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军事 > 棋霸天下 > 第一百七十六章 登门讨酒

第一百七十六章 登门讨酒

作者:不语楼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棋霸天下最新章节!

    “是吗?那这孩子现在的水平怎么样?”酒鬼问道。

    “大致在三四级的样子吧,发挥好的时候,一二级也有可能。”孙东想了想后答道——判定小孩子的棋力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因为小孩子的棋并没有成型,也就是受临场发挥的影响很大,发挥好时与发挥差时,棋力相差两个子也很正常,所以为保险起见,孙东把范围说的比较大。

    “什么?六岁半的孩子能有这么强的实力?真的假的?”酒鬼脸色大变,显然是觉得这样的事情太过夸张。

    “呵,或许是我的经验不够,判断不太准确吧,总之,等到了扬州棋院,这个问题就能有准确的答案了。”孙东笑了笑说道——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酒鬼争论,花费时间说服对方,有什么意义吗?

    “嗯......,也是。好了,天天,别哭了,既然咱们能碰上,那就是缘分,没别的,等有时间我教你两招。”孙东都这么说了,酒鬼也就不打算追问下去,棋力高低他自已就能判断,又何必道听途说听别人的呢。

    “真的,大叔,您也会下棋呀?”听酒鬼想要教自已下棋,谭晓天惊喜的问道。

    “呵,怎么,不象吗?”酒鬼板起脸来,做出严肃的表情反问道。

    “嗯.....,不知道。”仔细打量了酒鬼半天,谭晓天咬着手指想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在他接触过的人中但凡可以称上高手的,哪一个不是一身的儒雅气质?不要说袁朗还有苏全,就说孙东,平时单看外表,那也是一个年轻书生,哪儿象这位酒鬼大叔的落魄模样?棋或许真的会下,不过也就是田大义。庞老四那种水平吧?

    “呃.....,呵呵,你这小孩子,你这叫有眼不识金镶玉呀。”谭晓天的话很让酒鬼泄气。不过小孩子单纯幼稚的表情又让他无法真的生气,酒鬼哭笑不得的叹道。

    “呵呵,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小孩子说话不讲假,你也没必要太放在心上。不过话说回来,你现在连带自已的名字都记不起来了,不要说他,就算是我也很难相信你是一位围棋高手。依我看,吃完饭还是先去找位郎中给你瞧一瞧比较重要。”车夫老魏笑着插言道。在他心里,围棋高手都是斯文儒雅的模样,就算过的不那么风光,至少也比大部分平常人强一些,怎么可能如酒鬼这般落魄。这样的人跑去找六品高手讨酒唱,而且还是一付理所当然,势在必得的样子,除了脑子坏掉了,实在是不足以形容对方现在的状态。

    “什么?您是说这位客官失忆了吗?.....,噢,那就难怪了。”听到这里。客店老板露出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理解的望向酒鬼,只不过这一次眼里的不满之色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同情。

    “喂,你们俩什么意思?说相声吗?”酒鬼被这二人的一唱一和说得是满头黑线,这摆明了是不信自已嘛。

    “呵呵。您别生气呀,我们也都是好心,记不得自已的名字那是病,得治....,这样吧。一会儿几位吃完饭,我让伙计带你们去镇东去找何大夫,他在祁家镇坐堂行医已经有二十多年,医术高超,让他看一看,说不定就能把你的失忆症治好了。”店老板一付老好人的表情关心说道,以客店经营者的立场而言,这样的提议可谓是关怀倍至,待客如亲了。

    只不过,这样的关心在当事人的心里就全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劳您费心,真是感激不尽。我说孙兄弟,你吃好了吗?如果还没吃好,那我就先带着天天去了,等会你再去祁家找我们好了。”不咸不淡的向店老板道了声谢,显然对对方的心意全不领情,酒鬼随后又向孙东催促道,看意思孙东若还是磨蹭他就不打算再等了。

    “好的好的,就这一口了。”孙东连忙应道,三口两口把碗里剩下的残粥扒拉进嘴里——没办法,让这个头脑不正常的酒鬼带着个不懂事儿的小孩子去祁家,他实在是放不下心。

    就这样,三个人离开了祁家老店,按照店老板指引的方向走去,行不多远,果然看到一处很大的宅院,虽比不上梅龙镇刘家那样的气派,却也是深宅大院,朱漆的大门,大门两扇门板上镶着的黄铜狮首门环做工精致,绝非一般人家可比。

    怕酒鬼出言无状得罪人,孙东紧走几步赶到最前,伸手拿起狮子口中含着的铜环拍击两下儿,声音远远传出,在安静的小镇显得非常的突兀,而几乎与此同时,院内也传来犬吠之声,看来孙东估计的不错,祁家果然有养狗护院。

    “别叫了。”过不多久,院内就传来喝斥声,狗的吠叫声音随即停止,再过了一会儿,随着哗拉一声门栓被拉动的声音,大门被拉开了一道给有一尺左右的缝隙,一个头戴方顶小帽的三十几岁仆役打扮的男人探出头来,目光警惕的打量着三人,“什么事?如果是求宿的话,镇西有一家祁家老店。”话说完,这就打算把门关上。

    所谓奴随主性,主家的品性往往会从其手下人身上得以体现,主人狂妄,仆人跋扈,主人好客,仆人热情,看这个应门的仆人一付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便知客店老板所说不假,这位祁家二老爷果然是一个性情孤僻,不喜与外人交往的人。

    “稍等。”孙东连忙伸手把门撑住——笑话,一句话还没说就被人当人打秋风的赶跑,这也太没面子了,回去以后,还不得被店老板笑死。

    那个仆人停下了动作,也不说话,板着一张死人脸,只是冷冷的等着孙东的后话。

    “我是青云城的孙东,此次途经贵地,听闻祁家二爷棋艺高超,远近闻名,所以慕名拜访,还请代为向尊主通禀。”压住心头的不快,孙东拱手向对方表明来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