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十三爷的嫡福晋 > 147-爷就不能问个明白了?

147-爷就不能问个明白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十三爷的嫡福晋最新章节!

    说话的声音不大,念声听到耳朵里却跟梦中惊醒一般,忍不住的脚步就要往轿外迈,这真等花盆底碰着轿帘了,念声反而收住了脚。

    一阵急匆匆才脚步声说话就到了轿子边上,四周的奴才纷纷行礼的动静更验证的念声的猜测,果然是胤祥来了。

    胤祥大大咧咧的冲四下摆了摆手,让众人都起来,接着就吩咐海亮说:“让他们都走远些。”

    海亮一点头,转身就撵了人都背过身去走远了候着,却看见挂蟾守在轿子边上没动,便亲自走过去拉她。“我们主子有话和你家小姐说呢,你跟我过来站会儿。”

    挂蟾没理会海亮的话,只是往轿子里问了,听见念声“嗯。”了一声,才自己往众人那里走了过去。

    海亮没脾气在后面也跟了过去。

    胤祥看周围都轻省了,才站到了轿子门前,只说了两个字:“下来。”

    念声不知为何,明明刚才自己还想着他来来着,可人真来了,她反而有些赌气,不想见胤祥了。

    “爷让你下来。”胤祥见轿子没动静,就又说了一遍,不过语气里多少有些不耐烦。

    念声听出了这一点点的不对劲,就更不想下轿了。

    可胤祥没给念声跟自己较劲的机会,“赶紧下来。爷有话和你说。”说话间就动手挑开了轿帘,看清了念声的位置,伸手就把人直接给拉了出来。

    “你......你要说什么?”念声有心跟胤祥嚷嚷,可又顾忌着这是在宫里,只能压低了声音问了一句。

    胤祥拉着念声的手不松开,单刀直入的问道:“你那封信是什么意思?”

    念声听了一愣,“什么信?”她可很久没有给胤祥写过信了。

    “就是那一个字。”胤祥提醒念声说,“就是那封只有一个‘许’字的。”

    念声愈发迷糊起来,好不好的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当时念声以为胤祥不成了,满心的话憋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只写了这一个字出来,希望他看到了,明白了,哪怕真的去了,自己也总是应下过他的。

    现在胤祥这样突然来问自己究竟是什么意思?念声心里刚刚还憋着的火气噌的一下子就窜了起来,她压低了声音看着胤祥问道:“你当真不知道那个字的意思吗?”

    “爷要是知道还犯得着跑到这里来和你问嘛?”胤祥可是撇下了部里差事,抱着等下回去挨胤禛训的心思一路跑过来的。

    “不知道就不知道吧。没反正本来也没什么意思。”念声说完扭身就要回轿子里去。

    女人就是这样,她觉得她心爱的人就应该无条件的知道自己心里想着什么。

    这一点上,念声也不例外,她之前满心想的是自己和胤祥过了个小年夜,德妃娘娘的心思,皇帝的意思,她大概也猜的八*九了,上一刻还想着的人这一刻也来了,本来好不容易眼看着就有可能要美满起来的事情,就这样生生让胤祥给破坏了。念声心里顿时就只剩下了十足的恼火。

    胤祥那肯轻易就放了念声走,那晚他正要和念声说这信的事,德妃娘娘那边就来人接了她回去,虽说念声今天才出宫,可这两天他都没能逮着机会见她一面。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见的这种感觉让胤祥领悟到了什么叫百爪挠心的不痛快,而关于这一个字的疑惑也在他脑子里回旋不去。

    胤祥不傻,他大约猜得到这是什么意思。但胤祥一想到自己面对的是念声,他就变得吃不准了。虽然胤祥没追求过女孩子,更没和温恪,敦恪以外的女子多说过什么,但他就是觉得念声是个不一样的存在。胤祥总能很清楚的就明白温恪为什么不高兴,敦恪为什么笑,可他从来搞不懂念声的眼泪和表情,自己逗恼了她她哭,自己说些有趣的事儿,她也能哭出来。

    所以胤祥被折磨了这几天,终于决定不猜了,与其自己这样横竖猜不到正确答案,倒不如和正主儿问个明白来的痛快了。

    念声被胤祥拽的脚下不稳,却不肯去扶他赶忙伸过来的手,只是自己扶了轿门,回头瞪了十三阿哥道:“宫廷里这样纠缠一个大臣的女儿,阿哥恐怕做的不妥吧?”口气里是十足的冷漠。

    胤祥微微一怔,随即抓紧了念声还在自己手中的柔荑,根本不理会她的怒气。“随便你怎么说。爷只问你,那是什么意思?”

