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军事 > 风花醉 > 第694章 傻人傻福

第694章 傻人傻福

作者:少穿的内裤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风花醉最新章节!

    第694章 傻人傻福

    吃着木娘子的夺命饭菜,喝喝小酒,痛并快乐着。酒过三巡,正待打趣木娘子两句,耳中突然传来一点异响,眉头一锁,朝三女打个颜色,赵有恭捏住酒杯,猛地朝左后方掷去,同手右手手腕一翻,混元功集中在手心,一股巨力朝着那边轰去。力道去,人也随后赶至,轰的一声,枯草纷飞,一个人影蹿起老高。赵有恭翘嘴冷笑,左手混元功以擒龙功法门使出,用力往下一拉,那人身子一顿,差点没栽下来,好在那人功夫了得,右足一点,身子凌空一个翻转,方才稳稳的落地。

    看着来人,赵有恭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本王还当是谁,原来是国师到了,怎么,国师也不甘寂寞,当你刺客来了。”

    “阿弥陀佛,一年未见,殿下功夫已是如此遥不可及,当真让人佩服!”

    这人头发全无,一身僧袍,额头上一块印记圆环,一脸的大胡子,看此人不正是那吐蕃国师鸠摩智么?

    熟人相见,又是仇人,当真是千山鸟飞绝,和尚来找灭啊!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吐蕃高原没有下雪,唯有雪峰之上,冷冷的白色。而在玉树城里,突然冒出来一个鸠摩智,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至少赵有恭并不是太过担心,他人鸠摩智还不会蠢到跑过来撒野,如果是三年前,鸠摩智还敢玩一玩刺杀的戏码,现在吗,这大和尚绝对不会的。只要大和尚不蠢,就该知道如今他赵某人绝不是某些人随随便便就能刺杀的。月光清冷,洒在光秃秃的院落里 ,玉树是个小城,当鸠摩智来到玉树之后,就有种孤孤单单的感觉。来玉树,绝不是为了刺杀赵有恭的,自从当年少室山一战,鸠摩智就已经少了几分争强好胜之心。当然鸠摩智的心态变化,也不仅仅因为畏惧,更因为无名老僧的点化,也许老先生说得对,出家人习武只是一种历练,如果修为达不到,强练也是无用,老先生还为他化去了多年来的练功遗留下来的隐疾,所以,他心中那份执念早已经淡化了。

    有时候人生就是这么玄妙,一念成魔,一念成佛,鸠摩智并非不仁慈,只是被某种执念遮挡住了智慧之眼。本来回到吐蕃,是想交待一下寺里的事情,然后去云游四海的。可吐蕃国内形势突变,那卓玛一赞迅速崛起,小王子宗赞也被压得抬不起头来,老赞普的死因更是成谜。如果仅仅如此,鸠摩智还不会太过上心,只是定****来犯,他不得不留心一下了。在鸠摩智心想,他绝不希望定****和吐蕃勇士拼个你死我活的,不出高原,不知定****的厉害,就眼下定****又岂是吐蕃能抗衡的。其实最好的方法就是交好关中,这一点卓玛一赞之前的老赞普做的非常好,可是卓玛一赞上台后,一切都变了,这个人野心勃勃,竟然想着重新杀出高原夺取塔里木河流域。如果卓玛一赞好好地,赵有恭也不会兴兵来犯了吧,毕竟,只要是一代雄主,就不会允许自己后方出现危险分子的。

    面对赵殿下的讥讽,鸠摩智双手合十,一脸和然道,“西域小僧鸠摩智,见过秦王殿下,殿下安心,小僧绝不是要与殿下为敌的,只是有些话想跟殿下说说罢了。”

    鸠摩智和颜悦色,却是让赵有恭等人诧异不已,就好像鸠摩智换了个人似的,以前的鸠摩智可会这般平静的说话?看来鸠摩智真的变了,不仅语气神态,整个人的气势也不像以前那般盛气凌人了,有道是远来是客,赵有恭也不怕鸠摩智,所以安心道,“国师既然来了,就请坐下吧!”

    一座普普通通的院落中,赵有恭与鸠摩智坐在一张石桌旁,可有一点不能遗忘,现在定****还和吐蕃血战呢,而这两人一个是秦王一个是吐蕃国师,能够相安无事的坐在一起,也算是一件奇事了。鸠摩智会有什么事情?应该是好事吧,如果是坏事,大和尚估计就不会来了,否则不是来送死么?

    “国师此来,不知所为何事?如果国师想劝本王退兵的话,还是免开尊口的好”赵有恭笑眯眯的望着鸠摩智,希望能从这大和尚脸上捕捉到一点蛛丝马迹,可惜鸠摩智宝相庄严的,根本看不出半点破绽。有趣,相当的有趣,难道吐蕃国内出了什么事情?

