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农场主影帝[重生] > 第46章 【相爱相杀】

第46章 【相爱相杀】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场主影帝[重生]最新章节!

    在法/庭上,尹路向众人坦白了很多关于他妈妈这些年在背地里做的那些上不来台面的事情,这些事情通常是不会让他爸爸知道的,因为尹路妈妈自己心里也明白,这些事情一旦暴露的话,她在尹路爸爸心里的形象就会轰然坍塌。所以,她也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诫尹路,这些事情不能告诉他爸爸。

    所以,尹路爸爸在这次开庭之前对这些事情完全是不知情的,看他瞪圆了的眼睛就知道这绝对不是演戏,而是真情流露。在尹路的讲述过程中,尹路爸爸握紧了双拳,一直在努力的克制自己。他本来就是一个很温吞的人,并不是崇尚/暴/力的,就算是听到了这种超出他想象、让他无法接受的事情,他也只是用握紧双拳和青筋暴跳来表示自己的愤怒,他绝对不会做出那种当庭就大声怒骂自己的妻子,更不会挥着拳头暴揍她。

    夏季的目光转向尹路爸爸,轻轻地叹了口气,这个男人的确可怜,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如果没有他一次又一次的纵容他的妻子,他的妻子胆子也不至于会变得这么大,他也不会落得这样一个被背叛的下场。

    从尹路的口中说出来的消息比较多,按照他的说法,都是平时他妈妈跟他交流感情的时候说出来,有些更加隐秘的事情,他妈妈也是无意中说漏了嘴。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都被尹路默默的记在了心里。而尹路妈妈大概怎么也想不到,她平时跟宝贝儿子的悄悄话如今被堂而皇之的拿出来,成为了指证她的证据。

    第一个被尹路说出来的,就是跟这次开庭有关的,也是尹蓉被卖的幕后秘闻。他首先表明自己对尹蓉的看法,因为从一出生就没有见过尹蓉,所以对她也谈不上喜欢不喜欢,厌恶不厌恶。之所以来找麻烦,还说了那么多难听的话,尹路表示这大概要怪他妈妈了。谁让他妈妈平时总在他耳边嘀咕什么尹蓉就是个丧门星、败兴鬼,是家宅不安的祸根。如果偶然遇到了,一定要避开,千万不能被她碰到,否则就会引来厄运什么的。尹路说,他妈妈从他还是几岁的小孩的时候就跟他耳边念叨,现在他都二十几岁了,听了这么多年尹蓉的坏话,自然对她没什么好印象。

    夏季坐在旁听席上跟白仲秋小声的咬耳朵,他说尹路的说法倒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如果他站在尹路的立场上,或许不会像尹路做的这么过分,但估计也会有同样的想法。毕竟,一边是对自己百依百顺的亲生母亲,另外一边是从来没有见过,从来没有接触过,可以说完全是陌生人的亲姐姐,夏季说不单单是他,估计随便一个人大概都会选择相信亲生妈妈说的话,哪个小孩都会相信,他或者她的妈妈是绝对不会做出伤害他或者她的事情,毕竟虎毒还不食子呢,何况是有思想的人呢!

    白仲秋表示同意,尹路对自己姐姐的误解完全来源于他妈妈,他妈妈不喜欢自己的女儿,从而也希望身边的人讨厌、厌恶自己的女儿,经历两世的白仲秋有点搞不清楚,既然不喜欢,为什么要生下来呢?生下来还不好好对待,转手就卖给别人,这样的女人真的配做妈妈吗?不说上一世,为了他身体满世界找医生的父母,就是这一世的妈妈,都比尹路的妈妈要强上百倍,至少在自己受到欺负的时候,还能挺身而出呢!

