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天择 > 第十七章 鬼才(第六更)

第十七章 鬼才(第六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择最新章节!

    但这时候有谁敢多说什么的?只能安静的等着呗?好一会儿闵真才长长呼出了一口气,回过了神来,忽然看着顾羡道:

    “林封谨说完这些话以后,那些长辈的反应你再给我说说?要详细,不要遗漏。”

    顾羡虽然不明所以,还是一五一十的都说了,闵真隔了一会儿才长长叹息道:

    “这样的一个人,难怪得十七八岁才考上童生!我估计他能中童生估计里面都是有水分的......”

    顾羡忍住笑道:

    “师尊明鉴,我们当时也去调查了,河仓县当时只取二十名童生,林封谨就是在第二十位上被取中的,这个排位确实是可能有些水分。应该是使了钱的。”

    其余的学生也都一齐笑了起来,但是,闵真的脸色却是更加严肃了,他的下一句话却是令顾羡等人都大吃一惊:

    “这样一个鬼才,连我也要翻来覆去琢磨这么久,才能够摸正他话当中的思路脉络,剖析出其中的一些深邃含义,而那些判童生试的考官也就是中庸之才,怎么可能明白此子要表达的真正意思?并且据说林封谨写得好一笔丑字,这样的话,更是不堪入目,果然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啊。”

    “可惜了,可惜了,若是师尊不出外的话,那么一定会起惜才的念头的。”

    这其中,尤其是以顾羡的惊异最甚,尤其是他不像孙向和司马防两人,见识过稍露峥嵘的林封谨,在他的印象里面,林封谨始终还是只有小聪明,却是上不得台盘的人物,但现在一看起来,竟然是大智若愚。

    他正在将信将疑之间,外面忽然有人找,却是郑玄门下的弟子,来打听林封谨住的地方,顾羡刚刚说了几句,爱莲先生门下的弟子也找了上来,问的问题还是一样的,最后顾羡只能苦笑,带着来访的几个人去了客栈当中,一问之下却是傻了眼,听小二说,那位公子回来以后就闷闷不乐了半天,紧接着就算还了房钱连午饭也不吃就上路走了!!!

    这一下顾羡倒是无所谓,那几个老家伙却是有些慌神,没想到这一拿捏架子,煮熟的鸭子似乎都要飞掉!林封谨说他要去五德书院乃是在信口开河,但别人不知道啊!若他这一走跑到了五德书院当中去,估计不会比当年放走东山羊的遗憾小多少。

    ***

    就在书院当中凌乱不堪的时候,林封谨和林德主仆两人却已经快马加鞭,奔出了七十里外了。他们的马匹本来就是精选出来的良驹,还有林德照料,此时放开缰绳,真正算得上是一路狂奔。他们走的这条道虽然有些荒僻,但是根据林德的说法,可以少走几十里路,还是很划算的。

    付道士虽然骑术低劣无比,但他最近研究茅山术法颇有心得,又弄了个半吊子五鬼遁术出来,五鬼扛着走,付大爷顺便还可以偷懒补觉,可以施展遁术跟随着他们,林德身上的尸太岁阴气很重,付道士跟随着这玩意儿的气息追踪,便落不下人。

    北齐的邺都虽然靠近边境仅有两百余里,仿佛要“以天子守国门”,却是有两大雄关扼守住咽喉要冲地带,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天下闻名,似危实安。

    有史记载:邺都形势,北倚雄关,南压中原,真乃金城天府,万年不拔之基。

    大概看看天色将晚了,三人也有些饥饿,忽然见到前面路边有个鸡毛店,大喜之下也不顾捡漏,就在当中歇息下来。

    这里店面极小,其实就是支撑了几根柱子,旁边用芦苇席子卷了起来就当成板壁,风一吹那瘆人的声音就不说了,单是那股子寒意就仿佛是幽魂似的,绕七绕八的直往身上钻,这时节冰雪初化,还是很是有些刺骨哆嗦之意的。

    店里面就两个人,一个是看起来就忠厚老实,一棍子半个屁都打不出来的老板,另外一个却是个老得几乎牙齿都要掉光了的老头子,脸上的皱纹足有一寸深,披着一件快没毛的羊皮袄子在旁边打下手,貌似做什么事情都是慢吞吞的。

    而老板卖的主食乃是又干又硬的炊饼,少说也有两三指头厚,死硬死硬的,牙齿一咬下去都要撕扯半天,仿佛是在嚼岩石,好在他旁边还支了个三角灶,上面是一口能将人都囫囵煮了的大锅,里面咕嘟翻滚的是雪白的汤水,香气扑鼻。

