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公主喜嫁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寿礼

第三百八十一章 寿礼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公主喜嫁最新章节!

    自家人也是有寿礼送的。

    福玉公主送的是一块石头,石头不稀奇,不过上面的纹路刚好是个完整的寿字,看上去筋骨挺拔,血肉饱满,竟然象是有人用笔写上去的一样。

    “难得,”皇上说:“你们有心了。”

    想也知道这么一块石头不会是天上掉下来的,想必是费了很大心思准备的。

    刘琰也凑过来看了看:“这字儿比我写的还好看呢。父皇你打算放在哪儿?”

    一般收的寿礼无非吃穿用这几样,吃穿的不用说,好些摆设玩器都是放进库里,多少年也不会有人想得起来。

    这块石头勉强也算是个摆设吧,刘琰觉得放进库里可惜了。

    “对了,父皇你书房外头那丛竹子,搁在那儿嘛,衬着竹子多好看,要是下场雨,正好能把石头洗的更干净。”

    皇上笑着点头:“这倒合适。”

    二皇子有些不忿别人出风头,他送的是件玉雕,不功不过,结果被人家送了块石头比下去了。

    一块破石头有什么了不起?就会取巧。二皇子在肚里痛骂福玉公主和孟留夫妻俩太有心机。

    而且他也骂刘琰了。

    这丫头到底知道不知道谁亲谁疏谁远谁近?亲哥哥她不知道帮衬,跟福玉公主厮混?说到底福玉公主是钱家的女儿,虽然有公主封号可她不是刘家的人。

    这块石头要是放在父皇天天能看见的地方,那父皇每看一次,难免就要想起送石头的人,这种好处怎么没落在他头上,偏偏让福玉公主夫妻给抢去了?

    “天天风吹日晒雨淋的,当心把这心意给晒坏了。”

    他声音不大,但跟前的人还是能听见。

    不过大家一致装作听不见。

    今天是皇上的寿辰,难得的好日子,皇上和皇后也高兴,偏偏有人不识相非得找事儿,为了今天这顿能吃得顺当些舒心些,还是不要理会他的好。

    二公主送的是字画,三公主家有赵磊这么个会画画的,送的却不是画,而是一大篮子嗯……吃食。

    红枣,辣椒,山薯,扎成一捆的带秆的黍米。

    “这是我让人回老家去带来的。”刘芳笑着拿起那枣儿:“父皇尝尝,看这还甜不甜。”

    皇上接过那颗枣儿,枣儿不算太大,最大也就小指头肚那么大,不过红彤彤的,闻着就香。

    皇上咬了一小口,笑了:“这是老家院子里头那棵枣树结的枣儿?”

    刘芳点头。

    皇上十分认真的把那个枣儿吃了,还拿了一棵递给了曹皇后:“你也尝尝,好象比往年的还甜。”

    那棵枣树还是皇上小时候,同父兄一起移栽来的,当时看热闹的乡邻还说,怕是栽不活。但是这枣树第二年就结果了,虽然不大,但枣儿却甜。

    “来来,大家也都尝尝。”

    今天来的人里头除了五公主刘雨、二公主赵语熙 ,还有几位皇子妃,驸马,都是吃过这枣的。

    刘琰也吃过,只是……那时候她年纪小,已经完全不记得这枣的滋味了。

    她吃着,好象也没觉得有多甜

    但父皇和母后说都说甜,嗯……也许是过去日子过得清贫,实在没有多少甜味儿的东西能吃,所以这一年结一次果的枣子,对他们来说是难得甜美的回忆。

    几位皇子都吃过这枣,但是对他们来说,这枣大概也没有皇上和皇后品尝得那么甜。

    刘芳却不一样。

    她小日子过得太苦,记忆中有一回她饿的不行,就是四婶——现在的曹皇后偷偷给了她几枚枣子,那么甜香,她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滋味。

    后来吃到的枣子,再也没有那么好吃过。

    除了枣子,其他东西也都是从老家带来的,皇上一下子就被这些家乡土物勾起了乡愁,挥了下手:“这些都好生收着,你们也都分一分,这些都是家乡的地里栽种出来的庄稼果蔬,都尝尝,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也不能忘了根本。”

    除了分赐给众人的人,还有一些直接就送到膳房去,让他们现做了端上来。

    刘琰送的是亲手绣的一幅松柏长青图。

    她那女工手艺……反正自家人都知道她什么水准,正因为知道,看到这幅水准还不错的绣图,纷纷不吝惜赞美夸奖之辞。

    刘琰为了绣这个可是费了大功夫。

    主要是,她觉得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父母给的。

    她的私房钱,她私库里的东西,全是父母所赐,她用那些东西当贺礼,总觉得没诚意。

    所以她请教了程先生,又央告赵磊帮忙画图,自己*,一针一线的把这幅图绣了出来。

    尽管赵磊体谅她的水平,图已经尽量画得简略,刘琰还是熬红了眼,累伤了肩膀,扎了不知道多少次手指头。

    好在终于绣出来了。

    皇上十分感动。

    他知道刘琰平时最厌烦做绣活,能给他绣出这个来,肯定是花了大功夫,吃了大苦头的。

    五公主刘雨送的是画,她自己画的,皇上也点了头,说她用心。

    曹皇后给皇上做了一身儿衣裳,皇上二话不说就去后殿换上了。这衣裳不算华贵,但是穿着无一处不熨帖,好些皇上的小习惯,喜好,旁人都不知道,这是只有枕边人才了解的。

    比如皇上现在常用的右臂,总要提笔写字,他不喜欢窄袖口,太紧了他嫌拘束,太宽了他又觉得累赘。曹皇后做的这件袖口就收得不松也不紧恰到好处。而且不仅袖口,腋下,领子,腰带也都做得合他心意。

    寿礼送过,皇上又把几个孙辈叫到跟前挨个儿亲热过一回,就到了午膳的时辰了。

    膳房把刚才送去的几样东西都已经做了,和其他菜肴一起呈上。

    那几样东西因为闵宏特意吩咐过,没用什么繁复的作法,也没用什么昂贵的配料,就象普通人家家常做法,辣椒炒了腊肉,山薯去了皮清蒸,黍米去了壳就熬了些粥,原本什么风味儿一丝不改。

    说真的,和御膳放在一起,这些乡下粗陋东西一点儿都称不上美味,可皇上和皇后都用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