    尹路不知道夏季和白仲秋心里是怎么想的,他现在就一个准则,能把自己从这潭浑水里捞出来,就赶紧捞出来,他可不想被牵连,说他冷血也好,说他没有人情味儿也好,说他不孝顺父母也好,现在这种情况就是要保存自己,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为了一个区区的愚孝,就把自己的未来、自己的前程给葬送了,那实在是太不值当了。所以,观察好现在形势之后,尹路才枪口一转,给自己塑造了一个大义灭亲的形象。他表露完了自己对尹蓉的看法之后,当庭向夏爸爸,夏季以及夏家人道了歉,并伴有一个九十度的鞠躬,并表明应该自己承担的责任,他是不会逃避的,不管法/庭要怎么判罚,他都不会选择上诉。

    尹路的识时务让夏季觉得这个年轻人还是有点脑子的,不是一个单纯的只会吃喝玩乐的小/混/混,虽然之前他觉得尹路是让他妈妈给养废了,但现在这么一看,尹路还没有废的太彻底,在关键时刻还是挺给力的、只不过,尹路的这个画风转变得太快,夏季一时间搞不清楚他到底是真的醒悟了,还是打算玩儿什么花样,但这并不妨碍他继续听尹路爆料就是了。

    尹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之后,继续他的陈述,他说当年卖掉尹蓉换来的十万块钱,最终落到他爸爸手里、用来开店的也只有区区五万块,虽然只有五万块,但靠着尹路爸爸之前的人脉,小店还是开起来了,而且还红红火火的,如果不是他妈妈擅自挪用了店子的钱,他们家也不至于会二次破产,他们也不至于跑到万家庄去讹/诈,更不会落到需要跟夏家对簿公堂的地步。至于剩下的五万块钱,他妈妈跟他爸爸说是被那个刀疤脸刘明抽了佣金,但事实上却不是这样的。尹路说,那五万块都被他妈妈用去还赌债了,一分钱都没能留下。

    尹路的话得到了小区邻居的证实,她们纷纷走到证人席上作证,当年在他们的小区里,尹路妈妈是玩牌玩得最大方的一个,没有之一。她每次的下注都不小,她们虽然也眼热,但也不至于头脑发昏,跟尹路妈妈学。而且,她们当时就听说尹路妈妈欠了不少外债,整天被追债的人骚/扰,但那也只是听说而已,谁也没有证据证明,更不会跑到尹路爸爸跟前去嚼舌根子。现在听了尹路的话才知道,流言也不是随便传出来的,如果尹路妈妈没有做那些事儿,堂堂亮亮的做人,也不会有人在她背后说坏话的。

    尹路爸爸的眼睛都快变成跟伏地魔一样的猩红色了,夏季看了之后,表示非常理解他现在的心情,按照辈分来说,他的前世算是尹路爸爸的平辈,虽然年纪相差不少,虽然对那个年代的记忆不算是太深刻,但该知道的,他也是知道的。夏季很清楚,那个年代自己做生意的人日子过得可是红红火火的,也知道在那个年代,钱的含金量还是很高的,还是非常值钱的,据他家老爷子说,一大扇的排骨好像几块钱就能买回来。根本就不像现在,物价上涨得厉害,不要说什么结婚生子这样花大钱的地方了,就是日常生活,简简单单的衣食住行,那也是花钱如流水。但凡想要吃点好的,不是什么病死的猪肉、不是什么注水的猪肉,动辄一斤就要好几十块钱,像夏爸爸铺子里面的猪肉,因为是纯天然的散养猪,那价格更是高的吓人。不过,他们家是真材实料、明码标价,也不会有顾客说太贵、太不值什么的。说完吃的,再说交通,这方面夏季体会的不多,甭管是上一世,还是现在,都是有私家车的,可他前几天也看了电视,有人说现在地铁都要坐不起了,随便坐几站地铁就要二三十块钱,一个月下来,光是交通费就要几百块。白仲秋对这点表示赞同,他曾经说过,不光是交通,就是平常跟着他爹去个超市回来,没看到买了什么东西,兜儿里的粉红票票就少了好几张。所以,经过对比就可以看出,那个时代的钱才真正叫钱呢,所以,打牌输掉几万块钱在那个时代的人们眼中绝对就是大事儿了,还是非常严重的大事儿。若是换作别人家,男主人不像尹路爸爸这么好揉捏的家庭,尹路妈妈早就挨上不知道多少次打了。

    虽然夏季不赞成男人打女人,但听完了尹路的叙述之后,季季小朋友义愤填膺的跟旁边的白仲秋叨咕,说像尹路妈妈这样的女人绝对是自己作死的,打着让老公东山再起的名义卖掉亲生女儿,却把得来的一部分钱用来还了自己的赌债,夏季真不知道,像尹路妈妈这样的人到底是怎么长到这么大的,还能嫁人生孩子,还过得有滋有味的。夏季忍不住想,是不是尹路妈妈的娘家也是这个德行。不过,让夏季觉得庆幸的是,虽然他妈妈是这个女人生的,但没有遗传到这个女人的缺点,反而是特别的贤惠,看来生育还是不如养育,谁让三娘一家都是忠厚、淳朴的人呢!

