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天择 > 第二十三章 背叛的秘辛

第二十三章 背叛的秘辛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择最新章节!

    (先道歉下,横波将军叫做田武,不是田横,我的笔误)

    当然,还有一种解释就是,田武的祖上或者他自己与北齐有着深仇大恨,比如说挚爱的人被北齐军所杀,所以连带恨上了这个国家,在内心当中发誓要毁掉它,这种解释看起来也是说得过去。

    然而唯一解释不通的是,田武在北齐做了整整二十六年的将军,这二十六年当中,他可以说有大把的机会叛变,可以说至少有三次的机会都要比这一次好得多,甚至有一次他根本就只要什么都不做,呆在了自己的驻地就好了,那么国君就会必然战死在那里。倘若是要反的话,为什么前几次不反,要留到现在?

    林封谨深入的想了想以后,却是很悲哀的发现自己真的是猜不出来个中缘由,并且田武已经是战死在了左柳城下面,要指望他亲口说出来这个谜题已经是不可能了,难道,解开这个谜团的根源,就在面前的这个田方身上吗?

    因此,林封谨立即就很干脆的道:

    “恩,既然你这么说的话,我还真的是猜不出来为什么田武要反?这可是将你们这一族几百条人命都拿来押注啊!”

    田方叹息道:

    “这背后应该是隐藏了一个天大的秘密,我想,我知道的这些信息应该就是开启这秘密的钥匙,然而我却不知道锁在什么地方。”

    林封谨很认真的道:

    “你可以一五一十的告诉我你知道的一切,这对于我接下来保护你全家也是非常重要的,我至少也得知道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敌人吧?”

    田方点了点头,便是沉浸入了回忆当中。

    ***

    那一天,乃是二月二,

    没错,就是民间称为龙抬头的一天。

    田方作为田武用来管自己钱袋子的心腹,自然是有很多的特权,同时,田武对他的忠诚度也是差不多应该信得过的。很多事情也不瞒着他。

    当时,田方已经是接到了田武意思,要将所有的家族财产尽可能的变现,同时还要做得十分小心。不让人察觉。

    在当时的这大环境下,官员断案甚至都会明确的表示亲亲相隐(父子,亲人之间对亲属的犯罪事实隐瞒是可以无罪宣判的),是以田方根本就没有选择,因为以他的身份即便是去出首。也首先会被官员鄙视,然后别人未必会被采信,接下来搞不好刚刚出衙门就被乱刀砍死了,因此田方十分苦闷。田武也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所以对田方十分放心。

    二月二这一天相见,原本却是田方已经是将金银细软这些东西变现了一藤箱的珍贵宝物,这东西拿在他的手上烫手,自然就要交给田武了,这种事情当然要保密,所以双方就在田家的一处秘密庄子当中见面。

    因为双方见完面了以后。将各种事情交接完毕天色已晚,没有办法再进城,田方又要尽可能的隐蔽掉自己的身份,所以干脆就在这里住下了,等到田方吃过了晚饭,忽然就想到了有一件遗漏的事情,就是西面的一处庄子目前的最高价现银只出到了八万两,但那庄子却是至少值十二万两,这中间亏的本钱未免就有些太多了,田方处在了这个位置上也是十分尴尬。唯恐被人说从中渔利,所以一定要田武点头。

    于是田方便是重新返回前面的客堂去寻田武,结果他这一次就感觉到了十分诧异,一路过去的时候本来是戒备森严的。却是空无一人,这时候田方也没多想,继续往里面走。

    林封谨听到了这里,却是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这是田武肯定在做一件不能被外人看见的事情,并且这件事的忌讳非常大。根本就不能被除了自身的另外人看到,所以说连自己身边的死士,警卫都一起撤掉了。

