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僵尸男友 > 第一百一十三夜 4篇 浑噩初生(4)

第一百一十三夜 4篇 浑噩初生(4)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僵尸男友最新章节!

    剔透无暇,红得比血还纯粹,那是世间绝无仅有的一颗宝石。

    因为其中蕴含着,亡魂族太子独孤明的血。

    那个凭借强大俊美和冷酷无情而闻名的男人,将这颗血钻当作标记,送给他的妻子。使她和千千万万的女人区别开来,昭告天下,她是他独一无二的女人。

    飞飞虽然从心底嗤笑独孤明这种炫丽做派,但他确实察觉到自己的怒火。

    这股无法排遣掉的怒火,从他听说宝芙和独孤明婚讯的时候,便已经闷结在胸。那时,在日落山艺术馆东翼楼看到她,其实使他很心烦。她愈发的成熟和美丽诱人,使他心烦。她言谈神情中,对她那位僵尸丈夫独孤明的关切,也使他心烦。

    难得的,他能平心静气的时候,竟是林悠美那颗子弹击中宝芙,他确定她死亡的时候。

    说来卑鄙又龌龊,他那时真的在想:她死了,就不会属于任何人。不属于那只讨厌的僵尸独孤明,也不属于……他。

    而此时此刻,她已经和他们任何一位,都没有半毛关系。她完全成为另一个陌生怪物,被一堆浑身黑癍的丑恶男人拥住,即将如发情母兽,为延续种族的使命,和他们交配。

    她那双乌黑湿麓的眸子,没有丝毫羞耻和理智。她的身体,也随着男人们的挑逗和刺激,做出诚实不虚的反应。

    脸颊泛出逗人喜爱的鲜艳色泽,樱唇半启,喘息微微。

    这些他以往喜欢从女人身上看到的表现,他现在却一眼也不想多看。只要一想到,那怪物会用宝芙的身体,张开双腿,躺在那些黑乎乎的元祖身下扭动。任凭那些畜生为所欲为,他就忍不住想提颗炸弹,将这里所有东西都变成灰渣。

    之前飞飞并不理解。阿灭为何要那样折磨宝芙。但这一霎他突然明白:阿灭从头到尾,真正折磨的。都是他自己。

    明知道没有希望,却傻瓜似的,固守着自己的感情。那份不想放手的执著,还真是愚蠢得无可救药。

    为阿灭的纯情发笑同时,飞飞也顺带嘲笑自己。

    在已经死去的宝芙心里,大概只有独孤明……或者也有阿灭。至于他,则连根草都算不上。

    她就这样。抛弃他们所有人,她爱的,和不爱的。

    原来最无情的人,始终是她。

    “二师兄……”

    林悠美一声低低呼唤。将他抛锚的神思拽回。现在的确不是中二病发作的时候,他们得尽快离开这里。

    看着满脸犹豫和不忍的林悠美,飞飞硬了硬心肠,沉声道。

    “她已经死了,我们走。”

    叮!一个细小的声音。在嘈杂喧闹的大殿中响起。虽然这声音过于微弱,但对伏魔者的耳朵来说,却清晰可辨。

    飞飞蓦地回过头,他的眼睛似乎看到,那个占据宝芙躯壳的怪物。正在满地寻找什么。更集中注意力,他发现自己没有看错。

    一个态度和举动都很粗鲁的元祖,刚才想要搂抱并亲吻她,但她颈上那枚钻戒刮到他手臂。他便将那枚用链子系着的血钻扯脱,随手丢了出去。

    于是她立刻推开那些纠缠她的男人,专心致志寻找那枚钻戒。

    这惹恼了那些*熏心的元祖,他们追上她,抓住她。她只是个形单影孤的柔弱女子,自然敌不过一群如狼似虎的男人。几个身强力壮,五大三粗的元祖,轻而易举便将她掀翻在地。但她却没有意识到,这些失去耐心,只想野蛮发泄的元祖紧接着要对她做什么。她那双乌黑的眼睛,仍在四下里转动,流露出急迫的光芒。

    骤然,她眼中闪现一抹喜悦。

    距离她不远处,那枚血钻,静静躺在地面上。血钻耀目的红光,倒映在她眸中。一霎将她的双瞳,也染得格外璀璨瑰丽。

    她眼睛里,此刻唯一能看到的,便是那颗美丽凄艳的猩红血钻。想都没想,她便要爬起来,去捡那颗血钻。

    但七八只手却同时箍紧她。她两条胳膊被反拗着摁在冰冷的地板上,两条腿被粗暴地掰开。然后,有个很重的男人,压到她身上。他真比死猪还要沉,硌痛她的肋骨不说,他还胡乱撕扯,她身上那件皱巴巴的可怜织物。

    她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欺负她。

    本来,她一个人漫无目的走着,孤独,害怕,又疲倦。是他们的歌声,引领她来到此地。

    她听不懂他们在唱什么,但他们的歌声,却给她一种熟悉而温暖的感觉。

    那种感觉,让她备加亲切。让她以为,他们就仿佛,她失散很久的骨肉至亲。他们便是她的归属。

    其实他们要对她做什么,她并不在意。

    因为她在浑浑噩噩中,预感到他们会和她做的事,天经地义。尽管,她连她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脑袋还是在嗡嗡作响,好像总有声音,在她脑海深处喊。

    很多很多的声音,有女人,也有男人,伴随着大团大团支离破碎的画面,从她刚睁开眼时,就一直困扰着她。这样,或是那样,一些她全然不懂,也根本无法厘清的情绪,嚇得她简直想钻进黑暗的地缝中。她才有些懊悔,她也许该仔细听听,她头脑中这些莫名其妙的声音,而不是像头莽撞的小鹿,靠近这些欺负她的男人。

    她扭脸躲开,身上那男人满是瘢痕的粗糙下巴,不让他肥厚的嘴唇,落到她面颊上。虽然,他身上的黑疤,让她心中溢起一股奇异的忧伤,和充满悸痛的惴惴不安。

    试着挣扎,但身体却依然难获自由。因为她不肯老老实实,抓着她的几个男人,正在用她被撕碎的衣衫,捆绑她的手。

    她不禁开始怀疑,他们究竟是什么人。如果他们真是她的同类,为什么不让她拿回那块亮晶晶的红色石头,为什么对她如此残暴。

    现在,她已经有些生气了。

    她想要给予,这几个欺侮她的男人,严厉的惩罚。

    就在这个时候,她忽然感到一阵轻松。那个狗熊般趴在她身上乱拱的家伙,猛得被人从她身上拽起,摔出去老远。

    那几个帮凶,也被揍倒在地。

    雷厉风行,做了这些的,是一个脸上没有黑色疤痕,身材笔挺修长的年轻男子。

    从地上爬起来,她凝视着对面的男人。大概正是因为他的脸庞很干净,所以她觉得他很好看,比大殿中所有的黑疤男都好看。但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盯着她。

    他的眼神,激动,惊喜,还纠结着浓浓的悔恨。

    “……我知道是你,你还活着……”他嘶哑而微带颤抖的声音传来,“……宝芙。”

    她遽然震动了一下。

    真奇怪,她能听懂他说话。

    他叫她什么?宝芙。

    那,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