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水乡人家 > 第299章 私授(二合一章求月票)

第299章 私授(二合一章求月票)

作者:乡村原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水乡人家最新章节!

    <div class="ad250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neirongye300();</script></div>

    刚才她天女散花的一幕深深打动了他。 看着她,他由衷欢喜。那晚她的琴声带着哀伤,他一直担心,谁知今日见到这样一个清新明媚的清哑,不自禁想去呵护和疼爱。

    严未央白了他一眼,道:“净出馊主意!”

    清哑却道:“你自己成亲可以这样办呀!”

    这法子要是传开了才好呢。

    韩希夷忙道:“我刚才也这么想呢。将来成亲就这么办。”

    一面温柔地看着她,目光很有深意。

    清哑忽然醒悟过来,急忙转头不理他了。

    方初在后面注视着这一幕,淡淡地微笑。

    希夷他……若是能这样,也很好。

    忽然他转头,只见夏流星和鲍大少爷站在院子一角,炯炯双目正望着人群中的郭清哑,一颗心立即提了起来——他怎么也来了?

    方初蹙眉,连日来萦绕心头的阴影再次浮现。

    那边,鲍大少爷正和夏流星说到清哑。

    鲍大少爷笑着试探道:“大爷这是动心了?”

    夏流星鼻子里哼了一声,依然目视院中。

    鲍大少爷想,这算是默认了?不由惊异。

    他继续笑道:“但不知织造大人什么意思,毕竟大爷身份不同,等闲女子高攀不上。”

    夏流星没回答,目光落在人群外的鲍二少爷身上。

    他头也不回,仿佛自言自语道:“怎么我听说,你们家二小子看上了她,你父亲向郭家提亲了?”

    “哦,是这么回事,”鲍大少爷一愣之下。忙赔笑奉承道,“似郭姑娘这样才貌出众的女子,自然所求者众多。我二弟也是痴心妄想。我父亲便对郭大爷提了一提。郭大爷说他妹子没这个心思,也就罢了。如今,我母亲正为二弟张罗亲事呢。我二弟也歇了妄想的念头。”

    夏流星转脸,冷冷地瞅了他一眼,“是吗?”

    鲍大少爷心里一惊:这是知道什么了?

    他不敢分辨解释。忙以别话岔开。因道:“那自然。大爷,郭姑娘自从和江明辉退亲后,上门求亲的虽多。她却心无二念。怎么我这么看去,韩希夷待郭姑娘比以前好像有些不同呢?往日他们也很照顾郭姑娘,但我想那是因为九大世家受了郭家的恩惠的缘故;今天瞧着,倒有些不一样了。莫不是他也起了念头?”

    夏流星又望向那边。冷冷的一声不吭。

    鲍大少爷感觉到他的冷意,便不敢再说话。

    前方。众人簇拥着新人进入正堂。

    堂上,郭守业和吴氏早已端坐,等着小儿子儿媳参拜。

    郭大全、郭大有夫妇分别坐在堂下两边。

    清哑见了这个阵势,又喜欢起来。叫道:“爹,娘。”

    吴氏满脸笑容,忙招手道:“清哑来。”

    清哑就过去。吴氏拉她靠在自己身边。

    五婶子忙道:“清哑你不能站这。你三哥三嫂要拜堂了,要给你爹你娘磕头的。你站在这。不是连你也受了他们的头。那怎么能行呢,你又不是长辈!”

    吴氏一想也是,推她道:“去你大哥那。”

    清哑急忙下来,站到大哥大嫂下手,才罢了。

    郭大贵和沈寒梅拜堂时,她一直笑。

    严未央过来道:“瞧你高兴的!”

    清哑含笑不语,她也不知自己为什么笑。

    不知是因为看见这古礼拜堂呢,还是因为娶嫂子开心,或者两者都有,反正她看见那两人跪下又起来,她就止不住满脸笑容。

    一时拜堂完成,送新人入洞房。

    清哑又跟严未央随着人流出去看热闹。

    才出去,就碰见细腰,“姑娘,你怎跑出来了?”

    清哑笑而不答,心想我来接嫂子嘛。

    一个婆子又急急忙忙挤过来,对细腰道:“叫你来喊姑娘,怎么喊不动。”又对清哑道:“姑娘,里头都乱了。送亲的等人招呼呢……”

    一语未了,严未央跺脚道:“哎呀忘了事了!快走!”

    拉着清哑就往后院跑。

    清哑边跑边问:“送亲的人呢?”

