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寒门冷香 > 第109章买对戒!

第109章买对戒!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寒门冷香最新章节!

    李辰雨包扎上药之后,不放心的硬是让思琪把她扶到了阁楼,听到沈青青提出的要求,不满却也勉强接受了。

    “一万两”直接伸手要钱,她这一身伤可不能白受了。

    孟伟晨看着那傲娇的样子,眸光微闪,从怀里拿出一张银票递过去。

    接过走到窗户边上对着阳光照了一下,确定是真的才小心翼翼的收好,跟沈青青小声的说道“原来坑人银子是这么爽快的事情,以后咱们合作愉快啊”

    她的声音虽然很小,可是在场的除了两位贵妇人不懂武功之外,其余的人都听到了,孟伟晨直感觉额头不住的跳动。

    那小厮福泉更是不忿的瞪大的眼,可是谁让人家身份非比寻常,这个哑巴亏他们就是吞不下也得吞下,何况公子银票已经给了。

    李蕙敏跟沈青青的嘴角也有些抽搐,到此刻她们才知道李辰雨居然还有这样跳脱的一面。

    “你的事情本姑娘大度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过他。就没有那么好运了”李辰雨指着福泉,眼中满是不怀好意还有不忿,他居然敢骂她是疯子。

    “明轩。现在家里就你一个男丁,今天姐姐被人打了,你该怎么做呀”

    “二表姐。这”

    “打住。沈明轩你叫我什么?”一开始她不知道这个二字的意思就算了,现在知道了,怎么可能容忍这个字出现在自己身上。

    “咳。咳。表姐,咱们是文明人了,君子动口不动手,要不这样,他既说他家公子是老虎屁股摸不得,那就让他去摸摸真正的老虎好了,顺便打张虎皮来赔罪,可好”一开始沈明轩确实想揍人,可是看到姐姐的处理方式,他也决定换一个方法。

    这真是一个比一个黑啊,就这么不声不响的,就又要讹走他们一张虎皮?难道还真当让福泉去老虎窝里走一趟不成。

    “本公子代福泉应下了”孟伟晨胸口闷得厉害,说完之后,站起身朝孟夫人礼,就率自走了。

    孟夫人此刻不知道是什么感受,看着儿子这么低声下气的看人脸色,还赔偿这么多钱,她应该是不悦的,可是为何她心里却有种开心的感觉呢,因为她终于看到了儿子那沉闷的脸上出现了别的表情,比如生气。

    在看对面那个拿着银票笑得一脸贼贼的人,还有那生龙活虎的样子,那有伤得很重,断了肋骨的样子,摆明了是坑了她儿子呀。

    “大姐,青青,两位夫人,今天本姑娘发财的,请你们去吃饭啊,还有今天你们想买什么都可以”

    郭夫人这会终于是回神了,小心翼翼的朝她的大嫂看去,大嫂千万别发怒才好哟,可是这姑娘也太。怎么说呢,当着别人的娘的面,这么明目张胆的说坑了她儿子,这姑娘是胆子大,还是根本不把孟家放在眼里呢。

    她比较倾向与前者。

    “孟夫人见谅,小妹就是这么顽皮,辰雨还不把银票还给孟夫人”李蕙敏也是刚刚才发现,她堂妹居然是骗她们的。

    “为什么?他这么不尊重女子,就该给他一个教训,青青不是说,男人不能惯,越惯越混蛋?所以这次的教训是告诉他,千万别看不起女子,也别以为他就是那银子,谁都喜欢”李辰雨不干了,她就是故意的怎么了。

    何况她不是说了嘛,这一万两她们一起花用,她又没撇开孟夫人她们。

    “郡王妃,民妇觉得辰雨说得对,我那个儿子就是欠教训。这一万两就当是他给咱们今天的花用了,小姑子你不是说,前些日子在珍宝斋看重了一套首饰?今天正好了,郡王妃也可以去看看有何何意的”孟夫人认同的点头,而且还主动邀请大家去买东西。

    “那好吧”李蕙敏这大家长的姿态也摆不下去了,跟着一起下楼,想着香薰她用不了,去看看也不错。

    可是一下楼,之前的那个少女就朝李蕙敏走过来,李蕙敏看着对方,那似曾相识的容颜,还有那周身的书香气息,让李蕙敏怔在了原地。

    “你。你是。?”

