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寒门冷香 > 第九十四章琉璃,独一无二

第九十四章琉璃,独一无二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寒门冷香最新章节!

    一家人在五天之后终于回到了陵炎城,沈耀武看着这偌大的青云小庄,还有那门口迎接的人,心口瞬间被那吸水的棉花堵住,满满的却又感觉空空的,前几日他一直觉得自己没有做就没有错,可是此刻他却知道自己错得离谱。

    妻儿受的苦,为他守护的东西以及为他所做的,哪怕他今生做再多都弥补不了,他的女儿恨他是应该的,因为他不曾给过她们任何的保护,反而因为自己的大意而让他们受尽苦难。

    “青青,爹爹感谢你,你是爹爹的骄傲,可也让爹爹羞愧,不过以后爹爹会努力的,努力的捧你们在手心”

    “恩”淡淡的一个一字,没有一丝波动,好似他的努力感激,她丝毫不在意。

    只是沈青青心里却不如她表面看到的这样,经过这几天的相处,不管她怎么为难,怎么冷淡,这个男人都是一如既往的照单全收,且拼劲全力的去做到,她还记得,那天半夜,她醒来,她说要吃面,他愣是骑马去了最近的镇上,买了一碗面回来,尽管回来的时候,面已经冷了,也糊了,可是他的这份心意,她感受到了。

    对萱萱,更是一路抱着,一路护着,面的他们总带着丝丝的卑微与讨好,这对于一个成为上位者的人来说,这一点很难得,只是她还不想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让他记住这次的教训,以后看见其他女人都退避三舍。

    “夫人,李氏求见”王妈妈走进来禀报。

    “请她进来”

    “属下参见公主,属下护主不力,请公主责罚”

    “请公主责罚”

    一大一小,前后进来,没有解释没有辩解,直接请罪。

    “李氏,你确实罪责难逃,在你的眼皮底下,居然让三姑娘中毒,而且还是因你而起,是不是这些年的安逸,让你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李月如拍案而起,慑人的威压,冷寒如冰凌厉如刀的目光直逼跪着的李氏。

    “公主,奴婢不管何时都不敢忘却自己的身份,奴婢甘愿领罪”李氏抬起头看着李月如,她身为李家的暗卫,不管中间发生了什么?都是一辈子的事情。

    “领罪。你可知道,失职的后果”

    “以死谢罪”说完既就要动手自裁,却被一道掌风阻止。

    “死罪可免,活罪难饶,等伤好了之后,你们自己去刑堂领罚”

    “多谢公主恩典”

    看着退下去的一大一小,沈青青没有微皱,这两人不是狐狸姐夫的人吗?为什么现在却不像是那么回事?

    “她是李家暗卫营的人,只是多年转转到了哲宇那边”李月如见沈青青疑惑,笑着解释了一句,只是再多就没有了,不是她不想说,她是不想女儿知道得太多,毕竟知道得多,背负的也多。

    “哦,娘,我累了,先回去休息了”休息好了,才好做事。

    “娘,我也困了,先去睡觉了”沈萱萱看见沈青青下去,也忙站起身,抱着小不点离开,只是说去休息的人,却是偷偷去了厨房。

    “三姑娘,您饿了吗?奴婢这就给您做”

    “啊。不用,不用,我自己那回房去吃,你看厨房你们有什么吃的装起来就好”沈萱萱被突如其来的人给吓了一跳,在想,反正被看到,所幸让她给自己装好。

    “好”

    出了厨房,猫着身子,从侧门出去,可是左看右看,没有看到人,沈萱萱失望的瘪嘴,不是说好了吗?

    “我把东西放这了哦”

    等她离开之后,从转角的暗处走出一个人影,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那如潭般深邃幽暗的眸子,快速的闪过一道不解,不解这个小姑娘的举动,也不解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取走食盒,再次隐身到了暗处。

    同样身在暗处的十三,看完这一幕,也飞快的闪身,朝沈青青的院子而去。

    “姑娘,您为何纵容三姑娘,那个人很危险”

    “不是还有你?再说了,萱萱该有她自己的人生,萱萱既然相信他,帮他疗伤还送吃的,那就必定有她的理由,何况这么多天了,他也不曾伤害萱萱不是?”那天萱萱惊叫,他们过去,萱萱说没事,只是滑了一下,可是她那边的情况,被暗处的十三看得一清二楚,原来是她过去,看到一个人满身是血的倒在地上,十三看那人昏迷了没有威胁,也就没有现身,却没想到,沈萱萱会事后偷偷的拿药去给他疗伤。

    而那人醒来之后,居然跟了一路,萱萱也一路给他准备吃的。

    李月如本来想要阻止的,可是被沈青青拦住,有些事情有些道理,要自己经历过才会懂得,他们只要在暗处保护就行,何况还有小不点时刻在她身边呢。

    只要那个人稍有异动,后果可想而知!

