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后宫生存守则 > 第155章

第155章

作者:纳兰明珂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后宫生存守则最新章节!

    乔叠锦为难的看了下齐安之的手,道:“皇上您还有什么吩咐?”

    她本来冷的慌,但是经过了这一路,齐安之不算壮硕,也把她累的够呛,额头上渗出了薄汗,幸亏这里的风并不大,好像刚刚在上头呼啸而过的狂风经过了层层的削弱,减弱了许多,即便还带着湿气,但是比刚刚好多了。

    齐安之意识虽然有些朦胧,但是还是比较清楚的,尤其是刚刚摔下来的时候,他当了乔叠锦的垫子,虽然当时没有表现出什么,但是他的腰侧正好蹭到了一处尖锐的石头,现在火辣辣的疼,齐安之估计着已经破皮了,背上估计也青青紫紫的了,现在疼的难受。

    齐安之迟疑了一会,就立刻虚弱的开口道:“朕好像受伤了·····”

    乔叠锦瞪大了眼睛,齐安之是破罐子破摔了,虽然剧本不太对,但是他受伤是千真万确的,没有英雄救美的戏码,反而他自己成了病号,齐安之心里有些扼腕,却不打算放弃这个增加好感度的机会。

    齐安之最近虽然受了刺激,脑子有些发热,智商直线下降,对乔叠锦的了解却没有减少,这个时候不趁机做点什么,齐安之都觉得自己的手段是白学了。

    齐安之咬牙道:“朕的背估计刚刚摔伤了。”带着丝丝的抽冷气。

    乔叠锦愣了一秒钟,刚刚听齐安之说没事,即便还有些担心,也被她忽略过去了,现在听齐安之这么说,她忙蹲下来仔细的打量齐安之的身体,幸亏周围有些光亮,不算太亮,足够她看清楚了齐安之的状况了。

    乔叠锦几乎是一眼看到了齐安之的腰侧的伤口,外面的衣裳已经破了,好大的口子,渗出了好多的血,甚至伤口外翻露出了白色的皮肉。

    乔叠锦脸色苍白,她都不知道齐安之受了这么重的伤,这么明显的血腥味她居然没有闻到,齐安之刚刚没有放开她的手,这时候更是趁机的握紧她的手,脸色因为失血苍白:“没事。”

    “包扎起来就好了。”

    乔叠锦这时候倒是镇定了,轻声对齐安之道:“皇上,您把外衣脱了好么?”

    齐安之点了点头,只是他刚动弹了下,就疼了直吸气,乔叠锦忙道:“臣妾帮你脱吧。”

    齐安之自然同意,只是等乔叠锦帮他脱的时候,齐安之本来不怎么疼的这会真的扭曲了脸-----------

    乔叠锦自己的衣服都不怎么自己穿,帮别人脱衣服更是头一次。

    被当做了试验品的齐安之疼的要死。

    乔叠锦磕磕绊绊的终于把齐安之的衣裳脱了下来,齐安之的衣服上的扣子都是特别繁复的样式,好看是好看,但是解开的时候足够让人头疼死了,还要注意不碰到齐安之的伤口,乔叠锦真的急的快哭了。

    如果后背的伤口都是这么严重的,乔叠锦已经做好了让齐安之原地等待,她一个人想办法找人的准备了。

    现在是夏季,本来细菌就多,如果不及时处理的话,细菌感染更是会出大问题。

    乔叠锦觉得如果刚刚不是齐安之在底下垫着,现在受伤的估计就是她了。

    她这算是伤害龙体么?

    乔叠锦越想越着急,越着急越解不开了里衣,眼泪在眼眶里打架,她倒不是怕其他的,就是怕如果到时候真的出了不可挽回的大问题,牵连到乔家怎么办。

    那可就是不肖子孙了。

    她的手还在奋斗,齐安之却叹息道:“哭什么,朕还好好的呢。”

    乔叠锦回神后才发现眼眶的眼泪已经落下来了,忙擦了擦,道:“臣妾、臣妾····”臣妾了半天,也没有说出话来,眼泪流的更欢了。

    “您一定不能有事。”

    齐安之坐下后缓过劲来了,如果是在战场上,这点伤口他早就包好了,直接撕了一块布绑到腰上就好了,只是齐安之偏偏要看着乔叠锦给他胡乱的包扎。

    齐安之道:“之前朕刚滚下了一个山坡,没想到这会子朕又掉到一个洞里,这运气。”

    乔叠锦道:“因为滚下了山坡才和高公公失散的么?”

