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圣踪 > 第六十六章 百花深处

第六十六章 百花深处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圣踪最新章节!

    李仪最后这几句话,陆正听得并不十分明白,一时间正不知道该不该应声。又听老师说道:“陆正,起来吧!”便站了起来。

    陆正问道:“老师,您不用戒方惩罚我犯了行戒吗?”

    李仪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你的皮就那么痒吗?去吧,今天下午休息半日。”

    陆正欢呼一声:“哦,太好啦,可以跟心儿去采花种喽!……哎呦喂,好疼!”他正叫得高兴,冷不防那戒方就冲着他脑袋狠狠来了一下。

    陆正抱着头,委屈的叫道:“老师?”

    李仪冷冷道:“师长面前,大呼小叫,这是你的弟子之礼吗?”

    陆正咋舌,赶紧规规矩矩站好。老师的脾气果然是高深莫测啊,刚才不知道为什么不惩罚自己的行戒。正高兴呢,转过来就是给自己来了一下,拿弟子之礼教训自己。他看了一眼那黑黝黝的戒方,心道:“总有一天把你劈了当柴烧!”

    心里想的开心,嘴角就露出坏笑来,李仪看在眼里,说道:“还杵在这里干什么?这里有花种吗?”

    好在老师不知道自己心里的想法,陆正赶紧说了句:“学生告退。”又冲乐中平行了礼,缓缓向后退了三步,这才转身慢慢走开。等走进了天圆地方阁,这才忍不住欢呼一声,大叫道:“心儿,老师让你下课啦,我们去采花种啊!”

    听见天圆地方阁中陆正的欢呼,与刚才射箭之后回答老师李仪的问题那份庄重,简直判若两人。乐中平笑道:“这孩子倒是越发的开朗了!”

    李仪却似有不满,道:“大呼小叫的,越来越没规矩了,这些礼仪都学哪儿去了!”

    乐中平笑道:“你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未必这么想吧!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了,是言无遮言是为言戒。嗯,这弟子犯了言戒是要用戒方打三下,那老师犯了言戒,是不是得打三十下呢?”

    李仪哼了一声,道:“难得你今天这么殷勤,还来费心指点陆正。”

    乐中平道:“陆正这孩子确实有悟性,真不愧是有来历的……对了,接下去是不是得教他骑马御车了?要找几匹好马可不容易啊,反正我一会儿要出去一趟,就顺便给你找一批好马回来!”

    李仪问道:“你打算去哪儿找?”

    乐中平道:“这你就别管了,难道我去哪儿还得你批准不成。”

    李仪看了一眼乐中平,看着他一身劲装,道:“你是为了射箭换的衣服吗?”

    乐中平登时眉开眼笑,道:“是啊,你还是很少主动关心我换衣服的事呢,怎么样?这衣服不错吧!”

    李仪点点头道:“衣服不错……”乐中平笑出了声,没想到李仪又接下去说道,“人很一般。”说完转身就走。

    乐中平登时气得直呼气,吹动着垂下的几缕头发,指着李仪的背影骂道:“李中规,你这个让人讨厌的人!”

    晚上吃饭的时候,乐中平却又不在。心儿问了老师才知道,原来乐中平是去给陆正找药材去了。心儿立即道:“小哥哥,乐叔叔为你好辛苦啊!”

    “哎呀,看来还是心儿对我最好啊,知道乐叔叔为这傻小子辛苦得很!”心儿话音未落,笑声响起,乐中平出现在了亭子外面,他的身边竟然还有一匹白马。

    这匹马通体莹白如雪,全身竟没有一根杂毛,在月光下犹如披了一层银霜,照亮了夜色。它的头窄小而方,额宽眼亮,脖子修长,长鬃披于一侧,四蹄如碗,鼻如金盏,耳如柳叶,马尾巴闲闲垂落,就这么静静立在那儿,连个响鼻也不打,让人觉得有些害羞一般。

    若不是老师就在身旁,心儿早就叫出来了:“好漂亮的马儿啊!”陆正也是拼命按捺住上前细细观看的冲动。

    不待两人多看几眼,乐中平哈哈一笑道:“两个小家伙别看的发傻啦,赶了几千里路,得先让她好好休息。”一挥衣袖,那匹白马就不见了,他自己则走进了亭子。

    李仪见乐中平出现,早就一挥袖子在亭子中加了一张案桌。乐中平走过去坐下,见李仪正要动作,赶紧道:“不用啦,我已经吃过了。”

    就在乐中平坐下之时,衣裳扇动,忽有一股异香传出,李仪鼻子一动,脸上一愣,放下正要去夹鱼肉的筷子,道:“你居然去了百花谷?”

    乐中平斜靠着案桌,正伸手从虚空中拿出一个酒壶,对着嘴就泯了一口,这才笑眯眯的道:“闻到我身上的百花酿的香气了吗?没错,我是刚从百花谷回来!”