    等这一家子好好休息了一晚,李蕙敏等人才过来拜见,来的人还包括刘金海福夫妻,还有沈耀武跟成晋一家三口。

    “哲宇(敏儿,辰雨)见过姑姑,姑父”

    “奴婢,属下参见公主,驸马”思琪跟卫青紧随着自家的主子行礼。

    可是那称呼却让跟随而来的刘金海等人傻了眼,公主?驸马?是喊谁?李氏跟耀武?

    “都快起来”李月如从上首的位置下来,看着他们一个掉着胳膊,一个脸色苍白,李月如满目的心疼。

    “姑姑,我没事,都是皮外伤,倒是大姐把我们都吓坏了,幸好孩子没事,否则我一定让我爹过来,把那些人在宰一遍”李辰雨爽朗的一笑,不在意的晃晃自己的胳膊,说着李蕙敏昏倒的事情。

    “孩子?敏儿姐姐,你怀孕了?”瞪大眼睛挤上来,眼底是后怕,要是这个孩子没了,不说段哲宇会疯掉,就是敏儿姐姐都会承受不住。

    “妹妹,妹妹”烨哥儿凑上前,将沈青青推开一步,护着李蕙敏的肚子,嘴里喊着妹妹。

    “你个小东西,有了妹妹,就不要姨妈妈了,真是个没良心的”那天,刘金海夫妻,抱着两个孩子,使命的捂着他们的眼睛果然是有效果的,这不,这两小子一点阴影都没有。

    “好,敏儿可要好好调理身子,想吃什么喝什么,尽管跟姑姑说,姑姑上天下地都给你去找来”

    “谢谢姑姑”李蕙敏感受着李月如的疼爱,眼眶发红。

    “谢什么,也不是姑姑去弄,要谢就谢你姑父”李月如看沈耀武在一边无所适从的样子,将话题引导他身上,也表明她只是负责说话,做事的是他丈夫。

    “谢谢姑父,听说姑父是打猎的好手,能不能带我去呀”李辰雨首先凑上来,可是本就陌生的人也没什么话题,她只能将以前的听闻拿出来说。

    “你就消停点吧,这胳膊还没好呢”李蕙敏笑骂了她一句。

    “等你的伤好了,姑父带你去”沈耀武憨憨的笑着回应。

    沈青青看着这一屋子的热闹,在看看那边沉默的人,递了一个眼神过去,两人悄悄的离开了花厅,朝书房走去。

    沈明辉看见之后,也尾随了过去。

    “青青。”沈耀武看见,惊了一下,偷偷的看了一眼李蕙敏,见她好似丝毫没有察觉,他只能偷偷的拉了一下李月如的衣袖。

    “没事。她们估计是有什么事情?”或许是沈青青懂事得早,且一直当家的原因,李月如对她可是纵容得很,不管什么事情都不过问,也不管。

    “舅父,舅母,这些年多谢你照顾几个孩子了”沈耀武这一拉,李月如也才发觉自己忽视了这屋子的其他几个人。

    “不辛苦,咱们也没做什么?李氏,你真的是公主?”廖氏站在门口局促的摆手,不敢相信的问。

    “瞒了你们这么久,是外甥媳妇的不是”

    那就是咯,廖氏心肝直跳,有些担心李氏会来一个秋后算账,毕竟当年她欺负她的事情可不少。

    “大哥,大嫂”沈耀文上前低着头问好,有些羞愧,为以前,也为这次,他这个二叔不仅没能护住几个侄儿,还等事后了才知道。

    “恩”沈耀武淡淡的应了一声,看着沈耀文的眼中,很明显带着不满于失望,而在面对沈耀武和刘家人的时候,沈耀武身上的卑微局促瞬间消失,从容大气,举手投足之间,更是尽显大将之风,让一边看着李蕙敏眸光闪了闪,这个姑父,勉强可以接受了,只是不知道对姑姑怎么样。

