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公主喜嫁 > 第二百六十六章 汤泉

第二百六十六章 汤泉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公主喜嫁最新章节!

    用过晚膳,三位公主去泡温泉去了。

    外头细雨绵绵,只是风雨都被帘子挡在了外头,泉池内水烟袅袅,刘琰一进来就说:“好香。”

    伺候的人说:“这汤泉水里放了上好的香药,不但味道清香,浸过之后肌肤光滑,又细又白的,再好不过了。”

    刘琰先没下池子,用手掬了一捧水,感觉这水好象和平常的浴水是有点不一样,水这种东西应该都是一样的,可是这个水感觉好象特别软,不知道是不是放了香药的缘故,还很滑。

    刘芳问她:“烫不烫?”

    “还好。”刘琰问一旁的宫人:“我听说温泉水有的极热,鸡蛋放里面都能烫熟的。”

    “公主说得是,这附近大小泉眼有好几处,确实有一处特别烫的,太医还说过那里的水有药用,只是人不能直接跳进去洗,那只怕不止鸡蛋能烫熟,人也是能烫熟的。”

    刘琰挺喜欢这温泉的,水热乎乎的,多浸一会儿好象全身都要融化在水里一样,还是桂圆怕她泡久了不好,硬是把人从水里给捞起来,按在泉池边的矮榻上,莲子和银杏两个人端了一大盘子干的布巾,用一条换一条,把刘琰身上的水擦得干干净净的,再将杏脂替她涂上,免得在水里泡久了肌肤反而会干痒。

    刘芳刚才喝了两杯酒,这会儿在热水里一泡,整个人昏昏欲睡,趴在池边一动不动,春草怕她真睡着了,也是急着想劝她上来。

    刘雨只浸了约摸一刻钟,她气虚,就这么会儿功夫她就脸上潮红,呼吸短促,倒把旁人吓了一跳,生怕她昏厥过去,赶紧把她给扶出来,擦了水裹好赶紧的送回东侧殿去了。

    刘芳懒洋洋的抬起手:“渴了,给我倒盏茶来。”

    春草赶紧去端茶。

    “对了,刚才刘雨一脱衣裳吓了我一跳,平时看她就瘦,没想到身上一点儿肉都没有,快成了皮包骨头了。我明明记得你关照了膳房不曾多苛待她,她禁足时也不至于吃都吃不饱吧?怎么就瘦成这样了?”

    “可能是担惊受怕吧……心里难受比吃不饱穿不暖还挫磨人。”

    这句话一说出来,刘琰和刘芳两个人都沉默了。

    她们都不是小孩子了,在宫里也住了好几年 ,有时候想起入宫前在乡下自由自在的日子简直象是上辈子的事情一样。

    宫里可能是天底下最富贵的地方,但在宫里过日子却不那么容易。人活着不光要吃饱穿暖就够了,麓景轩被封门将近一年,刘琰和刘芳有时候会从麓景轩门前经过,目光都会有意无意的避开那扇紧闭的门。

    关的是刘雨,可是她们心里也不是不惊惧的。

    刘琰让人给膳房和内宫监传话,让他们不许苛待麓景轩的人。

    她和刘雨以前没什么情分,要说两个人之间的仇怨倒是不少,从头一次见面两个人就互相看不顺眼。

    刘琰从小关在一个大院子里养着,有乳母有丫头伺候,养得又白又嫩。刘琰则是一副乡下土妞的模样,又黑又粗糙,活象个假小子。

    刘琰一听这是父皇和别人生的“妹妹”,对刘雨能喜欢得起来才怪。

    而刘雨,对刘琰的恶感也是一模一样。

    之后磕磕绊绊就多了,大事没有,小事不断,几年下来,刘琰完全想不起哪天她们是心平气和的过来的。

    可是刘雨被禁足,麓景轩处境艰难,她和刘芳还是没办法眼睁睁看着不闻不问。

    公主又怎么样?一朝落魄,往日里毕恭毕敬的奴婢马上变了一副嘴脸,这让刘琰无论如何也看不过去,是不是将来她若是有落魄的一天,这些人也会如此对她?

    那些笑脸逢迎全是假的,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一辈子永远得意顺遂,到了走背运的时候,眼下这些讨好奉承就都会随之消失不见,笑脸下面的刻毒阴狠会让人不寒而栗。

    可即使宫里如此,听说比起前朝宫中已经好了不知多少倍了。

    起码现在宫中人事简单,皇上没有那么多宠妃,曹皇后更是处事公正宽仁。而前朝的皇宫,那听起来根本不是皇宫,那简直是人间的地狱一般。宫人太监的命有如草芥,今天死几个明天再死几个,听说前朝皇帝嫌太监上茶烫了些,就让人把上茶的太监浇滚水活活烫死。描述这事儿的老太监说得活灵活现的,说那人皮肉都烫熟之后一时还没死,活活哀嚎了一夜才咽气的。即使是皇后、妃嫔,也是命不保夕,有一位皇后就是因为妃子进馋被一脚踢开宫门拿白绫活活勒死。

    那个进馋的妃子是不是如愿的当上皇后了呢?

    想得美!那个皇后死了没几天,皇帝就又有了新宠,原来的妃子没活多久,就不明不白的“病逝”了,谁晓得真病假病,反正皇帝的女人这么多,具体有多少他自己都数不清,多几个少几个根本记不住。至于儿女,皇帝也从来不上心,自己过得快活就行了,儿女嘛,死了大的反正还会再生小的。至于大臣们,无论忠奸,不管老少,从上朝当差都是随身带着毒药的,什么藏帽子里的藏袖子里的藏在簪子、戒指里的,五花八门无一不有。

    万一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事情触怒了皇帝获罪,服毒起码死得痛快点体面点,总比皇帝想出来的种种酷烈*的死法要强多了。

    真是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

    活在这世上谁都不容易,也许她们生为公主已经比旁人要容易多了。她们身边的人,比她们活得还要艰难多了。赵磊那种全家死绝被族人逼迫无立足之地的,田霖这种被亲哥亲娘下毒手的,还有陆轶这种和亲爹亲哥快成了仇人一样的……

    小哥更不容易,两年里遭了两次事,一次坏了腿,一次险些丧命。

    都不容易。

    既然活着如此不易,那更应该好好的活。

    等天彻底放晴,他们也该起程回京了。

    刘芳琢磨着,自己即将出嫁,皇上又不常来行宫,自己多半没有机会再来柳湖避暑。

    刘琰却在琢磨,这行宫的汤池挺好的,赶明儿在宫里也修一个?可是引热泉是个麻烦事,烧水灌进去又不是那么回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