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公主喜嫁 > 第四百一十六章 见识

第四百一十六章 见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公主喜嫁最新章节!

    “汤还行吗?”

    “好喝,”这会儿来碗油腻荤汤刘琰一准儿喝不下去,可这碗青菜汤连一点儿油都没放,喝起来格外清爽,酸味儿还很开胃:“再给我盛一碗。”

    曹皇后笑了,说:“别喝太多了,要不然肚子都让汤给装满了。”又给她夹了一块鱼肉,细心的把刺都剔了才放进刘琰碗里。

    别人吃鱼爱吃鱼肚子,肉嫩刺也少。刘琰偏喜欢吃鱼背肉,那刺就多了些。不过刘琰不喜欢吃鱼尾巴,肉少刺多,哪怕用酱烧她也觉得腥味儿重。

    英罗站在一旁侍膳,但其实她完全插不上手,曹皇后疼爱女儿,简直恨不得一口一口的喂她吃。

    公主也一直都挺让人省心的,就是昨天出了那么个意外。

    皇子喝醉那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二皇子自从成亲之后那简直过得醉生梦死的,三皇子不好色,但也好酒,喝多了还总惹事。

    但公主喝醉嘛……这么些年了还是头一次见。

    不过公主喝醉了也不讨人厌,英罗昨晚上跟曹皇后去探望,公主睡得沉沉的,脸儿红扑扑的,一点儿不象喝醉了的人那么招人讨厌,倒让英罗想起公主才进宫的时候来了。

    那会儿公主冬天住在宜兰殿,英罗伺候过她好长一段时间,冬天里小孩子没有不赖床的,那会儿公主懒在就床上不肯起。

    后来公主渐渐大了,住到了东苑,不在宜兰殿留宿了,英罗还真有些想念公主小时候那段日子。

    看娘娘的样子,大概也想到了那时候吧。

    尤其在当下,公主都要许嫁了,皇后娘娘一定格外舍不得。

    公主小时候和娘娘分别了好几年,到了宫里头吧,又不象普通人家一样住在一个院子里,时时见面亲近说话——从东苑到宜兰殿路程不算远也不算多近呢。

    “再尝尝这个,这个丸子也不错。”

    刘琰摸摸肚子:“饱了。”

    “那就再喝口汤。”

    吃饱了人就更舒坦了,曹皇后让她歇一会儿,刘琰自告奋勇说:“我给母后念会书吧。”

    曹皇后笑着点头。

    其实和女儿待在一块儿,做什么她都高兴。

    刘琰随便拿了一册书出来念。她平时可不喜欢念书,程先生让她们念书的时候,刘琰总不愿意高声念,总觉得怪傻的。

    不过看闲书就不一样了,刘琰念得抑扬顿挫,十分投入,念完两页之后,刘琰停下来。

    她发现曹皇后似乎没在听书,一直在盯着她看。

    刘琰伸手摸了下脸:“母后,你瞧什么呢?”

    曹皇后心里的感慨良多,不过最后只说:“你昨天怎么和陆轶那孩子凑一块儿了?我记得你是去看你大姐给你的园子。”

    “就是偶然碰上了。”刘琰从睡醒过来到现在,还没顾上回味昨天的游园:“母后,那园子真好,我特别喜欢,那儿的树有的都几百年了,人工斧凿的痕迹很少。”

    “是吗?”

    “嗯,那儿没有假山。”刘琰强调:“其实我一点儿都不喜欢假山。假山假山,说来说去还是假的嘛,从远处弄那么些石头来堆砌在一起,既不好看,还劳民伤财的。”

    曹皇后说:“现在京里造园子,听说假山是必定要堆的,而且还攀比看谁家的石头更奇趣别致。”

    英罗在一旁帮腔:“是呢,奴婢听说石头的价钱都让他们给炒高了,好的石头上百两银子一块还算少的,再说一路运到京里来,那么沉的东西,也是够费力的。”

    “园子里有一座很小的茶亭,靠近水边儿,亭子四周的树长得歪歪斜斜,好象好些年没有修剪过了,上头有积雪,那情形我觉得就象在一副什么画里见过一样,草芦、古树、残雪……”说着说着刘琰就想起来了:“是赵磊的画,他以前有一张差不多的画。”

    “那就好。将来你喜欢,可以去小住散心。”

    “陆轶他才从定北城回来,他还送了我一块儿木头镇纸,我就是听他说起定北城有人斗酒……”

    一时好奇,结果把自己给灌醉了。

    “我真的就喝了两口,就是米酒,还有两口果酒。”刘琰说起来不无懊恼:“我觉得自己不是那种沾酒就倒的人,咱们家人都有酒量,我怎么也没想到两口酒就能喝醉人。”

    “人和人不一样。”曹皇后也并没有因为醉酒这事儿责怪女儿,先前是担心,后来听太医说了缘由也就放下心来了:“下次当心些,别再把不一样的酒掺着喝。”

    “嗯,”刘琰用力点头:“太丢人了,以后我再也不喝了。”

    曹皇后带着些许试探:“你和陆轶还挺说得来的?”

    “是啊。”刘琰没觉得这问题有什么不妥,挺坦荡的说:“他见多识广啊,好象就没有他没去过的地方,也没有他不认识的人。我就头一次听说斗酒这样的事,以前听说过有人斗诗、斗茶、斗鸡斗狗斗虫子……斗酒还是头一次。听他说话的时候,我好象也去了一回定北一样。平时总待在宫里,觉得这块天就是四方的,就只有巴掌大,可其实这天下大得很,人也极多,这些人过着不一样的日子……”她觉得自己心里想的什么根本没说出来,但曹皇后明白她的意思。

    曹皇后从来不觉得女子就该被关在后院里头,每天足不出户,只在这一亩三分地上打转。

    但是世情如此,就算是皇后、公主,她们身上的束缚也多得很。刘琰这个年纪,就象枝头嫩嫩花骨朵,象翅膀才扎了硬毛,喙还没褪去嫩黄的乳燕,肯定向往着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日子,想见识更广阔的天地,想去更多的地方。

    等刘琰走了,曹皇后一个人坐在那儿好半晌没说话。

    英罗端茶过来:“娘娘,潘才人那里指派了两个人过去,想来用不了多少日子就能劝服教导她们学好宫规。”

    曹皇后只随口应了一声,潘才人的事儿她一点也不上心。她那心思太直白了,谁都看得出来。

    “娘娘在想公主的事?”