    这锅汤里面究竟炖的是什么,那却是看老板上一天收到的什么牲畜来的。

    小地方,人烟稀少,平时都是初一十五才有肉卖。若老板头一曰收到的牲畜是狗,那么就用隔夜的老汤煮上,客人喝的就是狗肉汤,若是驴的话,那么就是驴肉汤,不过平时还是以牛羊肉居多。

    来这里打尖休息的人往往都是要一碗汤,然后在旁边掐几根野葱洒上,然后将那又干又硬的炊饼撕成小块泡涨,淅沥呼噜的喝下去,很轻易就可以哄饱肚皮,浑身也是发热,混身上下的疲乏一扫而空。

    林封谨知道林德估计是心急如焚,所以也打算连夜赶路,长途跋涉的话,喝些肉汤吃些干粮怎么够,便问掌柜的有什么荤菜,掌柜的便说只有羊肉,林封谨便叫他先切了两斤羊肉来先吃着,吃完了以后再打包些,半夜赶路的时候饿了再吃。

    老板答应了一声便去整治,不过这乡下地方能有什么手艺,端上来的羊肉咀嚼得十分艰难,并且腥臊味道很重。林德吃得也是很不尽兴,见到旁边还有小半只羊,赤了胳膊就提了刀子上去片肉,借老板的地方来整治一番。

    没过多久,一大盘层层叠叠、热气腾腾的羊肉就摆在林封谨面前了,林德弄出来的这盘羊肉肉赤膘白,肥而不膻,色泽诱人,用刀割吃,虽然吃得嘴油的手滑,但仔细品味,爽而不腻,油润肉酥,质嫩滑软,滋味不凡。

    也难怪得他是做羊肉的好手,游牧民族都是逐水草而居,以牛羊为食,天天做,曰曰做,便是再笨的人烹饪羊肉的方法也是炉火纯青了。

    主仆两人正吃得酣畅淋漓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响亮的马蹄声,紧接着便是三个穿着北齐军中服饰的汉子跳下马来,还没坐定就一叠声的催促着要酒要肉,为首的一个鹰钩鼻子的汉子目光里面很是有些阴骘,不停的来回上下打量林封谨主仆两人,然后看向林封谨他们的马匹的时候,眼睛里面已经有了贪婪之意。

    林封谨也懒得理会他,继续吃肉喝汤,结果没过多久,那老板便端了一盘子肉上来,又舀了半盆子热汤到那三个军汉的面前,诚惶诚恐的侍候着,不过这老板整治羊肉的手段也确实不怎么的,这帮军汉吃了几筷子,却是闻到林封谨他们桌子上面的肉扑鼻的香,忍不住就一拍桌子骂了起来:

    “李癞子,你竟然敢拿隔夜的馊肉给大爷吃!”

    那老板战战兢兢的靠了过去,陪着小心道:

    “各位军爷,我家的肉一直都是这个味道,那桌客人的肉是人家自己整治的,小人没那个手艺啊。”

    那鹰钩鼻子的阴骘汉子忽然道:

    “那个鲜卑蛮子!过来给爷整治几斤羊肉,做得好了有赏。”

    林德此时却是有着郑龚的记忆和阅历在里面,却是根本不理会此人的挑衅,端起了碗慢慢的呷着,将最后一口汤喝完之后才淡淡的道:

    “你看上了我的这两匹马,想要找个由头抢夺过来就直说,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废话做什么?”

    这阴骘汉子心事一下子就被说破,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忍不住也有些恼羞成怒的道:

    “是又怎么样,苟大爷看上了你的马,那是你的福分!”

    林德冷笑道: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要踏进来!”

    说话间,那三个军汉都一起站了起来,然后拔出了腰间的腰刀直逼了过来,他们欺林封谨年少,心道要对付面前这两个人还不是若瓮中捉鳖,手到擒来?

    此时林封谨忽然出声道:

    “我们主仆要是把马儿都让给各位军爷,外带包裹里面的一千两银子也献出来,那么三位将军能不能放我们一条生路?”

    其中一名粗豪军士便道:

    “好,看起来你也是个明白人,知道舍财免灾的道理。”

    但那阴骘汉子苟伍长却像是领头的,立即呵斥道:

    “留他们一条狗命,难道是让他们有去告状的机会吗?蠢货!统统杀了,在场的人一个不留!”

    林封谨叹了口气,继续喝汤吃肉,林德却是猛然伸手一拍自己坐着的条凳,然后往后面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便恰好闪开了一名军汉的斩击。

    林德将右手往后脑勺一枕一垫,顺手抄起了条凳跳了起来,一个横扫将那名阴骘汉子砍来的钢刀打偏,三步并作两步的逃出了十几步,伸手在坐骑上面一摸,便从行囊里面拎出来了一张黑沉沉的大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