    心儿好奇道:“乐叔叔,百花谷是什么地方?”

    乐中平正要回答,李仪忽然呵斥道:“心儿,饮食之时,不许说话。”语气分外严厉,吓得心儿赶紧住口了。

    乐中平看不过去,冲着李仪叫道:“哎,李中规,你叫心儿吃饭时别说话,怎么不说说你自己,你不也在吃饭吗,而且可是你先开的口!”

    李仪哼了一声,不再吱声。乐中平就坐在心儿的旁边,却喊话般大声道:“心儿,你想知道百花谷是什么地方呀,乐叔叔告诉你哦,百花谷啊可漂亮了,里面生长着世间各种奇妙的的树木,到处开满了各种各样好看的鲜花。对了,我们草庐里的花,也都是从百花谷里带出的花种种出来的,花圃里的金波罗花,天上地下,就只有百花谷和日月庐里才有呢!”

    心儿听得激动,但却不敢开口说话,却是不停的眨着眼睛,一颗心早就随着乐先生的描述飞过去百花谷了。

    乐先生说到此,看了一眼李仪,笑了笑,又继续道:“心儿啊,你知道为什么日月庐里会有百花谷才有的花吗?那是因为啊百花谷里除了各种各样的树啊花啊,还住着一个很特别的人呢。以后如果你们到了百花谷,可以一定要好好行礼哦,因为啊那个人呢就是你们的师娘!”

    师娘!自己居然还有师娘,怎么从没听老师说过呢?乐先生这话,瞬间让心儿吃惊得小嘴巴张得大大的,一旁的陆正也是吃了一惊,看见心儿的表情才知道,原来心儿也是刚刚知道的。

    心儿登时忍不住偷偷去瞄了一眼老师,只见李仪正泰然自若地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鱼肉,仿佛没听见乐先生说的话。

    乐中平直接拆穿道:“中规,你的鱼倒是夹的挺稳,但是你的筷子拿反了!”

    陆正和心儿定睛一看,可不是嘛,老师的筷子果然是拿反了。

    三人六目注视之下,李仪轻轻放下筷子,然后倒转过来,拿出一块白布将筷子擦拭干净,又夹起了那块鱼肉,开始咀嚼起来,自始至终,一言不发。

    李仪如此举动,倒是让乐中平一时哑然,只好兴致索然的闷头喝酒,调侃的话是再也说不出口。而陆正和心儿则是赶紧低下头埋头吃饭,心里暗暗担忧,老师那若无其事的样子让人感觉好恐怖,这下子可惨了!

    三人都希望这顿饭赶紧吃完,李仪那不声不响的架势,渲染得亭子里气氛紧张压抑无比。陆正和心儿早就吃饱了,但是老师没有吃完,他们自然不能先走,只好有一筷子没一筷子的继续吃着。

    李仪平时虽然也是细嚼慢咽,但绝对没有像今天那样的慢条斯理,整个过程中,他每一个动作都是那样的缓慢柔和,条理分明,让人一点儿都看不到他有丝毫的火气!

    终于,李仪拿出白布仔细擦好嘴巴,丢了一句:“今天的鱼不错!”随即起身出了亭子。

    李仪一走,三人都是同时松了口气,心儿忍不住压低声音道:“乐叔叔,老师是不是生气了呀?”

    乐中平道:“应该……没有吧!”

    心儿听乐先生说出这句他自己都不相信的话,将声音压得更低:“乐叔叔,你说的师娘到底是……”说到这,一边的陆正不断拉着自己的袖子,知道小哥哥是不让自己再问了,奇怪的道:“小哥哥怎么啦,老师不是走了吗?”

    这一回头,却发现陆正右手食指不停指着老师的座位方向,心儿咯噔一下,难道老师又回来了,硬着头皮向老师的座位看过去,却没见老师在那,当即松了口气,道:“小哥哥,你让我看什么呀?”

    陆正指着李仪的桌子,悄悄道:“看老师的桌子上!”

    陆正这奇奇怪怪的举动,引的乐中平和心儿好奇的目光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待得看清楚那盘子里的东西,两人不由喉咙一动,咕嘟一下吞下一大口口水,然后互相对望了一眼,脸上的表情都是奇怪不已。

    只见李仪的桌子上,一个白色的瓷盘中,端端正正的放着一条鱼的骨架,骨头上干干净净,上面没有一丝鱼肉。这是李仪今天吃的蒸鱼,他在吃完鱼之后,竟然又将这条鱼的骨头拼了回去,就这么诡异的放在盘子里,然后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三个人看着这鱼骨架子,感觉要多怪异有多怪异,要多别扭有多别扭。忽然,心儿和陆正转过头,哭丧着脸对着乐中平道:“乐先生,我们会想念你的。”说完,两个小家伙赶紧从亭子里溜了出去。

    乐先生看了看那个鱼骨架子,浑身打个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