    云上酒楼,易子谦看着这个双眼无神的人,撇撇嘴“既然这么担心,就过去看看啊,在我这里灵魂出窍有什么用”

    “釜底抽薪,果真厉害”

    “什么厉害?你有没有听到我在说什么?”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他真的灵魂出窍了。

    “我的是护国公主,她这一招逼沈耀武请辞回乡,皇上必定会对霍家的野心有所察觉,而且军营所发生的事情,那可是几万双眼睛看着呢,夺人夫婿,且还是战功赫赫的护国公主,你觉得霍家在西北军中还剩下什么?皇上的头是不是要痛了”铭少满腹兴趣的看着易子谦。

    “皇上头痛不头痛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要头痛了,那肃王之前因为身份还遮遮掩掩的,现在她跻身为护国公主的千金,哎哟,不妙啊,实在不妙哦”也不知道这个冷冰冰的人,要怎么去抱得美人归,他可是很期待的。

    “他?我到不担心,辅国公府加护国公府,只要皇上脑子没病就不会同意,何况我也不觉得丫头会看上那个装模作样的伪君子”

    哎哟哟,真够毒舌的,肃王怎么说也风度翩翩,人才武功皆是上等吧,不过这也说明他对那个丫头是真的上心了。

    “不过,我倒是很好奇,这次那丫头会做什么?”从她对言府的事情看,就知道这丫头睚眦必报,何况这次还让她吃了这么大的亏,伤到了她最上心的妹妹。

    “好奇?你等着看不就知道了”铭少同样很好奇,也很期待她会怎么做,不过他相信有人要倒大霉就是了。

    “爷,肃王来访”门外响起易路的声音。

    “告诉他,小爷没空,不见”这个人被自己恶整了一顿,也坑了银子,怎么倒是粘上他了。

    “子谦什么事这么忙,需不需要本王帮忙”

    “你…怎敢劳烦肃王呢,都是一些繁杂的账目”易子谦看着这个不请自入的人,眼里都要冒火了。

    肃王段承祤进来,眸光扫了一眼雅间四周,然后在窗边的茶杯处停了一下,凤眼微眯,一道暗芒闪过。

    “子谦你不需要,那本王到有事找你帮忙了”看似随意坐在的窗边,却让易子谦眯了眼,看来他已经察觉了,不过就算知道又如何,小爷交朋友你还管得着?

    “王爷开口,我易子谦必定在所不辞”说完赶紧滚,小爷没空跟你打官腔。

    “母后的生辰快到了,本王想要在你的珍宝阁定一套首饰,只是时间有些紧,你看有没有问题”

    “几天?”好咯,终于要走了。

    “半个月的时间,不过这首饰是给母后的,我希望图纸出来的时候,先给我过过目”

    半个月,还要看图纸?易子谦直觉有哪里不对,可一时之间又想不明白,想着赶紧将人送走就好,忙点头答应。

    可是等店里的图纸送去一波又一波被退回的时候,易子谦懂问题出在哪里了,只怕他查到了这间店铺那丫头也有一份,为的就是让她亲自设计。

    到时候在特意的将话传出去,为皇后特意设计,他在边上献献殷勤…流言杀死人啊,真到了那个时候,乖乖。铭少非宰了他不可。

    “青姑娘也教你们那么多,这么一点小事都办不好,要你们做什么?给小爷掰开脑袋想”

    郁闷的走出珍宝阁,想要去找个地方消遣消遣,可是却不知道去哪里。

    “爷,前几天码头的吴掌事来说,说是江城那边出了点事情,那边的掌事来信让您去处理呢…”易路看他这样,委婉的出主意。

    果然,听了这话,易子谦眼睛一亮“走,咱们这就去”

    他怎么就没过避出去呢,顺便也可以巡视一下船运。

    青云小庄,沈耀武发现他已经好多天没有见到沈青青了,这天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月娘,青青去哪了?都好几天没有见着她了”

    李月如夹菜的手一顿,抬眸看着明轩“明轩,你姐姐在忙什么?”

