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僵尸男友 > 第四十六夜④篇妈妈

第四十六夜④篇妈妈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僵尸男友最新章节!

    “独孤太子,这就是研究结果……”穿着无菌服,口罩摘下来的关马,注视着眼前那苍白俊美的少年,“……夏红菲的身体构征,以及血液,都和常人无异——她,从目前来看,无论哪方面,都是一个普通的四十岁女人。”

    顺着独孤明阴沉的视线,关马也扭头朝防化玻璃墙后,那个正坐在实验台上穿衣服的女人看去。

    他立即,饶有兴致的补充了一句。

    “不过,她看上去,不像一个十八岁女儿的母亲——倒更像宝芙的姐姐。”

    没有人回应。关马转过脸,看到独孤明已经离开了。

    日落山,到处都警备森严。

    独孤明走出位于朝宫的地下实验仓,一眼也没有看,跟在自己身后,不疾不徐和自己保持一段距离的飞飞。他知道,这个身体里寄存着封神之脉,也许随时都会对他进行猎杀的男人,在监视他。

    自从昨天离开永夜岛,他和阿灭,就成了所有伏魔族和亡魂族,一起防范的对象。

    “独孤太子!”

    背后传来女子低沉柔美的声音。

    独孤明停住脚步,转头注视着那个气喘吁吁奔跑过来的女人。

    那张越来越近的容颜。

    她,和她……真是很像。

    夏红菲也停住脚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剧烈跑动的原因,她虽然年过不惑,却依然白皙姣美,看上去不过二十几许的脸庞上,荡漾着两抹红云。

    当触到独孤明两道冰冷的视线时。她似乎微微感到一丝惊讶。

    毕竟,这个俊美的少年,昨夜曾经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了她一个那么激狂的吻。

    而此时,他就像一座被万仞深渊包围的冰山,遥远而不可靠近。

    和昨夜完全判若两人。

    只是稍微疑窦的眨了眨眼睛,夏红菲就伸出一只手,轻抚着胸口,说出来意。

    “……我请求,独孤太子,一定要救我女儿!”她的神情骤然激动,低声嚷道,“独孤无咎是畜生,是魔鬼——宝芙落到他手里,会……会……”

    夏红菲的脸色,变得灰白,呼吸也艰难。

    她说不下去了。

    但是,任何人都可以从她那战栗的眼神判断出,她难以启齿的那些内容。

    “在自己的女儿,还那么幼小的时候就抛弃她——作为一个母亲,你现在的关心,是不是来得太迟了。”

    只是漠然扔下这句话,独孤明转身就走。

    “没有人,会忍心抛弃自己的孩子!”夏红菲伸手捂住嘴,再也遏抑不住,失声哽咽起来,“……是独孤无咎!是他威胁我,如果我不跟他走,他就要弄死他们父女两个……”

    说到后面,她的语音变成了呜呜恸哭。

    她低着头,长发完全垂下来,遮挡住面颊。只看到她单薄瘦弱的肩膀,一颤一颤抽动着。

    仿佛压抑积壅了多年的辛酸苦楚,都在这一霎倾闸而出。

    人影一晃,独孤明修长高大的身形,已经静静伫立在她身边。

    他低头望着她,默然良久。然后,他伸出一只大手,抚上她肩头。

    夏红菲的身子,微微一颤。

    她停止抽泣,抬起红肿的双眼,有些困惑的望着他。似乎拿不准,这个外表看上去只有十九岁的俊美少年,打算对她做什么。

    独孤明雪白得令人心悸,俊美难言的脸庞上。这时淡淡浮上,一缕温柔的微笑。他那张玫红色的好看薄唇,微微翕动。低沉而沙哑的吐出一句。

    “一命换一命。”

    “什么……”

    夏红菲愕然。

    然而她的话音还没落,只觉得颈子,如同被一把钢钳掐住。

    独孤明静静凝视着,她因为无法呼吸,逐渐涨红,变紫的面容。他遽黑的眸底,冷漠得如同天穹深处。

    轻轻启齿,一个字一个字,从他唇缝中挤出来。

    “如果你真的是个好妈妈,不会不知道——你和你女儿,你们之中必定有一个人是她。所以,你们两人之间,只能活一个!”

