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十三爷的嫡福晋 > 089-爷的洗脚水

089-爷的洗脚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十三爷的嫡福晋最新章节!

    胤禩眉间一挑,没去接胤祥的话,只是淡淡然的看着他,等着他的下文。

    胤祥也不介意,接着说道:“弟弟我可是听说了,八哥府里那是如花美眷数不胜数,随便站出来一个,那都是拔尖儿的美人儿。不知是不是真的呀?”

    胤禩听他说的不过是这些,心下一松,呵呵笑着应道,“这都是哪里传的胡话?拉一个来和我对峙。”说着笑意更浓,“你八嫂那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你还不知道吗?我府里那些不说是丑若无盐也就算了,也不过就是那么几个稍微周正些的。”

    “八哥这话就说的不实在了。”胤祥眯起眼睛,斜了斜八贝勒,一脸的不相信,“那……那王鸿绪那老狗会能看上你家丫鬟吗?”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喝多了,舌头居然还打起了嘟噜。“他精明着呢,会……会干这傻事?”

    胤禩抖掉胤祥搭在自己肩头的手,反拦住胤祥的肩膀晃了两晃,“我的傻弟弟,王鸿绪自然不傻,可是架不住他老眼昏花啊。再说了,这两杯小酒下肚,又是灯下看女人,可不怎么都是好看的了?”

    “啊!有道理,有道理!”胤祥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之前他们才给我讲过一个笑话。说是有个家伙戍边回来,在离着京城没多远的地方打尖,谁知道半斤酒下去,一个耐不住直接就把人家老板娘给拖到屋后办了。”

    胤禩听他说的粗俗,心里不喜但又不好流露出来,只好强挤出笑容来,装作饶有兴致的样子继续听。

    胤祥装作没看见八贝勒的表情,自顾自的说的兴起,“后来酒醒再看,那老板娘长的……说是粗糙丑陋已经算抬举她了。偏偏那家店是回京必经的,不少同僚就见识过那位老板娘。知道这事儿之后,少不得取笑那人,纷纷问他:当时怎么就……哈哈哈哈……”胤祥说着不由得大笑起来。“八哥,你猜那人怎么说?”

    “怎么说?”胤禩耐着性子配合着问。

    “他说,憋得久了,两杯小酒下肚,看老母猪都是双眼皮的!”胤祥说完又是一阵大笑,直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胤禩干笑两声,觉得自己一阵阵的直犯恶心,只好赶紧给自己倒了杯酒喝下去想压一压。

    没想到胤祥那边还没止住笑,一巴掌就拍在了八贝勒的后背上问道,“八哥,你怎么不笑啊?”

    胤禩没想到胤祥会这样,这口酒还没来得及咽下去,就被他拍的一口给喷了出去,“噗”的一声,竟是半桌子菜都只有胤禩吃得了。

    “八哥?啊呀呀,八哥,你没事吧?”胤祥似是才察觉到,急忙收手要帮胤禩收拾。

    饶是胤禩涵养好,此时也快要忍不下去了,手上一面挡下胤祥的手,一面推脱道,“不碍事,不碍事,我擦擦就行。”

    “那我来帮你擦。”胤祥随手抄起一块布,也不等胤禩反应,就往他脸上嘴上抹去。

    胤禩有心想拦,但胤祥自幼便是兄弟里身手数一数二的主儿,他哪里能敌的过?又是侧身又是推阻的挣扎半天,还是被蹭了个满脸。

    “呸!”胤禩觉得有什么东西被擦进了嘴里,啐了一口,发现闻起来味道也不太对,不由得看了一眼胤祥用来给自己擦拭的布,“十三弟,你拿的那是什么?”怎么看胤祥手里的布都不像手帕。

    胤祥闻言看向手中,同样是一脸惊讶,慌忙把布扔了出去,满脸歉疚的对着胤禩摆手说:“八哥,我……我真不是的故意的。我也是……”

    胤禩这才看清,刚才那块布居然是块抹布,恶心的恨不能当场吐出来,面上却还硬撑出一副不甚介意的样子,冲胤祥压了压手,“没事没事。八哥知道你是不小心。”说完觉得自己还是忍不住的想吐,忙说了句:“我也去收拾一下。”就三步并作两步走的冲出了雅间。

    胤禩前脚迈出去,后脚胤祥就变了脸。

    只见他一副计谋得逞的表情,一把把辫子甩到身后,优哉游哉的坐下,口里还忍不住哼了几句小曲,自斟自饮了一杯,嘴里轻声骂了句:“活该。”

    话音刚落,四贝勒一推门就走了进来,一脸诧异的问胤祥,“我刚刚上楼,看见老八一副不舒服的样子冲了出去,我问他怎么了?他只是冲我摆摆手就跑了。他这是吃坏肚子了?”