    鸠摩智拱拱手,平静的回道,“小僧这次来,只是想问殿下一个问题,殿下觉得我吐蕃小王子为人如何?来时,我家小王子就吩咐过了,只要殿下支持小王子当上赞普,他将鼎力助殿下。到时,殿下只需要越过唐古拉山,小王子就会放开安多城城门,引定****进入逻些城。”

    呼,听了鸠摩智的话,哪怕赵有恭一向镇定,此时也忍不住倒吸几口凉气,吐蕃小王子宗赞想干嘛?斜着眼看了看鸠摩智,瞧着吐蕃大和尚可是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国师,你可想好了?能够告诉本王,你为何要这般做?”

    闻言后,鸠摩智眉头一簇,紧接着双手和什道,“小僧自然是真心的,哎,这天下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最惨的莫过于乱世人,能早日解决这场纷争,对大宋,还是对我吐蕃都是好事吧。小王子那人,虽然莽撞了些,却是与人无害的。”

    赵有恭笑了,鸠摩智能说出这番话,可真有点难为他了,不过有一点,鸠摩智说的一点都没错,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乱世里,人命不如狗。赵有恭没有道理不答应鸠摩智,虽然鸠摩智亦或者小王子宗赞玩了点语言把戏,必须等过了唐古拉山才肯彻底合作,放开安多城城门。但就这点合作已经足够了,如果不能越过唐古拉山,就是得到再多的保证,也是无用。

    “请回复小王子,本王一定会过唐古拉山的”赵有恭答应了鸠摩智,等送走了鸠摩智,他站在院中哈哈大笑起来。木女侠伸手推推赵有恭的肩头,颇有些郁闷的问道,“你怎么想的,就这么轻易答应鸠摩智了,那什么宗赞小王子对你有用?还要与他合作!”

    听木女侠气呼呼的话,赵有恭为之一愣,随后翻起了白眼,就连萧芷韵和三娘也像看外星人似的盯着木女侠看。气氛有点诡异,木婉清蹙着秀眉,指指自己,哼声道,“看什么,难道错了?”

    萧芷韵摇摇头,无可奈何的苦笑道,“妹妹,姐姐问你个问题,你觉得那宗赞希望自怎么样?”

    “宗赞?”木婉清低头想了想,随后挺身理直气壮道,“那个吐蕃蛮子一把年纪了,还傻乎乎的,就算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呢,我说他傻,有错?”

    “嗯,当然没错,不过呢,他越是傻乎乎的越好呢,他要是不傻,敢跟他合作么?卓玛一赞倒是不傻,但偏偏这种人是不能留的!”萧芷韵悠悠的说着,渐渐地木娘子也有点脸红了,倒是把恶贼给忘了,恶贼这人可不是什么好人,感情如此爽快的答应下来,早就想好怎么坑宗赞小王子了呢。

    赵有恭是真心想扶着宗赞上位的,这位宗赞王子实际上是个可爱又可敬的国际友人,他为人欢乐了许多,脑瓜子也不是太灵活,这种人当个吐蕃赞普再好不过了。至于宗赞为什么会反对卓玛一赞,其实也好解释,老赞普死的不明不白的,卓玛一赞又突然上位,宗赞又岂能和他一条心?宗赞这人虽然为人愚钝,但做事也有点一条筋,既然人为卓玛一赞不是个好人,那这辈子就绝对不会和卓玛一赞合作的。

    话分两头,赵有恭忙着跟宗赞取得联系,而另一边杨再兴也已经领着人登上了唐古拉山北部山脊。隆冬的唐古拉山,狂风烈烈,还夹杂着干冷的寒气,三天时间,杨再兴一行人终于来到了桑丹康桑雪山,可这个时候杨再兴不仅要面临人员短缺的问题,还面临着粮草不继的大问题。来的时候,以为只需要两天时间就能抵达桑丹康桑雪山,所以为了行军方便,只带了三天口粮,可现在三天口粮已经快尽了,更要命的是手下士兵或多或少的染上了风寒,有两名士兵因为受不了这种高原反应,已经死在了登山的路上。桑丹康桑雪山就在眼前,可看看桑丹康桑雪山的情况,杨再兴对能不能越过这道雪峰,持着一种怀疑的态度。雪峰之上,终年积雪,早已经结成了厚厚的冰晶,光滑无比的冰面,再加上陡峭的石壁,真不知道如何才能爬上去。

    如今摆在杨再兴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就此作罢,撤出唐古拉山,要么一路向前,不管是生是死,都要登一登桑丹康桑雪山,可不管哪个选择,都是无比艰难的。后退,吃的东西已经快没了,又如何坚持到下山,上山,又如何保证能活着上去?