    “郡王妃。小女是临州狄家女儿,在家排行第五”少女微微福身,脸上带着令人舒适的浅笑,周身萦绕的墨香,更是让人倍感亲切。

    其他人或许不自觉她的自我介绍有什么特别,可是李蕙敏却几乎差点站不住,狄家。那是她的外祖家,自从她爹娘去世,她跟着师傅走,现在已经有十多年没有在听到或是见过他们了。

    她们现在出现,她不觉得晚,反而有种想哭的冲动,因为他们一定是听说了那些传言,才不远千里的找了过来。

    “快起来,你怎么一个人过来了,这么远的路,要是路上遇上什么?舅舅他们可怎么办”这个表妹她不曾见过,可是那熟悉的容颜,与娘亲相差无几的五官,让她毫不怀疑。

    而李蕙敏这样的态度,也让狄家姑娘对她的好感倍增。

    “是大哥送我跟祖母过来的,她们人已经在庄子里了,我想着出来逛逛,所以才会跟着沈四公子出来的”

    “外祖母也来了。那咱们这就回去”李蕙敏拉着少女就往外走,那急切的样子,看得沈青青眼发酸,她也曾是孤儿,也曾渴望过血亲的关注,可是她得到的却是冷漠,也正因为这样,之后她才会将那对视她若亲子的养父养母排除在心门之外,以为她们只是为了老有所依才会收养她。

    而她也是这样回报她们的,钱财她从来不会缺少他们的。她万万没想到,那一切都是错的,错得那样的离谱。

    “青青,那咱们还去不去诳街买东西了”李辰雨看着,有些可惜的拿着银票甩了甩。

    “去,怎么不去,何况大姐怀着孩子,也不宜太劳累不是吗?明轩你就送大姐她们回去,我跟你辰雨表姐跟孟夫人去逛街”敏儿姐姐的外祖母过来了,她们一定有很多话要说,她们回去打扰也不好。

    “知道了姐姐”

    两老两少的四人组,成了陵炎城街道的一道风景,也让各个店铺掌柜笑开了花,吃的穿的用的,身后跟着的丫头都拿不下了。

    郭夫人与孟大夫人一整天都笑呵呵的,以前她们也逛街买东西,也曾一郑千金过,可是却都没有今天的这份感受,大家相互讨论,给对方建议,找出最适合自己的,虽然有些累,可是真的很开心。

    “孟伯母,你看这对戒指好不好看,咱们一人一个好不好”最后一站来到之前提到的珍宝斋,李辰雨首先就看中了一对对戒。

    沈青青咳嗽一声上前说道“辰雨表姐,这个你不合适。你在看别的吧”

    “为什么不合适?”李辰雨不解,就是孟大夫人也觉得奇怪,为什么不合适。

    “因为戒指的设计是一男一女呀,你没发现吗?而且这是设计给夫妻的,相传人的左手无名指有一条血脉直通心脏,所以一旦男女戴上同款的戒指,就表示两人心心相映,对对方不离不弃的意思,也有套牢对方的心的意思”

    在这里婚姻的定义不一样,一夫多妻是理所当然,所以沈青青只能换一个说法。

    “是这样吗?那孟夫人你买下来送给孟伯伯”李辰雨有些可惜的看了一眼,随即又兴奋的给孟大夫人建议。

    孟大夫人的脸色有着瞬间的不自然,因为这对戒的意思,同时也有些心动,半推半就的在李辰雨的热情下,收下了这对戒指。

    看到旁边还有其他的,孟大夫人又让伙计包了起来,买了递给郭夫人,郭夫人与孟大夫人的之前的表情一样,不好意思又带着心动。

    几人又买了一些首饰,才离开,然沈青青没有想到的是,因为她的话,珍宝斋那一直走不动的对戒,戒指,都在几天之内哄抢一空,而且还收到很多的订单。

    让那些师傅,本来是因为配套的首饰顺便做的对戒,现在要专门分一个人来做了。

    “辰雨,伯母还会在陵炎城呆些日子,你什么时候有空来孟家别院坐坐可好”在分别之际。孟大夫人拉着李辰雨的手,满脸慈爱加热切的邀请。

    “好啊,青青,咱们到时候一起去好不好”在知道孟夫人端庄严肃的外表下的随和调皮之后,李辰雨禁止要跟她成忘年交了,所以听到她的邀请,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青姑娘,五天之后,姑姑家举办赏花宴,你们可得赏脸哦”郭夫人也不甘落后的邀请。

