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十三爷的嫡福晋 > 228-先别告诉她什么

228-先别告诉她什么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十三爷的嫡福晋最新章节!

    念声远没有胤祥那么多顾虑,她安安静静的带着铃铛走出了大殿。和别人不一样,念声在这永和宫里是有自己的去处的,所以来引路的宫女只是冲她一行礼就忙着去招呼别人了。

    念声在大殿门口站住了脚,惹得铃铛也跟着停下不敢动。

    站了好一会儿,铃铛见念声还是没有动换的意思,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问了句:“小姐,咱们就站这里等着吗?”

    “你冷吗?”念声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么一句。

    铃铛愣了一下,随即摇头道:“奴婢不冷。”

    “那要是没人敢咱们,就在这等着吧。”念声像是自言自语一般的说着,“等会儿李公公宣完口谕,娘娘们定然还要召我们回来。我累了,懒怠走来走去的。”

    铃铛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要不奴婢去给您搬张凳子来?您坐着等。”

    念声终于侧过头看着铃铛微微笑了一下,“傻孩子,我是心里累了。”

    进宫几日,波澜不断,好容易勉强平息了一件,这就不知道打哪儿又冒出了一件来。念声以前只觉得自家府里的事情又琐碎又招人烦,现在看了这宫里,才知道什么是小巫见大巫。

    “小姐,您能让奴婢问句论理奴婢不该问的话吗?”铃铛看着念声又是一副已然神游的样子,忍不住小声道。

    念声看着殿前一株已然涌出春意的藤蔓,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点了点头。“你想问什么都可以,但是我未必会回答你。”

    “您觉得十三爷真的会轻薄富察小姐吗?”铃铛的声音几乎轻不可闻。

    念声没想到铃铛会在这种时候,问自己这个问题,脸上跟着就是一僵。

    铃铛顿时后悔自己失言,急忙说道:“奴婢也是信口开河胡说的。念声小姐您可前往别往心里去啊。”

    “他不会。”念声没理会铃铛的慌张,而是淡淡的说了三个字。

    念声也不是十分清楚自己对胤祥的信任源自何处,但她就是知道,胤祥不会做这种事情,至少对富察氏不会。

    “啊?”铃铛听见念声的回答,顿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念声小姐刚刚看十三阿哥的表情明明已经都……

    “我刚才在殿内之所以不去看他,也不和他说话,一方面是碍着规矩,碍着那么多人在,另一方面我是在想,到底是谁这么希望看这出戏。”念声仿佛看透了铃铛的心思,用一副事不关己的口气解释着自己的所作所为。“虽然我还有很多地方都没想明白,但至少我肯定了一件事情。”

    “什么?”

    “看这出戏的人并没有对胤祥不利的意思。”念声解释道。

    这还没有不利的意思?都快就差直接把“轻薄”的帽子直接扣在十三阿哥头上了,这还没有不利的意思?铃铛真的是听糊涂了。

    念声转过身来,看着铃铛认真的剖析给她听。“如果真的要害胤祥,随便选个宫女都要比富察氏来的有说服力,而且更省事儿。在这近乎铁板一块的永和宫里,能陷害了皇子和贵女的,一定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做到的。”念声一面是解释给铃铛听,一面是也是为了梳理自己的思路。

    “德妃娘娘作为一宫主位,遇到这种突然发生的事情,真可谓是不慌不忙,井井有序。这一点上就连明显是来看戏的惠妃娘娘都比不了。”念声说着,自己的眉头已经开始打结。“最奇怪的就是那个纳喇氏,就算她是来请安的,没有通贵人身边的宫女陪着也就算了。可你看她刚才答话间的神态,那样一个看起来谨小慎微的居然还能有胆子在永和宫里乱转?铃铛,你在永和宫这么久了,也算是熟脸了,你敢没事儿这么瞎转悠吗?”

    “小姐,您可不敢这样开奴婢玩笑。”铃铛听了吓得急忙摆手,“宫里忌讳多,姑姑们早就是千叮万嘱的,乱走是万万不可的。”

    念声看着铃铛紧张的样子,忍不住提了提嘴角。“我就是打个比方一问而已。”劝慰了一句。“所以,一个不认路的纳喇氏,一个胁迫宫女的富察氏,和一个熟知宫禁的十三阿哥,怎么可能就这么巧合,无端端的刚刚好碰在了一处?”

    铃铛听到这里总算是听出了些端倪,“所以,小姐,您的意思是说,这整件事情其实不过是事先算计好的圈套?”忍不住兴奋的问。

    念声竖起食指在自己嘴边比了个噤声的动作,“小点声!这要是让别人听见了,你还活不活了?”