    因为林封谨在联系娲蛇神的时候也是做过同样的事情,所以在这一点上相当敏感。倘若当时让他和田方易地而处,必然是立即转身就走,因此在这种情况下,那是非常容易被灭口的。

    然而田方不是林封谨,所以他当时还以为出什么事情了,便是继续往前走,等他去到了田武呆着的书房当中的时候,发觉那里也是没有人,而茶几上面摆着两杯茶,看起来田武刚刚是在这里接待了客人,并且茶几上似乎有一些水迹,田方仔细一看,发觉上面写着“寅见寅”,“心腹大患”,走为上策”,这几个字,看笔迹应该就是田武随手写下来的。

    田方不明白这其中的意思,却是闻到了这书房当中有着一股淡淡的味道,似乎是水烟,又有些像是熏香,他此时依然没有意识到自己乃是处于极大的凶险当中,而是在以平时的心态来对待这个问题,此时他乃是来找田武的,见到了正主不在的话,那么就当然是要转身走了。

    田方走出门去之后,便是无惊无险的回到了自己的宿处,过了一会儿正在被丫鬟侍候着洗漱,却是听到了不远处似乎有好几个人在喊什么,便是赶过去看,这才发觉田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回来了,不过他身上看起来有些血迹和伤痕,应该是和人交手过,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碍,只不过看田武的表情却是颇有些深思的样子。

    此事便是就此告一段落了,三天之后田方因为谈生意出城,错过宿头再去那庄子上住宿的时候,便自然有听到人来讨好他,偷偷的告诉他说是有人在老爷面前进谗言,说是三天前污蔑他没事到处乱跑,因此都暗中调查他。

    田方此事依然没有将之当成一回事儿,不过当那天伺候他的那名丫鬟柳枝得意的跑来邀功的时候,田方才觉得不大对劲,因为来调查他的竟然是田武身边的亲信老黑,旁人都叫他做黑爷。这人可是属于杀人不眨眼穷凶极恶那种,深得田武的信任。

    柳枝便是被老黑叫去,问她三天前的晚上田方是不是一直都呆在了房间里面,柳枝便是给田方做了掩护,说是田方一直都在房中。柳枝为什么要冒险给田方帮这个忙呢?便是因为田方本来就在一件事情上帮过她,而且这几次留宿的时候。两人也是做了露水夫妻的勾当,田方也是觉得柳枝还算体贴,答应她若是怀了自己的种便是将她纳入门做小妾。

    女人一旦动情,那是没道理可讲的。何况此时柳枝早就把田方看成了自家男人,那么肯定是不会揭破他的了。老黑怎么知道这背后的情弊?所以说很自然被蒙蔽了。

    吃过饭之后,田方这位财神爷却是有客来拜,不是别人,正是这一处田庄里面的管事。田方乃是管账的财神爷,别人找他有事,当然就是为了金钱上面的问题了,这位管事苦着脸告诉田方,他这边出了八九百银子的亏空,要田财神帮补一下。

    田方虽然过手的金钱巨万,心中却是清楚得很,这田庄每年的出产也就是一千多两银子,这管事一张嘴就是亏空了八九百多两,这委实是有些惊人了。要田方想办法帮补他,那不是随随便便的就能掏这笔钱的。

    所以田方就追着问,一定要这管事说明白,否则这事儿还真的是不大好办。这管事犹豫再三,无奈还是觉得有求于人,只有摇头叹气,说着自己的无奈,原来这一处庄子其实是田家非常重要的一个据点,你看田方和田武在这里交接几百万两银子一个的藤箱就知道,这里的各种防护措施肯定是十分齐备的。

    而田武征战天下。却是从西戎学到了一招,那就是晚上守夜的时候,用人巡逻还真不如用特产的獒犬好。

    在夜晚的时候,这种特殊的獒犬嗅觉。听力,视觉都是人的数十倍,行动灵巧,凶恶若虎豹,一旦发觉到了陌生人侵入,立即叫声如雷。更有一点好处就是,人是会被收买的,但狗却是不能。

    所以,田家对这庄子十分重视,便是足足在内院豢养了十多条这种特别的獒犬,每天单是用来喂它们的肉食,下水,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足足要吃好几十斤肉!结果这两天却是发生了一件倒霉的事情,居然有八条獒犬都忽然发狂,然后全部口角,眼珠子淌血暴毙掉了,似乎是害了病,又似乎是中了毒,连原因都没找到!