    “郭夫人你别欺负我乡下来的,我听说大户人家都是下帖子的,你这样口头邀请,没有帖子,到时候我们别人拦在门口,那不是丢脸丢大了”

    “怎么会?那天姑姑我有一定在门口亲自迎接,看谁敢。欺负咱们乡下来的青姑娘”四个人经过这一天的相处,就跟朋友一样,没有了年龄与地位的界限,真的很让人不可思议,而她们身边的丫头,也从一开始的震惊不可思议到现在的习以为常,只要了几个时辰的时间。

    “那五天之后见”沈青青也不扭捏了,点头答应,毕竟他们要走进陵炎的世家圈子是必然的,也是必须的。

    “辰雨,钱都花完了,要不要伯母再跟那小子要些过来给你”孟大夫人看了一眼,四人买下的东西,想着那一万两也差不多了,就想着要不要在从儿子那里拿些给她。

    “真的。”李辰雨先是眼睛一亮,可是想到什么,又拒绝了“还是算了,我有银子用的”

    她又不是真的穷疯了,要靠坑才有银子用,只要她开口,爹娘和大哥,要多少都会给她的,何必去要那个讨厌鬼的钱。

    分道扬镳,姐妹两人拖着软绵绵的腿回到家,各自往床上一趟,一动都不想动了。

    芝兰虽然也累,却还是去小厨房那边烧了热水过来给沈青青泡脚,以前姑娘出去,不是用轻功就是做马车,还真没见姑娘走这么远的路,要是不泡一泡,明天肯定痛得不能走了。

    可是等她回来的时候见到屋子里的人,第一反应是惊叫,可是张开嘴,还未发出声音就感觉自己不能动了,也说不出话来了。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人轻薄她家姑娘。

    ‘姑娘,那可不是你家奴婢我呀,你快起来看看呀,您的脚被别的男子看到了,您以后可怎么办呀’

    那人却不管芝兰心里在想什么?他捧着那精致如玉的小脚,在看上面的血泡,有点心疼也有些不悦,这丫头是怎么回事,逛个街用得着这么拼吗?脚都起泡了,不知道痛吗?

    一个小小的孟家,需要这么费心思拉拢?

    沈青青却是在那清凉的舒适感以及那轻柔的揉捏中缓缓进入梦乡,也不知道是梦到什么好事,嘴角还挂着一丝甜甜的笑。

    “这药,你记得每日给你姑娘上,也别告诉她本少来过的事情,否则本少丢你去喂狼”铭少放完狠话,才解开芝兰的穴道,消失在原地。

    芝兰傻傻的看着窗外,这人是谁?在看看睡梦中的姑娘,纠结,她要不要说,姑娘知道自己被轻薄会不是想不开。而且她看着那个公子给姑娘剔血泡和捏脚的样子,是那样的细心与轻柔,那位公子对姑娘应该是喜欢吧。

    而且他会不会真的把她丢去喂狼啊。

    芝兰有些怕怕的想。

    “主子,两位姑娘已经回来了。只是。”

    “只是什么?思琪什么时候说话也变得吞吞吐吐的”李蕙敏抱着儿子正跟外祖母说话,见思琪这样,皱着眉头不悦看着她说道。

    “两位姑娘好像很累,一回来就睡了,听青姑娘身边的芝兰说,青姑娘的脚都起血泡了”思琪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怔怔的,表示她也很意外两人的情况。

    思琪都这样,李蕙敏就更加了,这两个丫头真是拿着别人的钱不当钱?居然逛到脚起血泡?

    “知道了,你吩咐厨房,给两位姑娘准备些吃的,让他们起来可以吃”站起身,将儿子放在地上牵着“外祖母,那咱们用膳去吧”

    狄老夫人看了孙女一眼,然后起身朝一边的侧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