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僵尸男友 > 第一百一十九夜 4篇 强者

第一百一十九夜 4篇 强者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僵尸男友最新章节!

    黑影瞬间一弹而起,以瘤头怪来不及反应的速度,骑在瘤头怪背部。

    寒光乱闪,随着刀锋切削时的铮铮声,瘤头怪庞大的身躯,剧烈挣扎起来。轰的一声,它失控撞在石壁上,脖颈蓦然歪折向身躯一侧,喉咙里发出声呜咽悲鸣,颓塌倒地。那颗瘤型大脑袋,枕在地板上,伤痕累累,一股股暗褐色的浓浆从伤口喷涌出,霎时在地面汪成黑油油一滩。

    看到瘤头怪三只红色的复眼,渐渐阖上,宝芙知道这怪物已经不行了。

    那刺杀瘤头怪的男子,这才跳下地,将手中沾血的缅刀在衣服上蹭了蹭,插在腰间,转身朝宝芙看过来。

    宝芙借着洞中微弱光线,同时也看清这男子长相。

    他年纪差不多二十七八岁,五官清秀中透着机灵,算是普通人中较为打眼的。他那苍白得不正常的肤色,和隐隐泛出暗红的眼睛,标志着他是僵尸。而从他t恤和便裤上,已经发黑结痂的斑斑血渍,以及他猎杀瘤头怪的熟练身手,宝芙猜测,他一定已经在这座猛蛊洞中,待了不短时间。

    出于本能,她转身就朝岔洞口跑。

    既然在这座蛊洞中出现并且生存着,那一定是异常凶恶的种类,不管他是谁。

    后脑勺蓦地阵剧痛,宝芙感到自己的头发,被人从后面一把拽住,头皮几乎都要被扯掉。

    “你可以出去的……”她急忙停住脚步,提醒那个神经紧张的男子“……洞口就在前面。”

    看到她逃,这男人大概也条件反射,将她当作蛊物猎捕。

    “出去?”嘎哑低促的声音,带着诧异,在她耳边响起,“我在这洞里已经三十三天了,只要能干掉那只王蛊,我就比什么狗*金蝉玉尸还牛掰——但是,我怎么感觉不到你身上的力量。明明这里就有巨大的力量体……你不是王蛊?”

    男人的鼻子,嗅着宝芙的耳根和脖颈,他似乎是想通过她的气味,辨别她是何种僵尸。

    宝芙这才知道,并不是人人都反感,被当成玩物。

    这只僵尸男显然对猛蛊洞,怀有独具慧眼的欣赏。

    在等级森严的亡魂族,低等僵尸终其一生,也很难僭越高等僵尸。低等僵尸受到血之戒律根深蒂固的束缚,对高等僵尸只有敬畏和遵从。这只僵尸男嘴里。竟然说出对高等级金蝉家大不敬的言辞。他要么是因为沉陷杀戮而变得疯狂。要么就是在这座猛蛊洞中。获得了意想不到的自信。

    “王蛊?”

    宝芙可以肯定,这只僵尸男所接受到的强力场信号,绝对不是自己释放的。她的力量,被神女妈妈夏红菲封禁。根本无法使用。

    这导致的直接恶果,就是她现在想要摆脱这只僵尸男,十分困难。双臂也被僵尸男绞住,没有办法去写赤烈的咒文。

    独处的陌生男女,即使彼此都是僵尸,也很危险,或者更危险。

    她感到,身后僵尸男的呼吸,渐渐变得浊重。

    “……不过你好甜。我还没见过,你这么甜的血……”僵尸男扭紧她的胳膊,迫使她倒靠在他的胸膛,他的獠牙,急迫寻找着她颈上的动脉。“这阵子都喝腻这些怪物的血了,今天我真他妈走运,可以换换口味!”

    宝芙身子紧绷起来,因为她很清楚,他另一只手在她背后的动作。

    他正匆匆忙忙,解开他那条肮脏牛仔裤的拉链。

    “别碰我!”