    木阿里和郑彪全都凑在一起,三个人蜷缩在一处巨石后方,躲着狂暴的风雪,木阿里和郑彪不一样,他是地地道道的契丹子弟,何时经受过这种情况,草原上最猛烈的暴风雪比起这桑丹康桑雪山,不知仁慈缓和了多少。搓搓手,哈口热气,杨再兴冷冷的看了看远不远处的雪峰,“二位将军,现在的情况你们也都知道了,如今军中吃食已经告罄,能不能坚持返回也是未知数。所以,杨某也不想瞒你们,不管向前还是向后,都是九死一生,现在如何选择,二位将军拿个主意吧。”

    说话时,杨再兴的手悄悄地放在了剑柄上,木阿里和郑彪都全神贯注的思考着杨再兴刚才的话,又哪里留意到这些呢。如今军中有权威的也就他们三个了,杨再兴虽然是在询问这二人,可事实上心中早已经有了主意。殿下派他前来,却不派刘錡和吴玠,那摆明了就是一种信任,所以就算前方有千难万险,也必须踏过去,如果谁敢说后退,他杨某人不介意当一回屠夫。木阿里和郑彪不知道杨再兴心中已经动了杀心,如果他们此时表露出半点不乐意,杨再兴铁定会出手的,他不可能放任这二人去影响本就所剩不多的士气。

    过了半会儿,杨再兴总算松了口气,因为郑彪和木阿里全都选择了向前,尤其是木阿里,他拍拍发青的脸,呵呵苦笑道,“杨将军,都这个时候了,还谈什么后退,都是大男人,走到这一步了,就是死也得往前走一走才行,总之,末将是不会撤的,要是这般草草回去,就是萧妃和萧大将军也不会放过末将的。”

    木阿里不退,郑彪更不会退,郑彪出身山匪,血液里流淌着一股与生俱来的狠劲,“杨将军,接下来郑某人来打前阵,从现在开始,谁要是敢言后撤,老子亲自剁了他。纳木错山谷,郑某人撇下兄弟们的尸体没能管,老子不想再如此窝囊了。”

    说罢,郑彪猛地起身离开了巨石后,来到山地营士兵附近,郑彪激动地喊了些什么,那些士兵就随着他一同扑向了不远处的大雪峰。郑彪已经拿出了实际行动,其他人也不肯落后,就这样,一支颓废的大军缓缓朝桑丹康桑雪山走去。来到雪峰前,郑彪换上了挂在后背的鞋子,这种鞋子乃是山地营士兵特别所有,鞋子外观上与普通军靴没什么区别,区别就在于脚下。鞋底是特制的铁板,铁板上裸露着许多铁刺,风格有点类似于后世的鞋钉。换上鞋子,郑彪右手握一把匕首,同时用布将匕首和手结结实实的绑在一起。登山是个艰难的过程,需要在冰面上凿出一个洞,用匕首固定后再继续向前,许多士兵的手都被冻得没有知觉了,鲜血顺着崩裂的口子往外流,他们却一点感觉都没有。也许没有用布将匕首绑在手上,早就跌落下来了吧。即使如此,依旧免不了出现伤亡,有些山地营士兵手上没了力气,从冰面上滑下来,很多人并没有立刻死去,不过他们的痛苦简直比死还难受。这一刻,杨再兴的心肠是冷硬的,他让士兵们上前补了一刀,填写受伤的士兵解决了痛苦。没人会多说什么,这些天惨死的人还少么?有一个士兵掉进冰窟窿里,整个胯部都冰锥刺穿了,看着他的血一点点流出,怎么救他?那一次,是木阿里将军亲手割掉了那人的喉咙,大家都知道,那士兵死的时候是笑着离开的。

    有时候死亡不是苦难,而是苦难的解脱,有时候杀人比救人还要难。杨再兴急的以前在大杨滩军营的时候,韩世忠将军曾经说过一句话,为将者,要多为活着的人去考虑,有些命令别人不敢也不能下,而作为主将必须有这份担当。

    整整半天时间,整个桑丹康桑雪山北部几乎每一寸土地都留下了定****士兵的鲜血,不过这一番牺牲是值得的,太阳落山之前,郑彪领着人登上了雪峰,打起了一条条绳索。这一座雪峰,千年的奇迹,当站在雪峰之上,才明白天地之浩大。杨再兴不敢多做停留,因为时间太紧迫了,必须想办法下山才行,可有道是上山容易下山难,站在峰顶,白雪皑皑,云雾缭绕,但最基本的方向还是能判断的,一定要向东,向东才能进入纳木错一带。步步前行,步步艰难,当来到桑丹康桑东部一带,杨再兴只想吐一口鲜血,因为根本无路可寻,光秃秃的雪峰峭壁几乎是笔直的,仅有那点坡度如何站的住人?

