆子。朕何时罚她们了,是她们自己要跪的,关朕什么事?”

    皇帝的强持夺理,让肃王跟铭少无语的同时也有些想笑,他们这下是明白了,敢情这人拿他们没有办法,就找他们的母亲出气,还真。孩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