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公主喜嫁 > 第一百二十章 梅子

第一百二十章 梅子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公主喜嫁最新章节!

    这也就是四皇子脾气好,换成其他人让他试试?

    四皇子也不跟他计较。

    强留他用饭,他反倒生硬别扭,事情反倒不美。

    四皇子吩咐毛德送冯太医出去,记得上次听人说冯太医家底薄,在京城是赁屋居住,一份俸禄要养活一家老小七八口人,京城居大不易,所以在太医院坐冷板凳之余,他还在外面行医挣点贴补。

    四皇子吩咐毛德:“给冯太医包个双份儿车马费。”

    毛德肚里偷乐,面上还是恭恭敬敬的应是。

    民间郎中登门看诊,为了免得病家忌讳个病字,常不说诊费,也不说药钱,都用车马费包括了。

    毛德不知道冯太医平时在外面收多少,不过四皇子既然吩咐了,毛德就按着五两算,翻一倍就是十两。

    这样的小钱儿毛公公一般都不看在眼里,但是对于冯太医一家来说,够花销半个月了。

    果然冯太医银子到手,口气顿时和缓不少:“这二位受伤的公子用上七天药,可以来找我再查一查。”

    毛德笑着说:“倘若还有事,自然还要烦劳冯太医。”

    送完冯太医毛德也没闲着,差了两个人出去办差,自己再进去伺候。

    前面是四个小菜。

    真是小菜,装在青莲色碟子里,碟子也就巴掌大。

    刘芳本来听说今天来吃素是不大高兴的,她又不吃素,青菜豆腐哪有鸡鸭鱼肉好吃?连宫中东苑的御厨都知道三公主的口味儿,给她做的多半都是荤菜,还多半都是大荤。

    不过刚才那梅子酿味道是太香了,看在好酒的份上,吃素就吃素吧。

    结果这小菜也太小巧了,看着不够三口的,真够这么一桌人吃?

    陆轶就笑:“观主这脾气多年都不改,就算请人吃饭,也让人吃得不那么痛快。”一旁来上菜的一个小道姑说:“观主也有话对陆公子说,这些年陆公子从我们观主这儿偷拿了一共十七坛子酒,打算什么时候还?”

    陆轶打个哈哈,笑着端起酒杯:“来来来,喝酒喝酒。”

    结果一口闷下去,陆轶眉头就皱了起来:“这不是酒啊。”

    小道姑板着脸说:“观主说,你这胳膊摔的不能动,不宜饮酒。”

    陆轶转头看看赵磊,赵磊朝他摇头。

    他杯子里的也不是酒。

    有点涩有点酸,说象醋,味儿又不对。

    “这给我倒的是什么?”

    “是酿坏的废料,本来要倒掉的,观主说别浪费了,让我们给端来的。”

    陆轶眉毛一竖,可又不能对这小姑娘发脾气,还是四皇子一面笑一面打圆场:“好好好,观主想的很周到。”他对陆轶说:“你们俩身上有伤,确实不宜饮酒。前次我伤了之后,每日城吃的那些汤汤水水缺油少盐,寡淡无味,真是受罪。要我说,受伤倒不怎么受罪,养伤才是真受罪。”

    他们顾着说话,刘琰和刘芳两个人已经把四样小菜都尝过了。

    其中有一道很有意思,看着象虾仁,吃着脆滑弹牙,那股鲜味儿也仿佛是虾仁。

    但这里是道观,人家也早说了是素斋,这肯定不能是真的虾仁。

    刘琰问那个侍立在旁的小道姑:“这道菜是用什么材料做的?”

    小道姑老老实实的说:“这是用一种海菜做的,把外面的皮揭了只用里面的芯儿,是观主的秘方。”

    京城并不靠海,宫中做菜海味也少,刘琰她们之前确实没吃到过这种风味。

    另一道菜看着象炒鸡蛋,黄澄澄的,吃着也有些象炒鸡蛋,非常嫩。

    不过这个还是能吃出材料来的。

    “豆腐做的。”

    前一样菜很稀罕,这道菜却是家常的不能再家常了,谁家不吃豆腐呢?用豆腐做菜,怕是能做出一百道都不带重样儿的。

    这位观主做的菜清淡鲜美,虽然是素斋,可吃着并不让人觉得寡淡。

    刘芳以前跟着长辈去庙里吃过斋,一桌摆的满满的,十个碟八个碗,除了青菜就豆腐,炒的煎的炖的炸的,不管取什么名字,都带着一股豆腥气,吃得她脸都绿了。

    可今天这一顿,她吃着还挺高兴。

    尤其是最后端上来的一钵梅子饭,一开盖子,一股酸酸甜甜的香气格外嚣张的扑出来,直往人鼻孔里钻。

    饭粒被梅子干染成了浅红色,稻米粒粒晶莹,上头热气袅袅,这一钵饭,即使不吃,就这么看着也是够好看了。

    梅子干切成细丝,已经快要被完全蒸化了,和米饭完全融在一起,吃起来饭带着梅子特有的美味,但稻米本来的香味儿也没有被盖住。

    怪不得人家叫冷梅观,这个梅字真不是白叫的。

    唯一不太好的地方就是……菜和饭都少了些,饭嘛,一人一碗就没了。刘芳和刘琰是姑娘家还好,一碗饭马马虎虎算是饱了,象四皇子,陆轶和赵磊,顶多能算是吃了口点心。

    陆轶忍不住又朝那小道姑抱怨:“菜不给够就算了,饭总得让人吃饱吧?你们观主也未免太气。”

    小道姑还是板着脸:“观主说,你要是这次吃饱了,下次准又还来。不如这次半饥不饱回去,省得下次再来了。”

    要是只有陆轶一个人在这里,被奚落也就被奚落了,但今天还有四皇子他们在,陆轶脸上很是挂不住,可他一个大男人又不能跟小道姑分辩掰扯这个。

    “算啦,”四皇子笑着说:“今天咱们已经喝了人家的陈酿,又尝过了书上说的粒粒余香的梅子饭,大饱口福了。这样的好东西平时难得吃到,只把它们当做填饱肚子的俗物,就显不出金贵了。你若没有吃饱,出了门我请你去吃点儿好的。”

    刘琰她们一人得了一小盒梅子干的馈赠,出门的时候那位观主终于出来相送。

    她极年轻,不是刘琰一开始想的那种上了年纪脾气古怪的模样。她看着也就三十来岁,皮肤白皙象瓷器一样,穿着一件青色素绢道袍,头发挽成道髻,别着一枚玉簪。

    陆轶笑嘻嘻的向她行了个礼:“素姨,许久不见了,你这一向身子可好?宿疾没有再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