    这会子已经解开了两个扣子了,乔叠锦更顺手了。

    齐安之叹息道:“是啊,谁知道厚厚的树叶子底下全是空的。”

    乔叠锦又解开了一个,勉强笑道:“在山里是常事,走山里,最起码就要分辨底下的路是不是能走。”

    西山的还不算艰难,有的森林里还有沼泽,一不小心踩了上去,这条路也就没有了。

    齐安之没有说话,等乔叠锦全解开了,绕到齐安之的后面,等看到他后背的惨样之后,倒吸了一口气,伸出手想要碰一下,又怕伤害到他,道:“很疼么?”

    齐安之:“这会子不疼了。”

    乔叠锦看了圈四周,道:“这里没有什么草药,不然臣妾采摘下给您止血。”

    齐安之没有应,道:“贵妃你把朕的里衣撕开。”

    乔叠锦:“啊?”

    齐安之道:“给朕把伤口绑上。”

    苦笑了一声,道:“朕没有力气了。”

    乔叠锦手忙脚乱的拿起那件破了的里衣,更是无处下手,为难的看了下,随后从头上把一根簪子拿了下来,顺着撕破的扣子就是划了上去。

    齐安之:“·····”

    等乔叠锦帮齐安之绑好了伤口,又披上外衣之后,齐安之已经把头靠在了石壁上,昏昏欲睡的样子,乔叠锦现在心惊胆战的很,就怕齐安之这样睡了过去,绞尽脑汁的想了下,小心的道:“臣妾给您吹首曲子?”

    齐安之过了好一会,有气无力的应了声。

    乔叠锦忙站起来,找到那种发光的植物,迟疑的摘下一片叶子,又看了下缓缓的河水,还是没有勇气去那边,走回齐安之身边,道:“臣妾要开始了。”

    悠扬的曲子在这个强悄悄的空间飘荡,衬着飘飞的光点,如梦似幻,乔叠锦蜷缩在石头上,默默的看着眼前的美景,嘴里的声音不停。

    这是她做的曲子,还没有完整的弹奏过,没想到居然这这种情况喜爱下吹了出来。

    曲子的转折很大,一开始清雅,之后是狂躁,几乎没过一小段就换了一种节奏,却连贯的很,她吹的很专注,好像把全身的感情都关注在了上面。

    齐安之悄悄的睁开眼睛,等乔叠锦吹完,拿着叶子,对着齐安之道:“这首曲子是《轮回》。”

    乔叠锦现在完全冷静下来了,不是刚刚表面的镇定,脸上表情也很平静,对齐安之一本正经的道:“皇上,沿着这条河应该能找到出口。”

    “只是,臣妾没有力气扶着您找到出口了。”

    “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臣妾在这里陪着您,臣妾也可以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可以用的草药。”这里不见天日,长草药的可能性比较小,但也不是不可能。

    “另一个选择是您在这里等着臣妾,臣妾沿着这条路去找路,如果半个时辰臣妾还没有找到,臣妾就回来,如果找到了,臣妾尽快找人来接您。”

    然后就闭口不言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齐安之,意思是,您自己选择吧。

    齐安之面露迟疑,过了会,就道:“贵妃留下吧。”

    乔叠锦道:“那臣妾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草药,顺便给您弄些水喝。”

    这个河里的水不知道能不能喝,乔叠锦也不敢打包票,如果是硬水就不好了。

    只是,齐安之再次拉住了乔叠锦的手,道:“贵妃留下陪着说说话就好了。”

    “朕怕睡过去。”

    高升他们应该快来了,齐安之在心里估摸着。

    乔叠锦的那声尖叫齐安之也听到了,高升估计也知道哪里出问题了,现在估计正在使劲的找,现在他们只要静静的等着就好了。

    只是这时候明显不能这么说。

    这也是是良辰美景了,再谈谈心,不愁距离拉不大。

    “朕小时候跟着母后住在一起,那时候母后不受宠,朕也不得父皇的喜欢,乐阳公主都能看不起朕。”

    齐安之说的很惆怅,想想现在的锦衣玉食,再想想之前的那段一件衣服恨不得穿到地老天荒的架势,就像梦里一样,齐安之确实有种冲动一吐为快。

    “朕到了九岁才入学,还是父皇随便找了个师傅教的朕。”

    “等朕到了十岁,那个师傅就再也没有看到了。”

    “朕也再也没有师傅了。”

    尽管他那么努力好学,但是在没有人给他什么书籍,也没有人给他再给个师傅,先帝爷更是把他忘到了脑后,一年到头围着丹炉打转。

    乔叠锦有些惊讶,没想到齐安之之前竟然过的这么惨。

    “朕的字还被贵妃批评过,贵妃还记得么?”