    宝芙只觉得眼前一圈圈黑线乱绕,浑身颤抖。因为疲惫和饥饿,也因为焦急和愤怒。她进入这座猛蛊洞,原本就是做好葬身此地的准备,但她一点儿也没曾料想,死都不能死得干净,竟然会遇到这种侮辱。

    “……本大爷有心情碰你,是给你面子!”僵尸男得意洋洋,“大爷我,很快就会成为,把僵尸太子独孤明踩在脚底的男人……”

    这时,他话音忽然中止,喉咙里发出嘎哑不清的嗬嗬声,像是太忘乎所以所以傻笑起来。

    宝芙感到,僵尸男箍着自己的那条手臂,如同断了的皮筋,蓦地失力放松。瞅准这个机会,她甩开他。

    身后异外的安静,没有脚步声传来,僵尸男竟然没有追赶她。

    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宝芙登时嚇呆了。只见那僵尸男,此刻正以一种怪异而不自然的姿势,双脚离地,悬在半空中。

    他两只乍起的胳膊,似乎要努力抱拢什么,但却犹如被施了定身咒似的,一丝一毫都动弹不得。而他骇白迷惘的脸庞,显出痛苦和难以置信的表情。他两颗瞪得大大的眼珠,朝眼眶的下部,努力转去。

    宝芙的视线,和僵尸男的视线,都在同一个地方集中。

    那是一根笔直如剑戟,从僵尸男心脏部位,穿胸而过的黑色锐物。闪耀着幽暗磷光,遍布细密整齐的黑色鳞甲,梢部尖细。看似某种爬行类生物的尾巴,说得更确切,是那只倒毙在僵尸男身后,被他杀掉的,瘤头怪的尾巴。

    看清楚这事实的瞬间,僵尸男脸上露出啼笑皆非的神情。他必然也没想到,他会被一只,已是自己手下败将的瘤头怪夺去性命。

    动了动嘴唇,刚想说什么,他的脸和躯体就突然开始*崩毁,几秒钟后,他彻底成为一堆灰渣。

    这突然直转的剧情让宝芙懵住,当得声脆响,是那僵尸男的缅刀,掉在地上。

    她震了震,这时注意到,那只瘤头怪的尾巴,已经重新软塌塌伏在地上,只是一堆没有生气的死物。

    仔细想想,事情有点不对头。瘤头怪除了尾巴,身体其余地方都没有任何动静,甚至那三颗紧闭的复眼,也不曾颤动一丝。这就意味着,它在杀死僵尸男之前,根本就已经死透,是一具尸体。

    虽然有些荒诞,但宝芙也只能这么推断,刚才那一霎,瘤头怪诈尸。它的魂魄重返躯体,用尾巴刺死僵尸男,大仇报过,再度离去。

    或者也有另一种可能……宝芙摇摇头,将这种愚蠢的执念,从自己头脑中驱赶出去。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那根空落落的无名指。任何事,果然都是由不习惯变为习惯。人的改变之快,快得令她惊讶,现在看到这根无名指,她已经没有任何不适。

    好像,这根无名指上,从来都没有佩戴过任何东西。

    瞥了一眼,血污中那把寒光凛冽的缅刀。只有这把刀,在默默无语地证明,这座猛蛊洞中,刚才发生过什么。宝芙想了想,抬脚从这把缅刀旁跨过,朝猛蛊洞曲曲延延的深处走去。

    这把刀过去的主人,是那龌龊的僵尸男。但并非因为洁癖,所以她才不带这把刀,虽然她很明白,她要去的是什么地方。

    她只是不需要刀而已。刀,或是别的武器,可以保护还有生存*和生存意义的人。对她来说,则显得有些多余。

    空气中传来轻微的,利器破空敕响,她的脸颊,感到气流急遽摩擦带来的生疼,仿佛有极为锋利削薄的东西,贴着她脸庞飞过。

    她眼角余光,看到闪耀的冰冷寒芒,和自己被斩断的几茎黑发。

    是那把被她遗留在地上的缅刀,此刻正挟着雷霆万钧之势,朝前方黑暗中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