    沈家大哥不是被人接去厢房了吗,她看见的。

    严未央忽然停下来,她也跟着一个急刹,身子还是往前栽。

    就听一声“小心”,韩希夷的俊脸在眼前放大,伸手做虚扶状。

    她忙立定脚跟,手下也使劲攥紧严未央的手,才没撞上去。

    等站稳了,抬眼又撞进方初黑眸,正关切又疑惑地看着她,她便笑了笑,掩饰尴尬和匆忙。

    韩希夷笑问:“你们两个这么急做什么?”

    严未央道:“我们还有事,玩忘记了。”

    说着又要走,走前扫了他二人一眼,有些嫉妒地问道:“你们没事了?看完热闹就等吃酒了?”

    方初眼带笑意,道:“我们正要去安排酒宴。”

    清哑记起自己是主人,忙正容道:“谢谢你们帮忙!”

    韩希夷笑道:“谢什么,这差事又不辛苦。有的吃有的玩。”

    严未央道:“别谢!他们趁这机会应酬许多人呢。”

    说完忙拉着清哑就走了。

    看着她们背影,韩希夷摇头失笑。

    他大概看出清哑这方面经历欠缺,根本无头绪。

    方初心思一转,叫住随后跟去的墨玉,对她道“去找姑太太。”

    姑太太就是他母亲严氏,墨玉心领神会地笑着走了。

    方初这才和韩希夷去喜棚主持安排喜宴、招呼客人。

    内院,严氏出面接待送亲的沈家大嫂等人,如此,严未央和清哑便觉得轻松许多,接下来也是在内堂主持喜宴、招呼女客,周旋应酬。笑得脸都僵了。

    忙忙碌碌的,根本感觉不到时间流逝,不知什么时候,那天就黑了,肚子也饿了,腿也软了,吴氏就来催她们去歇息。

    清哑吃了些东西后。觉得精神好了些。忙就去了洞房。

    那时,郭大贵在外敬酒,沈寒梅独在新房被女眷们围着说笑。

    清哑和严未央进去后。都笑着打量她。

    清哑还坐到沈寒梅身边,凑近看她新娘服上的精美刺绣,是龙凤呈祥团花图案。她用手抚着,十分新奇喜欢。私心里觉得这大红衬得新娘更加美丽、喜庆,全没有平日感觉的俗艳。

    女子做新娘时最美丽。这话真不错!

    “三嫂真美!”她由衷赞道。

    沈寒梅脸上红晕立即转浓,粉艳艳的。

    郭勤、郭巧和郭俭挤上前来,围在清哑身边。

    他们先喊“小姑”,然后一齐望着沈寒梅傻笑。

    郭俭觉得该说点什么。于是叫“沈姑姑”。

    巧儿赶忙道:“不是姑姑了,要叫三婶婶。”

    郭俭从善如流,叫道:“三婶婶!”

    沈寒梅羞涩。低低地答应了一声。

    巧儿美滋滋道:“三婶婶要给见面礼的。”

    众人轰然大笑起来。

    沈寒梅更羞了,低着头不知如何是好。

    严暮阳自打见了巧儿。便一直关注她。

    他又是开心,又是别扭,还有些不满:才几个月不见,小丫头长这么圆滚滚的,那腮帮子全是肉。肯定整天馋嘴,吃东西也没个节制,所以长成这样。好在肌肤更晶莹了,几乎吹弹可破。那小嘴儿红艳艳的,比刚上市的红樱桃还鲜。

    正用苛刻挑剔的眼光评判巧儿,就听见她说的话。

    他便接道:“见面礼要等明天早上敬茶的时候才给。”

    听见他的声音,巧儿立即警惕地抬眼。

    严暮阳不敢对她摆脸色,努力端正神色,唯恐又惹她说出什么惊人的话来,到时候丢人的还是他——谁让他比她更要面子呢!

    巧儿道:“我晓得!我就说明天。又没现在要。”

    颇有些嫌他多管闲事的味道。

    严暮阳气结,当着人,又不好跟她吵,只得忍住。

    严未央笑道:“巧儿,是不是等不及想要你三婶的见面礼了?”

    巧儿歪着头道:“不是的!”

    这下有些害羞了。

    众人说笑打趣的空儿,严暮阳拉郭勤出去,做个神秘的模样。

    郭俭见了忙跟去,郭巧犹豫了一下,也跟了过去。

    严暮阳成功吸引了他们跟来,到西边屋里坐下,把几个盒子摆出来,说是他舅舅来送了许多东西给他,他挑了些带给他们。

    先递给郭勤一个盒子,道:“这是上好砚台和笔,你试试就知道好了。”

    两人如今关系不一般,郭勤也没见外,道了感谢后收下了。

    严暮阳又拿了一大盒子递给郭俭,道:“你还小,玩这个。”

    打开一看,原来是一整套的关公耍大刀,全是铜制的。

    郭俭立即喜欢上了,脆声道:“多谢严哥哥。”

    剩下一个很小的盒子,严暮阳看向巧儿。

    巧儿扭脸道:“我不要你东西!”