    想到当时难堪,齐安之真的笑了出来,当时乔叠锦刚进宫,冷淡高傲的样子把一个高高在上的世家女诠释的十足,当时齐安之明显还很敏感,他想要学好的一切处处被乔叠锦压了一头,他能待见乔叠锦才怪。

    乔叠锦想了想纠正道:“那是建议。”

    见惯了乔老爷等人的字,当时才练字没有多久的齐安之的字当然入不了她的眼。

    齐安之叹息道:“当时,朕就想,这么踩朕的脸,真当朕不敢冷落你么?”

    乔叠锦茫然道:“皇上有冷落臣妾么?”

    齐安之:“·····”

    齐安之明智的忽略过这个问题,接着说:“朕曾经最崇拜的就是乔将军。”

    家世,才学,能力,几乎全都有了,年纪轻轻,战功赫赫。

    虽然崇拜,但是还有种隐晦的嫉妒,为什么他这个尊贵的皇子都没有的东西,他几乎全都有。

    可以说,当时被所有人遗忘的人最想要的就是成为乔叠景那样的人,风度翩翩,学富五车,待人接物无可挑剔,就是站在角落里,都是焦点。

    等乔叠锦进宫之后,展现的一切东西,表示自己高人一等的才华,只会让当时还不成熟的齐安之更加的不想搭理她。

    作者有话要说:前两天被评论弄得额脑子比较混乱,今天的脑子终于清楚了,咱们来说说吧,姑娘说恶心是因为皇上让一个妃嫔怀孕了,皇上到现在还没有为贵妃娘娘解散后宫,对吧,作者君没有理解错吧。作者君就解释下吧,皇上有皇后,皇后是太子的娘,皇后的娘家稳固,皇上要多脑残才会为了贵妃解散后宫,这把皇后置于何地!这是让太子的地位尴尬!皇后不会坐以待毙的,乔乔跟皇后玩手段,简直就是白给,先不说这个,这本小说虽然已经没什么逻辑了,但是作者君努力让本书还能维持点逻辑,【:-(】,这毕竟是小说,yy么,后面肯定会有解决的方法的,作者君努力让逻辑和离些,再接吧,皇上作为一个皇帝,一个古代的男的,指望他一旦喜欢上就从此只取一瓢,太扯蛋了,现在男的结婚后还偷腥呢,他现在是合情合理,而且他不知道贵妃的心结(他认为贵妃恶心是因为贵妃是世家,书香门第,对礼节很看重,白日宣淫这个对皇帝来说不太好,很容易想到人品)。不是他知道贵妃只想要一生一代一双人(贵妃没爱上他),尤其是乔乔还是妾,一生一代一双人,怎么轮也是皇后,怎么能到贵妃?不要扯淡了。

    你们也看到了,这两位的逻辑完全不在一个次元,爱情观也不一样,对齐安之来说,他现在只是给他的感情定义成爱情,但是还没有爱到深处,等他因为乔乔的喜怒哀乐牵动心神的时候才是大功告成(好吧,遥遥无期中),对齐安之来说,手上的东西才是最重要的,你们一直说慢,齐安之没有解决完前朝的事情,就来谈恋爱,才是真心脑残,此文真的不是纯粹的爱情文,不过这一段时间齐安之的感情升华阶段(朝着暂时风平浪静,可以暂时静下心来谈恋爱了)。

    贵妃是属于乌龟的,你们不用担心她轻易的动心,你们没有看出来么,她喜欢把人划分到格子里,对人的态度都是因格子而异,齐安之出于黑格子里,乔乔对他好感度再上升,也不会越过格子的,除非出了什么撼动她心神的东西,但是现在不够看的。

    对她来说,她手里的书,画,琴,才是不背叛她的,齐安之的地位几乎是一百名之外了。

    他们的之间的感情不会很顺利的,磕磕绊绊的是注定的了。

    至于小齐子的后宫的问题,等到下卷才会彻底的解决(其实,偶一直想说,凭什么他们两个的爱情要让其他人来买单!凭什么啊!= =好吧,就凭小齐子是皇帝,作者君很喜欢里面的姑娘,配角也喜欢,她们也在努力活着,只不过没有作者君的金手指)

    最后,我要谢谢入眠姑娘,豆豆要斯文姑娘,沱妈看看书姑娘,谢谢快乐如风1020,看着那一排的恶心,作者君差点以为写的是翔,看到你们的真的好感动,作者君会认认真真的写下去的,剧情会稍微加快些,节奏也会稍微加快些,但是如果真的接受不了的话,咱们下本江湖再见。

    最后的最后,作者君的六月份有好几个考试,尤其六月底期末考试大魔王会来,鉴于杀伤力太凶残,作者君潜心修炼技能中,只能暂时更新3000了,等期末考试完,再回复日更六千,鞠躬,谢谢姑娘们陪我走了这么远,本来没想过真的会写这么长的,现在只能慢慢写下去的,再说一次,大纲不会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