    “娘,姐姐开了一个琉璃厂,最近应该都不会回家”

    “琉璃。是这个吗?”沈萱萱听到琉璃二字,感觉好像在哪里听过,想了好一会才想起荷包里面的东西,拿出来问。

    “恩,不过应该会比这个大,比这个漂亮”沈明轩点头。

    “真的,那我要个最漂亮的”姐姐最疼她了,她开口一定不会有问题的。

    “听姐姐说,这个东西很难烧制的,所以只要出成品,必定价值连城,三姐还是不要开口的好。”

    “价值连城?难怪姐姐那天说姐夫坑了她半个城,原来是说这个呀”一想到沈青青当时说起的摸样,沈萱萱咯咯的笑了起来。

    “明轩,以前你姐姐也经常忙得几天都不回家吗?”沈耀武则是关心这个。

    “恩,去年的时候,姐姐去江南,一去就是好几个月。没事的,爹不用担心”

    怎么能不担心,这一个姑娘家,一出去就好几天,甚至是几个月,要是以前,沈耀武都不敢想象,可是也明白,要不是青青这么忙里忙外的,他们家也不会有如今的摸样。

    “明轩,怎么这么晚了,还不见佃户们下地啊,土豆要是过了时间可就不好了”沈明辉也问出自己的疑问。

    “大哥,姐姐说以后都不种了,因为上次…”沈萱萱一说起这个事情就气愤得不行。

    李月如和沈明辉听了同样,脸色不好,这些个人还真当他们沈家好欺负不成,谁都上来捏一把。

    “含汐。”吃过饭,李月如找到含汐。

    “夫人,您找奴婢?”很意外,有没有。

    “恩,含汐啊,我知道青青很信任你,所以现在让你去办件事”

    “夫人吩咐就是,奴婢必定尽心尽力”含汐见夫人居然说到信任二字,就知道这件事要秘密进行。

    “这样。”李月如在含汐的耳边低语了一阵,含汐有些茫然的点头,不明白为什么夫人让她去办这么一件事。

    西郊的某处山坳里,四周高山林立,中间是一个盆地,绝佳的避世之地,不过现在在这里的不是避世,而是隐世,琉璃的现世必定引起轰动,所以自然要找个绝对隐蔽的地方才行,否则就是在给她人做嫁衣。

    更重要的是,这里有原材料。

    “姑娘,师傅们说,时间差不多了,问您要不要过去看看”十三在一个小木屋外面,恭敬的请示。

    也有些纳闷,这姑娘从开炉之后,就一直窝在这个小木屋里,不让打扰,也不让人靠近,也不知道在忙活什么?

    “十三,你下次过来别这么突然好不好,你再吓我一次,你就要给我收尸了”沈青青抹一把额头的冷汗,小心翼翼的将那些粉末灌进去,封存好,这才打开门。

    “姑娘,您究竟在忙什么?”十三从沈青青的身后看去,只看到一堆小竹筒和一个小圆球,那木桌上面有着一些银灰色的粉末,也不知道是什么?

    只是他直觉那东西很危险。

    “这个一会再说,咱们先去那边看着”想到那琉璃,沈青青整个人都激动了,可在激动之余又有些忐忑,毕竟这东西的成功率可不高,烧坏了就等于这些天都白干了。

    “姑娘,您来了”作坊里面的人,在各自的行业里面都是老师傅了,一开始让他们烧这么个东西都有些不满,只无奈这是主子的安排,可是慢慢的,心境就变了,这个叫琉璃的烧锻方法,不可谓精妙,而且还可以用于他们的老本行。

    抱着这样的心思又过了两天,那琉璃石慢慢蜕变,成那璀璨晶莹,剔透流彩的的晶石之后,他们开始期待,期待那最后的摸样,也更加的用心。

    “恩,接下来交给我吧,我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神奇”最后的步骤是气泡的形成,也是琉璃的最美之处。

    所有人都屏息等待着,时间也一点一点过去,激动的时刻终于来了。

    “天呐,真是巧夺天工,稀世珍宝”

    “价值连城都不为过”

    “你们看,这几个形态相似,可是仔细看却又不尽一样”

    “各位师傅们,忘了告诉你们,其实烧制琉璃,就算是同样的模子和同样的形态,它也不会是相同的,所以每一尊琉璃都是独一无二的”沈青青同样是激动的,因为这次居然成功了三尊,只是废了两尊。

    “姑娘,这个怎么会这样”十三看着那暗暗的两坨,不解。

    “十三,知足吧,咱们第一次就成功了三尊,有的人几炉都成不了一个呢”

    “几位师傅,今天咱们为了庆祝咱们的成功,请你们去云上大吃一顿”

    “谢谢青姑娘,不过只是吃,好像少了点什么,老夫可是听说,青姑娘这有千金难求的佳酿,不知道。”一听这人说话,就知道是个好酒的酒鬼。

    “当然可以,你们去的时候跟掌柜的说一声是青姑娘说的,掌柜的自会安排”