    她记着呢,他俩是仇人!

    严暮阳板脸道:“都送了,怎不送你?你是妹妹,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你瞧好了,真不要?真不要我可送郭勤了。这东西,有钱也买不来的,能招财的!”

    一句话引得三个小脑袋齐齐往前探。

    打开盒子一看,是个拇指大的玉雕瑞兽,也不认得是什么。

    郭勤看那龙头、马身,有些像狮子,猜道:“这是狮子?”

    严暮阳摇头,道:“这是貔貅。”

    三小一齐茫然,闻所未闻。

    严暮阳得意地扫视他们一眼,咳嗽了一声,正容道:“咱们经商人家,万不可不知道这瑞兽。貔貅有口无肛,能吞万物而不泄,只进不出。它最喜欢吃金银珠宝,把财宝当饭吃,专门招财进宝。还能辟邪、带来好运、镇宅子,最神通广大。”

    见郭巧和郭俭还是不甚明了,又指那玉雕后面给他们看道:“你们看,它没有肛……就是没有那个啦。不拉屎的,吃什么东西都不拉出来的,只进不出……”

    随着他述说,巧儿两眼放光。

    严暮阳对她的反应很满意,举着那玉雕道:“这个东西买不来的,要请。所有做买卖的人家都要想法子请一个回家,从此做买卖一帆风顺。你们瞧这个——”示意三小凑近细看——“这玉里面有许多红点点,就是它吞进去的财宝。我这个是经过高僧开光过的……”

    郭勤赶紧问:“去哪请?”

    严暮阳道:“凭运气碰呗。不然随便让人做一个就行,那还有什么好稀奇的。一定要高僧开光过的才灵验。还要材质好。比如这玉的,就比木头的好。也不是什么玉都行,玉也要有灵性……”

    他翻来覆去地说,总之他这只貔貅是最有灵性的。

    巧儿便盯着不放了,不知他刚才说的话还作数不作数。

    对于发财,她很执着。

    为了财运,她决定接受严暮阳送的礼物。

    她这是看在勤哥哥和他同窗份上,也是看在严姑姑和小姑好的份上,更为了郭家将来财源广进,所以才跟他和好。反正他们也没太大的仇,不过就是吵了一场,不然两家还能来往?

    严暮阳很有眼色,一见她眼神,立即大方地将貔貅递给她,道:“给你!记住了,要戴在身上,不能离身,不然财气就漏了。戴着还能祛邪,给你带来好运气。别叫人发现了,发现了也是要漏财的。我们两家好,我才送你这个,不然我可不送。”

    巧儿郑重点头,双手接了过去,道:“多谢暮阳哥哥。”

    严暮阳听了通体舒泰,说“不用谢。”

    貔貅上本来穿有紫红络子,巧儿将它系在脖子上,又塞入衣领内,还拍了拍,感觉到它贴胸肉靠着,顿时无比踏实。

    严暮阳对着她裂嘴笑了。

    小娃儿没那么多心思,很容易就能成朋友。

    巧儿放下仇恨后,觉得暮阳哥哥笑起来怪好看的,牙齿很整齐,眼神也贴心,对他起了亲近之意,因不放心地问道:“暮阳哥哥,这个……貔貅,真能招来钱?”

    她生怕不灵验,说着还伸出小手招了招。

    严暮阳很有把握道:“当然。将来你一定有很多钱!”

    就算没有也没关系,只要嫁给他,他有钱她就有钱!

    郭勤怀疑地问:“怎么你送我和弟弟砚台和玩的,光送巧儿这个?要送都送一样的。发财谁不想!”

    严暮阳忍了又忍,才没骂他。

    当这貔貅是随便什么东西呢?

    还一张口就要三只,亏能说得出来!

    他故意瞅郭勤不语,瞅得他心虚了,才道:“你想得美!我自己都没有了呢,拿什么送你?妹妹是女孩子,所以我送她;咱们是男儿,貔貅这东西要靠自己寻来,那才最灵验。你要连一只貔貅都请不回来,将来怎么为郭家顶门户?”

    郭勤觉得这话很有理,便不再纠缠。

    严暮阳又叮嘱他们不要告诉人,不然不灵验了,他们都答应了。

    当下三人把东西收了,一起出去玩不提。

    当晚回去,伺候严暮阳的大丫鬟不见他贴身戴的貔貅,惊得问他是不是丢了,又叫跟的丫头来盘问。

    ******

    四千送上!本月还剩两天了,喜欢水乡的朋友们,请支持原野,呼唤月票月票o(n_n)o~~(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