    胤祥听了笑意更盛,他先给自己四哥斟了杯酒,把酒杯塞进胤禛手里,和他碰了一下,才把刚才事情说了个大概。

    “你啊!你啊!”胤禛拿手点了胤祥,笑的半天也说不清楚一句话。“你这不是招他恨你吗?”

    “这叫饶你奸似鬼,也喝了老子的洗脚水。”胤祥一脸的坏笑,“他想恶心咱们。那我就先让他恶心恶心。”

    “你就不怕收不了场?”

    “这有什么?他八阿哥是出了名的显得仁厚,什么不能忍啊?自己弟弟喝多了,一个不小心罢了。要是这都忍不了,他那名声也保不住了。”胤祥浑不在意的拉了胤禛坐下。“咱们边吃边等,看看等会儿他还有什么戏唱。”

    胤禛皱了眉头看着桌上的菜,“你都说他都给喷上酒了,这还怎么吃?”

    “这不是还有半边没喷上的吗?”胤祥说着指了指身边的座儿,“来,四哥你坐这里,这半边的才还都干净着呢。”说着自己先夹了一筷子塞进嘴里。

    胤禛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是无论如何也吃不下去了,但还是走到胤祥身边坐下,兄弟二人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闲话。

    八贝勒过了好一会儿才回来,一进屋就先和胤禛“告状”,“四哥你可得给我做主,你不在这一会儿,十三弟尽是欺负我了。”

    “八哥,你这么说可就不是了。”胤祥嬉皮笑脸的就往胤禩身边凑了过去。

    吓的八贝勒急忙往后退,生怕胤祥又弄什么幺蛾子。

    胤祥一脸委屈的说:“我那不过是好心办坏事,怎么就成了欺负八哥了?”

    胤禛自然是起身打圆场,先向着胤禩教训了胤祥几句,“都让你少喝点了!就是不听!这几杯猫尿下去,你还要翻天了?”又安抚胤禩说:“你别跟老十三一般见识,他就是那么个人,顾不周全。咱们做哥哥的,不与他一般见识便是。”话里话外都是一副各打五十大板,息事宁人的态度。

    胤禩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在这哥儿俩跟前讨到便宜,顺着台阶下了,大家都不尴尬才是上策。所以也嘻嘻哈哈,半真半假的骂了胤祥几句,此时就算作罢。

    兄弟三人又共饮了大约有一壶酒,胤禛便道时候不早,是该散了。

    胤禩心里早有盘算,听胤禛一说,立马就一边点头,一边扶起了胤祥要拉他走,“走吧。八哥带你回去。”

    胤祥借机佯装酒醉,把身上大半的力气就卸在了八贝勒身上,一只手挥舞个不停,嘴里还口齿不清的念叨着,“今晚不行!”说着把脸转向胤禩,打出一个酒嗝,“改天!改天弟弟一定去你府上好好叨扰!”说着一咧嘴,一眯眼,露出一个心无城府的笑容。

    胤禩好悬没让他嘴里浓重的酒气给熏得晕过去,脸色都变了却还笑着问:“今儿怎么了?难不成你还……?啊?哈哈哈哈……”

    胤祥一把把八贝勒搂紧在自己怀里,趴在他耳边先是轻轻的“嘘”了一声,进而小声的说:“今晚真的是有安排了,四哥那边……”随即突然就提高了音量,“给我安排小美人呢!”

    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把胤禩震的下意识的就一把推开了胤祥,“你!”八贝勒刚要发火,突然觉得不妥,生生压下了恨不得把胤祥一撕两半的怒意,咬了牙皮笑肉不笑的对了四贝勒说:“我说今晚十三弟这么高兴,敢情是四哥都给安排妥当了。”

    胤禛没想到胤祥会突然拿自己当挡箭牌,但事已至此又不能拆台,只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好在四贝勒的冷脸人尽皆知,他这样的反应倒也在情理之中。再加上以胤禛和胤祥的关系,他就是这样做了,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所以胤禩被没有起疑。

    既然人带不走了,这顿饭也还算是吃的融洽,那就没有撕破脸的必要。胤禩虽然恼火,但心里还掂量的清楚,所以努力笑的自然些,“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勉强了。不过,咱们可说好了,改天到我那里去,咱们好好的乐一乐啊?”

    胤祥闻言在八贝勒的胸前轻敲两拳,豪情万丈的应承道:“一言为定!到时候八哥可不许嫌弟弟我闹腾啊?”

    “怎么会呢?”胤禩心里怎么想的没人知道,但这脸上的笑确实没有之前自然了。

    “要是八嫂撵我,您可得拦着她点。”胤祥又贴近了胤禩说,“我怕呢。”

    “怕什么?有我在,她敢?”胤禩假作无心的退开了一小步。

    “我怕八哥家的葡萄架倒了,划了我的脸呢。”胤祥一边笑着一边说。

    这玩笑开着开着就开到八福晋的头上,胤禩忍不住露出的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