    对这大管事来说,这些獒犬病死一头两头,那还是能交代过去,一口气死了个八条,一旦如实的报上去不管主家再怎么宽容,一个粗心大意的帽子盖下来是绝对跑不掉的了。而现在大家都知道的,将军大人最近火大得很,所以说能不去惹他老人家最好不要去惹。

    大管事估摸着这件事一旦曝光的话,那么自己不死也是要脱层皮,所以只能想要私下解决,那就是从外面去买这样的獒犬来将数量补充上,然而这种獒犬本来就稀少,并且对方抓住了大管事急于要货的心态,八条獒犬便是叫了个天价出来!大管事想尽了一切办法,也还差了八九百银子的亏空,只能跑来找财神爷田方帮忙了。

    田方为人的性格本来就是有些豁达仗义,听到了大管事这么说,知道乃是天灾怪不得他,已经是拿定主意要帮忙了,不过他做事情也是仔细,便是提出来要去狗窝那边亲眼瞧一瞧才行。

    这狗窝乃是用之前的马厩改的,并且这些獒犬一个个体格都是相当肥硕,几乎就和小牛犊子似的,所以为了侍候好这群大爷,庄子上面特地的拨出来了两个人照顾,一个人叫付猴子的负责打扫清洁, 一个人叫刘牛儿,专门负责这些獒犬的肉食。

    田方去那边看了看,发觉确实是有这回事,便点了头,答应帮补大管事一下,让他将眼前的难关渡过再说。而那两个专门负责照料獒犬的人也自是千恩万谢,他们也是知道,这件事一旦东窗事发,大管事脱不了干系,这两人算是直接责任人,搞不好都会绑起来用鞭子活活的抽死!

    按理说本来这件事就这么算了,然而就在即将离开的时候,田方的鼻子里面,忽然就闻到了一股熟悉而又特别的味道,他略微一想就顿时回过了神来,这味道十分特殊似乎是水烟,又有些像是熏香,正是前日夜里,他在空无一人的田武的书房里面闻到的气息。

    田方本来就是个精细的人,大大咧咧的人也不可能将摊子铺得这么大,仔细分辨了一下,顿时就发觉这味道是从负责狗料的刘牛儿身上传来的,当下便是不动声色,与大管事一道就离开了,大管事拿到了田方的签单以后,自然是忙不迭的去买獒犬填这亏空,田方沉吟了半晌,便让人去叫刘牛儿来。

    这刘牛儿就是从旁边佃户处招来的汉子,十分粗蠢,喜好喝酒耍钱,连老爹老娘都被他祸害得苦不堪言,只是他的姐姐嫁给了内院的管事,因此得了这份差事,不过刘牛儿虽然有种种恶习,却是被田里面的活计折腾得够呛,并且之前在外晃荡的时候也耍过狗斗过鸡,因此对这份活儿还是相当上心,干得也很是不错,旁人即便是有什么闲话也是不好说了。

    田方在刘牛儿的心里面,当然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了,何况若论心计历练,二者更不是一个级别的,因此田方连哄带骗,甚至连接下来的威胁利诱都没用上,这刘牛儿就一五一十的竹筒倒豆子似的,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

    原来,就在三天前,也就是田方和田武秘密见面的这一天晚上,已经是深夜了,外面忽然有人敲门,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田武的心腹黑爷,这黑爷居然是直接扛了个麻布袋过来,从里面倒出来了个死人!然后直接丢了二两银子给刘牛儿和付猴子,让他们把这死尸给剁碎了喂狗,身上的衣服剥下来烧了!

    这端的是毁尸灭迹的最好办法,有谁会知道一个大活人化整为零进了狗肚子里面?能在狗屎里面去寻找问题?端的是神不知鬼不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