    铃铛吓得忍不主缩了缩脖子,吐了下舌头就用手捂上了自己的嘴。

    “这原本都只是我的猜测,但是刚才看见李公公来的这么快,话有说的这么顺溜,我就越发觉得我猜的不假了。”念声回忆着李德全从进殿的时候起的每一个小动作。“这件事情不论怎么说,都是一件尴尬的事情。可李公公进来的时候,脸上一点奇怪的神色都没有。就算他伪装的再好,可他宣布皇上口谕聆听的人的时候,神色也是十分自然的,好像一切都了然于心了。”

    铃铛渐渐品出了念声话里的滋味,忍不住松开手,用嘴型说了了两个字,“皇上?”

    念声点了点头,不再多说,转回头去看她的那颗老藤。

    又等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还是环春殷勤的引着李公公出了大殿。

    念声未免见礼麻烦,带着铃铛转身隐在了廊下的柱子后头,可饶是这样,她还是觉得李德全转头朝着自己这边似有似无的看了一眼。

    接下来德妃并没有像念声猜测的那样再把众人聚集到大殿里去,而是惠妃带了通贵人,领着纳喇氏的女眷们匆匆回了延禧宫。荣妃和布贵人一道回宫,顺便代德妃送了富察氏母女离宫。至于四阿哥和十三阿哥那边,也只是派了个小太监传话,让他们用些点心就回部里去当差。

    而念声,似乎已经被大家个忘记了,干脆没人通知她该干什么。

    这可让铃铛刚刚才放下一点的心“蹭”的一下就又悬了起来。“念声小姐……”

    念声也想不明白自己是哪里猜错了,一时也想不到该做些什么,所以只好带着铃铛回自己的屋里去。“算了。既然没有下文,咱们就回屋歇了吧。”话语里或多或少的还是带出了些不高兴。

    等着环春里里外外招呼妥当,进到寝宫里的时候,德妃已经直接脱去了外头的大衣裳,披着条薄毯子歪在炕上冲盹了。

    听见环春的脚步声,德妃抬眼看了她一眼,“都打发走了。”话语里十分疲乏。

    “都送走了。”环春不敢顺着主子的话说。“念声小姐那边也按着您交待的,冷着呢,没敢让人招呼。”

    “她回自己屋里了?”德妃示意环春坐到炕沿上来。

    环春重新给德妃换了杯茶,“听说是可能有点不高兴,但面上还是没带出来。奴婢冷眼瞧着,念声小姐也算是厉害角色了,这么大的事情,居然看不出什么反应。要不是娘娘您叫人留心,奴婢只怕真就要把她当个菩萨看了。”

    德妃忍不住笑了,“什么时候你也学会这样拐着弯的拍马屁了?”端起环春新换的茶喝了两口,“去给我弄些点心来。中午尽陪着她们耽误功夫了,现在才想起来午膳都没用。”

    “小厨房预备了鸡汤,现成的银丝挂面,奴婢已经让人去煮了。”环春还是知道自家主子心思的。“娘娘用了点心,可要和念声小姐聊聊?”

    “聊什么?”德妃反问道,“你看她那么淡然,多半是已经猜到了这不过是出戏罢了。她那点子不高兴,十有**是因为她还没看明白这个局的全部底细,她这会儿要是知道了这事儿的究竟,只怕会适得其反。”

    见环春还不甚明了的样子,德妃少不得耐着性子和她解释道:“要是换成你,刚刚接受要和别人共侍一夫的事实,转眼就知道了自己公爹为了让自己丈夫顺气,变这法子的来帮着自己,你会是什么反应?”

    德妃这么一反问,环春总算是咂摸出了味道了,“那肯定得意坏了啊。”

    “连你都要觉得得意了,那她那么个小丫头还不高兴上天去了?”德妃点头道。“那她原本被富察氏打磨掉的棱角要是都长了回来,岂不是我们都白疼她这一回了?”

    环春听完信服的点了点头。

    正好小厨房的面煮得了,端了上来。主仆二人也就不再去说这事儿了。

    胤祥几乎是被胤禛拖出的永和宫,这午膳没吃上,不光自己受了一肚子的气,更重要的是连念声都气着了。

    “我可告诉你!你小子要是敢把这脸子带进部里去,我头一个不放过你。”胤禛根本不理会胤祥的情绪,张口就威胁教训道。

    胤祥本就是被他拽着走的,听了这话干脆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嚷嚷道:“四哥!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只顾着教训我啊?”

    胤禛抬手就是一巴掌兜在了胤祥的后脑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