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公主喜嫁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浴池

第二百四十八章 浴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公主喜嫁最新章节!

    屋里酒气冲天,赵语熙都快熏晕过去了。

    宫人们忙着开窗、燃香,打水,因为驸马身上衣裳脏污了,这肯定得换掉。

    可麻烦来了,鲁威宁没有真醉死——象赵磊那样睡得人事不知的毕竟是少数。

    他扭来扭去不让人碰,宫女们实在拿他没辙,她们总不能把驸马捆起来吧。

    赵语熙摇头,自己走近跟前,总不能放着他不管。

    “驸马?”

    鲁威宁好象听出了她的声音,然后就不动了,眼睛微微睁开。赵语熙伸手给他换衣裳,他就一动不动的。

    赵语熙几乎怀疑他是装醉。

    不过等解开领子,看见他从脖子往下都是通红的,她就打消了这个疑惑。

    成亲到现在,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鲁威宁也喝过酒,但从来没这么醉过,也没有哪一次象现在一样浑身烧熟的虾子似的这么红。

    赵语熙把他身上沾了酒污的衣裳脱下来,没费多少力气,宫人们把脏衣裳拿出去。可想给他再穿上干净衣裳的时候,他就又不配合了。

    算了,不想穿不穿吧,反正这会儿都已经入夏了,晾着肚子也不怕冻着。

    到了掌灯时分鲁威宁还没醒。

    公主府内灯火渐次亮起,太阳已经落山,可花香气还很浓郁,被晚风吹进屋里。

    她按照以往的习惯,抄了一卷经,然后吩咐人备水沐浴。

    公主府里人人都知道,公主最爱洁净,每天都要沐浴。沐浴自然是有讲究的,用什么水,用哪种澡豆和香粉……

    其实赵语熙并没那么挑剔,她每天沐浴的这个习惯是在宫里养成的。

    不是为了洁净,而是沐浴的时候,她可以把其他人都打发出去,只有她一个人,浸在水里,格外的安静,也让她觉得放心。

    这种时候她可以什么都不想,不想自己的身份,不想自己的处境,也不去想自己的将来,浴水软软的,暖融融的,躺在水里,有时候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失去了重量,要被水浸化了。

    但是今晚注定她安生不了,宫人替她洗了头发,抹了玫瑰膏之后退了下去,她就枕在浴池边,懒洋洋的放松了身体,因为白日里应酬的疲倦,她一不小心就在水里睡着了。

    然后她是被一连串响动吵醒的。

    她一睁开眼,一个巨大的黑影就从身后往前栽倒,一头扎进了浴池里头,迸起的水花溅了她一头一脸。

    被水一呛,鲁威宁总算清醒点儿了,他从水里冒出来——其实浴池水不深,他一站起来,水就只到腰上面一点,还不到胸口,他头上和脸上还粘着两片儿干花瓣儿,一脸茫然。

    赵语熙抹了把脸上的水,这会儿跟他也生不起气。

    还是等他清醒了再算账吧。

    鲁威宁半醒不醒的,酒劲儿还没过去,睡了半晌脑袋也不清醒,头发湿淋淋的,站在水里还懵着。

    赵语熙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沐浴的时候她当然没穿衣裳。

    两人成亲到现在,即使同床的时候,赵语熙也是要让人放下帐子,把灯熄了的。在这么敞亮的地方,赵语熙抹了把脸上的水,就陷入了新的为难中。

    她现在上去,还是不上去?

    没衣裳怎么上去?

    可不上去衣裳从哪儿来?

    至于叫人进来,她想都没想过,眼下这情形怎么能让人看见呢?

    “你先出去。”

    她说了两次,鲁威宁象是听懂了,晃了晃要往前走。

    在水里和在平地上可不一样啊。

    但清醒的人能分辨,他现在可不那么清醒。

    他身子一晃就又倒了,又重又准的扑倒了赵熙玉。

    两个人又一起呛水了。

    外头宫女们不是聋子,当然听见里头的动静了。

    其中一个想挪步进来,另一个赶紧拦她。

    这会儿哪能进去啊。公主和驸马单独在里头,哪需要她们进去碍事?

    至于主子们为什么闹这么大动静,会不会出事……

    反正不得召唤她们可不敢进去,主子们有需要自然会唤人,不唤人就表示不需要她们。

    至于后来……

    赵语熙很不需要回想前一天晚上都发生了什么事,而且鲁驸马也被赶去睡书房了,连着好几天赔不是、献殷勤,可赵语熙一看他的脸就气不打一处来。

    而且她也有好几天不愿意用浴池了,让人抬了浴桶到内室。

    不过隔了小半个月两个人终于和好了之后,倒是比之前显得更亲密了些。毕竟……有的事情有一就有二,鲁威宁不象以前那么小心翼翼了,赵语熙一直端着放不下的架子也端不住了。

    三皇子第二天带着萧氏进宫给皇上、曹皇后请安磕头。

    看三皇子那样子,对自己这门亲事倒是挺欢喜的,脸上常带着笑,倒把他身上一直以来的那股凶戾气息冲淡了不少。

    这让不少人都觉得很安慰。

    希望三皇子成了亲,真能修身养性,别再象以前那样行事莽撞凶暴,一天到晚的惹是生非。

    连刘琰都是这么想的。

    三哥那脾气真是……没人受得了。

    就连刘琰也吃过他的苦头。

    但愿这位三嫂真能以柔克刚,大家一定会感激她的,终于有人能为民除害……

    呃,这么说是不大好,但是三皇子在很多人心里真的是一大祸害。

    连皇上都拿这个儿子没辙。

    只是,这位新嫂子还真是沉默寡言,能不开口就不开口,实在推托不了的时候,回答的也特别简短。

    刘琰又不傻,都说一回生两回熟,萧氏这已经成了嫂子,还是不愿意理会人,是真不想说话,一点儿想和她亲近的意思都没有。

    刘芳也看出来了。

    她甚至还在心里猜度,萧氏是不是不乐意这门亲事?性情内向是一回事,拒人于千里之外又是另一回事了。

    要说萧氏不乐意嫁三皇子,那也不奇怪。论相貌,三皇子是兄弟四个人里最不好看的一个,大皇子四皇子生得都斯斯文文象读书人,二皇子嘛,看上去总有个英武的架子,三皇子嘛……两个字:莽夫。更不要说才能和性情了,简直没有一样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