    “青姑娘不跟咱们一起去”

    “呵呵,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处理,就不过去了,还有,这是五千两银子,你们一人一千,拿去好好安顿家里,一个月之后,咱们在烧第二炉”

    意外之喜,是不是,他们从来不知道,就这么几天,他们就赚到这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银子。

    “各位前辈,跟随我沈青青,忠心的我绝不亏待,同样,背叛的,我也绝不会放过,到时候死,都会是一种福气”她沈青青从来不是善男信女,从那夜之后,沈青青血液里面的嗜血因子也被激发,所以,聪明的千万不要触碰她的底线。

    “唔等明白”

    “十三,送他们出去吧”

    十三上前蒙住几人的眼睛,用轻功将人带出山坳,回来之后,正巧看到沈青青在收拾那些竹筒。

    “姑娘”

    “十三,我可以告诉你这些竹筒是干什么用的,可是你必须保证,绝不会跟第三人透露”对于十三,沈青青是信任的,可是有些话她还是要说,毕竟这件事她不想任何知道,包括她娘,或是段哲宇。

    “属下明白,其实自从属下跟在姑娘身边,再不曾跟郡王爷说过一句姑娘的行踪和姑娘的事情”十三不觉得这话是沈青青不相信他,而是清楚这东西的重要与危险。

    “恩,咱们去试一试威力”沈青青抓了几颗小圆球在手里,拉着十三去了后面的洼地。

    轰。地动山摇,十三看着那个比小木屋还大的坑洞,眼前发黑,呼吸不稳,这东西要是丢在人堆里,还不得血肉横飞啊。

    难怪青姑娘不想人知道。

    可是既然姑娘不想人知道,又为何要制这些出来。

    “十三,你应该知道,去沈家的死士是西丹的人,因为咱们破了他们的阴谋,断了他们在蜀国的暗点,让他们断粮,不得不退兵,所以才会有这一系列的报复事件。要说他们杀了谁,都不关我沈青青的事,可他们不该动到我的头上”

    “姑娘想怎么做”十三猜不到她的想法,但是不管姑娘想做什么,他都不会犹豫。

    “来而不往非礼也,我要让你去一趟西丹,杀人不是目的,威慑才是目的,我等你平安归来庆功”

    “是,姑娘,”十三心头一暖,像他们这些暗卫,生死早已看透,今天不知道明天,任务才是重点,可是今天却有人把他的命摆在了心里。

    十三走了,沈青青站了一会,才收拾东西,用轻功一路朝青云小庄而来,只是在半路突然听到打斗声,她无意的看了一眼,皱眉。

    怎么是他?

    这个人不仅是个危险人物,还是个麻烦人物?

    出手还是不出手呢,要是他死了正好免去萱萱那潜在的危险,不管,当做没看见…可是下一刻她看见了什么?

    “该死的”一个飞身将那个小小的身子抱在怀里,快速的躲过那飞来的暗器。

    “你来这里做什么?”真是纵容不得啊,这丫头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姐姐,你来得正好,快救那个大哥哥”

    “救,救什么救,你知不知道,刚才要不是我刚巧路过,你已经受伤了”沈青青双眼冒火的看着沈萱萱。

    “姐姐,对不起,可是。可是。”沈萱萱也知道自己让姐姐担心了,可是她想救这个大哥哥。

    “有小不点在,他死不了,跟我回去”

    沈萱萱回头看去,果然那些杀手都倒地不起了,只是那个人也满身血迹,站立不稳了,用力甩开姐姐的手,跑了过去。

    “大哥哥,你还好不,这是金疮药,还有,你等一等哦。”转身跑到刚才站的地方,提着一个食盒过来。

    “大哥哥,这是我给你准备的,一定要吃哦,我先回去了”

    庄里的人看着一前一后,一冷一怯回来的姐妹两,面面相觑,不明白这是怎么了。

    王妈妈从来没见青姑娘这么难看的脸色,这么生气的样子,不放心的跑去容苑“老爷,夫人,青姑娘跟三姑娘她们。您去看看吧”

    “恩。你说青青在跟三姑娘发火?”以青青对萱萱的疼爱,发火。怎么可能。

    “还是去看看吧”沈耀武对两个女儿也不是很了解,想着还是去看看的好。

    可是刚到沈青青的竹园,就听见沈青青的怒喝声,还有沈萱萱哽咽的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