    “这位尹夫人虽然口口声声说她是爱她儿子、爱她丈夫的,但是在我看来,她除了爱自己之外,谁都不爱,如果哪一天她的儿子或者她的丈夫挡了她的路,妨碍到了她,她肯定会做出我们意想不到的事情来的。”

    “不会吧?”夏季和白仲秋同时愣住了,他们看着说出这句话的白思源,满脸都写着疑惑。夏季歪着头,皱着两条好看的眉毛说道:“尹路妈妈当年可是为了尹路,不惜背上了卖女的坏名声,也要把我妈妈卖掉。可见,她得多重视尹路,应该做不出这样的事情吧?”

    “那你们就拭目以待吧,看看她是不是能做出来。”夏小叔和白思源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个大人同时露出了一个神秘兮兮的笑容,夏小叔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至于你说的什么名声,像她这样的人,是不会在乎自己的名声的,这种人的理论就是,名声是个什么鬼,可以当饭吃,可以当钱花吗?”

    夏季哑然,抬头看向还在沉默的尹路妈妈,不知道这位女士回过神来,会不会反咬尹路一口,上演一场相爱相杀的闹剧,到了那个时候,可就真是热闹了,他们母子二人可以用一种比较新奇的方法来诠释爱之深、责之切的深刻含义。

    还甭说,真让夏季小朋友给猜着了,只不过这一幕没有在庭上上演,而是在庭下拉开了大幕。据说尹路妈妈痛恨自己儿子的背叛,也学着儿子的样子大义灭亲,跟看守交待了很多尹路做过的坏事儿,基本上吃喝嫖赌坑蒙拐骗都占全了,细细的算下来,尹路的罪名比他妈妈还要多。当然,这还不算是结束,这母子二人也不知道是就此结下了冤仇,还是怎么样,今天你报我的黑料,明天我抖落你做的坏事,一来一往的就打起了嘴仗,他们这么一折腾不要紧,倒是省了负责审问他们的人不少的事儿,完全不用费劲就拿到这些材料,只需要整理一下就可以上报了。

    不过,这些事情都是后话了,夏季再怎么聪明,也料不到以后发生的事情,所以,现在他的注意力还是放在了尹路披露出来的事情。

    在尹路说完了关于尹蓉的事情之后,就直接提到了他们这次去万家庄讹/诈夏家的计划,这一次的计划都是由他妈妈来制定的,虽然最开始的法子是尹路想出来的,但也不免觉得他妈妈有的时候…….尤其是在尹蓉的这个问题上,确实是挺心狠的。尹路曾经很担心尹蓉不给他们面子,却没想到他妈妈完全用很不在乎的口气说,如果夏家没有满足他们的预期愿望,或者说没有达到他妈妈理想的程度,他妈妈不在乎把尹蓉和尹蓉的两个小崽子都弄死,反正尹蓉是她生的,尹蓉的两个小崽子也是她的血脉,她的人,是生是死,她说了算。至于杀人偿命什么的,尹路说她妈妈完全不在乎,只要不当着人、不让人知道就行了。

    负责给尹家辩护的律师听了尹路的话,真的是气得七窍生烟,狠狠地拍了一下他面前的桌子,一脸怒气的站起来。

    “无知!白痴!”辩护律师的年纪不大,看样子也就是三十岁左右,跟夏小叔差不了多少,此时,他已经被气得面色通红,头脑不是特别的清楚,所以有点口不择言了,他把手里的资料往桌子上一摔,朝着秦明大律师说道,“抱歉,我要辞去这一次的辩护律师的工作,我没有办法为这么愚蠢的人进行辩护。如果协会要对我的行为做出惩罚、或者吊销我的执照的话,我不会有任何怨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