    扭头看看西方的太阳,昏昏沉沉的,必须要在今日下山才行,否则等到了晚上,估计定****还没饿死,就已经被随后而来的暴风雪打败了。

    杨再兴没有多做解释,他将佩剑困在身上,厚厚的披风扔到了一边,“现在到了下山的时候了,兄弟们,下了山就是纳木错,到时候咱们就可以配合殿下拿下唐古拉山口了。你们再问要怎么下山对么?呵呵,其实这个问题很好回答,大家怕死么?不怕死的就跟本将来!”

    说吧,杨再兴纵身一跃,顺着光滑的冰层滑了下去,滑的越来越远,直到什么都看不见。好多士兵都惊呆了,杨将军就这样跳下去了?如果下边有危险怎办,如果前边有石头怎么办?有杨再兴做表率,木阿里等人有样学样,于是一群人滚落,成片的滚地葫芦出现在冰层上。

    “啊...”一声惨叫传来,原来是一名士兵掉进了冰窟窿里。桑丹康桑雪山并不是完整的山头,很多地方有着山涧,只不过被冰层堵住了而已,这是大量的人从山上滚下来,东京不小,震动之下,有些冰层破裂,那些士兵就成了倒霉鬼。掉进冰窟窿里,救也没法救。

    杨再兴真的很疯狂,他今日所作所为真有点赌命的意思,如果雪峰下是悬崖或者冰谷,那所有下去的人一个也活不了。不过杨再兴命大,等悠悠醒来后除了身子各处有几处刮伤外,就是有些地方有些疼罢了。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朝天吼了一嗓子,接着许多人都凑到了一起。

    清点了下人数,还剩三千多人,这还没打仗呢,就损失了近三分之一人马,可见这唐古拉山又多可怕了。雪峰脚下是一片针叶林,高兴之余看周围是一片针叶林,心情松松不少。一方面让人处置伤口,一边让木阿里去林中打打猎物,如果站前能改善下伙食,那也是非常不错的呢。

    宣和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纳木错峡谷静悄悄的,纳言阿策也努力做着应对,可他怎么也想不到定****已经真的出现在纳木错峡谷西边高山上。纳言阿策之前吩咐过斥候要留意雪山附近,可又有几人听得进去呢?在巡视几次,没有发现异常后,吐蕃士兵也就放松了对雪山方向的戒备。而且,就算他们这时候再派人来,也无济于事了,定****不会躲在原处等人来查探的,早已经找了出隐蔽的山坳躲了起来。

    杨再兴让人做着一些东西,这些东西就是用来发信号的孔明灯。本来约定好的,进攻纳木错之时,以红色响箭为号,可惜在大雪峰上,那些响箭早已经毁的毛都不剩了,如今能传递信号的,也只剩下孔明灯了了。十一月二十九日深夜,整个唐古拉山寒风大作,就在这寒风凛冽的时候,几盏孤灯冉冉升起。吐蕃人并不知孔明灯为何物,所以许多人还觉得这飞天的灯光非常美丽,甚至有的人已经跪在地上念念有词的祈祷了起来。吐蕃人是非常迷信的,这一点和蒙古人差不多,那种飞天的灯,一定是神灵的恩赐。

    营中有了动静,也惊醒了熟睡中的纳言阿策,他披着衣服抬头看了看,目测了下神灯升起的方向,脸色顿时就变了,“快...快传令各部,加强戒备,汉人要进攻了!”

    纳言阿策的话有多少作用呢?几乎是零作用,因为就在他传令的时候,峡谷西部已经传来隐隐约约的喊杀声,同时还伴着一片火焰。杨再兴经过一天时间养精蓄锐,如今突然发动攻击,那就不会给吐蕃人反应的时间。萧岿守着盘龙坡,已经等了许久了,当信号传来,他一边使人通告玉树城,一边组织所有人马扑向了纳木错。对这些守卫纳木错的吐蕃人来说,那些突然杀至的定****士兵就像是一群天兵天将,他们一下子就被打蒙了,驻守西侧山巅的四千余人,根本没能组织起像样的反扑,就被赶下了山。占领山巅,杨再兴首先做的事情就是往山下搭绳索,与此同时,派人守住西部山巅南部入口,掩护着萧岿的兵马上山。

    对赵有恭来说,得知杨再兴等人还活着,他高兴得忘乎所以。只要杨再兴出现在纳木错,那么这唐古拉山口也该拿下来了。

    唐古拉山口一下,安多城就在眼前,难道宗赞小王子真的要站上高位了么?不得不说,有时候真的是傻人有傻福,逻些城,定****来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