    “胡乱写的。没意思!”念声伸手去掰胤祥的手指。“松开!你一个阿哥无所谓了,我还要脸面呢。”

    胤祥手上微微用了力,让念声靠近了自己些,声音又低又哑的说:“你再和爷闹,爷还敢干出更让你没脸的事儿来,你信不信?”说着又往念声嘴边凑了凑。

    念声惊恐的张大了嘴,却没敢多说什么,看着胤祥脸上那股子邪邪的狠劲儿,她怕他真能干的出来。

    “说吧。”胤祥心里微微笑了一下,他很满意念声眼下这少有的驯服。

    “我不说。”

    “那爷可就......”

    “你敢!你敢我就咬烂你的嘴!”念声突然就爆发了,她彻底被胤祥给激怒了,哪有让女孩子大庭广众下把那种话当着人前就说出口的,她气胤祥不懂自己,更恼他没有一点风花雪月的情怀。

    胤祥听了念声的话,脸上浮现出一丝古怪的神色,进而轻声道:“爷说的是你要不说清楚,爷今儿就当着这些人再说一遍那日在你府里说过的话......你想哪儿去了?”话说到最后胤祥几乎快绷不住要笑出声来了。

    看着胤祥因为想笑又不能笑而憋的一抖一抖的肩膀,念声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最终还是红透了。

    “好了好了。你要是有什么说不出口的,那爷来问,你只管点头摇头,行不行?”胤祥见念声只是低了头,一句话都不说了,也不凶自己了,突然就担心起来,他真怕念声又让自己给惹哭了。胤祥每次看见念声哭,不管是为了什么,他都觉得自己心里会好不舒服一阵子。

    念声不做声的点了点头。

    胤祥想了想,突然发现这话在自己独自打转容易,真要说出口确实还挺难,自己一个大男人都觉得难了,刚才自己还非逼着念声说确实是为难她了。胤祥又掂量了一下,才小心翼翼的问道:“许呢,是同意,答应的意思。你那个字也是这个意思?”

    念声又点了点头,心里却在暗骂胤祥说的是废话,他的许字还能生出不答应的意思来?

    “那你答应什么了?”胤祥这句话换来念声愤怒的一记白眼。

    “哦对,这句不能用点头摇头来回答哈?”胤祥承认自己这会儿也紧张起来了。“你是答应要和我好了吗?”话一出口,胤祥顿时就觉得卸下了心头的一块大石,无论念声的回答是什么,他总算问出来了,这就痛快多了。

    看念声好半天都没反应,胤祥摇了摇她还被自己握住的手,“说好了的,你点头或者摇头,总要有个答复吧?”

    “是。”念声跟蚊子哼哼似的胡乱出了一声。

    胤祥是真没听清这么小的动静,下意识的就凑近了追问一句:“什么?”

    “是是是是是是!”念声满腔的羞恼爆发成了五个字,跟连珠炮一样就扫过了胤祥的耳朵。她已经闹不明白自己眼下究竟是什么情绪了,她只想赶快打发了胤祥好躲回轿子里去。

    胤祥被念声突如其来的大声给震的从耳朵一直嗡嗡到脑袋里,瞟了一眼三十步外等着的那些想回头又不敢回头的奴才们,他对念声刚才的音量又了更全面的认识。

    但胤祥的心情却愈发舒畅起来,仿佛念声的声音把这几日的憋屈都给震荡干净了一般,他恨不得抱起念声原地转上几圈才痛快。可胤祥的手还没来得及环上念声的腰,他的脚就被念声的花盆底狠狠的先踩了一脚。“你又来!”他可不是第一次被念声袭击了。

    “谁让你欺负我的?”念声看着胤祥吃痛心里掠过一丝不忍,但还是凶着脸说,“你明明就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干嘛还非要问?”这会儿子念声好像又忘记了要躲回轿子里的茬儿。“你的话呢。”念声的声音突然就低了下去,她知道这不是自己该说的话,但胤祥逼的她把什么都说了,她怎么就不能听一听他的心思呢?

    胤祥顾不上脚上的疼,当即就凑到了念声跟前,干脆捧起了她的脸,让她看着自己,才认认真真的说:“爷没什么要说的。”眼看着念声就要急了,胤祥赶紧续上一口气继续到:“因为爷一直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真的?”念声咬着下嘴唇盯着胤祥问。

    “真的。”胤祥觉得眼下念声就是让自己把心剖出来证明自己的话,他都没二话的剖给她看。“爷那天都答应你的条件了,总不能再强迫你。那天看了你的信,爷心里猜来着......你想问个明白的,爷就不能知道个清楚的吗?”

    “啊!”胤祥话音还没落,就感觉到自己手上一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