    “不……我……不是……”

    夏红菲艰难的喘息着,眼白都已经翻起。

    就在这时,三道黑影,分别从不同的方向疾扑过来。一齐用手中的武器,对准独孤明的要害。

    一位是高大英俊,凤目如电,手持银弹枪的飞飞。另一位举起龙头拐杖的黑衣老者,正是伏魔族长老司徒炎。

    而左手握着一把血色龙形兵刃,将锋尖直抵在独孤明后背心的黑衣少年,是阿灭。

    阿灭苍白得,连一滴血似乎都没有的俊秀面庞,峻冷而没有一丝表情。

    他低沉的声音,毫无波澜的响起。

    “明,放开她。”

    “灭,我不相信这个女人。”独孤明只是勾唇一笑,“你忘了吗?她害我们有多惨。”

    “她不是她。”

    阿灭沉声道。岑冷的脸,依然无动。

    “如果她不是那个女人……”独孤明寂然道,“……那么,她在哪儿?真正的红菲在哪儿!”

    最后面的那一句,他是蓦然吼出来的。

    飞飞和司徒炎,不禁微微相觑。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沉静难测的僵尸太子独孤明,有如此失控的时候。

    这个世界上,有可能是真正的末日之裔,转世红菲的女人,只有两个。

    一个就是,眼前的夏红菲。

    而经过连夜,对她血液以及各种体质的测察,勘明她只是普通人,而并非拥有异秉的末日之裔。那么,剩下的答案,昭然浮出水面。

    末日之裔的转生体,是被独孤无咎带走的宝芙。

    这意味着,迟早有一天,她会恢复自己夙世的记忆——或者说,她会变成另一个人。

    不再是普通的少女宋宝芙。而是另一个,因为对独孤家怀着难解的仇恨,也许会使这仇恨之火,殃及无辜的女人。

    也就是,金蝉太子独孤明,一心想要杀死的那个女人。

    “独孤太子。我理解,你此刻的心情。”司徒炎叹了口气,低声开口,“……但是,现在你杀了宝芙的妈妈,并不能让事情变得更好。”

    他刻意强调,夏红菲是宝芙的母亲这一事实。

    因为,司徒炎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虽然传说中的僵尸太子独孤明,是那样的冷血无情。但是,通过他敏锐的观察。他觉得独孤明这个男人,对宋宝芙确实有一种,莫名但是强烈的情愫。

    那可以被称为*。或者,也许会被当作爱。

    “明——放开!”

    随着阿灭低沉而不夹杂任何情感的声音,他手中的血刃,又向独孤明的后背心,逼近几分。

    剑尖,已经透入独孤明的衣衫。

    噗通一声,已经失去知觉的夏红菲,软趴趴的伏在了独孤明脚底。两个伏魔族女护卫,在司徒炎的眼神示意下,疾步走过来。她们搀扶起夏红菲,将她迅速带到更安全的地方去。司徒炎和飞飞,这时也退到一旁。

    阿灭突然出现在日落山,一定是来找独孤明。

    无论是司徒炎还是飞飞,都觉得不应该打扰,独孤兄弟单独相处。

    “叔叔这招调虎离山,使得真老!”独孤明没有,再朝夏红菲看一眼。他的唇边,现出一丝平静的笑意,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他应该在十八年前,就知道宝芙才是真正的红菲转世,却故意将她的妈妈藏起来,引开所有人的注意。”

    说话同时,仿佛脚痛似的,独孤明在路边的铆木长椅上坐下。

    从他这个位置,正好能看见:傍着山坡修建的排球场上,十几个正值青春妙龄的女郎,正在进行排球训练。

    “那个秘密,确信吗?”

    阿灭依然峻冷如一棵寒风中的松树,伫立在独孤明身后。而他左臂那把血色龙刃,也依然没有离开独孤明的后背心。

    这时,一只排球,远远的滚了过来。

    不偏不倚,正好落到独孤明脚下。

    追着排球跑过来的年轻女孩,突然看到独孤明和阿灭时,不禁脸一红——她根本没有想到,世上还有这么俊美出色的年轻人。而且是两个。

    独孤明对那有点儿失魂落魄的女孩,微微一笑。

    俯身拾起排球,轻轻丢给她。

    同时,他淡淡回答。

    “如果你不信,为什么要放开她?”

    “——不会再放开了。”阿灭在对面那抱球的年轻女孩,还没有来得及看清,他左臂上和血肉相连的那把利刃同时,无声无息收回它。他在转身的同时,低声道,“她是谁,对我来说,都无所谓。”

    走了一步,他停下,修长削俊的背影岿然不动。

    低沉的声音,静静传来。

    “如果到后天夜里,没有我的消息——明,你就动手,杀死所有伏魔族和鸽派。”

    独孤明坐在原地,继续朝排球场上,那些因为总是向这边张望,而导致频频失误的女孩子们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